最新章节</b>(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七百六十三章 不欺

    逼仄的空间里,空气越来越少,尽管没了油灯燃烧,但接近二十人的呼吸对空气的消耗仍然十分迅速。他们虽然运转元力减缓了元阵分化的速度,但却改变不了空气迅速衰薄的局面。

    每个人都觉得呼吸困难,但都极力忍住,运转元力抵抗元阵。

    空间正中,五芒星状的五人周围,精纯的、驳杂的元力混在一起,时不时发出低沉的轰轰声,就好像是雨云相撞、雷声轰响一般。纯净的元素力量与不纯的元素之间势同水火,竟隐有无法相容之势,这给第五听云他们的反化解更添加了难度,因为他们还得时刻防备着头顶和四周元素力量的迸溅和炸裂。

    不过,第五听云的神情很平和,似乎并没有因为这样的处境而心生焦虑。

    事实上,此时的第五听云早已进入到了识海之中,沉浸到了一种玄妙的状态,他不知道外界正在发生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还在跟着小鸟游纯子一遍又一遍地念着那冗长晦涩而且复杂不通的混元诀……在这种玄妙的状态中,他看见了自己丹田熔炎元府只剩下表象,内里的火系元素已经丝毫不剩。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尊元府表象也变得越来越虚幻,最后竟变得如同一张轻纱、一层水雾般,若不是元府正中那颗指甲盖大小的火系元精,恐怕熔炎元府早已化作虚无。

    直到这时,他才明白了九元丹府诀为何要以稀世之物——元精,作为冶炼元府的核心。那颗在珠峰脚下不知多深的地心炎湖中得来的火系元精,成了维系熔炎元府继续存在的绝对力量。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丹田内不再往外输送元力……

    他感觉到此时他们五人抚掌连在一起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漩涡,正在将那些元阵分化出来的纯净元力重新吸纳在一起,然后搅拌,将各种各样的纯净元素融合起来。

    周围空间的元力越发多了起来。

    很显然,他们反化解的速度,确实已经超过了元阵分化的速度。

    这样一来,破除元阵脱离险地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心念稍平,第五听云重又将神识聚于丹田之下,他之所以迫不及待地重新审视自己的丹田,是因为他发现在丹田之中,梵音元府、寒水元府正在悄然发生着某种变化,这种变化很细微,若非他此刻进入这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他肯定是发现不了的。

    原来在他丹田之内,梵音元府和寒水元府正释放出少量的元素力量,如同一只只触手般伸向那仅剩躯壳而内中空的熔炎元府。而这,并不是他运转元力造成的,也就是说,梵音和寒水两大元府似乎有脱离于他的自主意识,而至于它们将元素伸向熔炎元府是要干嘛,则就不得而知了。

    接下来,更加神奇的是,梵音元素和寒水元素虽然靠近了熔炎元府,但却不得其门而入,反而在熔炎元府周围幻化成了白雾一般的汽态。音波系和水系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纯净元素,随着气态的膨胀很快就发生碰撞,于是一阵呲呲啦啦的声音在第五听云的识海中回荡。

    这种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最终,气态的梵音元素和寒水元素竟完全融合,成了一种不同于他丹田内任何一种元素的新生元力!

    混元诀,不仅在他本体所在的空间中运转,同时也在他的丹田产生了作用!

    秉着好奇之心,第五听云将神识靠近那团四不像的元力,可还未临近,他顿时只觉识海翻腾,大脑刺痛的同时,通体如坠冰窖寒冷至极……那团新生元力,同时拥有了音波与水系元素的特殊能力……

    “这混元诀,似乎与我的九元丹府诀是绝配。”

    有此发现,他不禁兴趣大增,可正当他准备好好研究一下那团新生元力时,一抹夺目的光芒似是穿透了他的识海与丹田,直接逼到了他的神识上来。他吓得赶紧神识归位,这才感觉到自己已然腾空而起。

    困住他们的元阵被破了。

    他们正在从之前经过的空间通道返回到佛国法场。

    第五听云心念一动,白茫茫的一片中只听得破空两声,离人剑和坤母剑瞬间飞回到他的手中。他刚刚握住双剑,双脚便已沾地,与此同时,一连串的落地声响起,炎华一行与大和一行所有人都出现在了法场正中。

    柔和的阳光撒遍大地,他们很快适应了光线。

    第五听云匆匆扫视一圈,发现所有光头和尚这时都盘腿打坐,绕着法场正中围成了一个又一个同心圆。最外面的石台之上,那些长须白眉的老僧,一如他们之前看见的那样沉稳而坐,似乎不曾动过分毫。

    整个佛国法场,除了他们这刚刚打破元阵现身的十多人外,就只有三个和尚是睁着眼并且站在法场中间的。三个和尚以三角之势,将第五听云他们十多人围在了中间,这三人年纪都不算很大,一人面目狰狞,正是不凶;一人眼含淫光,乃是不色;第三人人畜无害,则是引第五听云他们来此的不欺。

    不色不凶不欺,会心大师座下三大门徒,不欺乃是结丹境三重天的修者。这是第五听云他们对这三个不像和尚的和尚的全部了解,讽刺的是,就连这点微乎其微的了解,还是通过不欺之口得来的,也不知道几分真几分假。

    “众位施主,小僧好意请你们参加法会,你们为何要从中作梗大搞破坏?”

    不欺看上去还是那么的和善,甚至还带有几分童真。他像个孩子一样指着第五听云,龇着牙质问道。

    第五听云本来料定双方是敌非友,可不欺这两句话一出,不知怎的他心中腾腾而起的无名之火竟转瞬熄灭,内心片刻间就平静了许多。他瞥了一眼站在自己左右的肖梦蝶、周铁牛、岱青莲还有司空明,发现自己的同伴似乎也没有怒意,反而面上还现出了几许愧疚之色,就好像自己这些人真的破坏了法会似的。

    他微微欠了欠身,说道:“不欺和尚,我们怎么破坏法会了?明明是你们居心叵测,想要致我们于死地……”

    “施主误会了啊。”不欺不等第五听云说完,连忙抢道,“你们所见,皆是虚影;你们所历,全是幻象。这是大师们在超度英灵,是大师们为你们驱邪挡灾,你们所见,是你们心中所想所惧,唯有打破自己的所想所惧,破了故我迷障,方能通悟大道,皈依我佛。”

    肖梦蝶道:“我们没想成佛。”

    不欺不理会肖梦蝶,继续直盯着第五听云说道:“你现在看见了什么?你在害怕什么?”

    第五听云眉头拧紧,不答一语。

    不欺又道:“你知道吗,你一直信赖的好朋友,其实全都是炎华刑部安插在你身边的,查抄你全家、掳走你的父母亲戚他们全都有份。完鉴妃有份,雷奉翔有份……就连你身旁的肖梦蝶也有份!”

    说完这话,不欺诡异一笑。

    第五听云突觉一抹寒意自腰间袭来,他用离人剑轻轻一挡,就将一柄短剑隔开。可挡开攻击的瞬间,他浑身如遭雷击,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向自己偷袭的人竟会是肖梦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Template file (/17mb/foot.html) is not ex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