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三章 小三前来逼宫

    杜怡然的嘴角像被马蜂蛰了一下,几乎歪到了耳朵根子。www.tctxt.com

    “花无双,你别想进去重伤我!”

    花无双呵呵冷笑两声:“人家阿时都调查的一清二楚了,是你让佣人骗谨言去花房,又在花房点了迷香,想要勾引他。陆家上上下下恐怕早就知道了,还需要我多说吗?陆家家风严谨,最不耻的就是你这种放浪的行为,还指望着当陆家的儿媳妇,简直是做梦。”

    杜小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行了,你就不要在这里说风凉话了。不管怎么说,怡然都怀了谨言的孩子,陆家必须要给一个处理的办法,不能不管不顾。”

    “别把话说的这么早,这孩子还不知道是谁的呢。昨天,我已经跟晓芃通过电话了,她已经安排好了时间,明天就去陆家指定的医院做亲子鉴定,人家谨言身正不怕影子斜,到时候结果出来了,你可别哭。”花无双说完就走了进去。

    杜怡然气得想跳脚,“你马上进去转告杜家的老夫人,我就在门口等着,她不让我进去,我就不离开。”

    保安压根就不理她,直接进了岗亭,关上了窗户。

    杜小姑拍了拍她的肩,“你在这里闹也没用,反而降低了自己的身份。这帮人指定不敢得罪花晓芃,是不会替你转告的。我们还是先回去吧,你现在可是孕妇,站久了对身体不好。”

    陆宅大厅里,花晓芃已经在等着姑姑了,伊楚薰也在。

    “孩子们去星城,原本是件开心的事情,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丑闻,都怪我教女无方,教出了这么一个不知羞耻的女儿。”花无双重重的叹了口气。

    伊楚薰摆了摆手,“亲家姑姑,她跟你都不是一条心,怎么可能听你的话。别说这孩子不是我们陆家的,就算是,也别指望着能踏进陆家的大门。”

    花晓芃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果汁,“母亲,你就放心吧,这个孩子百分之百不是谨言的,谨言压根就没碰过她,她自己迷迷糊糊的被**害了,非得让谨言来背黑锅。明天做完亲子鉴定,她就闹腾不起来了。”

    这个时候,陆初瑕放学回来了,“我一进门就听说杜怡然又来闹了,这家伙真是讨厌,像个502,甩都甩不掉,还想当我嫂子,真是白日做梦,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伊楚薰把她拉到身旁坐了下来,“亲家姑姑,我发现你们杜家太复杂了,一想到我们家小瑕以后要嫁过去,我都有点担心了。”

    陆初瑕握住了她的手,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母亲,你别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杜怡然别指望能骑到我的头上拉屎。”

    伊楚薰慈爱的抚了抚她的头,“你呀,还小,哪里知道人心险恶,明枪易挡,暗箭难防。你哥这么精明的人都被他们算计了,何况是你这个单纯的小丫头。”

    陆初瑕乌黑的大眼睛,在眼眶里骨碌碌的转动了一圈,“我倒觉得,我们可以反将一军,趁这个机会,让杜怡然在杜老夫人面前彻底失宠。”

    这话正合花无双的心意,“这倒是个好主意。”

    花晓芃红唇划开了一道阴鸷的冷笑,“等明天亲子鉴定出来,估计她就崩溃了。”

    陆谨言既然如此干脆,毫不犹豫的同意做亲子鉴定,说明他的心里是有数的。

    他这个人做事严谨,滴水不漏,绝对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花无双喝了口茶,把声音放低了,“晓芃,我是你的亲姑姑,自然会站在你这边。无论如何,咱们得两手准备,万一孩子真的是谨言的,你也得想好到底该怎么做。”

    毕竟监控录像,和两个佣人的证词都对陆谨也很不利,所以她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花晓芃拍了拍她的肩,“先等结果出来再说吧。”

    ……

    杜怡然回到酒店,就接到了慕容黛西的电话。

    她替她约好了司马钰儿,在维多利亚茶厅偷偷见面。

    杜怡然急需要有用的同盟,当然一口就答应了。

    司马钰儿心里乐坏了,正想着要怎么教训花晓芃,报拍卖会的仇,机会就来了。

    陆谨言可真是风流倜傥啊,去了一趟星城,就搞大了别人的肚子,还是在花晓芃的眼皮子底下作案。

    看来他也没怎么把花晓芃放在眼里嘛。

    其实根本就不用慕容黛西牵线搭桥,她跟杜怡然早就认识了。

    当时她觉得杜怡然并没有太大的用处,人又不会经常在龙城,就没有花心思联系。

    现在看来她还挺会兴风作浪的,不但爬到了陆谨言的身边,还成功的盗走了他的种。

    “杜小姐,恭喜你呀,要当妈妈了。”

    杜怡然抚了抚依然平坦的小腹,“我真是不太了解陆少爷,那天晚上可对我温存有加,搂着我翻云覆雨,隔天竟然就翻脸不认人了。好在老天有眼,让我怀上了他的孩子,他现在想不认都不行了。”

    司马钰儿呵呵笑了两声:“他最擅长的就是吃完了一抹嘴不认账。安安,你知道吧,跟着陆谨言很多年了,是他的旧情人。他把人家肚子搞大了,生下一对双胞胎,就放在外面养着,除了给钱,其他的都不管。你要是息事宁人的话,就只能跟安安一样了。”

    杜怡然露出一丝阴鸷之色,“我堂堂杜家千金,可不是任由他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他要敢不负责任,不给我一个名分,我就闹得他不得安宁。”

    “你光私下里闹可不行,得煽动舆论,让名流圈里的人都来讨伐陆谨言,到时候他想不给你一个交代都不行了。”司马钰儿诡谲一笑。

    杜怡然点点头,“你说的对,我要给陆谨言制造舆论压力。”

    司马钰儿笑了。

    名流圈又要沸腾了。

    她估计这会儿,花晓芃正关着门嚎啕大哭呢。

    “陆家其实最看重媳妇的门第,当初我就是因为出生不好,才被贬妻为妾。你是豪门千金,把花晓芃挤走,取而代之并不是件难事,何况肚子里还有了陆家的骨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