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六章 孩子是他造出来的

    看到伊楚薰过来,陆宇晗有些吃惊,“你来干什么?”

    “来把我的孩子们带回去,这里太危险了。”伊楚薰平平淡淡的说。

    陆谨言搂住了她的肩,“妈,现在这里全都是警察和保镖,我们不会有事的,你不用担心了。”

    伊楚薰虚戳了下他的额头,“你就这么确定司马钰儿是失踪了,而不是自己躲起来了。搞不好她现在就在策划一场暗杀,所谓的失踪,不过是想洗清自己的嫌疑而已。”

    听到这话,陆宇晗皱起了眉头,“你这是落井下石,唯恐天下不乱。”

    伊楚薰冷冷的瞟了他一眼,“你瞎,不代表我们大家都要跟你一起瞎。一个女人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翻过三米高的栅栏,你要说她是去做正经事,连傻子都不会相信。不过你就除外了,傻子好歹还有眼睛,你连眼睛都没有,是想不到这一点的。”

    陆宇晗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伊楚薰,我没空跟你吵架。”

    “我也没有这个闲工夫跟你吵架。”伊楚薰冷笑一声,把目光转向了陆谨言,“明天你们通通给我回去,不要瞎操心别人家的事。”她刻意在别人家的事这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陆宇晗已经跟她没有丝毫的关系了,大家桥归桥路归路,互不相干。

    陆谨言拍了拍她的肩,“您不要想太多了,要是司马钰儿真敢这么做,我肯定亲手结果了她,谁也别指望能救得了她。”

    陆宇晗脸上一根神经抽动了下,他很清楚,儿子这话有一半是说给他听的。

    现在也不知道司马钰儿为什么要偷偷翻出栅栏,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花晓芃榨了一壶果汁,又端来了一盘小松饼,“母亲,您坐了两个小时的飞机,应该累了,喝杯果汁,好好放松一下。”

    伊楚薰佯嗔了她一眼,“你是有身孕的人,应该跟着孩子们一起回来,这里有你公公一个人就够了,哪里还需要你在这里瞎折腾?我跟你打赌,就算你出钱出人又出力,找到司马钰儿,她也绝对不会念你半点好,搞不好还反咬一口,诬陷你,说是你在害她。”

    陆宇晗的脸色铁青一片,“伊楚薰,你是故意来添乱的吧,钰儿生死未卜,你是不是特别的开心?”

    伊楚薰转过头来,一瞬不瞬的望着他,“陆宇晗,你敢不敢跟我打这个赌?”

    “什么赌?”陆宇晗皱起了眉头。

    “就赌找到司马钰儿之后,她会不会恩将仇报,反咬晓芃一口。”伊楚薰说道。

    陆宇晗震动了下,甩出两个字来,“无聊,我没功夫跟你折腾这些鬼东西。”

    “你是不敢吧,你怕自己输,你不敢承认自己有眼无珠,看错了女人。”伊楚薰带着几分激将的说。

    花晓芃搂住了她的肩,“母亲,您就不要为难父亲了,这明摆着,就是必输的一场赌注嘛,其实我和谨言之所以会留下来,只是为了小昭和小瑕,不是为了司马钰儿。她想要怎么做,随她的便,我无所谓。”这话似乎是在侧面帮衬着婆婆,进一步的刺激陆宇晗。

    伊楚薰低哼了一声,“我就料定,他不敢赌,他嘴上说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司马钰儿的人,实际上连她每天在做些什么都不知道。他所谓的了解,不过是蒙着眼,捂着心,盲目的自信而已。”

    陆宇晗的嘴角掠过了剧烈的颤抖,“赌就赌,伊楚薰,如果钰儿没有这么做,你和她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无论她之前做过些什么,你都不准追究。”

    “好。”伊楚薰猛地一拍桌子,“如果我赢了,你就站在外面的广场上,拿着话筒,给我大声念道歉书,我怎么写,你就怎么念。”

    花晓芃默默的喝了一口果汁,眼底飘过一抹犀利之色。

    父亲这是在给母亲下套子呢。

    他要让母亲不能追究大姐的事。

    不过,按照司马钰儿的尿性,他要是能赢那就怪了。

    陆初瑕也是这么想的,望着父亲的眼神里充满了同情之色。

    他迟早要被妈妈坑死,到时候,就算后悔也没有回头路了。

    “母亲,老大在广场堆了一只雪狮子,可威武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好呀。”伊楚薰笑了笑。

    外面雪已经停了,度假村里的工人们都在加紧铲雪。

    伊楚薰走到雪狮子前,让陆初瑕替自己拍了一张照片,发到朋友圈里。

    “小瑕,我知道,司马钰儿失踪,你还是很难过的,她毕竟是你的亲生母亲。”

    “如果她是被人绑架杀害的,我是会难过,但如果她是自己作死的,我不会为她流眼泪的。”陆初瑕说道。

    她越想越觉得,小念念中毒的事就是她做的。安安第一次来这里,跟度假村的人无怨无仇,有谁会害她的孩子呢。

    小晔和小遥使用的东西都有人看守,度假村的人是无法靠近的,她只能对小念念下手。

    她的目的在明显不过了,如果小念念死了,安安就会对嫂子恨之入骨,想方设法去加害她,而她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这一次,她之所以偷偷翻过栅栏,去跟神秘人会面,肯定是又想出了更恶毒的诡计。

    这就叫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

    伊楚薰搂住了她的肩,“我知道你是个明事理的好孩子,无论你怎么做,我都会体谅你的。”

    入夜之后,打捞工作停止了。

    如果司马钰儿掉进了湖里,肯定死得透透的了,打捞也不过是捞起一具尸体而已。

    伊楚薰带着大家坐在壁炉前,喝着茶,聊着天,尽量不去谈司马钰儿的事。

    “夫人,你有没有见到我的念念,他快要一岁了,特别的可爱,这几天他和哥哥姐姐们玩得可开心了。”安安趁机提到了儿子。

    伊楚薰淡淡一笑,“孩子一下飞机,就被finn接走了,不过我看他确实挺喜欢小遥姐弟,走得时候一直哭闹,不肯离开。”

    “他一个人太孤独了,还是陆家好,孩子这么多,可以一起玩。”安安说道。

    “他不是还有一个孪生弟弟吗?怎么不让他们在一起生活呢?”伊楚薰漫不经心的问道。

    花晓芃接过话来,“finn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毕竟这孩子是他造出来,他要怎么养,谁也干涉不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Template file (/17mb/foot.html) is not ex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