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血脉

    众人这会儿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牛根,实在是牛根这一刻所展现出来的那份气势,有些过于骇人了。就算是苏成泉。都不由得微微为之一颤。

“这气势。竟然隐约有了要盖过须弥老人的架势,给人一种恐怖如斯的感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错觉?”苏成泉目光微眯。很是怪异的看着牛根此刻的现状,只觉得有些看不懂!

别说是苏成泉了。就算是须弥老人这会儿也是一样感受到了来自牛根的那份狂暴的气势。不由得眉头一皱,看着犹如离膛的子弹一般爆射而来的牛根。不由分说的就暴退而去。

在三五步之后,须弥老人急忙做出反应,仓皇抵抗。却是没有想到牛根的这一拳头。之中所蕴含的力道,实在是有些过于骇人听闻了。

“这……怎么可能!”两人拳头碰撞之下,须弥老人已经极力的在控制自己了。可却仍旧还是猛地倒飞了出去。

有一种强烈的错觉感,那就是须弥老人刚才的一拳。完全是想要撼动一座大山!

“以金丹境初期的实力,碾压大造化境的强者?牛根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这不是胡闹吗?”抛开其他的不谈苏成泉只觉得。牛根的这突然展现出来的实力,怪异得很。

再说了。两者之间,实力差距悬殊。毫不客气的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也是不足为怪的,可偏偏就是这样差距悬殊的实力,牛根竟然形成了一个反杀!

虽然反杀没有成功,但是从须弥老人刚才那狼狈抵抗下来的一招看来,似乎,反杀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

“柔云,你知道牛根这是怎么回事吗?实力突然提升得这么厉害,会不会对人身体有所伤害啊?”边上,洛伊伊一脸担忧的看着诸葛柔云问道,只是,她和众人所关心的点显然是完全不一样的。

至少,在洛伊伊看来,不管牛根变得多么厉害,都必须得建立在一个身体不会出事的前提条件下来完成,可是看牛根这会儿的模样,那暴怒的样子,还真是有可能转过身来,连他们都要一并对付。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牛根和被实力蒙了心智,有什么区别呢?

别说是苏成泉和须弥老人看不透此刻的牛根,就算是了解牛根颇多事情的诸葛柔云,这会儿对牛根所展现出来的这份实力,也是持有疑惑的态度。

似乎,牛根的这个异变,已经是不能够用怪异来形容了一般。

“不暂时还不是特别清楚,不过,倒是有几分猜测的方向!”诸葛柔云也是一脸苦笑的摇了摇头,实在是这一情况,诸葛云清他们并没有告诉诸葛柔云啊。

要知道,诸葛柔云所知道的关于牛根的一切,都是因为诸葛云清在临死之前就告诉过她的,不然的话,诸葛柔云哪儿会对一个男人这么了解啊?

“什么方向?”苏成泉和洛伊伊都是一脸怪异和不解的看着诸葛柔云,不过,在话音落下之后,洛伊伊的脸上顿时就多了一抹担忧的神色,苦笑道:“那牛根他没事吧?”

“如果我猜测的没错的话,那就是没事的,只不过完事之后,身子会很虚弱罢了!”诸葛柔云倒是小小的卖了一个关子,这对于迫切想要知道牛根身体异变情况的苏成泉而已,可是急坏了。

“我要是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血脉的力量!”诸葛柔云面色凝重的回应道!

“血脉的力量?”诸葛柔云的简单一句话,倒是让洛伊伊和苏成泉都更是一脸怪异的看着她了,似乎,这他娘的是越描越黑啊。

诸葛柔云意味深长的看了洛伊伊一眼,下一刻,洛伊伊就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诸葛柔云,皱眉道:“你是说,牛根他身体内也怀有一奇异的血脉不成?”

“可以这么说!”诸葛柔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却还是不得不说道:“只不过,眼下我也只是一个猜测而已,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并不清楚!”

“这……”洛伊伊本意是还想要问点什么的,只是诸葛柔云不想在多说的样子,让洛伊伊也是很及时的就闭嘴了,目光重新落到了牛根的身上,手心可以为之捏了一把汗啊。

可边上的苏成泉这会儿就跟好奇宝宝一般,仍旧选择追问道:“什么血脉的力量?你们在说什么呢?”

诸葛柔云看了苏成泉一眼,似乎并没有打算要多说的意思,不过,在沉吟片刻,还是苦笑道:“牛根本身就是天选之人,而他作为天选之人的原因,就是因为身体内,有一股强横的血脉。”

“他作为天选之人的原因是因为血脉?”苏成泉一脸怪异的看着诸葛柔云,哭笑不得的道:“什么时候开始,找一个天选之人变得这么简单了?以血脉来确定人呢?”

“不然呢?”对于苏成泉这个问题和质疑,诸葛柔云只是撇嘴一笑,不置可否!

当然了,确定牛根身为天选之人,当然也不会是仅仅依靠一条血脉的力量作为凭证,因为牛根从来就没有将这股血脉力量给施展出来过。

只不过,柳云龙和诸葛云清到底是怎么确定牛根就是天选之人这一回事的,诸葛柔云一时之间也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

看着脸上紧皱的眉头倒是有了舒展之意的洛伊伊和诸葛柔云,仍旧有些不解的苏成泉继续追问道:“然后呢?牛根这样是没事了吗?”

摇了摇头,这一点,诸葛柔云并不能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来。

“如果牛根真的是激活了血脉力量来与须弥老人斗争的话,那应该已经各方收到了消息才对呀,更何况,牛根这气势虽然庞大,但是却仍旧是少了一种感觉!”

诸葛柔云自语呢-喃着,反正觉得有些不对劲就是了,可到底是哪儿不对,诸葛柔云一时之间也说不上来,除了最为明显的一点,就是牛根将这血脉施展出来没有经过任何人的帮助之外,诸葛柔云看不出其他。

“还是先看看牛根的反应吧!”诸葛柔云的目光重新落到了牛根的身上,到底是不是因为血脉力量被激活了,诸葛柔云也不敢百分百保证,只是就眼下而言,只有这一个解释是比较靠谱的而已罢了。

宴会大厅之中,原本还压着牛根在打的须弥老人,这会儿两人的情况已经出现了三百六十度的大逆转了,牛根完全是追着须弥老人在打。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变-态啊?”苏成泉忍不住咕噜干咽了一口唾沫,只想说牛根这小子这会儿的变-态程度有些可怕。

“所有人,先撤!”在和牛根交手三五招之后,须弥老人早就发现了,牛根这会儿气势提升,即便是简单的一招,在牛根的手中,都变得厉害了不少。

即便是须弥老人以全力应对,竟然都还有几分吃力的感觉,可反观牛根呢?分明就是他娘的越战越勇好吗?这他娘的叫须弥老人还怎么玩呢?

“想走?”看着一下子就向着大厅外跃去的须弥老人,面色一沉的牛根,顿时就冷声呵斥道:“你经过我的同意了吗?哪有那么容易就让你离开了?”

“你可别欺人太甚!”牛根快到极致的速度,眨眼就站到了须弥老人的面前,沉声冷哼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跟你?没什么好见的!”牛根撇了撇嘴,一脸无趣的冷笑道:“既然来了,就就下来吧!”

牛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去往何方,但是,苏成泉一开始就已经说过了,须弥老人是世俗界里面最厉害的一人了,牛根自然是不能让他活着离开了。

虽然从始至终牛根连世俗界这个概念都还没有分清楚!

“哼,大言不惭!”须弥老人面色可是阴沉到了极点,沉声冷喝道:“别以为你实力突然提升了,就能够打败我了!”

根本就不想过多废话的牛根,直接就就向着须弥老人冲了过去,仍旧是简单粗暴的打法,可偏偏须弥老人就是没办法招架,牛根那快到极致的速度,让须弥老人只觉得一阵无解。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话倒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呀!

牛根的脸上总算是勾勒起一抹舒畅的笑容了,似乎须弥老人能够败在自己手中,也不失为一件趣事啊。

一招,须弥老人被牛根给拍得连连后退数步,这才勉强稳住了身子,一脸凝重的看着牛根,不管面色如何阴沉到极点,在对上此刻的牛根之后,就是有种莫名的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

要知道,须弥老人可是大造化境的强者啊,牛根怎么看,怎么都是金丹境后期,怎么就可能爆发出这么厉害的力量来呢?

没有任何的犹豫,须弥老人顺手抓过面前的一人,直接向着牛根砸了过去。

一脚踹开,再次看向须弥老人的时候,对方已经跳出了大酒店的落地玻璃,消失在黑夜之中。

“该死,竟然让他给跑掉了!”牛根愤愤的甩了甩手,目光望着远处有些出神,好半天的功夫,这才收回视野,看着边上已经被拿下的青龙堂其余众人,这才算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收起心思之后,牛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就只觉得身子一阵脱力,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疲倦之后,所带来的巨大的睡意。

这可是让牛根忍不住轻皱起了眉头,即便是极力想要让自己清醒几分,最终结果却也只是越发的难受而已,昏昏沉沉的感觉,让牛根只觉得身子一软!

“牛根!”身后,急忙跑过来的洛伊伊三人,看着牛根缓缓倒下的身影,心头都不由得为之一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