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正文 第754章 府门砸了

    第754章府门砸了

    夜浩霆和秦贵宝两人跟在宫漠寒的马车后面,夜浩霆看着紧护在马车旁的惊云破风二人,眸子里溢满了浓浓的不甘和嫉妒,夜星辰就是一个残废,他凭什么让容浅止如此待他?真是可恨!

    他想了想,驾马来到了秦贵宝的身旁,压低声音道:“表姐,你不是要让父亲母亲给你做主吗?眼看着就要到府门口了,你还不赶紧先走一步,还等什么?”真是个蠢货!

    秦贵宝一听,这才反应过来,使劲拍了一下夜浩霆的肩膀:“浩霆,还是你对我最好,放心,等我嫁过去,我一定不会亏待你!”说完,秦贵宝驾马快速往前奔去,很快超过了宫漠寒的马车。www.txttxttxt.comwww.1kanshu.cc

    夜浩霆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看着秦贵宝的背影,咬牙切齿,该死的女人,她这是想拍死他啊!哼,就凭她,她也想嫁进太师府?她想得倒美!太师府迟早是他一个人的!

    阿牛见秦贵宝骑马先跑了,顿时嚷嚷道:“公子,不好了,宝小姐定是回去告您的状了!”

    惊云破风看向了马车,只要爷一声令下,他们立马就能把那女人给抓回来。

    “让她去告好了。”宫漠寒睁开眼睛,幽深的眸子里迸射出两道嗜血的寒光,他淡淡地开口。

    “可是公子”阿牛欲言又止,他想说公子向来都不受老爷待见,而夫人更是一个笑里藏刀的主,若那宝小姐再到他们跟前添油加醋一番,吃亏的一定是公子。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哦。”阿牛看向了惊云破风,看着两人对他点了点头,想着,有他们在,公子应该不会受欺负吧。

    马车来到府门前,看着紧闭的大门,阿牛的心又提了起来,宝小姐肯定已经回来了,老爷和夫人肯定也知道公子要到了,府门却依然紧闭,老爷夫人这是不想让公子回府?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嘛!

    “公子,阿牛去敲门!”阿牛翻身下马。

    夜浩霆幸灾乐祸地笑了,他不用猜都知道定是那秦氏搞得鬼,她果真没有让他失望啊。

    “不急。”宫漠寒叫住了阿牛,他掀开帘子往紧闭的两扇大门看了看,他眸光幽幽,又道:“先扶我下车。”

    “哦。”

    宫漠寒下了马车,他突然问道:“阿牛,这府门有多少年了?”

    阿牛挠了挠脑袋:“公子,阿牛不知,不过,从阿牛跟着公子起,就是这两扇大门了。”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我的?”

    “五岁的时候,到今年正好整整二十年。”

    “照这么说,这府门已经不止二十年了,如此陈旧,早该换新的了。”说着,宫漠寒看向了方龙方虎:“你二人把那两扇府门砸了,换新的。”

    “是!”

    对于砸门这活,方龙方虎还是第一次干,两人有些兴奋,撸了撸袖子,摆好了架势。

    阿牛看了看两人,又看向了宫漠寒,一时间没有弄明白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惊云破风二人自然是知道的,既然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欺负夜公子,爷自然要让他们好看,只不过,先倒霉的是这两扇府门。

    砰!

    一声巨响,两扇大门应声倒地,一阵尘土飞扬。

    方龙方虎拍了拍手,咧嘴一笑,哈,原来砸门这么爽!

    阿牛瞪大了眼睛,既兴奋又担心,自从他跟着公子以来,还没有见过公子做过这么威武的事情呢,真是太刺激了!只是,老爷和夫人知道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担心地看向了宫漠寒。

    当然,在宫漠寒这里,阿牛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在这天下,他宫漠寒还从没有怕过谁,更不要说一个小小的太师府了,他道:“进去吧。”

    “哦。”

    阿牛推着宫漠寒,一行人踩着倒地的门板进了府,一旁的门童静若寒蝉,他偷偷地看了看宫漠寒,公子五年没有回府,一回府就让人把府门给砸了!

    “逆子,你这是想反了天了!”

    一道怒喝声后,就见夜太师夜伯恩迎面怒气冲冲而来,他的身后跟着秦氏夜彩虹秦贵宝和一干下人。

    破风猛地攥紧了握着的刀把手,看着夜伯恩眯了眯眼,不过,他并没有轻举妄动。

    “我只是想给府里换两扇新门而已,有何不可,怎么就反了天了?”宫漠寒看着夜伯恩冷冷地开口,夜伯恩的资料他已经看过,此人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劣迹,相反,倒是清明得很,只不过,从种种迹象来看,他并不喜欢夜星辰这个儿子。

    宫漠寒的声音很冷,像淬了冰一般,夜伯恩不由地脚步微微一顿,他拧着眉头,仔细地把宫漠寒打量了一番,确实觉得他不一样了,他来到宫漠寒的面前,停下了脚步,问道:“这五年来,你都去了哪里,为何不回来?”

    “老爷,妾身这就去找一个修门的过来?”秦氏没有想到夜伯恩这么快就转移了话题,明显是想放过夜星辰,她攥紧了手中的帕子,故意开口道,这砸门的事不能就这么完了!

    宫漠寒冷冷地扫了秦氏一眼,这女人三十来岁,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但最会笑里藏刀了,他冷哼了一声:“五年没见,你是老得连话都听不明白了还是府里连换新门的银子都拿不出来了?”

    秦氏没有想到一个残废竟然敢骂她老,她一阵气恼,正准备出声,就见秦贵宝抢先道:“表哥,你怎么可以这么跟姑姑说话?你真以为你攀上那容浅止的高枝了?告诉你吧,姑父姑姑已经说了,你和那容浅止的婚事根本就不作数,我才是你要明媒正娶的妻子!”

    宫漠寒猛地看向了秦贵宝,眸光锐利如剑锋,秦贵宝一个激灵,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吞了吞口水道:“你,你想干什么?”被宫漠寒如此看着,秦贵宝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害怕。

    “止止那日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既然如此不长记性,好!来人,把她扔进水里去,好让她清醒清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Template file (/17mb/foot.html) is not ex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