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你们真可笑

    旧城区的曹家,今日大肆宴请宾客,早就享受天伦之乐的曹老太三儿三女的情况下还要认一个义女,这还是一个奇怪的事。https://www.bookbao.org

    而且大院门口摆放着做法事的神台,三柱擎天香在燃烧,坐堂内的宾客都议论纷纷,这认个义女,那女孩一定很得曹老太喜欢,可做法事又是怎么回事?

    日常爬山烧香,买个神位也就罢了,家里搞,似乎有点封建迷信。

    现场连沐家的人也邀请来了,毕竟豪门世交。

    曹老板拉着沐昊说道:“沐老板,这次的事,还得恭喜你啊。”

    沐昊一愣,问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许淑兰也说道:“老曹,咱们世交多年,别绕弯子,你有话直说。”

    曹老板笑说道:“你那个上门女婿……”

    许淑兰立刻说道:“哎哎哎,女婿就女婿,上门不上门的有关系吗?我们家秦明可是很厉害的,自己有事业,还是跨国公司的中华区副总裁,年少有为,老曹你把上门两个字给我去了。”

    曹老板讪笑,道:“行行行,就是秦小哥,你的好女婿,他拜了张真人为师。沐昊,你不常说,你们沐家有今天的荣耀,全赖张真人帮忙吗?现在你女婿拜了张真人为师,可喜可贺啊。”

    一旁的沐思纯讶异道:“曹叔叔,你意思是,这法事是我姐夫来做吗?啧啧,姐夫这是搞什么?天天不回家,还以为他整天想着去泡妞呢。”

    沐昭阳说道:“妹妹,被那样说小秦,小秦是不会做对不起你姐的事。人家小秦大四了,学业繁重,还在跨国企业工作,能不忙吗?”

    沐思纯扁扁嘴,回想起一月前她偷听秦明跟沐筱乔在书房里的对话,心里哼道:“他们两个早就悄悄的协议离婚了,瞒着你们罢了。姐夫还不是舍不得那聂海棠,我看她忽悠我姐的多。”

    沐思纯不高兴,走到一旁跟曹家认识的曹蕊芸聊天。

    “蕊芸姐,你怎么闷闷不乐?”

    曹蕊芸说道:“小纯?唉……你看,我们曹家已经广发邀请贴了,来的人还不到以前的五分一,派来的也是无关要紧的人,各种借口忙,也是你们沐家还愿意全家到来。大家都怕热火上身。秦家太强大了。”

    一旁的曹湘良哼道:“你老实交给秦寿不就结了?哪来那么多事?身子都给看了,还磨叽什么?”

    曹蕊芸恼怒的瞪了眼曹湘良,道:“曹湘良你给我滚,不是你给那个禽兽拿的钥匙?还说什么不知道我在洗澡,分明是故意的。我怎么摊上你这种弟弟?他秦家给了你什么好处?”

    沐思纯一旁看着,也是恶心,竟然合着外人来害自己姐姐。

    曹湘良怒道:“那你说怎么办?我们得罪得起人家吗?也不知道谁收拾了秦少一顿,结果害我们家倒霉。那海市老秦家,整个华夏都排的上前五的超级豪门,黑白两道都敬着,外国政要都会礼遇,生意做到全世界,人脉关系通天。随便几句话,我们曹家生意就做不下去。唇亡齿寒懂不懂?秦少看上你,不是你福气?以后生个儿子,就有机会争夺家产了,母凭子贵,懂不懂?”

    “你!”曹蕊芸气得直跺脚,眼眶都冒涌出泪水来了。

    沐思纯急忙拉开二人,道:“蕊芸姐你别哭了,不值得。这不今天你奶奶认个干女儿,你们曹家就能转运了。”

    “这……”曹蕊芸叹气摇头:“奶奶从来不迷信,也不知道现在怎么会这样。世上真的有命运这种事吗?我们都是受高等教育的,从来只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沐思纯一本正经的说道:“可不是咧。蕊芸姐,我家前阵子不也是一堆麻烦?可是自从姐夫嫁进来后,我们家就好起来了。这就是冲喜啦,把我爷爷的病冲没了,现在生龙活虎的。”

    两女正聊着,忽然门口那边一阵骚动。

    “你们干什么呢?老子躺医院,你们就在这开party?当我是死人了?”一声嚣张跋扈的怒斥,让整个热闹的气氛都冷却了下来。

    只见坐在轮椅上的秦寿,腿上打着石膏,脸上肿伤明显,可是那怒火似要烧尽一切,而秦寿的背后一群保镖,还有那个从本家赶来相助的魏国平。

    秦寿暴怒过后,反而奇怪的笑起来:“我被人打进医院了,你们曹家就这么高兴是吗?呵呵,真可笑。亏你们当初还对我说,别客气,当自己家就可以了,哈哈哈。”

    这喜怒无常的样子,不正是秦寿心情极其不好么?曹家的人也没人敢上来搭话。

    曹老太正在房子里,跟认的干女儿陈穆灵在准备呢。

    秦寿看见了曹蕊芸,又狰狞的冷笑道:“哟曹蕊芸,你想好了吗?做我女朋友怎么样?如果不是惦记着你,我也不会再回来这破地方,又残又破,你们曹家也是够穷酸的。”

    曹家比较低调,广市都知道,这里是旧城区,自然很多地方都不像新城区建设得好,但要说曹家穷,那真是叫人窒息,这秦寿得多富?

    可也没人敢反驳他,秦家确实富得流油。

    曹蕊芸吓得面无人色,她紧紧的抓住沐思纯的手,这让秦寿也看到了沐思纯,他顿时眼前一亮,因为他发觉,沐思纯似乎比曹蕊芸要更加漂亮,身材更好,而且还更年轻呢。

    一向喜欢狩猎美女的秦寿,顿时见色起意。

    秦寿眼都看直了,正欲说话,一旁的魏国平察觉到少爷的老毛病犯了,立刻提醒道:“少爷,大家都看着呢,要注意礼仪。你的行为举止,不能让我们秦家蒙羞。”

    秦寿得了警告,撇撇嘴,托着下巴,保持了克制,恢复了摆在人前的虚伪,一副拽上天的态度,道:“曹叔。该说的,魏国平中午都跟你说了。今晚来,是要答复的。我这次在曹家出事,你们差价负全责,这个责任,你们该怎么负?有时候并不是人多就有用,甚至还会连累朋友。”

    这话的威胁意味十分重,似乎要把站队曹家的人也要一并收拾了,要把曹家逼上绝路。

    众人都看向曹老板,不知道他有何表态,偏偏在今晚大摆筵席的时候,秦寿来捣乱啊。

    有的人比较真实,直接趁机走人,不敢逗留,免得被秦家惦记上了。

    原本来的宾客就不多,这下就更少了。

    曹老板抿着嘴唇,紧张的说道:“秦少,今晚其实我是妈收了个义女,所以才搞了一下酒席,并不没什么特别的。”

    “认了个义女?”秦寿说道:“曹叔,你可真的想笑死我?你们曹家可真的有闲工夫做一些无谓的事?行吧,老太太认了个干女儿,我不能捣乱,这会被说不懂礼貌。我也参加就好了,参加完老太太的认干女儿的事,咱们再谈你的回复。”

    秦寿一招手,魏国平等一众手下,直接进入大院里,一时间,曹家的气氛都变了,这秦寿掺合进来,谁还吃得下?不都把人都赶走?

    曹家不闹笑话了吗?

    忽然,房子大厅里头,突然传来一声呵斥:“你给我站住,这里不欢迎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