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89章 有情有义

    买完戒指,上官岚又兴冲冲的拉着慕容云来到腕表柜台,售货员看到她立刻报以热情的笑容,“您好,您来了!”

    上官岚微笑着点头,“你好,麻烦你,把我上午选的那款表再拿给我看看。”

    售货员戴上白手套,取出一块“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男式腕表,连同表盒一起递给上官岚,“是这块吗?”

    “是,”上官岚把腕表递到慕容云面前,“云哥,喜不喜欢这个款式?”

    慕容云明白这是上官岚要送手表给他,连价格都没看,也不需看,长年在海关工作,他知道这个牌子的手表有多昂贵;他将上官岚拉到一边说:“岚岚,你的心意我明白,可我是国家公务人员,不适合戴这种名贵奢侈的手表。”

    上官岚有些不高兴,“到现在你还和我客气?”

    商场里人不多,慕容云轻轻的揽住上官岚纤细的腰肢,耐心的说:“怎么会和你客气?‘vacheron constantin’这种牌子的手表,不论哪一款,戴上,就是给自己找事儿;最近这几年,因为手表牵出的腐败案件可不止一两起,你也不想纪委的人找我调查这块表的来历吧?不论什么原因我接受这种手表,都有受贿的嫌疑。”

    上官岚脸色晕红,有些忸怩的说:“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也得买一块吧?我看你平时有戴表的习惯,这可是我第一次送你礼物。”

    “可不是第一次,”慕容云搭在上官岚腰间的手带有轻薄意味的捏了捏,笑着说:“飞机上不送过了吗。”

    “我怎么没看见你用那个打火机?”

    “我怕弄丢了,回国之后,一直放在我的办公桌上,每天到办公室,第一眼就能看见。”

    上官岚甜蜜的一笑,“那我送你一块便宜些的,总可以吧?”

    慕容云勉为其难的答应:“可以。”

    最后,两个人选了一块价值不到两万元,自动机械的“montblanc(万宝龙)”;圆形银色表盘上镶贴黑色罗马数字时标,搭配黑色表带,沉稳大气,很适合慕容云的身份。

    走出购物中心时,已是傍晚,上官岚说:“云哥,我们先去吃饭吧。”

    “好!”慕容云嘴上答应,其实是想先回上官岚的住处的;昨夜今晨连续的与林虹做爱,他身体上虽仍感疲惫,可此时心理上的需要远远比生理上急切,只想尽快的再将上官岚拥入怀中。

    上官岚驱车领着慕容云来到一家专门以烹调各类鲜花为特色的花卉餐厅。

    踏入餐厅,慕容云立刻感觉到一股浓浓的热带风情扑面而来,整家店看上去就像一个花团锦簇的浪漫花园,让人恍若置身在花的海洋中,鲜花环绕,绿叶成荫。

    两个人走进一个小型包房,圆形的餐桌正中是一个造型精致的鲜花篮,每朵花都斗色争妍。

    很快,服务员小姐就端上来一盘又一盘的鲜花菜肴:油炸成金黄色的银雪鱼上,洒的是点点玫瑰花瓣;鲜嫩洁白的茭白被切成薄片状,和粉红的鲜桃花炒在一起;啤酒蟹里加入了金黄色的菊花,清香怡口;紧接着的是小百合花酸腌菜汤,凉拌棠梨花,水煮芭蕉花,真可谓红的似血,白的如玉,黄的呈金,蓝的赛钻石,几乎所有的颜色都在竹篾编制的餐桌上集合了,看上去就让人心生愉悦,这哪里是食物,分明是一件件精致的艺术品;花卉主题餐厅,果然和其它普通餐厅不一样,一切都和鲜花有关。

    慕容云头一次见到这么多花儿都可以吃,问上官岚:“你知道这些鲜花是哪来的吗?”

    “都是从云南空运过来的,”上官岚回答:“但这家店的店老板是新加坡人,总店也在新加坡。”

    “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慕容云由衷的称赞。

    “云哥,”上官岚一边吃菜一边问慕容云:“如果用花比喻女人,你认为我是那种花儿?”

    慕容云痴迷的端详着上官岚的侧颜,那轮廓仿佛是经过了雕琢,精致而细腻;在柔和的光线下,她的脸庞泛着珍珠般的光泽。

    “岚岚,”慕容云用手背触摸着上官岚的脸庞,“在别人看来,你应该是万花丛中国色天香的牡丹,可我觉得你是圣洁的百合;百合独特安静,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象征着女性的独立自强,皎洁无暇。”

    上官岚眸中含情而笑,“我也觉得我自己像一束百合花,可我的确也很喜欢红牡丹!”

    慕容云玩笑似的说:“你是喜欢林语堂小说中的‘红牡丹’吧?”

    上官岚惊讶的看着他,“云哥,你怎么知道?!”

    “我在你的书房里看到过这本书,而且有好多版本。”

    “你看过吗?”

    “看过。”

    “怎么评价这本书?”

    “嗯…”慕容云有感而发:“这本书的主题并不是那么深刻,远远比不上渡边淳一的<失乐园>;我觉得爱情真的不是‘牡丹’式的来得快去得快,不是暴风骤雨式的,爱是春风,沐浴其中,自然增添生命的力量,爱如秋雨,绵绵不绝的,浸润其中,自然启迪对生命的思考,<红牡丹>中‘牡丹’的爱恰如夏天的烈日,烤的人上火。”

    “我和你有同感,可我是羡慕‘红牡丹’的,她既清纯迷人,又成熟妩媚;她至情至性,不事雕琢;她敢作敢为,特立独行;她冲动多变,离经叛道;可我不赞同她一次次敞开胸怀,倾尽所有,虽然爱得热烈而真诚,只是‘唇间轻笑如梦里,芳心谁属谁知?’,而我期盼的是,”说到这儿,上官岚伸出左手食指,凝眸望着慕容云,“能令我只敞开一次心扉,直到地老天荒的的爱情。”

    慕容云握住上官岚的手,放在唇边亲吻着;他知道自己会全力呵护这份爱情,期盼的也是“地老天荒”。

    “云哥,”上官岚问:“还记得在我家的书房,你问我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吗?”

    慕容云点点头:“记得。”

    “我现在告诉你,我喜欢有情有义的男人。”

    “这年头有情有义的男人可不多。”

    “云哥,你就是为数不多的一个,因为我已经体会到了;你对你在澳洲的妻子,对沈雪,还有对我,都证明了这一点。”

    “岚岚,”慕容云自嘲地说:“我活得像金庸笔下的韦小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Template file (/17mb/foot.html) is not ex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