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86章 媚态盈然

    慑人心魄的纵情之后,慕容云和林虹仍四肢交缠、肌肤相贴,亲密相拥在一起;两个人都知道还会有下一轮的疯狂,历经四年之久的这次相会,对于他们来说,不异于一刻千金的春宵。www.bokan.ccwww.kan121.com

    香汗淋漓,全身乏力的林虹如虚脱般偎在慕容云怀中,他那浓重的男性气息依然在她的心头缭绕,她想起了第一次与他的鱼水承欢,想起了多年以前,第一次任这个比自己小四岁的男人尽情的采撷她女性的阴柔,那也是她婚后第一次感受到那种舒坦到四肢百骸的曼妙,真是欲仙欲死,欲死欲仙,所有的感官沉浸在无法用语言表述的美妙感觉里,只能用整个颤动的身躯去承受。

    那之后的每一次与他的幽会,不仅美化了她呆板无聊的生活,还带给了她无以伦比的快乐,对她来说,每一次驱车前往他家,都是上通极乐天堂之径。

    那之后的每一次与他的幽会,她身体中爱的浪花都会抑制不住的跳跃奔跑,她似乎记得他的每一次亲吻,记得他每一次花样百出的在她的私密地带虎虎生威,他的每一次俯冲、每一次狂泻都将她推进了欲望的深海,那个深海很幽长,长得可以让她用余生回味。

    缘分天注定,她相信冥冥之中有一双看不见的手,紧攥着那些擦肩而过的红尘男女;她在心里暗暗感谢上苍,在茫茫人海中,让她与他相逢相识,情投意合。

    歇息了片刻,慕容云将自己这四年在国外以及回国工作的情况大致和林虹说了一遍。

    “潘钰出国后我们也再没有联系,她还好吧?”

    “挺好的,她和孩子要过一段时间回来。”

    慕容云没有把他和潘钰已解除婚姻关系的事情告诉林虹,他不想让她听到这个消息会产生一丝一毫的幻想。

    知道潘钰没回国,林虹明白了慕容云第一次射时,男性菁华为什么会特别的多、特别的浓;她哪里能想到,慕容云实际上才十天左右没和女人做爱。

    林虹也告诉慕容云她的工作没什么变化,还是在滨海市市医院的理疗科工作。

    慕容云望着怀中媚态盈然的林虹,突然“呵呵呵”的笑了几声。

    “坏家伙,”林虹受到他的感染,也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笑什么哪?”

    “虹,”慕容云吻了吻林虹的唇,“我这可是第一次和四十岁的女人做爱。”

    “其实,”林虹柔声说:“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应该都是你的‘第一次’。”

    “啊?”慕容云没有理解林虹的意思,眉峰微挑,眼中都是问号。

    “我想一定是的,”林虹笑意盈盈的说:“我们第一次在一起的时候,那时候我三十四岁,你应该是第一次和三十四岁的女人做爱吧;你去澳大利亚前和我告别那次,我已经三十六岁,你也是第一次和三十六岁的女人做爱吧,我说得对不对?”

    “对对对!”慕容云大笑了几声,“你总结的真对,我可没想到。”

    “怎么样,”林虹凝眸看着慕容云,“现在和我做是不是不如以前感觉好了?”

    “绝对没有,”慕容云认真的说:“都说女人到了四十岁,是孕藏许久而又恰到好处的芬香美酒,幸运的是让我先品尝到了。”

    “竟哄我,”林虹娇笑着轻点慕容云的额头,“你呀,官越大,越会说甜言蜜语!”

    慕容云伸手抚摸着林虹光洁的桃源,“真的,感觉甚至比几年前还要好,尤其是你这里,好像比以前更会动了。”

    “去你的,”林虹脸庞埋进慕容云胸前,“就是因为太久没做了,紧张所致。”

    “为什么和你先生分开了?”慕容云顺口问起林虹离婚的事情,难以避免的的想,不知道她婚姻的失败会不会和他有关系?

    林虹沉默着,没有马上回答。

    慕容云有过同样的经历,非常理解林虹,他双臂搂紧她,“没关系,你不想说就算了,对谁来说,不论什么原因分开,都是不堪回首的往事。”

    林虹轻叹了一声,“和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只是觉得奇怪,”慕容云喟叹:“他怎么会舍得放弃你?”

    林虹从他胸前抬起头来,“你还记得我前夫是做什么工作的吧?”

    慕容云点点头,“是一位大学老师,教生物的,对吧?”

    “是,”林虹神色平静的说:“两年半前,在我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他和我坦白,说他和以前的一位学生在一起已经一年了,那学生比他小十多岁,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因为我出轨在前,我没有和他哭闹,也没有责备他,更没有做任何挽留,很快的就和他办理了离婚手续。”

    慕容云心中迷惘,林虹这样轻易的放弃了自己的婚姻,不知道算不算和他有关?不过也有些庆幸,若非如此,当她得知老公有外遇,不知会如何的难受,怎样挺过来?

    “孩子呢?”

    “孩子的抚养权也归了他,男孩子还是和爸爸在一起生活比较利于成长。”

    “这都两年多了,”慕容云淡淡的笑着问:“追你的男人排成了几队?”

    林虹摇摇头,“直到今年春节后,朋友、亲属以及单位的同事,才知道我已离婚。”

    “你这样‘秘而不宣’,岂不是错过好多机会?”慕容云怎么能不明白,如果一段婚姻实在不能维持,放弃它,开始新的感情,是很多人都会面临的再正常不过的选择。

    “也不是刻意的‘秘而不宣’,但这种事情,也不用拿个大喇叭广而告之吧?另外,一个离异的女人,处在这个光怪陆离的社会中,肯定会遇到一些无谓的纠缠,我不想费心思、费精力去应对,所以,也就一直没公开我离婚的事。”

    “不想再走进婚姻了吗?”

    “随缘吧,前一阵儿,朋友想给我介绍一个五十多岁的,我也没见,”林虹伸手揉弄着慕容云的男性体征,笑着说:“我虽然已经四十岁,可我不想找个‘这里’都没用的老头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Template file (/17mb/foot.html) is not ex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