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烧出炭来

    弄炭是个辛苦的事儿。https://www.zuox.net

    现在也压在孩子的肩膀上。

    突然的,苏渠山觉得自己不是人。

    走回院子里,还能闻到灶房里飘荡的香味儿。

    周氏已经把早饭做好了。

    苏渠山走回堂屋里,瞧见苏棠跟周氏分别坐在桌子的对面,碗里是稀饭,桌子上摆着几个肉包子,还有一碟子的腌萝卜。

    苏棠手里拿着一个比脸还大的包子,啃了一口又一口。

    瞧着包子白嫩白嫩的,苏渠山喉结忍不住滚动一下,这包子似乎很好吃的样子。

    走到房间。

    周氏眼皮往上抬了一下。

    说道:“去洗手,洗了手把牙齿也净一下,搞好了过来用早饭。”

    “哦。”

    苏渠山转身往院子走去。

    淘了一盆水,洗干净脸,从树上折了一根柳枝,用石头砸了一下,砸出碎屑,撒上一点点的盐,开始在牙齿上噌了起来。

    清清爽爽干干净净走到堂屋里。

    看一眼桌子上摆着的包子。

    苏渠山伸手捏了一个。

    “这包子跟你包的一样。”

    “本来就是我包的。”

    周氏说了一句,低下头继续吃东西。

    ……

    苏渠山心里很丧,回到家里也没有感觉到家这个字应该有的热情。

    不过,手里的包子很好吃,大概算的上一种安慰了。

    吃了早饭,苏渠山就往外走去。

    这次没有出去砍柴。

    而是往苏沫儿苏柒平日烧炭的地方走去。

    瞧见立在荒地里的炭窑,苏渠山爬上去往里看了一眼。

    里面还有不少的炭。

    拿出来瞅一眼,比木匠家里烧的都要好。

    ……

    对比一下行情,苏渠山心里有了底儿,一窑炭能卖不少钱呢。

    还以为两个孩子在胡闹。

    现在看来,他正经的工作倒像是胡闹一样。

    捏了一块炭往家里走去,苏渠山是垂头丧气的。

    原来他现在依旧不是家里的顶梁柱。

    ,

    。

    苏沫儿跟苏柒往京城走去。

    这次牛车上的人多了两个。

    逢集的时候到底是会多上几个人。

    倒是过年准备年货,腊月二十五六七的时候,人会更多。

    “苏家丫头,吃过糖瓜吗?一文钱一个,眼珠子大小白色的,放在嘴里可以把牙齿给甜掉了。”

    “没吃过呢。”

    苏沫儿摇了摇头。

    糖瓜这个东西,她这辈子确实没有吃过。

    不过……上辈子年幼那段时间还是尝过的。

    太甜了,即使喜欢甜食,苏沫儿都有些承受不住糖瓜的甜度。

    “没吃过等过年的时候让你爹给你买。”

    “哦。”

    苏沫儿不是小孩子了,不会因为这么两句话就会跑回家跟人折腾。

    车上的人瞧见苏沫儿不闹腾。

    不伤心。

    瞬间就觉得没意思了。

    换了一个话题继续念叨起来。

    对于柳家屯的女人来说,甭管什么话题,只要是话题都会扯到东家闺女西家儿子,谁家媳妇儿生了孩子上面。

    或许……对于这些人来说,共同的话题只有这么一个。

    若是不讨论这些,就会被安静充斥,说不得是悲哀还是其他。

    苏沫儿闭上眼睛,到了县城,按部就班的走着。

    煤炭卖的极为顺利

    。苏沫儿离开的时候被小火锅铺子的掌柜给叫住了。

    “苏姑娘,这两日铺子里的生意好了许多,需要的炭也多了,明儿可以多送一些么?”

    “多送多少?”

    “二百斤?”

    掌柜试探的说了一个数。

    苏沫儿点点头,二百斤将近是四五天卖出去的量,大不了明日将邓大头的牛车雇佣了。

    把炭窑里剩余的炭都卖了,正好可以再次烧一窑的炭。

    年前若是能够卖完。就可以多买二斤肉,年头也能过的有滋有味的。

    只是……

    明年苏棠就得私塾念书。

    念书的钱还没有呢。

    过了年开了春之后,木炭怕是就不好卖了。

    毕竟……

    春夏的时候,取暖就不必再用火盆了。

    也就火锅铺子这样的地方,才会需要炭。

    “对了,对面的食锦轩木炭有些不够用了,昨儿过来打问你们的情况。

    若是手里有货,可以去对面谈一下。

    “谢谢佟掌柜。”苏沫儿跟苏柒对视一眼,两人眼里同时露出笑来。

    生意来了。

    有生意上门,就意味着有钱挣了。

    走到食锦轩,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食锦轩的装潢很传统,一楼散座,二楼雅间,三楼住宿休息的地方。

    食锦轩的厨房炒菜用的是木柴,不是木炭。

    所以若是需要木炭的话,大概也就是这两个月需要,再次谈就得是明年了。

    苏沫儿走到柜台处,瞧一眼账房说道:“我是给对面送炭的,你们掌柜昨儿递话,说是需要木炭……”

    “呦,是两位苏姑娘,先坐着喝点茶,我这就让人去找掌柜。”

    账房先生年纪不大,油嘴滑舌的。

    把苏沫儿安置在一个空置的桌子上,就让人去找掌柜。

    食锦轩的掌柜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身边还跟着一个蒙着面纱,穿着白色轻纱衣服的少女。

    ……

    苏沫儿眼睛有些疼。

    这位在冬日里穿着白纱衣服的姑娘眼熟的很呢,可别把人都给当成傻子,毕竟怎么说来着,面纱蒙住的只是嘴巴跟鼻子,又不是把整张脸都盖住,这么具有个性,傻子才认不出来了,眼前这位可不就是温九娘——那位西林村的肉饼西施。

    从楼上走下来,还被掌柜送下来……

    这是谈成大买卖了,苏沫儿觉得自己要变成柠檬精了。

    同样是穿越者,人家白衣翩翩素妆红颜,谈深意的时候被人直接送到楼下,端的是人生赢家,自己……

    还在温饱的路途上挣扎。

    人跟人就是没有办法对比呢。

    送走了温九娘。

    食锦轩的掌柜才往苏沫儿这边走过来、

    “苏姑娘。”

    “时掌柜。”

    见食锦轩的掌柜拱手,苏沫儿也拱了拱手。

    “您需要多少木炭?”

    “需要很多,说句实话,我们食锦轩弄出了新的吃食,以后可能会需要很多木炭,所以苏姑娘若是有多余的尽管拉过来就成。”

    “有时掌柜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做生意么,口说无凭,还得劳烦时掌柜立一个字据。”

    “成,一天最少五十斤炭如何,暂时签一年的约可行?”

    “可以。”

    苏沫儿应了一声。

    一天五十斤算不上多。

    不过……

    瞧着眼前这位掌柜的样子,似乎是每日都需要。

    在春夏的时候也不会有停歇,这样一来,家里就有了稳定的收入,苏沫儿很满意了。

    各自在契书上签了字。

    苏沫儿从食锦轩离开。

    苏柒扯了扯苏沫儿的袖子问了一句:“姐,食锦轩有了什么新吃食了?”

    “新吃食……?”苏沫儿想到从食锦轩走出去的温九娘,温九娘跟食锦轩合作,食锦轩需要木炭……

    需要大量木炭的,除了烧烤就是火锅。

    在食锦轩对面有一个火锅铺子了。

    食锦轩会继续做火锅生意么……

    还真的有些说不准。

    毕竟……商人重利。

    “管他做什么吃的,反正有人要咱们的木炭了,还签了一年的合约,这一年下来,咱们是不用担心生计了。”

    “说的也是,咱们去买些鸡蛋庆祝一下。”

    被苏沫儿洗脑一个月,苏柒也堕落了,开始讲究好吃跟吃饱了。

    两个人买了鸡蛋,糯米,手里又没有多少钱了。

    瞅一眼剩下的两个铜板,苏柒吸了一口气。

    “从明儿还是咱们既要供应两个地方的木炭了,收入也会多出一半,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想多了,供应的多烧的也多,说明什么,得多砍柴。”

    拍了拍苏柒的肩膀,苏沫儿继续说道:“咱们砍柴一两次就成了,日后肯定不能继续下去的,得雇佣一个长工,一天按着十个铜板算,咱们的收入跟现在差不多,唯一值得安慰的地方就是咱们可以轻松一些。”

    “……”苏柒瞬间就傻眼了。

    明明生意再往好的地方走。

    怎么挣钱却没有多。

    视线落在苏沫儿身上。

    “姐,我有些迷糊。”

    “迷糊啊,那就做想想,想明白了就不迷糊了。”

    苏沫儿轻轻拍了拍苏柒的肩膀。

    经济学是个神秘而又有意思的科目,若是苏柒能够钻研下去,肯定会有很大的收获的。

    这个年代人工成本低廉,底层生活极为不易。

    坐在马车上,苏柒依旧闷闷不乐的。

    走在回家的路上,苏柒猛地回头,看一眼苏沫儿说道:“要不,以后还是咱们砍柴烧炭,全有咱们经手,这样就能挣很多钱了。”

    “……傻不傻。”

    那么累的事儿为什么要自己动手。

    而且,雇佣了长工,也是为社会提供一个工作岗位,是在做好事呢。

    苏柒见苏沫儿不答应,跺跺脚,无奈的跟在苏沫儿身后。

    两个人走到家里,发现自家的篱笆围墙变得更坚固了。

    苏渠山蹲在角落手里拿着藤条跟木棍,修补着篱笆。

    修理以后的篱笆变得更坚固了。

    “咦,今天爹怎么没有去砍柴?”

    “去问问就知道了。”

    苏沫儿摇摇头,迈步往家里走去。

    看一眼发芽将近两厘米的麦芽,脸上露出笑来。

    发芽完毕就是发酵的过程了。

    苏沫儿忙活着手里的事儿,苏柒也没有闲着,站在苏沫儿身边瞧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