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做梦呢

    “也成。https://www.1kanshu.cc

    苏渠山呼噜呼噜把碗里的稀饭拌疙瘩喝到肚子里。

    身子瞬间就暖和了。

    吃了就睡,猪一样的生活对于苏渠山来说,并不幸福。

    没有一点儿事儿做。

    心里总是空荡荡的。

    虚的慌。

    夜色渐深,柴房里安静下来。

    除了打呼磨牙声,可以说是一点儿的动静都没有。

    紧闭着的门,从外面打开。

    披着白色狐裘的身影走进柴房。

    “咯吱……”一声,柴房的门被人关住。

    躺在地上睡觉的人,依旧都在沉睡,这么突兀的动静,竟然谁都没有惊醒。

    来人伸手放下戴在头上的斗篷,这人,赫然就是容珂。

    深夜过来……若是现在苏沫儿清醒着,肯定会提心吊胆的。

    容珂走到陈戚身边。

    瞧着瘦巴巴的小皇帝。

    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

    伸手在小皇帝脸上敲了一下。

    陈戚慢慢睁开眼睛。

    瞳孔映射出容珂的影子的一瞬间,陈戚嘴巴张大,一声惊呼呼之欲出。

    陈戚嘴角微微翘起,脸上的笑被陈戚清楚的看见。

    惊呼声被咽了下去。

    容珂清冷的声音在陈戚耳边响起“若是想要这一家子葬身这里,你大可以叫出来。”

    “……”陈戚眼中多了一丝凶光。

    对于苏渠山跟周氏,陈戚没有好感。

    但是对于苏沫儿……陈戚心里有些依靠。

    内心里是不想苏沫儿死的。

    见陈戚情绪表露出来,容珂眸光变得阴鸷,声音暗哑“作为皇帝要喜怒不形于色。”

    “我知道。”

    “我?皇上在流民这里呆的时间长了,连自己身份都忘了。”

    容珂的声音带着笑意,但是听在陈戚耳朵里,怎么听都是一种嘲讽威胁……

    “朕……”

    “嗯?”

    容珂点头,站起身子,看一眼躺在地上眼皮微微抖动的苏沫儿。

    脸上的表情微微顿了一下。

    走到苏沫儿身后,伸手在苏沫儿的后颈来了一下。

    原本醒了装睡的苏沫儿晕了过去。装睡就得有个装睡的样子,眼皮抖动算什么,这不是告诉别人,自己装睡吗?

    一看就知道这丫头是个没有经历过事儿的,不然也不会连怎么骗人都不熟练。

    “你做什么?”

    陈戚刻意压低的声音多了一丝咬牙切齿的味道。

    “没做什么,皇上您玩够了,就该回宫了,朝堂上那么多事儿没有解决,您一个人跑出来玩,可不是一个好皇帝应该做的。”

    “……”

    陈戚抿着嘴唇。

    并不是很想听。

    容珂也不催促,静静等着。

    陈戚看一眼苏沫儿……

    “她就是睡着了。”

    容珂难得的解释一下。

    陈戚迈着步子小步小步走到苏沫儿身边,伸手探了一下鼻息,确定容珂没有说谎。

    问道“这些难民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被安置。”

    话落,陈戚发现容珂看他的眼神里嘲讽更浓郁了。

    心里的火更大了。

    “皇上您都没有在宫里,谁会关心这些。”

    “那我回去。”

    陈戚瘪了瘪嘴,心里多了几分委屈,他就算是在宫里的事儿,朝堂上的事儿也不是他说的算,内侍跟宫女们也是听这位摄政王的话。

    回去不会去根本没区别。

    但是……

    陈戚不敢反驳。

    抬眼看一下容珂,委屈巴巴的跟在容珂后头。

    往外走去。

    天降晓。

    苏沫儿睁开眼睛。

    伸手在脖子上摸了一把,有些疼啊!

    猛然想到昨半夜儿被人偷袭的事儿,在心里把容珂的祖宗十八辈骂了一番。

    回头看一眼……

    柴房里的人少了一个。

    陈戚呢?

    跟容珂走了?还是被埋尸了?

    推门跑出去,外面的大地变成白色,地面上除了麻雀的影子,柴房这一块附近连个脚印也没有。

    雪花依旧在飘。

    北风将雪花吹的斜斜的。

    柴房里正在睡觉的人,被冷风偷袭,瞬间睁开眼睛。

    “嘶,好冷啊!”苏柒抱住自己,眼睛眯成一条缝,往外看去。

    大门敞开着,外面一片雪白,到是干干净净的。

    换成往年,遇见这样的大雪,靠着种地为生的人,肯定要乐呵呵来一句瑞雪兆丰年。

    但是这会儿,住在破庙里的人就琢磨着别把自己的冻死冻冰才好。

    “姐,你干什么呢,下这么大雪,还不关上门,打算冻死我们啊!”

    “冻死你还能省一口粮食。”

    苏沫儿心情有些糟糕,连带着对苏柒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苏柒瞬间就委屈起来。

    瞪着苏沫儿,眼睛都红了起来,她是真的没有见过这样当姐姐的。

    不让着妹妹就算了,还往她身上撒气。

    “娘,你看她。”

    苏柒扯着周氏的衣服,哭唧唧的叫委屈。

    周氏也才刚醒不久,跟苏柒一样是被吹进来的冷风惊醒的。

    苏柒扯着她的袖子哭,周氏也心疼,但是……周氏还是比较有自知之明的,惹不过自家的小闺女,还是不要找茬的好,不然吃亏的肯定不是大闺女。

    看一眼苏柒说道“你姐心情不好,你就不要惹她,乖乖的不好吗?去练字吧,我给你煮点米粥。”

    “哦。”

    苏柒知道周氏不会为她出头了。

    拿着袖子擦了擦眼睛。

    岑蕲呢?

    练字得有人指导啊,苏柒在柴房里看了一圈都没有看见陈戚,视线再次落在苏沫儿身上“姐,岑蕲呢?”

    “被狼叼走了。”

    苏沫儿再外面转有一圈。

    没有看见陈戚。

    于是就放弃了。

    昨儿过来的人是摄政王,不管陈戚是死是活,既然被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带走了,就没有她什么事儿了。

    以后……

    还能省点儿粮食呢。

    反正有没有小皇帝,她的日子都是要过的。

    苏沫儿这么想着,心里那点儿不舒服慢慢平息下来。

    周氏安安静静的煮粥,能不跟苏沫儿说话就尽量不说。

    苏渠山这会儿也醒了过来。

    找不到陈戚,苏渠山也不适应。

    毕竟免费教导识字的人没了。

    以后想要这样的机会怕是不容易了。

    大女儿也认识几个字,但是……大女儿的脾气越来越大,能不靠苏沫儿,苏渠山是尽量不想依靠的。

    “姐姐。”

    苏棠扯了扯苏沫儿的袖子。

    脸上的笑容依旧如是往昔一般,璨若星辰。

    苏沫儿瞧一眼苏棠,心情稍稍沉重一些,陈戚没在,就没有人呆着苏棠了。

    对于苏渠山周氏或者苏柒,苏沫儿是怀疑的,这些个人,谁都带不好苏棠。

    如果能够带好,她还没有穿越的时候,小家伙也就不会被换成肉了。

    “小宝,一会儿跟我一起去李大夫那里,好不好?”

    “好。”

    苏棠点头。

    对于苏沫儿的话一点儿排斥也没有。

    苏沫儿心情稍稍好了一些。

    幸好,小家伙比较安静。

    铁锅里的粥这会儿的功夫已经煮熟了。

    周氏看向苏沫儿“大丫头,吃点儿东西再去李大夫那边儿,昨儿晚上下了一晚上的雪,今儿怕是轻松不了,多吃点儿才有力气。”

    “我知道。”

    苏沫儿应了一声。

    走到锅灶那边,对着苏棠招招手,姐弟俩先淘了一碗粥吃了起来。

    米粥里还放了切成碎碎块块的红薯,即使不放糖也是甜丝丝的。

    苏棠喝的一脸满足。

    眼睛都眯了起来。

    苏沫儿虽说没有苏棠满足的那么明显,但是,冬天雪地的,喝上一碗热腾腾的粥,身子暖和之后,心情也会好上很多。

    这个时候,苏沫儿也不觉得苏渠山多包子,多朽木不可雕了。

    “你们也多喝一点儿不用节省,这边儿的米粮吃完了,再想办法,总归不能把身子弄垮。”

    “那我要喝两碗!”

    苏柒听见苏沫儿的话,眼睛一亮凑了过来。

    手里捧着个被舔的干干净净的碗。

    周氏瞪了苏柒一眼。

    苏柒委屈道“姐都说了,不能把身子弄垮。”

    周氏摇头“你呀,又不动弹,饿不死就成了。”

    “再给她盛一碗。”

    苏沫儿瞧着眼前的闹剧,心里是五味杂陈的,多吃一碗粥就满足了,这想法可真的是质朴的很呢。

    “那好吧。”

    周氏伸手接了过去。

    给苏沫儿添了一碗清汤。

    也是蛮厉害的,米都煮的开花了,这种情况下还能精确的把米跟汤分开盛,手腕上没点儿功夫是不成的。

    苏沫儿放下手里的碗,看一眼苏棠问道“还饿吗?”

    “不饿了。”

    “嗯,等下次去京城,姐姐给你买鸭蛋,每天都让你吃一个鸭蛋。”

    “……咸鸭蛋好吃。”

    “那就咸鸭蛋。”

    苏沫儿大手一会儿,直接决定下来了。

    旁边喝清汤的苏柒直翻白眼。

    鸭蛋壳都吃不起,还吃鸭蛋呢?一个两个的都喜欢做梦啊!

    带着苏棠走到李大夫的药庐,苏沫儿深深吸了一口气。

    早就料到会有很多人生病。

    亲眼看着小小的药炉排着长长的队伍,头皮还是有些发麻的。

    这就算是晚上不休息也诊断不完啊!

    苏沫儿推开小门走到药堂。

    “这次破庙的人怕是要少上二成了。”

    “尽人事听天命吧。”

    李大夫说着话,伸手把帘子打开,开始一个一个的接待病患。

    苏沫儿站在旁侧打下手。

    至于苏棠,则是拿着小药锤,按着苏沫儿的说法捣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