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白眼狼

    苏沫儿将苏棠抱了一下,赶紧的把人给放了下来,再怎么皮包骨头也是快七岁的孩子,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扛不动扛不动,赶紧的把人给放了下来。https://www.1kanshu.cc

    把人放在地上还安慰了一下“小宝乖乖的,姐姐还有事情。”

    “嗯。”

    苏棠应了一声,往自己的小席子走去,坐在席子上,从地面捡了几根干草,随意的编织起来。

    苏沫儿走到苏渠山跟苏柒旁边。

    问道“这几天有没有发生什么。”

    苏柒眼睛一亮,正打算大说特说。苏渠山一句话就把苏柒嗓子里的话给堵住了“都在认字,外面没发生什么。”

    “”信了你的鬼。

    几天没见这个包子爹都会骗人了,也不知道算不算一种进步。

    说是进步吧,最起码没有那么老实了,会说谎了。

    但是说谎的对象是自己,苏沫儿心累的厉害,干脆不理会苏渠山了。

    瞥了一眼苏柒“跟我出来说话。”

    “出去做什么,外面冷飕飕的,有什么不能在屋子里说,都是一家人”

    苏渠山的声音在柴房回荡,然而并没有理会他。

    苏沫儿跟苏柒已经走了出去。

    外面确实挺冷的,苏沫儿哆嗦一下,寻了一个背风的地方“说吧,这才三天发生了什么”

    “事儿可多了,苏芙蕖要把苏莲儿给卖了,被三婶发现了。”

    “”苏渠芙也是本事了,苏莲儿本就是个精明的人,还想卖苏莲儿,如果选苏璃儿卖,说不得已经卖了出去。

    “还有呢”

    “还有啊,苏渠芙喜欢霍枭啊,自己送上门,但是霍枭嫌人家把人给赶了出去。”

    说着话,苏柒自己就笑了起来。

    笑得前俯后仰的,瞧着苏柒这么高兴,苏沫儿都不好意思打断了。

    等了好一会儿,苏柒才停下来。

    看向苏沫儿乐滋滋的说道“苏渠芙现在应该恨死你了,她想要的怎么都得不到,而你呢,得了霍枭的心,却不想要。”

    “”

    听着苏柒酸溜溜的话,苏沫儿视线在苏柒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你现在几岁来着。”

    “11岁,怎么了”

    “”苏沫儿突然想到这年头的女孩都比较早熟,在后事11岁的孩子估计都在玩泥巴,但是现在的苏柒,似乎也惦记上霍枭了。

    苏柒不承认,苏沫儿也不想戳破这层砂纸。

    “没事,以后多吃点儿,不然长不高。”

    说道身高,苏沫儿心里就有些烦躁。

    她这个身体太矮了,才158。

    上辈子她是一六八啊

    虽然不高,但是也不矮。穿上高跟鞋那就妥妥的御姐范。

    现在呢

    勉强的可以当一个小萝莉。

    不成,得注意饮食搭配还有运动跟睡眠。

    二十三岁都能窜一窜,现在如果把营养补上,虽然达不到168但是162得有吧。

    “对了,姐我还听说大房那边儿前天晚上发生事儿了。”

    “什么事儿。”

    “咱们那位堂哥竟然养了一个小姑娘,把自家的东西偷偷摸摸送给小姑娘”

    “好了不用说了。”

    苏沫儿摆摆手。

    算是知道苏衡身上的衣服是怎么没了的,不过,想来那位姑娘让苏衡失望了。

    如果不失望,也不会又气又急,导致病情反复了。

    苏沫儿把最近发生的事儿了解一番,就往柴房走去。

    瓦罐里煮着热腾腾的米糊糊,周氏瞧见苏沫儿,脸上多了一丝笑“沫儿回来了,来吃一碗糊糊,热腾腾的对身子好,在外面这么天受累了吧。”

    “嗯,谢谢娘。”

    苏沫儿肚子里早就有些空了,听见周氏的话,麻利的把木碗接到手里。

    那边苏渠山见苏沫儿又无视他。

    心里各种闹腾。“一回来就吃,一点儿规矩都没有,看见大人都不知道问候一下。”

    苏渠山念叨一句。

    声音还不小。

    柴房本来就不大,苏沫儿不可能听不见,苏沫儿抬头看向苏渠山。

    研究一下,苏沫儿觉的这个老爹的性子,似乎有些扭曲啊

    之前可不会说什么规矩不规矩的。被人给教坏了。

    苏沫儿带着质疑的视线落在陈戚身上。

    陈戚连忙摇头,在这里可没有人知道他是小皇帝,委屈了也只能委屈着,求生欲很强的解释一声“不是我教的。”

    “”算了追究这个也没有意思。

    陈戚如果真能把苏渠山教成这样,也是本事了。

    苏沫儿拿着勺子把木碗里的粥吃完。

    轻轻打了一个嗝。

    说道“我睡了。”

    说完就闭上眼睛。

    直接把苏渠山给忽视的彻底的。

    苏渠山脸都气红了,这个家里他是越来越没地位了。

    苏渠山刚想把苏沫儿叫醒,教训一下。

    就见陈戚走过来,站在他身前。

    陈戚问道“教你的字学会了吗算数能够算好吗,有时间去打一个算盘去,教你算账。”

    陈戚话落。

    苏渠山老实了。

    如果真的能够学会打算盘,那以后的日子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账房先生,不管在哪儿都是极为缺少的。

    苏渠山看了陈戚一眼闷声说道“我这就去做算盘。”

    “去吧去吧。”

    把苏渠山打发出去,陈戚也捂嘴打了一个呵欠。

    看见别人睡觉,他也困了。

    躺在苏沫儿旁边的席子,陈戚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周氏手里拿着针线,继续缝衣服。

    上次苏沫儿从京城里买来的东西都还没有用完,看见针线,周氏的手就停不下来。

    勤快习惯了,若是手里没有一些事儿,反而会觉得不习惯。

    苏柒也没有闲着,手里拿着棍子在地上写写画画。

    经过这次洪灾,苏柒比谁都明白,甭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有一技之长,就会过的很好,最起码比一般人要好。

    学习别的什么琴棋书画,她这种阶层的人,也找不到教导的人。

    能够识字已经是不容易了。

    陈戚不是苏家的人,说不准什么时候被家人找到了,就会离开,她得努力认字每天认字,这样,以后才不会后悔。

    柴房里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柴房外面,或者说整个破庙的人,得过且过一天又一天,每天都在重复着。

    苏渠山走出柴房。

    在外面晃悠几步。

    瞧见路过的苏渠海,伸手把人给叫住了“大哥。”

    “呦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二弟啊,这日子过的不错啊,棉袄都穿上了,可怜咱们娘啊,这么大年纪了,身上就裹了一件夹着黄草的衣服。”

    苏渠海的一番话,直把苏渠山的脸都给说成红色的了。

    “大哥,我”

    “你什么你,老二,以往我觉得咱们三兄弟里最数你孝顺了,咱爹咱娘夸赞最多的就是你了,现在”

    苏渠海声音一拐嘲讽道“你怎么就这么自私,守着好东西都不知道给娘送去。”

    “不是,大哥不是这样的。”

    苏渠山被苏渠海这么一番冷嘲热讽,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在那儿了。

    “哦,你说说是怎么一回事。”

    苏渠海依旧端着老大的身份,背着手,声音里多了几分淡然。

    苏渠山低头。

    张张嘴

    到底什么也说不出来。

    家里这些东西都是沫儿弄来的,他一个男人,总不能拿着孩子收货的东西给老娘孝顺吧。

    但是

    自己穿的确实比大哥好,心里慢慢的多了几分内疚,看一眼苏渠海讷讷说道“是我没本事,是我不孝,我怎么就这么没用。”

    说着说着,苏渠山直接哭了起来。

    靠在苏渠海的肩膀上。

    老哥俩挨在一起,哭声阵阵的,加上北风呼啸声越发冷冽,别说多委屈多和谐了。

    从这边走过去的人都会回头看上几眼。

    苏渠山哭够了,抬头瓮声瓮气“大哥,谢谢你,我心里舒服多了。”

    说完转身离去,苏渠海低头,看一眼自己肩膀上湿哒哒的一块,脸色别说多难看了。

    他刚才怎么不把老二给推开

    见鬼了

    苏渠海想到生病了的儿子。

    快速往自己休息的住处走去。

    走到小院里,瞧见苏渠芙,说道“这里冷飕飕的,怎么不去屋里。”

    药味太重了。”

    苏渠芙说罢摆摆手,往外走去。

    苏渠海回头看了一眼,不在理会苏渠芙,往屋子里走去。

    赵氏跟老苏头正说着话,苏渠海就走了进来。

    说话声瞬间就停止了。

    苏渠海看一眼地上躺着的苏衡,问道“怎么样了”

    “瞧着好多了,刚才那赔钱货跟李大夫过来看了,说是睡醒了就会好起来。”

    “大夫都说了,按理说是没事的,娘儿子跟你说件事儿。”

    苏渠海对着赵氏使了个眼神,就往外走去。

    赵氏跟着走了出去。

    院子里冷飕飕的。

    赵氏不想在这里多呆,问道“怎么了有事儿快说,这里怪冷的。”

    “娘,我刚才看见老二了,他身上穿着新棉袄,话说您是不是偷偷往老二身上塞钱了,他这日子怎么越过越好了。”

    “放你娘的屁,那老二又不是我生的,我用的找往他身上塞钱,老大你这话说的不地道啊”

    赵氏听了苏渠海的话立马就怒了。

    要知道这些年,她为了老大一家,可没少磋磨老二。

    怎么现在这亲儿子就变成白眼狼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