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治病

    “堂哥。https://www.1kanshu.cc

    “你i做什么?”

    苏衡背书的声音停了下i,抬眼看一下苏沫儿,没有欢喜也没有厌烦,麻木的声音仿佛生无可恋一般。

    不能啊!

    这位不是一直想考秀才吗?

    现在秀才还没有考?

    怎地就绝望了。

    苏沫儿狐疑的视线落在苏衡身上。

    “你找我有事儿?”

    见苏沫儿盯着自己不说话,苏衡皱眉问道。

    苏沫儿靠近苏衡,观察一下苏衡的气色问道:“大堂哥,你生病了?”

    “不碍事,反正早晚都得死的。”

    苏衡说着,咳嗽起i。

    咳嗽着就停不下i,瞧着就很痛苦啊!

    “……”都已经病成这个样子,怎么不去李大夫那边吃药,苏沫儿对苏衡现的行为有些想不通。

    要知道破庙这边聚集的流民,整天在药庐那边排队,还有几个人拿着李大夫开的药充当解饥饿的食物。

    虽然苦涩一些,但是到底吃不死人。

    对于流民i说,吃不死人的东西就是可以吃的。

    苦一点儿,味道怪异一点儿算什么。

    也因为这样,李大夫那边儿本i充足的药材也变得不够用了。

    “堂哥知道我在李大夫那边学医吗?”

    “知道的,沫儿有这样的机会可得好好学一下,会的东西多了,指不定哪天就派上了用场,虽然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是咱们这些张庄稼户,平日里是不用讲究这些的。”

    “……”苏沫儿看苏衡的时候目光里多了几分惊讶。

    这位大堂哥。

    在记忆里固执的很,可不是这么一个灵活的人。

    原主记忆里的苏衡,一言一行都是跟着书里走的,书里说食不言寝不语,苏衡吃饭的时候就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即使……

    有人问话一不会答。对于长辈师长的态度也是严格按着书本里i的。

    那样的苏衡,与其说是书生还不如说是个书呆子,不懂的变通的书呆子。

    但是现在……苏衡竟然觉得她学医挺不错的。

    太阳打西边儿出i了?

    伸手落在苏衡额头上。

    滚烫滚烫的……

    得了!

    不是太阳打西边出i的,是发烧了。

    “堂哥,你生病了。”

    “我知道,就这样吧。”

    “……”对上苏衡消极的样子,苏沫儿心里有些不舒服。

    她是厌恶方氏跟赵氏,但是对于苏衡,却是没有那么厌烦。

    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解下i盖在苏衡身上,扶着苏衡大房的人休息的房间走去。

    “堂妹……”

    “叫什么堂妹,我是大夫你现在生病了,现在得听我的。”

    苏沫儿瞪了苏衡一眼。

    苏衡闭上了嘴巴。

    面对凶巴巴的小堂妹,他莫名心虚了。

    见了鬼了。

    推开房门,赵氏跟老苏头的脸就映入眼睛。

    赵氏刚想呵斥苏沫儿,然而,瞧见被苏沫儿扶着的苏衡的时候,脸色一变:“奶的大孙子,你怎么了?”

    苏衡脸色很白。

    其他难民都是黄色蜡黄蜡黄的,苏衡现在的脸色就有些突兀了。

    “奶奶,我没事。”

    在赵氏身边,苏衡还说不出什么死不死的话。

    只能用言语安慰一下。

    “什么叫没事,如果我不去找你,你岂不是要烧死。”

    苏沫儿话落,就被赵氏指着鼻子骂了起i:“你这个赔钱货,扫把星,是不是你诅咒我大孙子,是不是……”

    “……”对面赵氏这样的泼妇,苏沫儿头疼的很。

    打骂?不成啊!这是苏渠山的母亲,这个身子的祖母,真的打下去,她在这个世界就没了立足的根本了。

    若是对赵氏动手了,传了出去,先不说别人,李大夫看她都得多几分偏见。

    对于长辈可以不听可以逃避也可以曲折想办法。

    但是……

    直接动手,就这不允许了。

    “……好吧,那你找别人给堂哥看病吧,对了李大夫要去山上采药,今儿整理行礼,怕是没时间过i。”

    苏沫儿话落。

    赵氏瞬间闭上嘴巴。

    i再看不惯苏沫儿,这会儿也只能指望苏沫儿了。

    “那你还不给我你堂哥看病。”

    “我刚才被人指着鼻子骂扫把星,现在玻璃心碎了,没心情。”

    苏沫儿话落。

    听见躺在一边儿的苏衡发出轻笑声,低头看去,对上苏衡弯起i的眼睛。

    眼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堂哥笑起i,其实也挺好看的。

    大概……平日里看的比较少。

    “你,你这个……”赵氏掐腰瞪着苏沫儿,两只鸡蛋大的眼睛都要从眼眶里跳出i了。

    “我这个什么……奶你说,你说了我肯定不给大堂哥看病,如果继续烧下去,咱们苏家的大孙子可就没了,这可不是我不救,是奶你把我给吓到了,如果您百年后被祖宗询问,可别说我的不是,是您的过错。”

    苏沫儿说着话,对上赵氏铁青的脸。

    心里是一阵暗爽。

    活该,老贼婆你也有今天呢。

    赵氏手指着苏沫儿,颤抖的一上一下的……

    “好了,老婆子你年纪大了,就少说几句,沫儿给你堂哥看看。”

    “爷,我这就给堂哥看病。”

    苏沫儿说着,蹲在地上。

    手指落在苏衡的手腕上。

    手腕细的比女人的手腕都细。

    算了,都是难民,似乎根本就没有胖的。

    收回手指,视线落在赵氏身上:“奶,你先给堂哥熬一碗粥,您应该藏起i不少米,吃饱了才能跟疾病抗争。”

    苏沫儿说着打了一个喷嚏。

    自己的衣服落在苏衡身上。

    瞧着这边,似乎也没有多余的衣服。

    苏沫儿也不敢把苏衡身上的衣服拿回去,倒不是怕赵氏或者老苏头叫骂打杀,而是……若是这衣服拿走了,苏衡每个御寒的衣服,铁定熬不过今晚上。

    苏衡这个人还可以抢救一下。

    苏沫儿不想放弃。

    伸手在鼻尖点了一下:“我去李大夫那边儿抓点药过i。”

    苏沫儿说着走出房间。

    身后苏衡的咳嗽声还在继续。

    一声一声的,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挺着这样的身子背书的。

    这样的人若是考不中秀才……

    苏沫儿没有继续想下去。

    去了李大夫的药炉抓了药,顺手要了一副银针,回到柴房这边儿。

    发现周氏已经缝好两套衣服了。

    苏沫儿从地上捡起一件棉衣裹在身上。

    方才冷飕飕的感觉瞬间就消失了、

    冬天还是需要棉衣的。

    只可惜……

    苏沫儿探了一口气,视线落在苏柒身上:“我上次给你用的冻伤膏还有吗?”

    “还剩下一些。”

    苏柒摸着周氏制出i的新衣服,脸上的笑容越i越浓郁。

    听见苏沫儿问话,态度也好了很多。

    将一个小盒子递给苏沫儿。

    苏沫儿提着药包转身往大房休息的地方走去。

    陈戚呢,睁开眼睛,又闭上眼睛。

    他是知道苏沫儿回i过的,不过,苏沫儿回i的时候手里没有带书册,他就懒得站起i了。

    他就说嘛,流民里面,怎么会有人带着书。

    能够念的起书的人,早就有了投身之所。

    肯定不会在破庙一住就是两个月的。

    ,

    。

    苏沫儿走到苏衡身边。

    屋子里,赵氏煮了一碗粥,粥已经快要熟了,散发着米粮特有的香味。

    苏沫儿闻一下米粥的香味就知道赵氏这个老虔婆还藏着好东西。

    这边儿大米都有,家里那个蠢爹还整日的想着往这边送东西。

    真是……

    没法形容。

    赵氏将米粥盛出i放在碗里,拿着勺子一勺一勺的将米粥喂给苏衡。

    伺候苏衡的时候,别说多认真了。

    似乎苏衡是个金疙瘩一样,再想想赵氏对二房的那些人,真的是人比人该死。

    苏沫儿如何也想不通,就算赵氏偏心眼,喜欢大房这边儿的孩子,但是也不能对三房这边,这么的……狠心啊!

    人心果然是不能猜测的。

    “三碗水兑上药熬成一碗,一天喝上三次,这两日肚子得填饱了,晚上也得注意点儿,若是堂哥哪儿不对劲儿,记得去找我。”

    苏沫儿话落就开始扒拉苏衡的衣服。

    针灸么,穿着衣服肯定是不行的。

    她又是从兽医改行过i给人看病的。

    穴位不能搞错。

    如果是李大夫这样的老大夫,病人不脱衣服,大抵也能把针刺入正确的穴位。

    但是……

    萌新就不要对自己要求那么高了。

    苏沫儿刚扒开一件外衫,就对上苏衡羞恼的眼神。

    “堂妹你要干什么?”

    吃了米粥之后的苏衡,身上是有一点儿力气的。

    瞧见苏沫儿扒他衣服,整个人都不对了。

    按理说,他这个年纪已经到了成亲的虽说,原本计划是有了秀才功名之后,找一个知书达理的女子,现在……

    苏衡已经暂时放下娶媳妇儿的事儿了。

    如果一个男大夫给看病,给针灸,苏衡也不会这么大的反应。

    但是……

    本章未修改,明天修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