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论语

    “……”看见苏沫儿煮魔芋,苏渠山眼睛一红。https://www.1kanshu.cc

    怎么就到了这种地步。

    孩子都开始想要寻思了。

    挣扎着爬起来,走到苏沫儿身边说道:“我去求一下你爷爷,看看那边儿能不能匀过来些吃的,昨儿我看见你奶挖了不少的野菜根,先不要吃这个鬼头芋。”

    “……”

    苏沫儿想说去了也白去。

    但是……

    转眼又想,都已经这么一个光景了,便宜老爹还指望着那一家子。

    愚蠢又愚昧。

    倒不如让人去求,碰壁了,才能面对现实。

    才能看清赵氏跟老苏头是怎么一个想法。

    这样的话,熬过了这段苦日子,等官府相处办法安置流民,或者……

    逃出去。

    脱离这些流民。

    看着苏渠山慢腾腾的挪动步子,苏沫儿的视线落在装睡的苏柒身上。

    三两步走到苏柒身边,伸腿踢了一下:“起来,扶着爹。”

    苏柒翻了身继续睡。

    苏沫儿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会儿是什么光景了,还偷懒。

    几个的若是没有大人照拂,哪儿能在流民环绕的境地生活下去。

    “我说,起来。”

    苏沫儿声音里多了几分冷意。

    苏柒哆嗦一下,睁开眼睛,看一眼苏沫儿,声说道:“有吃的吗还?”

    “……”脸皮之厚一点儿也不想便宜爹娘。

    苏沫儿都快觉得这个妹妹是捡来的了。

    一对老实人,竟然也能养出好吃懒做的。

    “扶着爹去那边,听见没?”

    苏沫儿压低声音,眼神冰冷。

    苏柒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恍惚想到苏沫儿杀人时候的样子。

    “我去,我去还不成吗?”

    苏柒伸手在乱糟糟的头发上划拉几下,从地上捡了一个木头簪子,把一头枯黄的头发盘了起来。

    拍拍衣服,往外走去。

    “爹,您身子不好,我扶着您。”

    苏柒的声音从外面回荡起来。

    苏沫儿继续手里的事儿。

    对于苏柒,只要这便宜妹妹不拖后腿,偷懒或者使个聪明了,苏沫儿是不在意的,人性嘛,一个刚十岁的丫头在现在还没有崩溃已经是很强大了。

    当然,苏沫儿觉得她自己更强大。

    说杀人就杀人,两天三人……

    将这些有的没的想法赶出脑子,苏沫儿把魔芋煮上,守着罐子。

    过了好一会儿,苏渠山一脸灰败的从外面走进来。

    看一眼苏沫儿,再看看继续住在瓦罐里的魔芋,苏渠山到底是没有说话。

    魔芋煮的差不多。

    苏沫把瓦罐端下来。

    一家人一起吃了起来。

    魔芋数量不少每个人都填饱了肚子。

    吃完,苏渠山就闭上眼睛。

    周氏靠在苏渠山身上,也不哭了,嘴角勾出一抹笑,有些柔美,怪好看的。

    两人的行为完美的阐述了什么叫等死。

    然而……

    这点儿脱了毒的魔芋还不至于让人死的。

    当然,如果继续吃下去每天都吃这个,还是会对身子有些伤害的。

    “爹,这东西是吃不死人的。”

    苏柒笑嘻嘻说道。

    苏渠山睁开眼睛,苦笑一声,孩子还是太天真了,这东西多少人吃了,严重的会死,不严重的上吐下泻,现在他们的身体哪儿经得起这些鬼头芋的折腾,肯定是会死的。

    不过……,苏渠山眼里闪过惊讶,他现在没有感觉到肠胃抽搐的疼痛,也没有中毒的迹象,再加上苏柒的话……

    难不成……

    正猜测着,苏沫儿的声音传到耳朵里:“这东西是有毒的,不过在水里多泡几天,或者用水煮上一段时间,就会脱毒。”

    “真的?”

    苏渠山瞪大眼睛。

    惨兮兮的脸上多了一种叫希望的东西。

    “爹你自己没有感觉吗?鬼头芋吃了这么久了,如果有事儿,早就出事儿了。”

    苏柒又道。

    苏渠山嘿嘿傻笑起来。

    周氏睁开眼睛,脸上也多了一种叫释然的东西。

    鬼头芋可没有人吃,附近还有不少的鬼头芋呢,如果将这些鬼头芋给收货了,即将到来的冬日即使不好过。

    也不会太难过的。

    苏沫儿瞥了一眼,摇了摇头。

    想法真单纯。

    就算是麦大米也不能连续的,单调只吃这么一种。

    也得跟其他的东西混合一下,或者更替一下。

    更何况魔芋了。

    这东西只是短时间里吃不死人,想要健康想要有力想要一具好身体,还得找别的吃的。

    把瓦罐洗干净,烧了一些热水。

    出门在外没水是不成的。

    河水里有着寄生虫,若是喝生水,还得定时吃那些打虫的药,不然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因为腹痛把命给交代了。

    “爹,你知道哪儿有竹子吗?这么粗的。”苏沫儿伸出手臂打算比划一下,捋开袖子,这才发现,手臂纤细的不像样子,视线落在陈戚身上,拎起陈戚的手臂。比划一下。

    苏渠山摇摇头。

    这竹子,这边儿有是有,不过都很细。

    不是可以做成竹筒的。

    “没有竹筒怎么盛水?”

    “水袋!”苏渠山话落,从草席子下面摸出一个皮袋子。

    皮很老了,看不出是什么皮子。

    大抵就是这个年代特有的牛皮水袋了。

    苏沫儿清洗一下,就把烧开放凉的水倒进去。

    看一眼苏渠山说道:“爹,我们分开找吃的,您注意安全,任何东西都不如命重要。”

    知道苏渠山昨儿差点儿因为一个红薯跟人打架。

    苏沫儿是真的担心啊!

    苏渠山这木讷的样子,能够打得过谁呀。

    就算真的跟人干架,手脚也反应不过来。

    昨儿还不是突然晕倒了,打斗的人也不是什么敢下死手的不然苏渠山还能完整的回到破庙。

    之前是运气好,但是日后呢。

    这一个人的运气不能永远的好也不能永远的不好。

    所以么,还得自靠自己。

    苏渠山点点头,知道鬼头芋吃法之后,苏渠山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一样了,就算找不到红薯萝卜之类的,还能吃鬼头芋不是?

    苏沫儿腰上别着水袋,再次带着几个的往山上走去。

    这次……

    敢打主意的少了很多。

    一夜的时间,足够苏沫儿凶悍的名声在这一亩三分地上传播了。

    ,

    。

    老苏头跟苏渠海那边,自然也得找吃的。

    老苏头跟赵氏负责留在破庙里看着孩子,苏渠海跟苏渠田则是带着各自的媳妇儿往外头走去。

    饥荒时候,一粒米都是极为珍贵的。

    这次出去,老大苏渠海还带着大儿子苏衡。

    苏衡念过书,本打算翻过年头之后就去参加童子试,夏日里一场水灾突然就来了……

    将所有的计划都给打乱了,除了一本论语,一本春秋,其余的书都毁在路上。

    就算这会儿,苏衡还抱着论语背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