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要吃观音土

    如果外面那些心狠手辣的人真的以为她有吃的,铁定会在夜里把她给解决了。https://www.1kanshu.cc

    “该死的赔钱货,贱蹄子,再胡说就把你拎出去换肉吃。”赵氏声音尖细,吼出来的声音有些破风,眼神却有些发虚。

    这样的威胁,苏沫儿自然不会怕的,扬着下巴说道:“奶,我姓苏是苏家的人,就算是女人、是赔钱货,也流着老苏家的血,您要是把我拎出去换肉,苏家的列祖列宗可饶不了您,说不准这会儿正站在您的背后在看着您呢。”

    苏沫儿说着话,目光直直盯着赵氏身后。

    赵氏被苏沫儿的目光看的发毛。

    就跟……

    就跟身后真的有人一样。

    尤其是背上飘忽来的风都是凉飕飕的。

    年纪大的人对于鬼神尤为敬畏,赵氏心里更虚了,眼神变得躲闪起来,瞧见挡在宝身前的苏渠山呵斥一声:“……老二,你是怎么养女儿的,牙尖嘴利的,简直丢我们苏家的人。”

    “……娘,您别生气,孩子只是饿了,能不能……”

    “什么能不能,那边儿不是有了两脚羊么,吃了就是了。”赵氏指了指地上躺着的胖子。

    竟然还想着吃人。

    对于便宜奶奶,苏沫儿心里抵触的厉害。

    “奶,我饿了。”苏柒从周氏身后爬了出来,手摸着肚子,蜡黄的脸上没有一点儿的血色。

    苏柒这形象与赵氏身后的苏渠芙一点儿也不一样,苏渠芙赵氏最的女儿,吃的要比他们二房的好多了。

    即使水患,苏渠芙也不会被亏待了,脸蛋依旧是红润的。

    “奶你是不是把藏起来的吃食,都给了姑。”苏柒不敢问的,苏沫儿敢,指着苏苏渠芙大声问道。

    苏渠山嘴唇开合一下,到底没有说话。

    妹的脸色却是要比好多人都好。

    而且,旁人不知道他确是知道的,粮食这东西娘那里肯定有,只是……不会给他们二房罢了。

    苏渠山也不懂,为什么同样是儿子,他这个老二自就被嫌弃,老大一家的就被宠着。

    难不成他不姓苏吗?

    外头看热闹的人也跟发现新大陆一样,指指苏渠芙再看看苏渠山一家,开始声念叨起来。

    “这苏家老太太真偏心啊!”

    “可不是,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就能偏成这样,据说还拿着二房的孩子换肉吃。”

    “那可是男孩子啊,就算是傻子也能传宗接代不是……”

    “可不是,若是咱这么做了,列祖列宗的棺材盖估计都压不住了。”

    “你们说,苏老太是不是真的有粮食?”

    “肯定有啊,不然闺女能养成这样?”

    “放在那儿呢……”

    外头议论的声音慢慢的就偏离了。

    赵氏发现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越来越多,尤其是那种探究的目光,赵氏不舒服的很,心里知道今儿是占不到便宜了。

    再次骂咧几句,强势转移话题:“有你娘个蛋的粮食,如果有粮食,老娘还会把亲亲孙子给送出去,刀呢,我的菜刀呢。”

    赵氏话落。

    落在赵氏身上探究的目光挪开了,可不是如果有粮食谁会把孙子换出去。

    苏沫儿听了赵氏的话,摸了摸被她绑在身上的菜刀。

    落在她手里,还给便宜奶奶?那是不可能的。

    她原本会一些拳脚上的功夫,虽然说算不的厉害,但是对付三四个毛贼还是可以的。

    有了菜刀更是如虎添翼。

    在这群满难民里生活,也会多一分保证,心里这么想着,苏沫儿嘴上却说:“奶,我饿了,您给我点儿吃的,我帮您找刀好不好。”

    “滚滚滚,丧门星,先不说老娘没吃的,就算有也不会给你的。”

    赵氏身后将苏沫儿推开,转身走开。

    宁可不要菜刀,也不能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不然这赔钱货多说几句话,外面的人真的以为她有粮食了……想想都害怕。

    看着赵氏离开,苏渠山眼里闪过失落。

    孩子饿了,大人其实也是饿了的。

    只是,不会像孩子一般,将饿说出来,因为知道说出来也不会有用。

    周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看一眼苏渠山说道:“要不,咱们先吃点观音土……”

    “不许吃。”

    苏渠山皱起眉头,吃了观音土,距离死就真的不远了。

    虽然说观音土可以让人短时间之内不觉得饿了。

    但是那东西消化不了,吃的多了,甚至排泄不出来了,孩子他爷奶那边肯定是有粮食的。再等等……再等等说不的就能分到一点儿。

    幸好苏沫儿不知道苏渠山的想法。

    不然肯定会说一句太天真。

    傻子都能送出去换人肉。

    那赵氏几个人肯定不会发好心,肯定不会给这二房粮食吃。

    说不准,便宜老爹还真的不是老太太的儿子。

    苏沫儿摸了一下身上的麻雀肉,没有几只,但是外面的天已经放晴了,得出去找吃的了。

    野草也好野菜也罢,只要能够填饱肚子就成。

    方圆十里没有绿色,那就往山上去。

    瞧一眼远处的山林,苏沫儿将身上的包拿出来,分给苏柒、苏棠美人一只焦糊的麻雀,再看一眼苏渠山周氏,咬了咬牙,同样一个人一只。

    这样就只剩下两只了。

    苏沫儿刚想自己多吃一只。

    填饱胃部。

    然而……

    耳边传来一阵打雷似的咕噜噜的声音。

    寻着声音,苏沫儿瞧见装睡的胖子耳尖已经变成了酱红色。

    苏沫儿眼里闪过挣扎。

    叹了一口气。

    走到胖子身边,戳了戳胖子身上的肥肉。

    胖子耳尖更红了。

    还是……一个容易害羞的胖子啊!

    苏沫儿笑了一声。

    “行了,别装睡了,我不会把你吃了的。”

    胖子睁开眼睛,苏沫儿笑眯眯如同月牙一样的脸蛋落在胖子的眼中。

    胖子咽了一下唾沫:“你真的不会吃我?”

    “不吃不吃,都是头一遭做人,何必互相伤害呢。”苏沫儿说着话,又用手指在胖子的脸上戳了一下。

    真滑真嫩。

    戳起来感觉真好。

    胖子往后躲了一下。

    目光落在苏沫儿手里的焦糊的麻雀肉上。

    胖子吞咽一下口水,白白嫩嫩的脸上闪过红晕。

    这模样,让苏沫儿惊讶了一下,果然是富人家的孩子呀,看见吃的不争不抢,还羞涩的厉害。

    苏沫儿昨天已经吃过了两只麻雀,虽然肉不多,但是也算是补充了蛋白质,一天两天的也饿不死。

    就把手里的一只比较的麻雀递给了孩。

    “胖子吃吧,吃了之后可不许找茬啊,你应该已经七八岁了,是个大孩子了,理应明白想让你死的不是我们。”

    “嗯!不是胖子,是陈戚。”

    “……”陈这姓氏似乎是国姓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