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同房而眠……

    还有,她说的要带个男的去游乐场,指的就是这个小朋友?

    池语默揉着闫钰涵的脑袋,微笑道:“今天过来是拜访您的爷爷,没想到你爷爷是我老板认识的人。https://www.1kanshu.cc

    闫钰涵期望的问道:“那姐姐明天还来吗?”

    池语默点头,看向闫教授,“我答应小涵明天带他去游乐场,可以吗?”

    闫教授震惊的撑大了眼睛看着池语默,又看向闫钰涵,“你们怎么会认识?”

    “之前我去过小涵的幼儿园,和小涵很投缘。”池语默解释道。

    闫教授拧起眉头,口气尖锐起来,“你是故意接近我孙子的?”

    池语默笑了,“我利用你的孙子让你做什么了吗?”

    “那你明天为什么要带他出去玩?”闫教授警惕道。

    池语默明白了,闫钰涵根本就没有和他的爷爷说明天要出去玩得事情,“只是单纯的想要满足他的愿望。”

    “对不起,我的孙子不和陌生人出去玩。”闫教授拒绝道。

    “我要出去,姐姐不是陌生人。你才是。”闫钰涵躲到了池语默的后面,抱着池语默的腿。

    “你说谁是陌生人呢!”闫教授提高了分贝。

    “是你,我不要跟着你了,你不是我爷爷。”闫钰涵红了眼睛。

    闫教授生气,过来抓闫钰涵,闫钰涵抱池语默更紧。

    池语默也被闫教授得怒气吓到了,担心闫钰涵会被揍,阻止道:“可以好好说,孩子是可以听懂的?”

    “你是在教训我?”闫教授瞪大了眼睛。

    池语默凝下笑容,严肃道:“我只是心疼这个孩子,我想你应该比我更心疼,所以你才会迫不及待的想给孩子一点教训,试图用您的威严让孩子知道你不是陌生人,但是,我不觉得这是有效的办法?”

    “我还用不着你来教。”闫教授继续抓闫钰涵。

    池语默被这爷孙两拉扯的都快要摔倒了。

    雷霆厉看她东倒西歪得,拧起了眉头,回过去,把闫钰涵抱了起来。

    闫教授看是雷霆厉,没敢造次,站在了一旁。

    “我用我的信誉担保,明天池语默会把你的孙子安全带回来,并且不会让她提出任何要求,可以了吗?”雷霆厉沉声道,虽然是问句,但是压迫感很强,还蕴藏着他得不悦和不耐烦。

    闫教授表情有些不自然,“既然您说话了,那肯定可以得。”

    池语默没想到雷霆厉会来帮她,感谢的看向他。

    他抱孩子的姿势还挺有模有样的,她从来没有看到过男的抱小孩能够抱的那么好看,仿佛在他冷萧的外表下,涂上了一层暖色。“谢谢啊。”

    雷霆厉把孩子放下,清眸睨向她,“一分钟,处理下,我在车上等你。”

    “嗯。”

    闫教授拿起茶几上的红酒,递给池语默,“这是82年的拉菲,算是酬劳。”

    池语默笑了一声,“我带小涵去玩,只是因为单纯的喜爱,闫教授不用客气,那我先走了。”

    池语默走前,点了一下闫钰涵得额头,“我明天早上过来接你去游乐场,要乖点,好好长大,明白了吗?”

    闫钰涵抿着嘴巴不说话,巴望着池语默离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池语默回到了车上,系上了安全带。

    “池语默。”雷霆厉面无表情的睨向她,“你很喜欢多管闲事?”

    “呃……”她不好意思的拉扯着安全带,,眼中流淌过一丝感伤。

    如果当初,有人多管闲事的救她,她也不自于这么委屈的离开原本属于自己的家,连属于自己的东西都没有资格争取。

    “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对我来说,消耗的不过是多余的时间,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就是一生。”池语默笑眯眯的说道。

    雷霆厉定定的看着她,眼中流淌过深幽的邃光。

    他这个人,一项凉薄,性子也比较冷,关于自己的事情,他都不放心上,何况是别人的。

    “他们的一生,与你又有何干。”雷霆厉冷漠的说道,开车,眉宇之中,却有了一些异样的波动。

    池语默耷拉着眼眸看着前方。

    他们的一生,确实和她无关,她只是做到心安理得就可以了。

    骨子里的叛逆吧,她就是想要反驳一下雷霆厉,笑着说道:“说不定呢,有一天他们发达了,还会来报答我,比如我救了你的奶奶,她借了我钱,解了我燃眉之急,对吧?”

    雷霆厉轻笑了一声,有些嘲笑的成分,“你说用你一年的劳动力换的事情,那你还真是挺廉价的。”

    池语默:“……”

    这雷霆厉,还真是毒舌,不能留给她一点面子吗?

    “那你就不懂了吧,你奶奶那里的别墅,至少三千万,换算成房价,我住一晚,就赚好几万呢?”池语默洋洋得意道。

    “哦,那我得打电话给徐娇那个财迷,让她收你房费。”雷霆厉拿出手机。

    池语默以为他说的是真的,握住他得手,阻止他打电话,“不是吧,我只是开个玩笑,我没钱得。”

    雷霆厉看着她那张可怜兮兮得脸,视线移到她的手上。

    她的手还真是小,手指也小小的,每一根,好像是葱玉一般,手心偏凉,被她握着,还挺舒服。

    池语默意识到自己的唐突,松开手,局促得在衣服上蹭着手心,顺着他的话说道,“我想想,我好像真的亏了,我一个礼拜就能赚五万呢,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哪里都能住,住在你奶奶那里又远,对吧?”

    雷霆厉睨她一眼。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人,正的反的都能说,偏偏,还能够无缝链接,扬起笑容,深邃的看向前方。

    池语默看他笑了,应该是安全了,松了一口气。

    他还是沉默的时候,最安全了。

    雷霆厉在喜来登酒店前停了下来,问道:“你身份证带了吧?”

    “嗯,带了,我一般都随身带的。”池语默立马说道,从包里翻出身份证。

    “刚好,我没有带,你开一间总统套房吧。”

    池语默:“……”

    难不成,她今晚上要跟他睡一间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