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我只想陪你一个人

    有美女倒了酒递给他,他直接视而不见。https://www.1kanshu.cc

    李浩拧紧了眉头,都怪他多舌。

    他今天来天上人间物色美女,以便以后雷总的不时之需,就看到了穿着工作服的池语默,因为震惊,所以报告了自家boss。

    他没有想到,不怎么来天上人间的boss破天荒的来了,刚好碰到雷氏房地产那边的采购是要去308包厢,雷总直接去了308包厢。

    他觉得,雷总对池语默有兴趣。

    “那个,池语默,赶紧倒酒啊。”李浩指名道姓的催促道。

    池语默缓过神来,对上雷霆厉那幽冷的眼神,愣了愣,握住酒瓶,给他倒了小半杯,走到他跟前,递给他。

    雷霆厉死死的锁着她,并没有接过。

    “怎么了?”池语默不解的问道,一副无辜茫然的模样。

    他不情不愿的接过,还没有说话呢,就看池语默像是任务似的,给了他酒杯后,又迫不及待的坐回了程汉南旁边。

    他的脸色铁青了起来,勾起嘴角,一片似笑非笑的阴沉。

    李浩心里胆颤。

    每当boss这么笑的时候,说明boss真的生气了,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雷霆厉把酒杯放在桌子上,不变的雍容沉稳,用的却是命令的口气:“喝了。”

    池语默觉得雷霆厉这句话是对她说的,而且,有意在针对她。

    难道上次强吻的事情现在都还没有气消?

    也不对,他钱都付了,估计是他今天心情不好,拿她当出气筒了吧!

    她也不废话,端起酒杯,一口闷了。

    “再倒。”雷霆厉沉声道,气场太强。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紧绷的气氛,歌都没有人唱了,全都战战兢兢的。

    池语默小心翼翼的倒了一小杯,放下酒瓶。

    “满上。”

    她再次拿起酒瓶,倒满了。

    “喝。”

    池语默看着雷霆厉,拧起了眉头,眼中流淌着气恼,烦躁,以及委屈。

    他心情不好,拿她出气干嘛,包厢里那么多人,偏偏拿她出气,要不是任务在身,她想拍拍屁股走人了。

    深吸一口气。

    忍吧,要是得罪了他被赶出去,以程汉南对他的巴结,不会让她再靠近的。

    能付获得离婚案的胜利,关于着她未来的生计。

    她端起酒杯,喝光了酒,手背擦过嘴角,几乎带着撒娇求饶的语气说道:“好了吧。”

    雷霆厉锁着她,眸光沉沉的,没有说话。

    她放下酒杯,听到程汉南手机又响起来,下意识的靠过去看。

    “继续。”雷霆厉冷声命令道。

    池语默:“……”

    她这暴脾气啊,压不住了,不悦道:“你这是干嘛呀。”

    “你的工作性质不就是陪酒的吗?还是……”雷霆厉停顿了下,勾起嘴角,眼中阴森森的,多了一份嘲弄,骨子里的恶劣,声音轻飘飘的,接下去说道:“现在多加了陪睡?”

    池语默的脸色一阵红,一阵清,一阵白。

    他明明知道她是律师的,说的那么难听,故意的!!!!

    她嗤笑一声,反击道:“是啊,但是我只想陪你一个人睡,你要啊?”

    “什么?”雷霆厉拧眉,很诧异她会这么说。

    她就不信他一个洁癖,还看不上的她的人,会真的要她。

    “我很早就喜欢你了,你上过的所有封面我都留着,你的每一个爱好我都记在心里,你喜欢吃蛤蜊,不喜欢吃花生,你对龙虾过敏,你爱美酒,爱古典音乐,我学调酒为了你,我学古典音乐也是为了你。”池语默声情并茂的说道。

    雷霆厉眼眸渐渐的沉了下来,好像万年古潭,恒古不变的深沉,好在,之前的戾气消逝了,变得不可一世的傲慢,“你觉得你这身份配吗?”

    池语默的心里一颤。

    这句话,很久很久之前,她就听人说过。

    轻笑一声,掩饰眼中的伤感和暗淡。

    是啊,他们都看不上她,嫌弃她,鄙视她,厌恶她。

    她说这些话本来就是自取其辱,笑着回复道:“所以,我放弃了。”

    雷霆厉眼中闪过一丝异样,谁都没有发现,就汇入他深邃的冷眸之中。

    这种异样的情绪是什么,他自己也没有理清楚,并不是太舒服,端起手边的酒,喝了一口,不再看池语默。

    她看他好像放过她了,她也气消了,本来就是气来的快,也容易调整心情的人。

    人生若是一直想着不开心的事情,那还要不要活了,既然不开心,能忘就忘了吧。

    有人开始唱歌,气氛渐渐的好了起来。

    李浩替雷霆厉点了一首《风的季节》。

    他接过了麦克风。

    池语默没有想到雷霆厉唱歌那么好听。

    独特的音质,情绪拿捏的很准。

    好像秋天,风吹过,树叶随风飘下,脚踩在落叶上,秋高气爽的感觉。

    如果只听声音,耳朵都快怀孕,她忍不住的鼓掌。

    雷霆厉看她一眼,像是不经意瞟过,带着雷氏傲慢,继续唱。

    呵。

    池语默只能笑。

    这傲娇的男人,还真是得天独厚。

    老天就是这么不公平,有些人含着金钥匙出生,连幸福都唾手可得。

    有些人……就算拼掉了性命,还是和幸福擦肩而过。

    她抿了一口酒。

    红酒没有经过处理,含在口中,带着酸涩的味道,咽了下去。

    程汉南的手机铃声又响起来,或许是勾起了旧时的回忆,他点开了手机,上面有他妻子发过来的十几条短信。

    池语默看清楚了,手机屏幕锁是个口字,接下来,她只要拿走他的手机就好了。

    她低头回消息给她的代理人,“搞定。”

    “池语默,会唱似水流年吗?”李浩问道。

    她听都没听过,摇头。

    “还不给雷总点。”李浩提醒道。

    池语默眼中闪过狡黠,借机抢过程汉南得手机,推着程汉南,催促道:“程总,别一直玩手机,给雷总点歌啊。”

    “哦,好。”程汉南亲自走去点歌得地方。

    池语默拿着程汉南得手机去洗手间,锁上了门,打开屏锁,拍着他的联系人名单和通话记录。

    敲门声响起。

    她吓了一跳,调整好情绪,打开门。

    李浩进来,压低声音问道:“池语默,你还想不想做雷总得生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