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六 公子状告国后

    惠儿忙着喂女儿,而华儿忙着喂他的狗狗。https://www.1kanshu.cchttps://www.1kanshu.cc白石坨开口说道,

    “公子华,你把肉都喂给狗了,我们吃什么”

    “我自己的不吃,给狗吃。”公子华很狡猾,

    惠儿对于儿子这种浪费的行为很是看不惯,把肉分了,给他也留下一份。不过等他的肉吃完了,这家伙就开始去抢舅舅的,他以为舅舅会给面子。开玩笑小时候肚子都吃不饱,被人抢食可不是他们能够容忍的。

    华儿一下子就傻眼了。转头跟她娘要,她娘把自己的肉盘子往自己那边拽了过去,瑶儿的小胖手把盘子揽了过去。

    “哇”公子华哭了,这要是献后在,连惠儿都会吃刮佬,可惜,献后不在,而公子华决定,找父君去告状,

    “爹,父君,公父呜呜”公子华到现在也没有确定自己怎么叫他爹,实际上惠儿叫的就很混乱,大多数时候都是叫渠梁,有求于人的时候叫夫君,生气的时候叫君上。

    此时渠梁正在和大臣有正事商量,是在等待着梦寐以求的事情,他和他爹两代秦君盼望的事情,他现在的心情真的不错。景监似乎也是因为看出这一点,就放公子华进了勤政殿。

    “华儿,你怎么来了”

    嬴华看到周围都是大臣,还有公伯,整装,肃立,然后行礼。说道,“回禀公父,臣有事启奏。”

    这话让整个政事堂发出了好几个噗嗤声,渠梁隐的最为艰难,沉声道,

    “说吧,什么事”

    “额”咬手指,然后想起来了,说道,“臣要状告国后。”大义凛然,大义灭亲,所有人都侧目,看不到的,伸长脖子。

    “告你娘不是,是国后,说吧她所犯何事”

    “她处事不公,还还苛待军犬对,就是这样”

    “哦,这件事情很严重,你去写一个条陈上来吧然后我再去审问一下国后,最后再定下如何处置的方法。”

    公子华这个时候开心了,说道,“不用那么麻烦,我娘哪里正在吃呢你给她下个令,让她给我多些牛肉,让我和我的狗狗们吃个够就行了。”

    哈哈

    哈哈哈

    不知道是谁开始笑的,反正屋里的人都笑了起来,几句话大家都明白了,公子华把肉喂给狗,国后断了肉,连他也没得了吃了,这才来告状了。不过渠梁不能这么放过他,不然回到献后那里告状,反而会让惠儿吃刮佬。于是说道,

    “我秦国公子要告状,怎么能忽视呢你回去写状子吧写的好了我给你一头牛,写不出来,反倒让你娘把你给告了,我马上送你去上学。”

    “啥不是说秋天吗”

    “所以才说让你好好表现,去吧”公子华鼓着腮帮子生气的走了。

    献后那里也早就得到了惠儿传话,说晚上让渠梁去献后那里,大家一起吃饭,还说了公子华把肉喂狗的事情。献后可不是不通世故的,所以公子华回来,献后竟然也同意了他爹的做法,公子华觉得,这个世界没有爱了。

    渠梁今天没有等到好消息,但这不着急,他觉得自己等待的机遇肯定到了。来到惠儿这里,就看到殿里放着许多的箱子,都打开了,有狐狸皮、貂皮,还有玉器,珊瑚首饰,还有脂粉。另外还有一些绸缎,看着还没有惠儿平时穿的好。可看惠儿拿起来在身上比划的样子,显然是非常高兴的。他突然想到了惠儿的弟弟来了。

    “你来啦快看,好看吗我弟弟们送来的,都是他们打仗得的,说是给我的陪嫁”

    渠梁皱眉,“就这,陪嫁”

    惠儿的脸黑了,说道,“你可怜聘礼都没给呢还敢挑剔我的嫁妆哼”转头又和红玉、岫玉说好好存放,又让拿来给弟弟置办的聘礼。

    渠梁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自己的存在,说道,“你儿子今天告你了。”

    “什么真的”惠儿不敢相信,

    渠梁很认真的点头,说道,“当中朝臣的面说的,我得给出个答复。”

    完了,大条了,“我错了,是我错了。你罚我好了。”惠儿赶紧去认错,

    “哪错了”渠梁一脸正义,

    哪儿错了呢惠儿试探的说道,“我不该吃牛肉”然后又借着说道,“那是我和胡人买的,怎么也算错呢”想了想,又觉得不对,说道,“我不该见弟弟们”

    渠梁看自己的女人怪为难的,马上说道,“赶紧给我找衣服,不说去娘那里吃什么锅吗”

    “哦,火锅,很好吃的,我中午也没吃多少,反倒瑶儿和她两个舅舅吃的最多。”

    如此说法,再想到华儿气的样子,肯定好吃。惠儿也暂时的放弃追问儿子告状的事情,给渠梁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和渠梁一起去献后那里,而小儿子公子鲧也带去了,虽然人不能吃,但是可以让他感受下家庭欢乐的氛围。

    夫妻两个走的不快,身后侍候的人也不太靠近,渠梁开口问道,“你怎么会想到,赵国入侵卫国,我会感兴趣呢”

    “我想,只要有打仗的事情,多少对咱们都有影响,不过这影响有好有坏而已。”

    渠梁笑了笑,说道,“你说这个很对。”渠梁想了想,觉得有意思,好笑,反正心情好,什么都好。再说了,惠儿能从赵婕妤那里听到消息,又告诉自己,这就已经很不错了。这比任何的密探消息来的都快。

    到了献后那里,吃饭的时候也很是开心,不过,华儿还是得写状子,这可难为这小子了。惠儿这么多的孩子,华儿是学的字最少的了。而惠儿的小学就是给他准备的,等天气暖和了,头一件事情就是搬家,把学校搬过来,然后把这小子塞进去。

    第二天,渠梁又早早的走了,惠儿赶紧收拾东西,昨天两个弟弟说,如果打仗了,是要喝酒的,军中不是禁酒的。惠儿昨天就给两个弟弟唱了汾酒和低度的五粮液,两个弟弟都喜欢,惠儿明白了,只要是酒,他们都喜欢。惠儿直接装了两车给两个弟弟,除了特别给的马奶酒,还有汾酒和竹叶青,另外就是五粮液和茅台,四十五度的。够烈了。此外还让人把地窖里的牛肉做成肉干,自己亲手给弟弟做肉酱,军中的饮食都是如此,吃什么都是蘸酱的。

    过了一个不咸不淡的年,渠梁就盯着赵国打卫国的事情呢嬴驷那小子到军中去了。惠儿给儿子收拾了行李,还带了许多的酒,另外还有药丸和肉干,还给这小子带了一金和200钱。秦国的军队是没有军饷的。而且穿的衣服也是自理,惠儿带了许多。

    当然,给弟弟的多,是因为他们已经是军官了。儿子不能带太多。另外惠儿还给儿子带了软甲,本来还想给他铠甲,可是他不干。惠儿感激给赢虔的府里送了大堆的礼物,好酒尤其多,不但够赢虔喝了,连他送礼发给下属的都够了。送去了四车好酒,五百套军服,五百件毛衣,还有靴子和武器。另外还给赢虔的夫人送了好多丝绸锦缎和补品。枕头风可是很厉害的,不说别的,赢虔的老婆现在怀孕了,自己的功劳可是够大的。

    不过,可能惠儿希望的照顾和渠梁希望的照顾是不同的,赢虔他们兄弟的想法是一样的。可怜的嬴驷,反而比别的秦兵更辛苦。

    惠儿的义诊还是在做的,而且新兵入军营,还要体检,这也是惠儿提出的,施行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今年她也跟着去了,反正不是脱光了衣服检查,所以她也带着面纱去了,只是很多人都认出她了,因为很少有大夫带着宝石的额饰出来看诊的,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国后了。

    惠儿开春买了许多药,也用了许多,救了很多人,这让她在空间上的品级生到了三级,和过去虽然没有办法比,但是能买的东西好多了。

    开春之后,在栎阳的学校就搬家了,惠儿也有机会到她的行宫去看看了,果然很和她的心意,但是渠梁不让她去住,只能泡了温泉就回去了。路上还去看了自己的店铺。福顺楼的生意爆满,她进不去,首饰楼倒是去了,生意也是不错,买中档和高档的顾客都有。惠儿看了看,回去找了一个水晶帘子挂到二楼去,高档就得有高档的样子。就连挂的,铺的那都得是丝绸锦缎。而且买东西的都是漂亮的姑娘,被漂亮的姑娘夸奖,会让客人更愿意买。每个月的账本都让惠儿笑眯眯的,可见是不错了。

    惠儿又想到了在栎阳城郊的粮库,想了很久,还是找来黑林问了问,黑林欲言又止,惠儿就明白了。直接在咸阳城郊也修建了一个粮库,反正现在做工的人也多。最近惠儿在找东西卖到空间上。她发现青铜器也是不错的。虽然新出来的青铜器和现代人熟知的颜色是不同的,但是青铜器的艺术价值,是谁都不能否认的。惠儿自己去看,然后直接买了。惠儿习惯了,出门很少带红玉和岫玉的,不然真不好带东西到空间去卖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Template file (/17mb/foot.html) is not ex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