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不止两个

    四月底的预产期,端午都过了几天了,不仅家里的人开始紧张着急起来。https://www.zuox.net

    就连外面关注着魏华音这双生子是男是女的群众也都有些着急了。

    甚至有人开了局,猜这是儿子还是女儿。

    魏华玉和柳王氏一天跑一趟的过来,看着魏华音那大的有点吓人的肚子,提心吊胆。面上又要装作轻松,宽慰鼓励魏华音。

    魏华音也知道,这次怕是不比上次,所以每天都不少运动,吃很多东西,也补充营养,锻炼体力。

    “都说晚的会生儿子,音姑这胎肯定是小子无疑了!”范太太也随着柳婉姑过来探望,笑着说着好话。

    柳婉姑应声,“一胎生两个,音姑以后就能少辛苦些了!”

    陈氏在一旁撇嘴,“那个厉害的大夫不是可以把脉把出男孩还是女孩吗?那姚大夫没有给你把脉?”

    “是闺女更好。”魏华音回她。

    范太太是个交际人,立马笑着把魏华音的状况和生儿子的状况一一对比,“这就是生小子的样子!双生子也没有晚这么多的,大多怀像不好,提前早早生了的。我可要提前恭贺你们!提前等着喝喜酒了!”

    “这话也说的绝对了,要是生了闺女呢?那李红莲听说不就是说生儿子,还晚了半个月,结果生了个闺女!”陈氏实在看不惯所有人都恭维讨好,说好话的样子!她是婉姑的婆婆,却没有对婉姑这么好的态度过!说婉姑怀的又像是丫头片子!到别人这,就像儿子了!

    范太太笑容微敛,瞥了她一眼,“就算当真是闺女也不怕啊!音姑这又不是不能生!”

    魏华音不愿意多听她们扯这些,朝外面的白玉染投去求救的眼神。

    白玉染一看,大步进来,“例行运动要开始了!再拖就要耽误睡觉时间了!”

    知道他这是送客,范太太笑着起身,“我们也坐了够久,正准备告辞呢!”

    陈氏不满,根本就没说多大会儿,连留饭的话都没有。

    柳婉姑也起身,“那我们先告辞,音姑你多保重身子!有事让人传信儿!”

    “多谢!”魏华音起身道谢,送她们出门。

    送走她们,露珠皱着眉头疑问,“明明不喜欢,为啥还要过来?不嫌浪费时间,还得招待她们!”

    “把我们当消遣了!”春喜回她。

    露珠扭头看她,眨了眨眼。

    春喜不太想跟她多说,毕竟秋喜是她发现报的消息揪出来的。可这事私心。她人又挺机灵,当用的时候,也必须得有多个人在少奶奶身边,就跟讲了之前因为白玉染和柳婉姑说媒,白玉染相看魏华音,被陈氏嫉恨的事。

    柳婉姑这位表小姐,一直和少奶奶比较,到头来,反而处处不如少奶奶。就见不得少奶奶过的更好,希望多发生一些惨事,好让她们心理平衡!

    露珠听完,有些愤愤不平,“那这几天的关键时间,不让她们再来了!少奶奶快生了,我这几天都提着心,睡也不敢睡沉了!”

    “谁让咱们家摊上这种亲戚,赶了她们,还在外面做不做人?”春喜无奈。

    露珠点点头,“这倒也是!那防备着她们!”

    春喜应声,叮嘱她机灵点。

    魏华音那边突然就发作了,阵痛起来,家里顿时惊慌了一下,然后被白玉染一声喝喊,“谁领的什么差事,去干自己的!”

    祝妈妈也立马紧急安排。

    这才慢慢各司其职,忙活起来。

    “别怕!音宝儿别怕!就和生绵绵一样的!”白玉染紧紧抓着魏华音的手,按下心底的不安,柔声安抚她。

    “才刚开始!还没事儿!”魏华音还能忍受,抓着他,“去!拿剪刀,给我剪头发!”

    之前生绵绵,赶在春日里,天还凉快,坐月子五十天还可以勉强忍受。

    这可五月里了,已经能感觉到暑气了。

    她这会说啥,白玉染都答应她,“好!好!你先别急,我给你剪!”高声吩咐,“春喜!拿剪子来!”

    “哎!是!”春喜慌忙应着声,拿了剪刀和披风过来。

    “我还能忍,一直一阵一阵的,刚开始呢!”魏华音坐好。

    卫氏赶过来,见她要剪头发,“这一头的头发留的不容易,剪掉太可惜了!”

    “只剪一半,坐月子里好打理!很快又长长了的!”魏华音说完话,有一阵宫缩,疼的小脸发白。

    “很快!一会就剪完了!”白玉染手下动作加快,又安抚着她。

    刚留长的头发,被白玉染咔嚓一下子,剪掉到肩膀下面,“这个长度可以了吗?”

    魏华音伸手一摸,吸了口气,也有些不舍得,“下手有点”

    白玉染揉揉她的头,“明年又长回来了!”

    春喜看着也是心疼,拿着剪下来的头发,仔细的收起来,放进箱子里。

    魏华音也进了产房,开始待产。

    姚澈和卫氏双重加持,还有另外一个接生婆过来,和卫氏共同坐镇。

    祝妈妈安排完外面,进来一看,露珠也在产房,眼神飞快的闪了闪,和白玉染对视一眼,沉声吩咐,“春喜!露珠!产房不是你们小姑娘待的地方!你们俩都出去!在外面听吩咐就行了!”

    “可是少奶奶这”露珠担忧的不行。

    “少奶奶这有我们,用不着你们!人多反而添乱!出去吧!”祝妈妈直接吩咐。

    春喜也不放心,但看她过来,外面的确也需要人手,“那我留在这,露珠去外面跑腿儿吧!”

    “你也还是未婚小姑娘!都出去吧!外面事情也多!”祝妈妈直接把她也安排出去。

    春喜只得应声,带着露珠,去忙外面的事。

    虽然是第二胎了,这一胎却比第一次生绵绵要艰难的多了。

    姚澈之前特意参与了二十多次生产,有七八次难产经历,和白玉染商量好了一切应对措施,还算镇定。

    顾大夫也赶过来,有人盯着,也有人补充,就更加镇定了。

    晴朗的天气,随着阵阵乌云遮盖,顿时白日变黑天,狂风起,雷声响,暴雨至。

    让整个家里的人更加紧张着急。

    魏华玉一接到信儿过来,直接进了产房。

    “快了快了!音姑!跟着我的话用力气!”卫氏脸上带着喜意,扬声又教她。

    魏华音只顾得上点头,嘴里咬着帕子,不让自己叫出来白费力气,她要生两个,不能慢了,不能后期没有力气了,会把老小憋的太久,出问题。

    姚澈施针,源源不断的真气注入。

    白玉染紧盯着,紧紧抓着魏华音,安抚着她,鼓励着她。

    魏华音已经顾不上他在不在,会看到怎样的情景,一心全在孩子身上。

    外面柳王氏和樊氏摆了供桌,烧香上供,跪着祈求,一直没有起来。

    柳满仓也沉着脸,坐不住,一会过来门外看看,一会看看。

    等了三个多时辰,终于一声婴儿啼哭响起。

    “生了!生了!是个大胖小子!”产婆高兴的不行,这还算顺利的,又是双生子,还生了儿子,这次她们得偿所愿,那给她的赏钱也肯定少不了!

    卫氏和她关系很不错,看她麻利的去收拾孩子,看着魏华音,“音姑!生了一个,还有一个!你缓口气,跟着我的话要继续用力了!这个也快了!”

    魏华音疼的全身颤抖,只来得及看一眼孩子,闭上眼缓一口气,继续用力。

    白玉染和姚澈对视一眼。

    姚澈立马催产针用上。

    柳王氏爬起来,想去看看孩子,想着还有一个,更至关重要,又跪下去,继续念佛求菩萨。

    樊氏也是急的火烧火燎,稳着性子拜求。

    “那我先进去看看吧?生了男孩女孩啊?”陈氏说着就要进产房。

    钟婶一直负责外面的所有准备工作,一听她的话,立马就拒绝,“不用!舅太太这个时候还是别添乱了!”

    陈氏脸色顿时阴沉难看,“我也是担心音姑!想进去看看她咋样了!”

    “少奶奶正是紧要关头,舅太太回去歇着就是最大的帮助了!”钟婶拦着她,今儿个她负责这道门,所有非心腹的人,都不准踏近一步!

    陈氏看她丝毫不给面子,张口就想喝她两句。

    “大妗子!你要是担心,不如过去陪陪姥姥和奶奶?”于文泽过来。

    那边柳王氏和樊氏都在拜求,跪了那么久,虽然是软垫蒲团,也够受的了。陈氏才不愿意!看他过来管事儿,抿了嘴,暗哼一声,转身又回了厅堂。

    柳满仓眉头拧着,等着第二声啼哭。

    很快,第二声婴儿啼哭响起,双生子落地。

    产婆脸上笑开了花,“恭喜恭喜!恭喜公子!贺喜少奶奶!是双生的儿子!两个小公子虽然瘦小一点,但身子强健,哭声也响亮的很!健健康康的!老天开眼了!”

    老天外面还下着雨。

    魏华音松了口气,已经有些昏昏沉沉,睁不开眼睛。

    卫氏却并没有松懈,反而更加神色严峻起来。

    姚澈拔掉银针,给魏华音把脉,皱着眉抬眼看白玉染。

    “如何?”白玉染哑着声问。

    “用药吧!”姚澈当机立断。

    魏华音强撑着睁开眼,抓住白玉染,“用用什么药?”

    白玉染轻抚着她的头,眼底涌现出沉痛,“华音”

    他只有在正经说事的时候,会这么叫她的名字。魏华音张了张嘴,“是不是我我的身子”是不是超过负荷,她快要不行了?

    魏华玉也一瞬间,全身寒意袭上来,“咋回事儿啊?”

    卫氏拧着眉,忍不住上来说话,“音姑你别乱想!是因为肚子里还有一个!”

    魏华音猛地睁大眼,“还”是有三个吗!??

    卫氏斜了眼白玉染,又弄这样的事,不告诉音姑知道。孩子在她自己肚子里,就算真的是个死胎,她也会知道的!想要瞒着,可还得要她生出来的!

    “对!之前也不知道,后来才发现还有一个!你现在先喝碗参汤,攒些力气,把这一个也生下来!”卫氏想了想,也没告诉她,可能这一个已经不行了,生下来就没有存活的机会。

    魏华音脸色难看的盯着白玉染,“手!”

    白玉染知道她对孩子的重视,重若生命,是谁也不能触碰的逆鳞,所以才不忍告诉她,让她吃睡不好,养不好胎,反受影响。担心卫氏又一口气全说了,听她也没有预测小四的情况,松了口气。这才反应过来,红着眼把手放进她嘴里。

    魏华音狠狠的咬上去,却连见血的力气都没有了,自己看了看,“是不是不好生了?用药!用催产!给我”

    姚澈和白玉染对视一眼,又和卫氏对视一眼,立马给她用药,又施针,助产。

    产婆已经有些傻眼,“竟然是三胞胎!?这可真是真是天大的喜事啊!”

    魏华玉从几个人的反应中察觉出端倪,本就脸色发白,更加面无血色,“音宝儿!别怕!这是好事!咱们家还没有三胞胎呢!你听卫大夫的!慢慢的用力,前面两个都很顺利!这是小四!小四也肯定顺利的!”

    魏华音喝了催产药,把人参直接咬进嘴里,积攒力气,等着听卫氏的话。

    卫氏仔细检查过,小四和前面两兄弟不是一个胞衣,男孩女孩未知,但羊水也已经破了,时间耽搁的太久太久了,只能咬牙上。

    两个儿子落地,柳王氏和樊氏喜极而泣,涌过来抱孩子,看魏华音。

    一听还有一个在生,也都知道生双胞胎需要费多大的气力和精血,更何况还有一个得生。

    一下子脸色都慎重起来,又重新跪下,再次烧上香。

    连柳满仓也忍不住跪下祈求。

    家里没有忙活的仆从们,也都纷纷自发的跪下,一块祈求佛祖菩萨,祈求老天爷,让少奶奶平安生下第三个孩子!

    魏华音的体力已经接近枯竭,全身疼的整个人不停的颤抖,浑身大汗,如同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快了!快了!音姑!用力!”卫氏大喊着。

    魏华音憋住最后一口气,用尽全身的气力。

    “生了生了!!”卫氏狠狠松了口气,立马捡起孩子,连忙仔细检查一番,神色慢慢沉了下来。

    “音宝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Template file (/17mb/foot.html) is not ex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