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今晚欠的,新婚夜一起还

    到了楼下,一出楼道,慕微澜一眼就看见了站在车边等候的傅寒铮。

    慕微澜看了一眼宋宴沉,宋宴沉倒是很容易的就松口了:“去吧,夜宵我去买。”

    “谢谢哥。”

    宋宴沉出了小区去门口买夜宵,慕微澜小跑着冲进了傅寒铮怀里,一把抱住了男人,像个孩子般有些欣喜的望着他,水眸里都是星亮的光芒。

    “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睡不着想见见你,所以就来了。”

    傅寒铮抬手揉了揉她的发丝,大手轻轻摁着她的后脑勺,黑眸深邃的低头凝望着她。

    慕微澜受不了这样深情的注视,两条白嫩纤细的胳膊自发自动的缠上了他的脖颈,整个人也直接贴进了他怀里,“寒铮……”

    明明才一天没见面而已,怎么会这么想念呢。

    他们也不是刚开始热恋的时候了,按照顾夫人的说法来讲,他们应该早就习惯彼此,习惯在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一种激.情褪去后的平静相处,可现在照这个架势看,慕微澜只觉得他们彼此习惯对方,但一丁点都不感觉有丝毫的依恋减退,相反,在这越来越长的相处里,她反倒更加爱慕眼前这个明天将与她步入婚姻殿堂的男人。

    慕微澜小脑袋搁在他肩膀上,她穿着一双平底鞋,这男人真的很高,他不仅俯着身,整个人还被他像个小松鼠一样抱着,双脚脱离了地面,慕微澜高出男人小半个头来,她有些害羞,红着脸说:“去车里。”

    “车里空间太小,动作不方便。”

    慕微澜呛了一口,猛咳嗽了好几声,水眸张大望着他:“做、做什么?”

    傅寒铮眼底划过一丝揶揄笑意:“当然是你想的那件事。”

    “……”

    过了好几秒,慕微澜忽然郑重其事的说:“时间太短了,肯定来不及的。”

    傅寒铮眼底的笑意止不住的变深,“你的意思是,时间如果够长的话,我们就可以……”

    她在男人即将要说出那羞耻的两个字时,小手连忙一把捂住了他的薄唇。

    傅寒铮见她满脸绯红的样子,也不再逗弄她了,将她的身子放下来,大手仍旧搂着她的纤细腰肢,低沉开口道:“我不着急,今晚你欠我的,明晚新婚夜一起还。”

    他的眼神很烫,很热,里面像是有火苗一般灼烧的她浑身发红。

    她都不敢看他炙热深邃的眼睛,两只水眸乱转着,最终,被傅寒铮扣着腰肢,带进了车身与胸膛之间,男人用高大挺拔的身形圈住娇小的她,低头,吻了她许久许久。

    在这个暗黑狭小的空间里,她眼前只有他的存在,也只能感受到他。

    就在两人耳鬓厮磨的时候,忽然响起一声煞风景的声音——

    “欸!谁的车停在那儿!快开走!这儿不准停车!”

    慕微澜吓得一惊,下意识的往傅寒铮怀里缩了缩。

    傅寒铮倒是淡定自若,将慕微澜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身子挡住她,转头对小区保安开口道:“我马上开走。”

    “快一点。”

    天黑的缘故,保安也没有再往前,只嘱咐了傅寒铮几句,便调头走了。

    慕微澜这才从他怀里探出小脑袋来,一副在做坏事受惊的样子,“保安大爷走了吗?”

    “走了。”

    慕微澜舒出一口气,吓死了,还以为是谁下楼来捉她呢。

    她微微推开傅寒铮,说:“时间不早了,你要不回去吧,明早我们都得起早呢。”

    明早她六点钟就要起来了,造型师和化妆师折腾新娘妆就得个把小时,然后九点钟傅寒铮就要来接她去教堂,这边的伴娘团肯定不会那么轻易放傅寒铮进门把她带走的,到时候还得折腾闹半个多小时。

    想到这个,慕微澜搂着他的脖子说:“明天他们要是刁难你怎么办?”

    傅寒铮淡笑着说:“伴娘是叶希和陆喜宝,陆喜宝好对付,我这边有江清越,她不敢拦着我,这个叶希倒是胆子大,不太好搞定。”

    宋宴沉亏欠叶希许多,所以平时叶希想怎么胡搅蛮缠,宋宴沉都不管,不管也就算了,叶希打架,宋宴沉没准还在后头递块砖。

    慕微澜水眸转了转,说:“明天我会让他们问你一个问题,我跟他们说,如果你回答出来了就放你进来,怎么样?”

    傅寒铮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小妻子:“这么心疼我?”

    “那我不是怕他们刁难你,耽误了时间吗?我明天就问你一个脑筋急转弯的问题吧。”

    “什么问题?”

    “我会让他们问你,世界上最高的三种动物是什么。答案是,猪、母狼、马蜂。”

    猪母狼马蜂,珠穆朗玛峰。

    傅寒铮:……

    这是把他180的智商摁在地上狠狠蹂.躏?

    偏偏,怀里的小女人皱了皱小鼻子,还一个劲的嘱咐他:“你记住没有。”

    傅寒铮大手摁着她的小脑袋,低头吻了下她的额头:“记住了,傅太太。”

    慕微澜弯着眉眼笑了笑,小手摸着他腰间的皮带,两人正黏糊时,不远处,传来一道轻咳声。

    傅寒铮和慕微澜同时望去,宋宴沉两只手拎满了烧烤和小龙虾走过来。

    宋宴沉提醒了一句:“时间不早了,回去太晚他们会怀疑。”

    傅寒铮拨开慕微澜的小手握了握,抬手揉了揉她的发丝,说:“你跟你哥上去吧,明早我来接你。”

    慕微澜乖巧的点点头,有些不舍,“那好吧,你开车路上小心,明天别迟到哦。”

    “好。”

    宋宴沉拎着小龙虾和烧烤说:“我先进楼道。”

    宋宴沉进了楼道后,慕微澜趁着宋宴沉转身后,小手抓着傅寒铮的衬衫,踮脚,凑过小脸,飞快的吻了下傅寒铮,“晚安,傅先生。”

    说完,便小兔子似的要逃走,傅寒铮将她轻轻拉了回来,俯身抱了抱她,在她耳边也低语了一句:“晚安,傅太太。”

    互道晚安后,傅寒铮才放她离开。

    慕微澜心情美好的跑进楼道里,小脸上沉浸着甜蜜和幸福。

    进了电梯后,宋宴沉忍不住问:“结个婚,这么开心?”

    慕微澜忍不住笑着瞅了他一眼,抿着唇瓣说:“等哥跟希希结婚的时候,就明白我的感受了。”

    宋宴沉噎了一下,捏着拳头掩在薄唇边,“咳。”

    电梯抵达五楼,慕微澜出了电梯后,还不忘鼓励一下宋宴沉,“哥,你要加油啊,明天我把新娘捧花丢给希希。”

    宋宴沉有些尴尬的又咳了一声,身为大哥,妹妹结婚在前面不说,孩子都生俩了,他老婆还没娶到手,似乎是有点不像话。

    宋宴沉抿了下薄唇,叮嘱:“那你要扔准点。”

    “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捧花扔到希希手里的。”

    宋宴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Template file (/17mb/foot.html) is not ex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