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黄金手》正文 第1301章 独门秘方

    徐景行这几天在刀玉海家里过得还挺舒服,就是费神,也费肾。

    他跟刀雨晴起床之后,已经快两点钟了。

    不过刀家其他人起的也都不早,毕竟昨晚休息的都太晚,而且这些天的精神都绷的挺紧,现在警报解除,一下子放松下来,全都狠狠的睡了一觉,连做饭的阿姨都不例外。

    起床,洗漱,吃过午饭之后已经快四点钟了。

    好吧,这不叫午饭,叫下午茶。

    吃饱喝足,他朝刀玉海道:“没别的事儿了吧?”

    刀玉海连忙点头:“没了没了,全部解决了。”

    “那我走啦。”

    “再多待几天吧……”

    “我倒是想,就怕你已经在心里骂我了,”他“呵呵”一笑,跟刀家其他人道别,临走还掐了掐小童童的腮帮子,出门,上了刀雨晴的车子。

    刀雨晴有一辆飞驰,车子的内饰很雅致,不过司机更漂亮。

    坐在副驾驶上一直盯着刀雨晴的侧脸,真有一种登上人生巅峰的感觉,身处香车美女在侧,想想都美的慌。

    只是路程很短,半个来小时就到了鸦儿胡同。

    车子稳稳的在路边停下,刀雨晴故作镇定的说道:“到地方了,”只是水嫩的肌肤上泛起的阵阵红晕和急速煽动的睫毛出卖了她。

    徐景行扭转身子,左臂搭在座椅靠背上凑到刀雨晴身边,嬉笑道:“去我家坐坐呗。”

    “不,不去了,改天……”

    “来都来了,还改什么天啊,最起码认认门,你说呢?”

    “好,好吧,”刀雨晴低着头轻声答道,只是那模样实在令人怀疑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小女人太害羞了,稍微一挑逗就慌的要命,比没有经验的小姑娘都要羞涩。

    不过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美,刀雨晴这独特的风情是其他女人所不具备的,也是徐景行比较喜欢的一种。

    咳咳,好吧,徐景行就没有不喜欢的美女,只要性格不是非常恶劣,他都不排斥。

    而刀雨晴不只是长得漂亮,还很有特点,皮肤非常之好,特水特嫩,性格特温柔,在男女之事方面还特害羞,那种明明风情万种却异常害羞的模样,实在勾人的紧。

    见刀雨晴答应,他得意的笑笑,推门下车,拎着自己的东西拉着刀雨晴的手来到四合院门口,也不用钥匙,直接刷脸开门,领着刀雨晴进入客厅,笑道:“随便坐,嗯,就当是自己家。”

    刀雨晴稍微镇定了一些:“你家感觉真舒服……”

    “那就搬过来住,让你天天都过得舒舒服服的,”他嘿嘿笑道。

    刀雨晴的脸色又一红,低声道:“我才不呢。”

    “为什么?害羞啊?”

    “你家里了有其他人在。”

    “咳咳,没关系,该住住,等她们回来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以后闲着没事儿可以一块逛逛街什么的。”

    “想得美——”刀雨晴虽然害羞,但不傻,当然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她们怎么没在家?上班去了?”

    “唔,我准备在首都开一家分店,正在装修,她们都在那儿帮忙。”

    “那他们也该回来了吧,那,那我走了。”

    “还早着呢,再坐一会儿,哪有刚坐下就要走的,”他打开冰箱取出两杯冰镇西瓜汁递给刀雨晴一杯:“尝尝我家的果汁,我倒很独特哦,只有我家里才有。”

    “真的么?”

    “千真万确,你尝尝。”

    刀雨晴小心的抿了一口,舔了舔嘴唇,细细的品味了几秒钟,一脸惊喜的点头道:“还真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很舒服,就,跟你给我治病时的感受差不多,怎么做到的?”

    他得意笑道:“独门秘方,一般人我都舍不得拿出来给他们喝。”

    “这要是开一家果汁店,保准会火。”

    “卖果汁才能赚几块钱,真要想做这个,那就进军饮料市场,用不了几年就能称霸全球了,嘿嘿嘿。”

    “那你怎么不做呢?”

    “我也想,问题是配方太复杂,原料太稀缺,不具备大规模生产的条件,所以,就放那些卖饮料卖纯净水的家伙们一马吧。”

    “怕不是在吹牛哦。”

    “雨晴姐,我是吹牛的人么?”

    “是。”

    “……雨晴姐,没想到你也这么皮,需要我帮你治一治么?”

    “不要。”

    “嘿嘿嘿,我觉得需要,”他说着就抓住了刀雨晴嫩滑光洁的小手,并且沿着手背慢慢的往上游走。

    刀雨晴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低声道:“别在这里……”

    “这里没其他人,就咱们两个。”

    “那,那也不行。”

    “什么不行?”

    “什么都不行。”

    “治病也不行么?”

    “……那,那个可以行。”

    “嘿嘿,这不就对了,我就是想给你好好的治一治,免得留下什么后患而已,毕竟从明天开始,我就要很忙了,而我一旦进入工作模式,就真没时间给你们治病了。”

    刀雨晴闻言一惊:“那童童还有我妈我哥我嫂子他们怎么办?”

    他笑嘻嘻的将刀雨晴搂进怀里安慰道:“他们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算停止治疗也没有关系,静心修养几天就行。”

    “那,那我不是也一样么?”

    “你是我的女人,当然可以享受到更高质量的服务,嘿嘿,不光可以把你的小伤彻底治好,还能让你的身体更加健康,要知道,我亲自出手的机会可是非常宝贵的,到现在为止,也就我妹妹和寥寥三四人接受过我的治疗而已。”

    “所以我很感激你为我们一家做的这些……”刀雨晴低声说道。

    他却打断刀雨晴的话:“这种话再也别提,咱们事归事,人归人,一码归一码,别掺和在一块,我帮你爸是因为我跟你爸的交情,我跟你在一块是因为我喜欢你,懂么?”

    “我知道,我就是——”

    “嘘,什么都别说了,”他再次打断刀雨晴的话,而且用的是嘴巴。

    刀雨晴闷哼一声,滚烫的身体迅速变软,几乎要变成一滩。

    一滩刀雨晴。

    这就是半个小时后刀雨晴的状态,或许是因为环境的缘故,这小女人更加的敏感,短短的半个小时里有三四次几乎要昏厥过去。而这还是他悠着点的结果,如果火力全开,那结果……

    刀雨晴缓过劲儿来之后一看时间,急忙起身:“快六点了,我得回去了,你家的人也该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怕什么?”

    “景行,别闹了,”这一次刀雨晴却罕见的强硬了几分,“我不管你有几个女朋友,也不管你们是怎么相处的,我都不想打乱你们的生活节奏,我,你就把我当成一个局外人好了。”

    “怎么可能把你当成局外人,咱们都负距离接触了,还说什么局外人不局外人的。”

    “呸……”刀雨晴轻唾一口:“这次你必须听我的,要不然,要不然我就再也不见你了。”

    “何苦呢。”

    “我就是不想破坏你的感情生活,”刀雨晴说到这里,狠了狠心接着道:“以后只能我主动约你,你不能主动找我,不然的话,我就真不理你了。”

    他无奈道:“雨晴姐,你这是把我当人形丢兜了。”

    “什么人形丢兜?”刀雨晴一愣,想了好几秒中才想明白,恼羞成怒的在他胸口使劲儿捶了好几下,只是刀雨晴这“使劲儿”跟没使劲儿一个样儿,软绵绵的没有一丁点力度。

    性子温柔的人,连捶人都那么温柔。

    连捶人都这么没有杀伤力,之前说的那些话,自然更加没有说服力了。

    不过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跟刀雨晴争这些东西,因为他知道这是小女人内心纠结的一种反应,毕竟两个人的关系多少有点不太正常,刀雨晴一时间难以接受罢了,给她一段时间慢慢缓过劲儿来,这心思也就通透了。

    而且他对自己的魅力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不觉得刀雨晴会忍得住不想他。

    好吧,有点自恋了。

    但这是事实啊,他这几年旺盛之极的桃花运很能说明问题。

    所以,在刀雨晴坚持要回家的时候,他没有强行挽留,只是在把刀雨晴送到车上的时候来了一个深深的法式深吻,然后目送小女人开车离去。

    等刀雨晴离开,他返回四合院换了一身宽松的衣服之后开始盘点这一次济原之行的收获。

    这次收获挺丰厚的,其中在轵城地宫里收获的一大批高品质灵气是最丰厚的一笔,除此之外就是缴获的法器以及在王屋山下那个民宿里买来的三件古玩。

    好吧,说是法器,其实也是古玩,只是那些物件的收藏和观赏价值都不高,也没什么艺术含量,不太适合当成古玩进行交易而已。

    可就算不能卖,自己留着使用也挺不错的,而且那些种种功效不同的法器除了正常使用外,还能开拓他的思路,会让他在艺术创作以及修行方面更进一步。

    至于在民宿里买来的三件古玩,自然是要丢给叶青进行拍卖的,只是不知道叶青还看不看得上,毕竟那三件古玩的整体价值并不高,尤其是陈廷敬的七言诗立轴和那只描金矾红釉大盘实在有点拿不出手,只有那件一米八多高的龟龄鹤寿摆件还算中规中矩,比较合适上拍。

    在他将自己的收货整理完之后,金小小和蔡小芷相携归来,二人看上去相处的还算可以,虽然没有亲如姐妹,但也没有吵嘴什么的,勉强达到了普通朋友水准。

    看到这一幕,他是老怀大慰,感觉自己快要登上人生巅峰了。

    二女看到他回来,都没给他好脸色,尤其是金小小,没好气的说道:“我还以为你不打算回来了呢。”

    他陪着笑脸道:“我可舍不得丢下你,”说着一把抱住金小小哈哈大笑着在空中赚了好几圈,然后直接将金小小抱进屋里。

    只是一进屋,金小小就皱起眉头:“有女人来过?”

    他一下子有点心虚,但还是赶紧解释道:“嗯,是刀玉海的女儿送我回来的,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会儿。”

    在沙发上这一点他没撒谎,坐也确实坐了一会儿,但除了坐,还有别的项目没说。这种事儿,该隐瞒的还是得隐瞒,哪怕以后会知道,这个时候一样得先瞒着,不然金小小肯定会拎着包头也不回的离开。

    金小小也不知道信了没有,哼了一声后不再没在追问,而是问:“没别的事儿了吧?”

    “嗯,没了。”

    “那就赶紧囤货,眼看着就该开业了,任务很重,而且岛城那边同样不能忽略。”

    “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别光说嘴。”

    “娘子,我的人品你还信不过么?”他嘿嘿笑着说道,但很快又皱起眉头:“但料子是个问题,要不要去西疆一趟?”

    “你自己拿主意,料子从来都是你自己负责。”

    “我……”他有点头疼,刚跟金小小说了要专心囤货,结果转眼就得往外边跑,而且这一次还要跑西疆那么远的地方,而且是不得不去的那种。

    虽说首都也不缺和田玉卖家,但他不太愿意直接买明料,而是想捡漏儿。

    捡漏儿,当然是原产地更合适。

    只是真要往西走,那没有十天半个月是肯定回不来的,而现在已经八月十四号,再有十几天,他妹妹就要正式开学。而且在他妹妹开学之前,还有升学宴要办,他妹妹还要回岛城去老学校演讲什么的,事儿多得很。

    要不,先在首都买点料子凑合着用?

    想是这么想,可真的不甘心啊,因为明明可以捡漏儿,却非要在首都花高价采购明料,就算是捡漏儿,首都的捡漏儿价也要比原产地贵那么一些。

    他花钱从来都是大手大脚的,但是绝对不花冤枉钱。

    花钱大手大脚那叫做洒脱,可乱花冤枉钱,那叫傻子。

    想到这里,他决定了,必须去西疆一趟,不过这一次要速战速决,早点去,早点回来,争取在一周之内解决战斗。

    拿定主意之后,他在金小小的耳垂上轻轻的咬了一下:“小小姐,你陪我去西疆走一趟好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Template file (/17mb/foot.html) is not ex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