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沐暖暖的事才能让你这么冲动

沈凉说完,就走过去挽着沐暖暖的手臂要朝外面走。

慕霆枭从地上站起身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沐暖暖跟前,拉住她:“跟我回家。”

“不想回。”沐暖暖垂着眼,看都没有看他,就直甩开了他的手,神情无比的冰冷。

慕霆枭如墨的眸子有一瞬间的灰败,但很快又消失不见,他紧绷着下颌,脸上是忍耐的神情,一双手垂在身侧握紧了又松开,再握紧……

最后,他微微启唇,低沉的嗓音轻柔得像是在哄小孩子:“过几天我去接你。”

不容质疑的语气,并不是在询问沐暖暖,而是在通知她。

“我们走吧。”沐暖暖没理会他,拉着沈凉就往外面走。

顾知衍看了慕霆枭一眼,欲言又止。

“我送她们出去。”丢下这句话,顾知衍就出去了。

三个人都出去了,房间里就只剩下慕霆枭一个人。

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好半晌,才缓缓的屈膝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他屈着手臂,将双肘撑在膝盖上,另一只扶着额头,整个人上半身微微往前倾呈现出一个十分疲倦的姿势。

看起来有几分脆弱。

……

顾知衍的住址算是比较隐秘的,到现在也没有媒体知道。

但他还是不放心的在小区门口看了好一会儿,才让沈凉和沐暖暖离开。

他倒是想直接送她们俩去沈凉的住处,可是想到家里还有一个慕霆枭,就只好目送着沈凉的车离开之后,在小区门口等了几分钟确定没有类似于媒体的车跟上去,才转身往回走。

结果在电梯口,他就遇到了慕霆枭。

慕霆枭面目森冷的从电梯里走出来,抬眼看向顾知衍:“这几天要麻烦你了。”

顾知衍明白,他指的是沐暖暖那里。

沐暖暖现在很明显是不想见慕霆枭的,所以也只有让顾知衍多关注一下她的情况。

顾知衍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一直以来,你麻烦我的事还少吗?你哪天不麻烦我,我还不习惯呢。”

慕霆枭没说话,抬脚就要走。

顾知衍连忙叫住他:“这次的事到底怎么回事,真的跟司影帝有关?”

慕霆枭微微停顿,仍是没有说什么,径直离开了。

出了小区,慕霆枭一边开车,一边给司承钰打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电话的主人似乎早就已经迫不急待的想要接到他的电话。

“终于打电话给我了?”司承钰的声音不缓不慢的,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

慕霆枭的声音冷得像是寒冰:“在哪儿见面。”

“我家。”

慕霆枭挂了电话,就直接开车去了司承钰的家里。

司承钰来开门的时候,慕霆枭直接拎住他的衣襟,手上一用力,就直接将他推了进去,并且还反手关上了房门。

“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什么事就冲着我来!”慕霆枭阴着一张脸,眉间浮现出浓重的阴戾气息。

司承钰被他紧攥着衣领,衬衣领口紧紧的勒着脖子,他的面色憋得通红,可面上的神情却依旧风轻云淡。

仿佛两人此时不是拔剑驽张的好兄弟,还是以前那对感情深厚的表兄弟。

“冲着你来?有用吗?”司承钰微微一笑,语气里带着几分诡异:“我冲着你来,你根本不痛不痒,也只有和沐暖暖有关的事,才能让你这么冲动。”

慕霆枭面色更沉,直接将他摔到了地上,像是觉得不够解气,紧了紧拳头,却没有再动手。

他这一下没有手下留情,司承钰被狠狠的摔到了地上,疼得变了脸色,脸上云淡风清的表情也维持不住了。

他连咳了几声,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看来我赌对了。”

“对付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慕霆枭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来。

“有效果不就行了?”司承钰又笑了起来,格外的刺眼。

慕霆枭凝眸盯着他看了几秒:“那天在茶舍,你听见爷爷和慕擎风的对话了?所以才做了这一切?”

不知道这句话里的哪个字眼刺激到了司承钰,他的脸色在一瞬间血色褪尽,白得像是一张纸。

他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神色变得慌张了起来:“你知道了什么?”

“你怕我知道什么?”慕霆枭一步步逼近他,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两人对峙了半晌,司承钰突然大声笑了起来,似癫似疯的样子完全没有一丝平日意气风发的模样。

“你根本就不知道,你想知道的事,也永远都没办法知道。”司承钰语气笃定,说完,就转身摇摇晃晃的回到了房间。

……

沐暖暖和沈凉平安的回到了沈凉的家里。

“喝点什么?”沈凉一边拿拖鞋给沐暖暖,一边问道。

沐暖暖接过拖鞋,摇摇头。

走进房间,沐暖暖就抱了个抱枕,窝在沙发里不动。

沈凉还是给她倒了杯热水,递给她之后,就在她身旁坐了下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沐暖暖捧着那杯热水,蜷缩在沙发里,将最近的事以及自己的猜测和沈凉讲了一遍。

“不可能吧……”沈凉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司影帝和大老板感情应该挺好的,他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没有理由啊?”

“嗯。”沐暖暖认同的点了点头。

连沈凉这个外人都觉得司承钰不可能会做这种事,更何况是慕霆枭呢。

她一开始就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沈凉家庭和睦,慕霆枭虽然遭遇过绑架案,可他还有父亲还有爷爷,还有其他亲人。

只有她,从小在沐家就像是一个外人,对沐家没有一点归属感,没有亲人,朋友也只有沈凉一个,她从小就必须要独立勇敢,这让她养成了十分敏-感的性格。

她相信自己的判断。

而慕霆枭也没否认过,所以这件事必定是司承钰做的。

沈凉见沐暖暖这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心疼的抱了抱她:“我不是那个意思,暖暖,你别这样……”

“我只是有点累而已。”沐暖暖牵了牵嘴角,发现这种时候她真的是笑不出来。

哪怕只是假装,她也笑不出来。加我"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