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b>(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六百一十六章 月色洗剑为斫贼

    陈平安睁开眼睛,几乎一瞬间便有四把飞剑齐齐现身。https://www.1kanshu.cc初一在邀功,十五依旧乖巧,松针和咳雷,终究是仿剑,虽然大炼,依然远远没这么灵性。

    小小屋子,有着最熟悉的药味。

    看那窗外天色,临近黄昏。

    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远处剑气长城的模糊气象,再睁眼,陈平安收起飞剑,心神沉浸于人身小天地,查看那场大战的后遗症,主要是巡视四座关键窍穴。

    修士之战,捉对厮杀,若是本命气府成了那些类似战场遗址的废墟,便是大道根本受损。

    只是心神芥子刚刚现身,便有一条气势汹汹的火龙游曳而至,龙头之上,站着那个金色小人儿,依旧身穿儒衫,除了佩剑,还有部金色经书,只是变成了一颗小光头。

    金色小人儿站在火龙头顶,使劲瞪着陈平安,蓄势待发。

    陈平安虚张声势道:“别骂人啊,我狠起来,连自己都骂。”

    那颗小光头还管这些?大骂不已。

    陈平安总不能真的跟金色小人对骂,只好装聋作哑,毕竟没有它帮着巡狩小天地,驾驭纯粹武夫的那一口真气,不去干涉气府灵气的运转,不然就陈平安这么一场大战过后,心神酣眠如小死,武夫真气与修士灵气,双方早已在小天地打得热火朝天,那就会是雪上加霜,后患无穷。

    水府那边,灵气已经彻底枯竭,壁画上边的水纹黯淡,小池塘已经干涸,但是水字印、彩绘壁画与小水塘,根基未受折损,自然不是那种毫发无损,而只是有机会修缮,例如那幅壁画便有些彩绘剥落,许多本就并不稳固的水神画像,愈发飘摇涣散,其中好似被点了睛的几尊水神,原本纯粹光明的金光,也有些晦暗。

    整座水府显得有些暮气沉沉,绿衣童子们一个个无所事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抬头看着陈平安的那一粒心神芥子,它们嘴上不抱怨,个个愁眉不展,眼神幽怨。陈平安只得与它们保证会尽量、尽早帮着添补家用,恢复这边的生气,绿衣小童们个个耷拉着脑袋,不太相信。

    水府大门那边,金色小人儿盘腿坐在龙头上,朝那些绿衣童子们一瞪眼。

    无精打采的小家伙们立即起身恭送陈平安离开。

    出了水府,金色小人儿又开始骑着火龙,追着陈平安骂。

    山祠和木宅两处,也是与水府差不多的光景,得当个缝补匠,靠着神仙钱和相对应的五行之属宝物,慢慢填窟窿。

    三处关键窍穴和本命物的受损,导致陈平安一跌就跌三境,所以如今是二境大修士了。

    好消息就是,经过阿良修改过的剑气十八停,已经再无关隘。

    初一、十五占据着两座关键气府,继续以斩龙台砥砺剑锋。

    最早三缕“极小极小”剑气盘桓的窍穴,只剩下最后一座,就像空宅子,虚位以待。

    只等陈平安孕育出一把比初一十五更名副其实的本命飞剑,成为名副其实的剑修。

    剑气十八停最后一座关隘,之所以久久无法过关,关键就在于那缕剑气所在窍穴,无形中成为了一处拦路阻滞剑气铁骑的“边关雄镇”。

    陈平安突然笑了起来,金色小人儿那颗小光头,瞧着模样还挺可爱。

    不曾想心念一起,胸口好似立即挨了一记神人擂鼓式,陈平安吐出一口浊气和瘀血。

    这么记仇,跟谁学的?应该是学自己的那位开山大弟子吧。

    陈平安穿上靴子,下床行走无碍。

    屋外一直守在廊道中的白嬷嬷笑道:“姑爷醒了?”

    陈平安开了门,问道:“白嬷嬷,我睡了多久?”

    白嬷嬷说道:“不久,才三天三夜。”

    陈平安松了口气,“城头战事如何?”

    白嬷嬷更乐了,“说来奇怪,先前摆出那么大阵仗,等到真正攻城,依旧是小打小闹,与先前两次攻城差不多的路数,送死。”

    陈平安嗯了一声,转身去搬了条长凳放在廊道中,与白嬷嬷一起落座闲聊。

    白嬷嬷的言语,当然是宽他的心。

    表面上,事实如此,白嬷嬷终究不会在这种大事上乱说,只是幕后的真相,那种黑云压城、山雨欲来的窒息感觉,白嬷嬷不可能毫无察觉。

    几场雷声大雨点小的战事,都是为了蓄势。

    那十四头大妖的现身,绝不会只是陪着灰衣老者看几眼剑气长城。

    白嬷嬷看着神色沉静的陈平安,打趣道:“姑爷不着急去城头?”

    陈平安说道:“急不来,就不急。等我稍稍养伤,再找个掩人耳目的法子,才好去城头那边帮忙,不然我在宁姚身边,哪怕不会帮倒忙,也会比我的预期结果差上许多。最多两天,容我恢复大半战力,我就可以登上城头。”

    白嬷嬷点头道:“也对,如今姑爷是榜上前三的必杀之人,一个不小心,就要惹来一两头大妖的注意。”

    陈平安笑道:“名次一下子窜得这么高?蛮荒天下就这么重视一位二境练气士?懂了,真是用心险恶,分明是想要活活气死庞元济,齐狩和高野侯。”

    白嬷嬷会心笑过之后,感慨道:“好多道理,我都明白,比如帮着姑爷喂拳,应该下手重些,才有裨益,可终究做不到纳兰老狗那么心狠手辣。姑爷也是走惯了江湖,厮杀经验丰富,其实轮不到我来忧心。”

    陈平安摇头道:“棋局局局新,江湖再险恶,山上厮杀再惨烈,远远无法与剑气长城这边的攻守战相提并论,在浩然天下那边,死了一位地仙修士,往往都是天大的事情。别说是白嬷嬷忧心,我自己更怕,可正因为怕,所以才会有事没事,就多想些琐碎事情。”

    陈平安伸出双手,勾画出一张棋盘,然后又在棋盘当中圈画出一小块地盘,轻声说道:“如果说是这么大一张棋盘,对弈双方,是蛮荒天下和剑气长城,那么那位灰衣老者就是下棋一方,棋力大,棋子多,老大剑仙就是我们这边的棋手。我境界低,接下来投身战场,要做的,就是在大棋盘上,尽可能藏掖,示弱,悄悄,打造出一张我可以控制的小棋盘,大天地之下,有那小天地,我坐镇其中,胜算就大,意外就小。所以如果当时不是太仓促,容不得我多想,我根本不想过早出城厮杀,恨不得蛮荒天下的畜生,从战事开始到结束,都不知道剑气长城有个叫陈平安的家伙。”

    说到这里,陈平安取出养剑葫,晃了晃,微笑道,“好在出城的那一刻,便习惯性多想一些了。”

    老大剑仙与那灰衣老者的赌注,其实大有玄机。

    甚至可以说,正是陈清都的那次押注,让陈平安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决定了最终的对敌之策。

    道理很简单,陈平安到底有几斤几两,老大剑仙一览无余,甚至有可能比大师兄左右看得更加真切。

    陈清都看待那个少年离真,一样看得出大致的深浅。

    所以陈平安瞬间了然,不用狠了心与对手换命。

    也不该是想着求生,而是求胜。

    至于离真,远远高估了自己在那灰衣老者心目中的地位。

    灰衣老者真相想要的弟子,是某个彻底改换道心、同时继承全部剑意的崭新“观照”才对。

    身为蛮荒天下大道显化的存在,对于嫡传弟子离真的重视,至多是与剑气长城的宁姚持平。

    身为一颗落在棋盘上的棋子,而不知自己是弃子,不去试图在根本上改变困局处境,就会很致命。

    应当引以为戒。

    先是死在北俱芦洲的怀潜,后有死在剑气长城下的离真。

    一个是中土神洲的天之骄子,一个是蛮荒天下的天命所归。

    陈平安举起养剑葫,“偷偷喝几口酒,肯定不多喝,嬷嬷莫要告状。”

    白嬷嬷神色和蔼,缓缓道:“姑爷只要不喝醉,多喝些无妨。姑爷做事情,无论大事小事,总能让人放心。”

    陈平安喝过了几口酒,便咳嗽不已,很快就收起养剑葫。

    姑爷这点小动静,还不至于让老妪忧心,毕竟此次大战,姑爷最大的裨益,就是武夫体魄。

    那个郁狷夫,估计从今往后,只要与自家姑爷问拳一次,就要多雁撞墙一次了吧。

    白嬷嬷小声问道:“天地劫难,何其凶险,姑爷为何要冒那么大的风险。”

    只是事后从纳兰夜行那边听闻,老妪当下依旧心有余悸。

    陈平安轻声说道:“先前游历北俱芦洲,对于云海天劫,雷池造化,都算不太陌生,其实两者运转的大道根本,规矩相似,所以我应付起来,才不至于太过手忙脚乱。所以说很多时候,运气,还是要讲一讲的,那场架,离真其实想得也不少,只是运气,不算好。话说回来,换成我是离真,在剑气长城与人厮杀,早就该将‘运气’与‘压胜’一物一事,计算在内,说到底,离真还是太……年轻了。如果离真经历过剑气长城攻守战之后,年纪再大点,离真会是一个很可怕的对手。”

    说到这里,陈平安自顾自笑了起来。

    倾力出拳与递剑,打杀离真。

    到底是一件痛快事。

    下一个被托月山魂魄拼凑重塑肉身的离真,终究不是离真了,只说魂魄“真我”,不说境界修为,比那靠着本命灯续命还魂的怀潜还不如。

    离真离真,果然是名字没取好。

    陈平安双手十指交错,大拇指相互磕碰,显得有些无所事事,不是当真不着急,只是拘得住念头。

    最早教他这种“心法”的人,是姚老头,只是老人说得太过空泛,言语道理又少,在只是窑工学徒而非弟子的陈平安这边,老人从来惜字如金,所以当年陈平安只在烧瓷拉坯一事上多想,但是那会儿往往越想越着急,越用心越分心,体魄孱弱的缘故,总是眼高手低,心快手慢,反而步步出错。

    真正让陈平安豁然开朗的人,能够将一个道理用在人生千百件事上的人,其实是第一次去往骊珠洞天游历的宁姚。

    人生道路上,出现任何问题,先压情绪,所有思虑,直指症结所在。

    宁姚的一言一行,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却偏偏又不会让人觉得有丝毫的大道无情,刻薄冷酷。

    所以后来游历途中读书,在一部史书上看到那句“冬日可爱,夏日可畏”,陈平安便有了感同身受。

    反观马苦玄之流的天之骄子,便是那炎炎夏日,大日悬空,管你人间会不会大旱千里,生灵涂炭。

    人生际遇,会悄无声息地决定每个人对道理的亲近程度。

    有些一见倾心,见之惊爱。

    有些见之无感,甚至是见之反感。

    难怪崔东山曾经笑言,若是愿意细究人之本心,又有那察见渊鱼的本事,世间哪有什么不可理喻的喜怒无常,皆是种种本心生发的情绪外显,都在那条条驿路上边走着,快慢有别而已。

    崔东山泄露过一些天机,说他之所学,宗旨所在,便是将生死、七情六欲这些含糊不清的概念,设置出九条相对笼统的大纲,再细分出三十六种细则,在这纲目之外,还有三条最根本的计算规矩,相互间纵横交错,其实就是一座棋盘罢了。人之所想所思,每一个念头,都在这棋盘上边枯荣生灭,为何起,为何落,皆是有理依循。

    这样的崔东山,当然很可怕。

    陈平安甚至冥冥之中有一种直觉,将来只要守住了宝瓶洲,那么崔东山的成长速度,会比国师崔瀺更快,更高。

    所以就需要陈平安更像一个真正的先生。

    只传授道法、拳术给弟子,弟子天资更好,机遇更佳,比师父道法更高、拳术更通天的那一天起,往往师父弟子的关系,就会一下子复杂起来。

    只传授书上道理给学生,教书先生自己立身不正,等到学生学问高了,又如何奢望学生愿意由衷敬重先生?

    白嬷嬷没来由笑道:“姑爷说那离真成长起来,会很可怕,离真在死之前那刻,一定觉得姑爷已经是一个可怕的人。”

    报应来得有点快。

    陈平安苦笑道:“我只希望所有对手,都觉得陈平安是个好说话好欺负的人。”

    白嬷嬷起身离去,轻声道:“就不耽误姑爷养伤了。小姐交待过,姑爷只管安心修养,城头那边,她和叠嶂、黑炭几个都可以照顾好自己。”

    陈平安点了点头,跟着起身,突然问道:“我和离真的那场厮杀,详细过程,没有流传开来吧?”

    白嬷嬷笑道:“城头观战的剑仙们都没说什么。可如今城里这边,还真有三个版本,分别是从绿端、董家姑娘和顾见龙嘴里流传开来的。姑爷想听哪个?”

    陈平安一阵头大,说道:“只听顾见龙的那个版本。”

    白嬷嬷笑道:“这可就不够精彩了,绿端那丫头的故事最夸张,姑爷的说书先生,尽得真传,不愧是姑爷如今的小弟子。光是说那离真身上的二十件仙兵,就可以说上好几盏茶的功夫。

    董家姑娘的故事篇幅最长,唯独顾见龙的版本,最短,很是简明扼要了,只说那战场上,二掌柜忍了那个小畜生老半天,后来是实在忍不住了,便鬼鬼祟祟蹦了出来,一剑砍死了离真。‘好家伙,事后又他娘的狠狠赚了一大笔,众目睽睽之下,当着剑仙和大妖的面,一个人撅屁股在战场上摸了半天,如果不是总算还要点脸,看那二掌柜的架势,都能掏出一把锄头来,来回翻地七八遍,果然天底下就没有二掌柜会亏本的买卖。’。姑爷,这是顾见龙的原话,我只是照搬。”

    说到这里,老妪笑得合不拢嘴。

    其实还有一些更谐趣的说法,老嬷嬷没说出口。

    “就咱二掌柜这脸皮,了不得,往城头上一趴,脸贴地上,估摸着都不用任何一位剑仙出马御敌,端板凳嗑瓜子饮酒看戏,各忙各的就是了,反正任由蛮荒天下使出吃奶的劲,打个百八十年,都上不了城头。”

    那个家住太象街的顾见龙,打小就是出了名的嘴巴不把门,人倒是不坏,因为家族关系,打小就与齐狩那个小山头走得近,但是后来与庞元济和高野侯也都关系不差。

    陈平安双手笼袖,走在老妪身边,笑眯眯道:“这个顾见龙,不愧是本命飞剑叫那‘砒-霜’的,我也忍他不是一天两天了,回头一定要请他去铺子那边喝酒。”

    老妪也有些好奇,“有说法?”

    陈平安点头道:“小王八蛋总说我卖酒坐庄心太黑,这不是泼脏水是什么。”

    老妪忍住笑,附和道:“这就不太像话了,回头姑爷是得与他说道说道。”

    陈平安将白嬷嬷送到了门口,然后快步走向那座摆放印谱、折扇的厢房,从桌上棋罐当中抓出一大把棋子,最早那把刻了无数竹简的刻刀,已经赠送给学生曹晴朗,当下便只好以飞剑十五刻字。

    每在一枚棋子上刻字完毕,就在纸上写下所有记忆当中的细节。

    当时在战场上,一剑斩杀离真过后,踩碎头颅,震散魂魄,最终剑指灰衣老者,是意气用事,却也不仅仅是意气用事。

    也是为了能够光明正大,近距离多看几眼大妖,那些一位位站在蛮荒天下最山巅的强者。

    陈平安自己打算写一本关于蛮荒天下大妖的详细册子。

    桌上有两本,一本剑气长城几乎剑修人手一册,另外一本,是当初太徽剑宗掌律剑仙黄童留给郦采,后来被齐景龙抄录的摹本,然后留给了陈平安。

    陈平安闭上眼睛。

    老大剑仙递出那一剑。

    其实是在告诉那些隐匿、蛰伏在异乡多年的剑仙,与那大剑仙岳篁做着类似事情的同道中人。

    可以出剑了。

    所以在那一剑过后。

    剑气长城与战场的更南边,蛮荒天下开始乱了,四处动荡不安。

    在蛮荒天下隐姓埋名的剑仙,并未就此显露剑仙身份,而是开始秘密收网,以各种身份和面目,在蛮荒天下掀起一场场内乱。

    又有在蛮荒天下隐姓埋名、独自修行的剑仙,按照离开剑气长城之初的某个约定,一起悄然去往某地聚齐。

    还有一些原本自认已经与剑气长城撇清关系的剑仙,改变了主意。

    白云深处山中客,那剑仙直接捏碎剑鞘,手持无鞘剑,下山去也。

    有那蛮荒天下的一处水乡泽国,有剑仙御剑而起。

    有那不输浩然天下王朝京城的繁华之地,剑仙关了市井铺子,一剑砍去皇帝头颅,拎酒御剑,去往北方。

    有那以火山熔浆磨砺剑锋数百年的剑仙,大笑一声,收剑在鞘,回那故乡。

    有那已经在异乡开宗立派的年老剑仙,破关而出,仗剑求死。不为剑气长城,不为陈清都,只为自己是人族剑修。

    陈平安暂时并不清楚这些,能做的,只是眼前事,手边事。

    当个做完买卖的包袱斋,取出一件白玉牌咫尺物。

    先前是那灰衣老者亲口要他“见好就收”,陈平安就不客气了,哪怕对方不说,陈平安一样会当个捡破烂的包袱斋。

    当时老大剑仙没有拦阻,就意味着当时遗留在战场上的物件,没有被动手脚,可以放心捡取。

    离真布阵的十八件半仙兵、法宝,这些大阵枢纽重宝,毁去大半。

    只不过破碎的宝物,再支离破碎,也是一等一的天材地宝,不捡白不捡,一捡一大堆。

    但是也有那相对完整的重宝。

    比如剩下一枚道家五雷法印。

    掌心大小,极其沉重。

    材质不明,似玉非玉,似木非木。

    人间书案珍藏的印章,几乎少有人物图案,印章有那文人雅士雕琢自画像的,少之又少。

    这一方法印,却刻画有雷将,电母,风伯,雨师,云吏,灵官,天人等众多远古神祇图案。

    印文是那十六字虫鸟篆:攒簇五雷,总摄万法。斩除五漏,天地枢机。

    这十六个字,算是很夸张的篆文内容了,简直就是口气之大,吞吐天地。

    只要是修行了正宗一脉的五雷正法,并且是那真正修得大道的道门高真,确实可以自称“此身与天地相为表里,造化皆在吾掌中矣”。

    中土龙虎山天师府的黄紫贵人,便是其中翘楚。

    有一副享誉天下的楹联,却不是龙虎山道士自己撰写,而是外人赠送。

    “风雷云雨掌中起,万千法门从此开。”

    陈平安掌托这方“才跌了一境”的道门重器,笑道:“此大数之祖而中央五焉,你是有那机会恢复半仙兵品秩的。以前你是遇人不淑,摊上了个不讲义气的主人,如今落在我手里,算是你我皆造化,以后等我成为那堂堂中五境的山上神仙,学成了雷法,就可以跟随我一起斩妖除魔。”

    陈平安用袖子好好擦拭一番,这才轻轻搁在桌上。以后可以将其大炼,就挂在木宅门口外边,如那小镇市井门户悬铜镜辟邪一般。

    取出另外一件同样沦为法宝的仙家至宝,是那座仿造白玉京的青铜宝塔。

    见到此物,得了此物,陈平安最高兴。

    大炼之后,就搁在山祠之中。

    陈平安对于开辟出更多的关键窍穴,搁置修士本命物,想法不多,如今成为二境修士后,是多想都没用了。

    最后是那幅古木轴杆裂开、画面残破的画卷,栩栩如生的十八位剑仙,是那蛮荒天下历史上的顶尖剑修。

    只可惜画卷当下太过破损,几乎没有品相可言。

    陈平安一开始想着不能厚此薄彼,炼化之后,可以送给那金色小人儿,不曾想顿时感觉到一阵心口绞痛。

    真是个大爷啊,还瞧不上眼,给嫌弃上了。

    陈平安只得改变主意,与那青铜宝塔一起搁放在山祠当中。

    陈平安收起所有物件,放回咫尺物,走出屋子,走到了小宅门口,又走回院子。

    终究还是不放心城头那边。

    便开始六步走桩。

    只是走完几遍拳桩之后,哪怕身穿法袍,依旧难掩那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味。

    修士跌境,岂会轻松。

    陈平安先前之所以多此一举,询问白嬷嬷那场架的过程是否泄漏。

    倒是与阴谋不阴谋的,没什么关系。

    只是陈平安不太希望剑气长城有太多的人,清楚自己的另外一面。

    抬升的雷池与下坠的云海,天地相接壤的过程当中,陈平安的真身与阴神,当时其实已经混淆不清。

    所以那会儿的陈平安,身处绝境当中,却有一种酣畅淋漓的大快意。

    好像人生就该如此。

    坐着心不静,走桩也难心安。

    陈平安只得去屋子里边坐着,刻印章,哪怕挣了钱,依旧要一颗不剩下,全部还钱给剑气长城,可挣钱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件快活事。此间学问,不足为外人道也。

    剑气长城剑修茫茫多,唯独读书人没几个,刻印章也好,扇面题款也罢,手持刀笔之人,不够心定,刻差了,写差了,无所谓。

    陈平安坐在桌旁,取出了养剑葫,时不时抿一口酒。

    手持飞剑十五,新刻了一枚雪白如玉的石质印章。

    边款是那世间人事无意外,争名夺利忙不休,教俺这江湖老子白眼看。

    印文:喝酒去。

    再刻一方。

    边款是那自古诗家词客,恨不得打杀一个情字,唯我只恨情愁不登门,喝他娘的酒,怒从胆边生,一棍砸在书,打烂婉约词。

    印文:愁煞光棍汉。

    又刻一枚印章。

    边款:没钱剑仙无酒可醉,婀娜佳人突然有秋膘。

    印文:如何是好。

    最后刻下一方印章。

    边款:幽幽阶下苔,王孙把扇摇。焦黄井边蔬,涕泗滂沱流。

    陈平安刚想要篆刻印文,突然将这方印章握在手中,捏做一团齑粉。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

    起身离开屋子,夜色中,去正屋桌上取了那把剑仙。

    拔剑出鞘,月色如水,照耀剑身,如在洗剑。

    陈平安收剑在鞘,并未背剑,而是悬佩在腰,然后祭出符舟,去往剑气长城。

    豪杰斫贼,剑修杀妖,我怎能不心神往之,那就干他娘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Template file (/17mb/foot.html) is not ex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