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b>(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五百五十六章 山上何物最动人

    元来更喜欢读书,其实不太喜欢练武,不是吃不住苦,熬不住疼,就是没姐姐那么痴迷武学。

    追随师父卢白象,再次来到这座落魄山上,他和姐姐依旧没能将名字记录在祖师堂谱牒上,因为那位年轻山主又没在山头,元来没觉得有什么,姐姐元宝其实颇为愤懑,总觉得师父受到了怠慢。元来每天除了练拳走桩,与姐姐切磋技击之术,一有空闲就是看书,元宝对此并不高兴,私底下找过元来,说了一番找了这么个师父,我们姐弟二人一定要惜福的大道理。元来听进去了,不过还想要说些自己的道理,只是看着姐姐当时的冷峻面容,以及姐姐手中攥紧的那根木杆长枪,元来就没敢开口。

    那杆木枪,是他们那个当镖师的爹,唯一的遗物,在元宝眼中,这就是元家的祖传之物,本该传给元来,但是她觉得元来性子太软,从小就没有血性,不配拿起这杆木枪。

    他们爹是死在江湖里的,那他们姐弟作为江湖儿郎出身,就该在江湖上找回场子。元来却要每天读书,算怎么回事?

    元宝当然更喜欢那个热热闹闹又规矩森严的真正师门,曾是朱荧王朝一个江湖魔教门派的老巢,师父先是拢起了一伙边境流寇马贼,后来断断续续来了许多隐姓埋名的奇人异士,有些老人,满身的书卷气,哪怕吃着粗粝食物,喝着劣酒,也能悠哉悠哉,有些衣衫普通的年轻子弟,见着了大鱼大肉都要皱眉头,却要犹豫半天,才愿意下筷子,有些沉默寡言的汉子,对着一把佩刀,偏偏就要落泪。

    元来喜欢落魄山。

    因为落魄山上有个叫岑鸳机的姑娘。

    与姐姐元宝一样,练拳勤勉,但是长得比姐姐好看,还温柔。

    他知道岑鸳机每天早晚都会走两趟落魄山的台阶,所以就会掐准时辰,早些时候,散步去往山巅山神祠,逛荡一圈后,就坐在台阶上翻书。

    今天月色下,元来又坐在台阶顶上看书,约莫再过半个时辰,岑姑娘就要从一路练拳走到山巅,她一般都会休息一炷香功夫再下山,岑姑娘偶尔会问他在看什么书,元来便将早就打好的腹稿说给姑娘听,什么书名,哪里买来的,书里讲了什么。岑姑娘从来不会厌烦,听他言语的时候,她会神情专注望着他,岑姑娘那一双眼眸,元来看一眼便不敢多看,可是又忍不住不多看一眼。

    岑姑娘的眼睛,是明月。

    天下明月唯一轮,谁抬头都能瞧见,不稀奇。

    岑姑娘眼中的明月色,就只有他元来一人,轻轻望去,才能发现。

    今夜不知为何,岑姑娘身边多出了一个姐姐,一起打着那个粗浅入门的走桩,一起登山。

    元来便有些难为情,坐立难安,担心那位心直口快的姐姐,会当着岑姑娘的面训他不务正业,那以后,岑姑娘还愿意问自己在看什么书吗?

    元宝和岑鸳机一起到了山巅,停了拳桩,两个姿容各有千秋的姑娘,有说有笑。不过真要计较起来,当然还是岑鸳机姿色更佳。

    元宝与岑鸳机私底下切磋过,各有胜负,双方练拳都没多久,于是约定了将来她们要一起跻身传说中的金身境。

    元来坐在不远处,看书也不是,离开也不舍得,微微涨红了脸,只敢竖起耳朵,听着岑姑娘清脆悦耳的言语,便心满意足。

    两位少女并肩而坐,元宝说着自己师父的武学通玄,才情惊艳,琴棋书画,无所不知。

    岑鸳机便说着朱老先生的诸多好,和蔼可亲,待人和善,做得一大桌子佳肴美味。

    元来向下望去,看到了三个小丫头,为首之人,个儿相对最高,是个很怪的女孩,叫裴钱,特别闹腾。在师父和前辈朱敛那边,言语从来没什么忌讳,胆子极大。后来元来问师父,才知道原来这个裴钱,是那位年轻山主的开山大弟子,并且与师父四人,当年一起离开的家乡,走了很远的路,才从桐叶洲来到宝瓶洲落魄山。

    那个总能变出一捧瓜子的粉裙女童,落魄山如今尚未有正儿八经的祖师堂建筑,却已有自己的谱牒,谱牒上她叫陈如初,不过她还说喊她暖树也可以,详细解释是那“暖律潜催,幽谷暄和,黄鹂翩翩,乍迁芳树”的暖树,取此句的首尾二字成名字。另外那个扛着一根行山杖的黑衣小姑娘,憨憨的,第一次见面,就问他有没有听过北俱芦洲的哑巴湖,晓不晓得哑巴湖里有一条大水怪。

    岑鸳机看到那裴钱,就有些犯怵发虚。

    元宝不太愿意搭理这个落魄山上的小山头,陈如初还好,很乖巧一孩子,其余两个,元宝是真喜欢不起来,总觉得像是两个给门板夹过脑袋的孩子,总喜欢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落魄山加上骑龙巷,人不多,竟然就有三座山头,大管家朱敛、大骊北岳正神魏檗、看门人郑大风是一座,处久了,元宝觉得这三人,都不简单。

    裴钱这拨孩子,勉强算一座小山头。

    骑龙巷压岁铺子掌柜石柔,与草头铺子师徒三人,好像比较亲近。

    那个喜好身穿青衣的陈灵均,更多是独来独往,不在任何一座山头。

    元宝询问过岑鸳机关于那个年轻山主的事情,岑鸳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说不是坏人,没什么山主架子,喜欢当甩手掌柜,一年到头都在外边远游,只知道让朱老先生操持大小事务,劳心劳力。

    裴钱也与元宝、元来姐弟聊不到一块去,带着陈如初和周米粒在山神祠外玩耍,若是没有元宝岑鸳机这些外人在场,被山水同僚讥讽为“金头山神”宋煜章也会现身,听裴钱说些从老厨子和披云山那边听来的山水趣闻,宋煜章也会聊些自己生前担任龙窑督造官时的琐碎事务,裴钱爱听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离着元宝三人有些远了,周米粒突然踮起脚跟,在裴钱耳边小声说道:“我觉得那个叫元宝的小姑娘,有些憨憨的。”

    裴钱瞪眼道:“身为落魄山右护法,怎么可以在背后说人是非?!”

    周米粒病恹恹的。

    裴钱嬉笑道:“傻不傻的,还需要你说吗?咱们心里有数就行了。”

    周米粒笑逐颜开。

    裴钱伸手摸着周米粒的小脑袋,微微弯腰,眼神慈祥道:“每天吃那么多米粒儿,一碗又一碗的,个儿怎么不长高嘞?”

    周米粒以脚尖点地,挺起胸膛。

    裴钱轻轻按下周米粒,安慰道:“有志不在个儿高。”

    周米粒笑得合不拢嘴。

    裴钱伸出双手,按住周米粒的两边脸颊,啪一下合上哑巴湖大水怪的嘴巴,提醒道:“米粒啊,你现在已经是咱们落魄山的右护法了,上上下下,从山神宋老爷那边,到山脚郑大风那儿,还有骑龙巷两间那么大的铺子,都晓得了你的职务,名声大了去,越是身居高位,你就越需要每天反省,不能翘小尾巴,不能给我师父丢脸,晓不得?”

    陈如初望向北边的灰蒙山,也属于自家山头,而且极大,如今螯鱼背已经租借给了书简湖珠钗岛。

    陈如初轻声说道:“朱先生好像这次出门还要很久。”

    裴钱点头道:“要走好些地方,听说最远,要到咱们宝瓶洲最南边的老龙城。”

    裴钱从袖子里掏出一只钱囊,“与你们说过的,送我钱袋子的那位桂姨,就是老龙城的神仙前辈,她笑起来特别好看哩。”

    周米粒问道:“能给我瞅瞅不?”

    裴钱递过去,“不许乱翻,里边装着的,可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周米粒拿过钱袋子,“真沉。”

    裴钱扯了扯嘴角,哼哼道:“这就叫家当!”

    裴钱跳上了山巅栏杆,学自己师父,缓缓出拳,行云流水。

    每次骤然停歇一振袖,如闷雷。

    稍稍一跺脚,整条栏杆便瞬间灰尘震散。

    只可惜石阶那边三人,已经下山去了。

    ————

    一行人乘坐牛角山仙家渡船,刚刚离开旧大骊版图,去往宝瓶洲中部地界。

    如今的宝瓶洲,其实都姓宋了。

    刘重润覆了一张朱敛递来的女子面皮,中人之姿,坐在屋内梳妆台前,手指轻轻抹着鬓角,哭笑不得。

    只是想起此次寻宝,依旧惴惴不安,毕竟水殿龙舟两物,她作为昔年故国垂帘听政的长公主,寻见容易,只是如何带回龙泉郡,才是天大的麻烦,不过那个朱敛既然说山人自有妙计,刘重润也就走一步看一步,相信那个青峡岛的账房先生,既然愿意将落魄山大权交予此人,不至于是那种夸夸其谈之辈。

    卢白象屋内,朱敛盘腿而坐,桌上一壶酒,一只瓷杯,一碟黄豆,小酌慢饮。

    卢白象坐在对面,没有喝酒的

    意思。

    崔东山的那封回信上,提了一笔魏羡,说这家伙这些年从随军修士做起,给一个名叫曹峻的实职武将打下手,攒了不少军功,已经得了大骊朝廷赐下的武散官,以后转入清流官身,就有了台阶。

    藕花福地画卷四人,如今各有道路在脚下。

    魏羡投军,隋右边在桐叶洲玉圭宗修行,当了个修道之人,卢白象在江湖上开宗立派,唯独朱敛,留在落魄山。

    卢白象先前收到朱敛的密信,就立即准备了三件山上宝物和一箱子神仙钱,都是几拨朱荧王朝亡国遗民的买命钱,不过后来陈平安从龙宫洞天寄信回落魄山,朱敛不但没收下卢白象辛苦积攒下来的家底,还反过来给了卢白象十颗谷雨钱。但是同时叮嘱卢白象创建的门派,收拢各路兵马没关系,最好别掺和那帮遗老遗少的复国之举,大骊铁骑接下来要做的,肯定就是针对这拨试图死灰复燃的漏网之鱼。陈平安在信上只是建议,没有一定要卢白象如何行事。

    与刘重润商议寻宝一事,卢白象在场,只不过都是朱敛在那边运筹帷幄。

    朱敛一举三得。

    帮着落魄山确定了刘重润和珠钗岛,值不值得成为长远的盟友。

    珠钗岛欠了落魄山一份不小的香火情。

    刘重润欠了陈平安这位年轻山主的一成分账。

    当然落魄山和陈平安、朱敛,都不会贪图这些香火情,刘重润和珠钗岛将来在生意上,若有表示,落魄山自有办法在别处还回去。

    相信刘重润如今还不太清楚,珠钗岛嫡传弟子,先前能否留在螯鱼背修行,就在她的一念之间。

    若是利益熏心,在得知寻宝一事隐患重重之后,仍是执意要涉险行事,那么就不是当下的光景了。

    卢白象笑问道:“若是刘重润选错了,你朱敛就属于画蛇添足,岂不是自找麻烦,被你试探出了刘重润不是合适的盟友,那本该是落魄山囊中之物的水殿龙舟,到底取还是不取?不取,等于白白失去了五成分账,取了,便要与刘重润和珠钗岛关系更深一层,落魄山后患无穷。”

    朱敛捻起几粒金黄灿灿的干炒黄豆,丢入嘴中,咬得嘎嘣脆,笑眯眯道:“‘若是’?现在不是没有这个‘若是’嘛。”

    卢白象摇摇头,显然不太认可朱敛此举。

    若是他来住持此事,在崔东山那封信寄到落魄山后,就大局已定,水殿、龙舟,必有一件,清清爽爽,搬运到落魄山。至于其它,此后刘重润和珠钗岛修士在未来岁月里的对与错,其实都是小事。因为卢白象坚信落魄山的发展之快,很快就会让珠钗岛修士人人高山仰止,想犯错都不敢,哪怕犯了珠钗岛修士自认的天大错,在落魄山这边都只会是他卢白象随手抹平的小错。

    朱敛举杯抿了口酒,呲溜一声,满脸陶醉,捻起一粒黄豆,斜眼笑道:“安心当你的魔教教主去,莫要为我忧心这点黄豆小事。”

    卢白象笑问道:“裴钱主动去竹楼练拳,为何不与陈平安直说?既然觉得事大,又为何由得崔老前辈那般摧残裴钱本心?真不怕物极必反,裴钱的武学之路,早早到了断头路?”

    朱敛放下举到一半的酒杯,正色说道:“崔诚出拳,难道就只是锤炼武夫体魄?拳头不落在裴钱心头,意义何在?”

    朱敛冷笑道:“裴丫头这种武学天才,谁不能教?不能教好?我朱敛可以,你卢白象可以,估计就连岑鸳机都可以教,反正裴钱只要自己想要练拳,就会学得很快,快到当师父的都不敢相信。但是要说谁能教出一个当世最好,你我不行,甚至连少爷都不成!”

    朱敛轻轻抬臂握拳,“这一拳打下去,要将丫头的体魄与心弦,都打得只留下一丝生气可活,其余皆死,不得不认命服输,但就是凭着仅剩的这一口气,还要让裴钱站得起来,偏要输了,还要多吃一拳,便是‘赢了我自己’,这个道理,裴钱自己都不懂,是我家少爷一言一行,教给她的书外事,结结实实落在了她心上的,开了花结了果,刚好崔诚很懂,又做得到。你卢白象做得到?说句难听的,裴钱面对你卢白象,根本不觉得你有资格传授他拳法。裴丫头只会装傻,笑眯眯问,你谁啊?境界多高?十一境武夫有没有啊?有的话,你咋个不去一拳开天?在我裴钱这儿耍个锤嘛。”

    说到最后,朱敛自顾自笑了起来,便一口饮尽杯中酒。

    卢白象笑着点头。

    那是一个极其聪明通透的小女孩。

    朱敛又笑道:“你以为她清楚崔诚是什么境界?裴丫头知道个屁,她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她师父的拳,是那个叫崔诚的老头儿,一拳一拳打出来的,那么天底下唯二能够传授她拳法的,除了天大地大师父最大,就只有二楼那个老人有那么点资格,其他任何人,管你是什么境界,在裴丫头这边,都不行。”

    朱敛伸出一根手指,在桌上随手画了一个圈,“在这里边,裴钱言行无忌。”

    卢白象问道:“如果有一天裴钱的武学境界,超过了自己师父,又该如何?她还管得住心性吗?”

    朱敛嗤笑道:“我家少爷几百年前就想到这个状况了,需要你卢白象一个外人瞎操心?你当是你传授那姐弟拳法?如此省心省力?丢几个拳架拳招,随他们练去,心情好,喂他们几拳就完事了?卢白象,真不是我瞧不起你,一直这么下去,元宝元来两人,将来侥幸能够将拳练死,你这个当师父的,都该烧高香了。”

    卢白象不以为意。

    朱敛摇摇头,“可怜两孩子了,摊上了一个从未将武学视为毕生唯一追求的师父,师父自己都半点不纯粹,弟子拳意如何求得纯粹。”

    卢白象笑问道:“真有需要他们姐弟死里求活的一天,劳烦你搭把手,帮个忙?”

    朱敛呵呵笑道:“元宝将来如何,暂时不好说,元来欲想破大瓶颈,我还真有锦囊妙计。”

    卢白象说道:“那三件山上宝物,我以私人身份赠送给你,至于你朱敛如何处置,是给落魄山添补家用,还是自己收藏,我都不管。”

    朱敛抿了口酒,“说定了?”

    卢白象点点头。

    朱敛这才给出答案,“将来当着元来的面,让裴丫头一拳打得岑鸳机半死,不就成了?”

    卢白象爽朗大笑。

    朱敛将那碟所剩不多的干炒黄豆推向卢白象,“老是挣自家人的钱,良心不安啊,好在卢教主仗义,让我有机会拆东墙补西墙,回头取出其中一件,送给陈灵均,这一年来,今天一把雪花钱,明天一颗小暑钱,他已经赌棋赌得快要精光了。”

    卢白象想起那个每天都趾高气昂的青衣小童,笑道:“死要面子活受罪。”

    朱敛却说道:“要点脸,是好事。”

    卢白象望向这个家伙,眼神玩味。

    朱敛理直气壮道:“是魏大山神不要脸,关我什么事?”

    卢白象笑着伸手去捻起一粒干炒黄豆。

    朱敛突然改口道:“这么说便不仗义了,真计较起来,还是大风兄弟脸皮厚,我与魏兄弟,到底是脸皮薄儿的,每天都要臊得慌。”

    一位耳垂金环的白衣神人笑容迷人,站在朱敛身后,伸手按住朱敛肩膀,另外那只手轻轻往桌上一探,有一副仿佛字帖大小的山水画卷,上边有个坐在山门口小板凳上,正在晒太阳抠脚丫的佝偻汉子,朝朱敛伸出中指。朱敛哎呦喂一声,身体前倾,趴桌上,赶紧举起酒壶,笑容谄媚道:“大风兄弟也在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小弟老想你啦。来来来,借此机会,咱哥俩好好喝一壶。”

    郑大风继续竖着中指,好像说了个滚字。

    朱敛视而不见,置若罔闻,转头埋怨魏檗,“咋个也不运转神通,给大风兄弟送壶酒?”

    魏檗一拂袖,便有一壶酒从落魄山落在郑大风头上,被郑大风一手接住。

    朱敛一手持画卷,一手持酒壶,起身离开,一边走一边饮酒,与郑大风一叙别情,哥俩隔着千万里山河,一人一口酒。

    卢白象笑着伸手示意这位山神落座。

    魏檗没有离去,却也没有坐下,伸手按住椅把手,笑道:“远亲不如近邻,我要去趟中岳拜访一下新山君,与你们顺路。”

    卢白象疑惑道:“这不合山水规矩吧?”

    世俗王朝的五岳山君正神,一般而言是不会轻易碰头的。

    魏檗笑道:“三场夜游宴,中岳山君地界边境,与我北岳多有接壤,怎么都该参加一场才合乎规矩,既然对方事务繁忙,我便登门拜访。再就是以前的龙泉郡父母官吴鸢,如今在中岳山脚附近,担任一郡太守,我可以去叙叙旧。还有位墨家许先生,如今跟中岳山君毗邻,我与

    许先生是旧识,先前夜游宴。许先生便托人赠礼披云山,我应该当面道谢一番。”

    卢白象点点头,这么讲也说得通。

    大骊铁骑一路南下,覆灭王朝藩属无数,在各地禁绝大小淫祠更是多达数千座,捣毁金身神像无数。

    而北岳魏檗,是如今唯一收到大骊户部赠送百余颗金精铜钱的山君正神。

    其余四位宝瓶洲新山君,暂时都无此殊荣待遇。

    在自己屋子那边,朱敛与郑大风各自饮酒,哪怕渡船如今还位于北岳地界,可这幅魏檗打造出来的山水画卷,仍是无法维持太久。

    朱敛问道:“有事?”

    郑大风点点头,说道:“崔老爷子突然想要带着裴钱走一趟莲藕福地,我没说不行,但也没立即答应。只能推说如今魏檗不在披云山,有那桐叶伞,也进不去。”

    朱敛思虑片刻,沉声道:“答应得越晚越好,一定要拖到少爷返回落魄山再说。若是走过了这一遭,老爷子的那口心气,就彻底撑不住了。”

    郑大风挠挠头,感慨道:“一定要陈平安见上最后一面吗?我怎么觉得只会徒增离愁。崔老爷子故意在这个时候开口,其实也有自己的意愿在里边。”

    朱敛无奈道:“还是见一面吧。”

    郑大风问道:“赔钱货那边?”

    朱敛摇头道:“一个字都别提。”

    郑大风坐在小板凳上,瞧着不远处的山门,春暖花开,和煦日头,喝着小酒,别有滋味。

    山上何物最动人,二月杏花次第开。

    一路瘸拐登顶,眺望东边的小镇,北边的郡城,又有稀稀疏疏的三更灯火伴月明。

    郑大风就喜欢在这样寡淡的日子里边,一天又过一天。

    而且他也期待将来的落魄山,住下更多的人。

    若是水灵女子多一些,当然就更好了。

    朱敛笑道:“山上那边,你多看着点。”

    郑大风提起酒壶,指了指山门那边,说道:“这不正看着的嘛。溜上山一只母苍蝇,都算我郑大风不务正业!”

    ————

    狮子峰,神仙洞府内。

    陈平安一身血肉模糊,奄奄一息躺在小舟上,李二撑蒿返回渡口,说道:“你出拳差不多够快了,但是力道方面,还是差了火候,估摸着是以前太过追求一拳事了,武夫之争,听着爽利,其实没那么简单,别总想着三两拳递出,就分出了生死。一旦陷入僵持局面,你就一直是在走下坡路,这怎么成。”

    陈平安微微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其实第一次喂拳之后,李二就察觉到了陈平安的拳意瑕疵,第二次,就由着陈平安先出拳百次,他不还手,然后只出一拳,也不打得太重,要求只有一个,撑得住不倒下即可,随后陈平安那一口纯粹真气不能坠,下一个百拳,拳意更不能往下减少太多,他李二一些个故意露出的破绽,若是陈平安无法强提一口气,循着破绽迅猛出拳,那他李二就不客气了,那一拳,挨在身上,任你是远游境武夫,都要觉得生不如死。

    今天是第三场喂拳,李二又换了一种路数,各自出拳,陈平安倾力,他拳出一半,停拳之时,询问陈平安死了几次。

    陈平安给出确切答案后,李二点头说对,便打赏了对方十境一拳,直接将陈平安从镜面一头打到另外一端,说生死之战,做不到舍生忘死,去记住这些有的没的,不是找死是什么。所幸这一拳,与上次一般无二,只砸在了陈平安肩头。浸泡在药水桶当中,白骨生肉,算得了什么遭罪,碎骨弥合,才勉强算是吃了点疼,在此期间,纯粹武夫守得住心神,必须故意放大感知,去深切体会那种筋骨血肉的生长,才算有了登堂入室的一点小本事。

    渡口建造了一栋粗糙茅屋,陈平安如今就在那边疗伤。

    李二觉得自己喂拳,还是很收着了,不会一次就打得陈平安需要修养好几天,每天给陈平安哪怕疗伤完毕,还是攒下了一份疼痛“余着”,第二次喂拳,伤上加伤,要求陈平安每次都稳住拳意,这就等于是以逐渐残破的武夫体魄,维持原先的巅峰拳意不坠丝毫。

    李二没说做不到会如何。

    反正陈平安做到了。

    天底下没那么多复杂的事情。

    至于换成别人,如此喂拳行不行,李二从来不想这些问题。

    一来他懒得教,再则同样一拳下去,陈平安可以没有大碍,不耽误下一次喂拳,寻常人就是个死,还教什么教。

    李二没有说陈平安做得好与不好。

    反正最终能吃下多少拳,都是陈平安的自家本事。

    李二撑船到了渡口,陈平安已经挣扎起身。

    李二说喂拳告一段落,欲速则不达,不用一味求多求重,隔个三两天再说。

    何况他得下山去铺子那边看看。

    陈平安询问自己休养过后,能不能去山脚住个一两天。

    李二笑着说这有什么行不行的,就当是自己家好了。

    李二率先下山。

    陈平安蹲在渡口旁边,忍着不止在体魄伤势更在于神魂激荡的疼痛,轻轻一掌拍在船头,小船骤然沉入水中,然后砰然浮出水面,这一去一返,船内血迹便已经清洗干净。

    这才去往茅屋,还得提水烧水,每走一步,都是煎熬。

    陈平安第二天清晨时分,换上一身洁净衣衫,也下了狮子峰。

    布店刚刚开门,陈平安去吃过了一顿早餐,便帮着柳婶婶招徕生意。

    看得妇人大开眼界,竟是与一个晚辈学到了好些生意经。

    一些个原本与妇人吵过架黑过脸的街坊邻居,如今路上瞧见了妇人,竟是多了些笑脸。

    妇人一边喜欢,一边忧愁。

    这么好的一个后生,怎么就不是自家女婿呢?

    于是当李柳姗姗来迟,回到家中,就看到了那个正与客人们热络卖布的年轻人。

    李柳愣了一下。

    她刚跨过门槛,就给她娘亲偷偷伸出两根手指,在李柳那纤细腰肢上轻轻一拧,倒也没舍得用力,到底是女儿,不是自己男人,妇人埋怨道:“你个没用的东西。”

    李柳笑眯起眼,柔柔弱弱,到了家中,从来是那逆来顺受的李槐姐姐。

    有了陈平安帮忙揽生意,又有李柳坐镇铺子,妇人也就放心去后院灶房做饭,李二坐小凳上,拿着竹筒吹火。

    趁着店里边暂时没客人了,陈平安走到柜台旁边,对那个站在后边打算盘的李柳,轻声说道:“好像让柳婶婶误会了,对不住啊。不过李叔叔已经帮着解释清楚了。”

    李柳抬起头,笑道:“没事。”

    陈平安松了口气。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放低嗓音,笑问道:“能不能问个事儿?”

    李柳轻轻打着算盘,对着她娘亲笔下好似一部鬼画符的账本,算着布店这些日子的收支细目,抬头微笑道:“林守一和董水井,我都不喜欢。”

    陈平安有些惊讶,本以为两个人当中,李柳怎么都会喜欢一个。

    只不过喜欢谁不喜欢谁,还真没道理可讲。

    李柳笑问道:“之所以没有留在狮子峰上,是不是觉得好像这么座谁也不认得你的市井,更像小时候的家乡?觉得如今的家乡小镇,反而很陌生了?”

    陈平安斜靠柜台,望向门外的街道,点点头。

    李柳不再说话。

    沉默片刻,李柳合上账本,笑道:“多挣了三两银子。”

    陈平安依旧斜靠着柜台,双手笼袖,微笑道:“做生意这种事情,我比烧瓷更有天赋。”

    李柳问道:“清凉宗的变故,听说了?”

    陈平安点点头,“乘坐渡船赶来狮子峰的路上,在邸报上见过了。”

    吃过了晚饭。

    陈平安就告辞上山,没有选择在李槐屋子休息过夜。

    妇人幽幽叹息,转头见李柳没个动静,用手指一戳闺女额头,“犯什么愣,送人家一程啊。”

    李柳望向李二。

    李二不动如山。

    妇人哀叹一声,念叨着罢了罢了,强扭的瓜不甜。

    李柳嫣然一笑,李二咧嘴一笑。

    妇人瞪了李柳一眼,“李槐随我,你随你爹。”

    陈平安到了狮子峰之巅,走过了山水禁制,来到茅屋,闭目养神静坐片刻,便起身去往渡口,独自撑蒿去往湖上镜面,脱了靴子留在小船上,卷了袖子裤管,学那张山峰打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