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013章陈惜儿毁了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陈惜儿的父母被人搀扶着在休息。

    无数记者守在医院外,想要得到这起骇人听闻的恶意毁容事件的第一手消息,他们全都被陈家的保镖给拦在了医院外。

    刚刚飙车冲到医院的云浪,也被拦在了门外。

    云浪跑到急诊大楼的另外一处墙下,推开窗子爬了进去。

    刚刚跑到手术室的门口,他就看到一身新郎打扮的罗伊。

    这个意大利人的脸上全是纠结。

    罗伊看了一眼手术室上的红灯,然后转身走了。

    他就这样走了?

    云浪的脑子乱成了一团,他难道不要他的未婚妻了?

    不要陈惜儿了?

    罗伊从云浪的身边走过。

    云浪听到他在讲电话,“喂,马上准备回意大利。婚礼?没有什么婚礼了!”

    云浪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拦住了他,厉声质问道:“你说什么?惜儿是你的未婚妻!你难道要抛下她吗?”

    罗伊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愤怒的年轻男人,冷静陈述:“她毁容了。”

    云浪听到这三个字,全身愤怒的火焰瞬间熄灭了,身子像是被浸在十二月的冰水中一样的冷。

    惜儿毁容了?

    被杨晴天毁容了?

    老天!他都做了什么!

    罗伊看也不看他,径直走了。

    云浪扶着医院的白墙才能站稳,他慢慢地一步步地走向了手术室门口。

    看到手术室亮着的红灯,云浪脑子嗡的一下,手脚哆嗦的差点没站稳。

    他哆哆嗦嗦拿出一包烟出来,刚刚点燃,就有个护士跑过来阻止:“你这个人,怎么在医院抽烟呢?”

    “陈惜儿是不是在里面?”云浪丢掉了烟,惨白着一张脸问。

    那个护士点点头,然后说:“伤者情况很不好,烧伤面积达到了百分之六十,你不要在这里抽烟,会影响病人。”

    说完就匆匆跑了。

    云浪守在手术室门口,不住地默念,希望陈惜儿没事。

    手术室灯终于灭了,白大褂上血迹斑斑的医生走了出来。

    云浪屏住呼吸,听到医生清晰地说:“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她的容貌再没有办法恢复了……”

    云浪的心里有一面镜子,被人重重一击。

    震耳欲聋的巨响之后,是无数细碎的破裂声,延绵不绝。

    他那美丽的惜儿,那么爱美的人儿,她怎么会毁容?

    他又想起了杨晴天被警察带走时,脸上那种淡然释怀的表情。

    她仿佛是在对他说,陈惜儿没了那张脸,再也没有办法诱惑你了。

    云浪守在医院,一直都没有离开。

    陈惜儿的父母因为悲伤过度,先后倒下。

    而罗伊则不告而别,取消了婚礼,回了意大利。

    陈惜儿的父母在骂着罗伊薄情的时候,云浪默默地守在陈惜儿的病床前。

    他们看得出,云浪是真心爱陈惜儿的。

    这种时候也没有什么可以反对的,也就由着他去了。

    两天后,陈惜儿醒了。

    她先是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发呆,然后想动一下,却发现自己头部、上肢、整个上半身都缠着白色的纱布。

    接着,回忆排山倒海,汹涌而至。

    她想起了杨晴天,想起了她泼向自己的那瓶液体。

    她开始慌张,全身痛得就像无数把刀子在割她的肉。

    云浪发现她醒了,急忙问道:“惜儿,你觉得怎么样?”

    陈惜儿咽了口口水,困难地说:“镜子……”

    云浪的眸子闪过痛苦的表情,“这里没有镜子,你好好休息……”

    “镜子……给我镜子!让我看看我的脸!”

    陈惜儿锐利的声音颤抖得要命,那凄厉的声音就像是堕入十八层地狱一样恐怖。

    她开始乱动,云浪不得不按住她不停扭动的身体,输液的瓶子乒乒乓乓碎了一地。

    医生匆忙赶到,不得不绑住不停挣扎的陈惜儿。

    局面一片混乱,云浪慢慢退开,眼睁睁看着陈惜儿裹得像个木乃伊。

    他心知肚明,在那堆白纱下面的躯体,是如何的恐怖绝伦。

    “镜子!给我镜子!我要看我的脸!”

    陈惜儿惊声尖叫的声音响彻了整个病房。

    医生面对情绪如此激动的她,不得不给她打了针镇定剂。

    药物起效,陈惜儿昏了过去。

    云浪吸了一口气,慢慢走出了医院。

    一个小时之后,他出现在了拘留所。

    白色的衬衫发黄,扣子也掉了好几个,云浪下巴微青,双眼下面有黑黑的暗影,整个人都憔悴了。

    面前沉默的这个穿着囚服的女人倒是一派淡然,一个字也没有说。

    “为什么?”云浪问。

    杨晴天抬起头,一双眼睛不悔地看着他,“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杨晴天,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是为了我,我真的承受不起!”

    云浪愤怒地捏紧了拳头,指甲陷到肉里,钝钝的痛。

    杨晴天的眼睛里一片纯净、坦然,“我从前以为求陈惜儿来爱你,你就会开心。

    可惜不是,你只会越来越堕落。所以我明白了,没有了她,你才会真正的快乐。”

    云浪深吸了口气,想骂她、想打她。

    但是他动了动嘴皮,一个字也说不出,他的手也根本抬不起来。

    这个时候,警察说了句时间到了,就把杨晴天带走了。

    云浪独自坐在拘留室里,泪水汹涌流下-

    楚阮在雨夜被几个黑衣人袭击之后,猜想到对方是想对厉家斩草除根所以才要对付她。

    茫茫天地间,她竟无处可去。

    她沿着山间小路,来到了一处断崖处。

    云浪说,厉司承的车就是从这里摔下去的。

    楚阮将手中的一束白玫瑰,从山上扔了下去。

    她这一生见惯了生死。

    可这一次,她却不能像从前那样洒脱。

    她的手轻轻放在肚子上,心里默念着:厉司承,如果你在天上,一定要好好看着我们的宝宝。

    忽然,楚阮心生警兆,感觉背后有人靠近。

    她想也不想的立刻回头,看到齐白走了过来。

    “我听说你被袭击了。”齐白开口道。

    楚阮淡淡地回答:“你这么快就知道消息,让我开始怀疑袭击我的人就是你。”

    齐白狭长的桃花眼看不出什么表情,“你应该知道,有人想要对你下手。”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