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学生崔瀺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第一百三十二章 学生崔瀺

    拂晓时分,一辆马车停在袁氏老宅门外,高大少年于禄和肤黑少女谢谢,各自背着包裹等在马车旁,少年崔瀺打着哈欠走出宅子,一袭质地考究、手工精良的象牙色白袍,他身后跟着个容貌精致如瓷器的少年,恋恋不舍。手机端 m..

    于禄忍不住问道:“公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崔瀺懒洋洋道:“带你们远游求学,去大隋逛逛,你们两个本来是山崖院的学生。”

    于禄和谢谢这两位卢氏王朝的遗民刑徒,面面相觑。

    车夫是个大骊驻留龙泉县城的大谍子,眼观鼻鼻观心,纹丝不动坐在驾车位置,崔瀺了车弯腰掀起帘子后,突然转头道:“去把王毅甫喊过来担任车夫,你继续留在县城,负责盯着骑龙巷和杏花巷两处地方的动静。”

    那谍子点点头,一言不发地下车离去。

    约莫一盏茶功夫,一个高大男子大步流星走来,高大少年目不斜视,神色从容,少女眼神冷冽,似乎不太喜欢这位名叫王毅甫的男人。

    王毅甫,正是那个奉命亲手拧掉宋煜章头颅的男子,昔年卢氏王朝的沙场猛将,既没有沦为大骊阶下囚,也没有成为新王朝的座宾,更没有重掌兵权,而是成为了那位娘娘的鹰犬,随着她被“贬谪”到长春宫去结茅修道,王毅甫的主人,从大骊娘娘换成了眼前的这位少年国师。

    因为是走驿路官道,马车不小,足以容纳三人,可崔瀺仍是让少年少女坐在外边,他独自霸占着宽敞车厢,没过多久,车厢内传来琅琅读声,堂堂大骊国师,享誉一洲的围棋圣手,却每天都要朗诵这些蒙学内容,实在是让人觉得好笑。

    马车由东门驶出小镇,崔瀺掀起窗帘,看了眼东门口附近的新建县衙,尚未完全竣工,只是有了个雏形,在衙署胥吏督促下,小镇青壮现在已经开始忙碌,使得整个东门都尘土飞扬,崔瀺眼神阴沉地放下帘子。

    离开小镇后,沿着驿路驶出大概一个时辰,崔瀺让王毅甫停车,他独自走向一座小山坡,观湖院的“君子”崔明皇等候已久,见到这位被驱逐出家门的祖辈后,毕恭毕敬作揖行礼。

    崔瀺站在山顶,回望小镇,只可惜如今境界大跌,修为低微,哪怕穷尽目力,也无法见着那边的风景了,“尊奉披云山为大骊北岳一事,还需要酝酿,一时半会很难成功。但是在披云山建造新院,势在必行,最多半年会有结果。放心,你这次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差点连命都丢了,我肯定不会过河拆桥,一个院副山主,是跑不掉的。之后大骊肯定会倾尽国力,将这座崭新院,打造得山崖院更像是儒家七十二院之一。”

    崔明皇松了口气后,眼神坚毅,承诺道:“绝不会让老祖失望的”

    崔瀺对此不置一词,继续说自己的,“我将那个瓷人少年留给你,到时候你把他安插进入新院,不出意外的话,他的修行会很顺利,可能会以一种吓人的速度跻身五境,你做好心理准备,但是你最好将他雪藏起来,不要太早浮水出面。我从瓷山千挑万选出了那些碎瓷,好不容易才拼凑出这么个神魂具备的瓷人,这少年能够从一堆破瓷片,到现在的活灵活现,与人无异,既是我崔瀺毕生心血的凝聚,也有很大的运气成分,所以你务必多点心。说句不吉利的话,这已经相当于是我在跟你托孤了。”

    崔明皇心情激荡,弯腰抱拳道:“老祖放心,我崔明皇一定将其视为己出”

    崔瀺有些疲惫神色,“在小镇这边,除了藩王宋长镜之外,其余两拨谍子死士,你能够随便使唤,我已经帮你打过招呼了。再是没事的时候,多跟杨家铺子的杨老头聊聊,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做事最是公道,从不谈什么好坏、正邪、敌我,你争取能够让老头子答应跟你做买卖。”

    “至于阮邛,我劝你别去自讨无趣。福禄街和桃叶巷的四大姓十大族,如今七零八落,人心涣散,你多留心李家,嗯,是李希圣所在的李家,至于那个心天高的二公子李宝箴,如今靠山一倒,虽说算不被一夜之间打回原形,但是也算领教过我们大骊京城的云波诡谲了,这对兄弟之间,你选谁都行,不过只能选一个。”

    “至于吴鸢,你自己看着办吧,事论事,不要交心行。”

    崔瀺说到最后,分明是青葱少年的俊美相貌,却给崔明皇一种耄耋老人、万事皆休的错觉。

    崔明皇试探性问道道:“那个学生吴鸢,难不成是?”

    崔瀺耷拉着双肩,向山下走去,点了点头,有气无力道:“他是娘娘的人。她喜欢挑选这类人,出身不太好,但是聪明,有抱负,能隐忍,只是各有各的致命缺陷,易于她掌控。”

    崔明皇恍然大悟道:“难怪,老祖宗你那次在袁氏祖宅泄露天机,我总觉得不对劲,后来才想明白,是因为吴鸢在场的缘故。”

    崔瀺叹了口气,并没有藏掖真相,打开天窗说亮话,“当时在袁氏老宅,我给了他一次机会,之前芝麻绿豆大小的琐事,他把消息全部传递出去,我懒得计较。可他如果走出宅子后,选择在那件事情泄密给那位娘娘,那他死了,弟子欺师灭祖,那么先生打死学生,天经地义嘛。”

    崔明皇默然无语。

    崔瀺拍了拍这位家族晚辈的肩膀,“我对你寄予很大期望啊,不然不会跟你讲这些的。”

    崔明皇苦笑道:“诚惶诚恐。”

    “行了,你别送了。”

    崔瀺加快步伐走下山,走出十数步后,转头笑道:“你我都是聪明人,你肯定在想我能这么给吴鸢挖坑,一定不会放过你,事实……你没有猜错,确实是这样的,不过陷阱在哪里,需要在哪天做出生死抉择,得你自己去琢磨。”

    崔明皇没有惊慌失措,更没有委屈无辜,反而斗志昂扬,“该读的,差不多已经读完了,以后人生的乐趣,在于此了。”

    崔瀺转过身,望向山脚那辆马车,双手拢在袖子里,啧啧道:“果然三种弟子都得有啊,你崔明皇,吴鸢,瓷人,齐全了。以后看我们师徒四人各自的造化了。”

    走着走着,崔瀺打了个激灵,呢喃道:“如果哪天知道了真相,以泥瓶巷那个小子的脾气,一定会打死我的啊,说不定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眉心一点朱砂痣的少年满脸焦虑和悲伤,“关键是师父打死徒弟,还他娘的天经地义啊。不行不行,我崔瀺不能混得这么凄惨,得想个法子……”

    少年突然眯眼笑起来,顺带着走路也大摇大摆起来,哈哈大笑道:“可以把脏水全部泼给大骊国师嘛,我是崔东山,不是崔瀺”

    他当下寄居的这副身躯皮囊,可以视为一件极其珍稀的重宝,天生无垢,但是先天痴呆,不到六岁,魂魄游离散尽,崔瀺经过多年秘法炼制,使其成为一件易于魂魄借住的客栈旅社,当初因为骊珠洞天太过重要,涉及到他的大道契机,他必须亲临此地,所以搬出了这具身体,分出魂魄进入其,如此一来,等于世间出现了两个崔瀺,一老一少,老崔瀺待在大骊京城当他的国师大人,运筹帷幄于千里之外,少年崔瀺则莅临小镇,躲在袁氏老宅,以防意外发生,当然,内心深处,崔瀺未必没有亲眼目送齐静春走完最后一程的意思。

    他想堂堂正正打败齐静春一次。

    只可惜崔瀺如何都想不到,先是输给齐静春,输得一败涂地不说,之后更惨,被分明已经死在学宫功德林的老头子找门,随随便便切断了他与本体崔瀺的联系不说,还罚他每天读那几本破烂,可笑的是,没有一本属于老头子编撰的圣贤经典。最后更是做出一个荒谬至极的决定,要他崔瀺给那个姓陈的少年当学生

    我崔瀺能跟他陈平安学什么?学烧瓷还是学烧炭啊?

    至于那个老头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天晓得

    是字面意义的那个天晓得。

    老头子,虽然一辈子最高的俗世功名不过秀才而已。

    但是当初在儒教庙,曾经排在第四高位啊,那会儿老秀才真可谓如日天,要不然老头子人都没死,神像能硬生生给人搬进去竖起来?老秀才自己拦都拦不住。

    不过崔瀺总觉得当时老头子其实偷着乐呵,根本没真想着去拦。

    总之这桩公案,注定会消失于正统青史和稗官野史,并且随着时间推移,仅剩的蛛丝马迹也会一点一点消失。

    ————

    通往大骊南边关隘野夫关的必经之路。

    一辆马车停在驿站外的路边,眉心朱砂的白衣少年站在车顶,面朝北方,翘首以盼。

    王毅甫坐在驾车位置,像往常一样闷不吭声。

    高大少年于禄在清点行囊里的物件,身材婀娜却容颜粗鄙的少女最闲散惬意,坐在王毅甫身边,和少年背对背,她正晃荡着双腿,一颗颗嗑着瓜子。

    少年崔瀺一跺脚,“总算来了”

    王毅甫没有转身,轻声道:“殿下,以后保重。”

    已经改名为于禄的高大少年,点头笑道:“王将军也是如此。”

    王毅甫嗯了一声,正要开口。

    嗑完一大把瓜子的少女拍拍手,云淡风轻飘出一句话来,“王大将军没必要跟我这种刑徒贱民客套寒暄了。”

    王毅甫苦笑道:“是我们对不住你的师门。”

    少女双手叠放在膝盖,仰头望向蔚蓝天空,笑道:“那你跟那些魂飞魄散的死人们说去。我既没有参加那场大战,事后也没有自尽,相反活得还不错,很快是新山崖院的学生了。所以王大将军你跟我说这个,挺没意思的。”

    于禄突然说道:“王毅甫,不用理她,她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而已,心里有气,又不知道跟谁发泄。这个时候谁好说话她刺谁。”

    少女笑道:“呦,还当自己是贵不可言的卢氏太子啊,还有资格教我做人?”

    于禄微笑不言,继续低头收拾行李。

    王毅甫一阵头大。

    若非担心这两个孩子的安危,王毅甫又怎么可能答应大骊娘娘,为她效命。

    ————

    陈平安一行人沿着驿路边缘南下。

    然后看到一个脸熟的白衣少年飞奔而来,那种热情,简直一位怀春少女面对心仪情郎,还来得夸张。

    眉心朱砂的白衣少年笑容灿烂道:“陈平安,虽然听去很像个玩笑,但我其实是很认真很严肃地告诉你,从今天起,我是你的学生了你不认我做学生的话,我死给你看等我死了之后,你记得帮我立起一块碑,写陈平安弟子之墓”

    陈平安呆滞了很久才缓过来,问道:“你的真实姓名叫什么?”

    少年开怀大笑,“崔东山”

    陈平安点头道:“那我在碑帮你再添三个字。”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