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强者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docu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提着灯笼的老人,这位礼部祠祭清吏司的郎大人,拣选僻静街道,最后来到红烛镇城隍阁,一脚跨过门槛之前,老人手灯笼率先进入门内的时候,如同穿过一阵水纹涟漪,用以隔绝阴阳、井水不犯河水的涟漪,转瞬即逝,只是老人的大红灯笼内,出现了一缕缕四处飞掠撞壁的流萤,流光溢彩。

    老人手的这盏灯笼,有人以朱笔写四个古朴小字,魂去来兮。

    这座与县衙分掌阴阳庶务的城隍阁内,一位面如红枣的儒衫老者向来者作揖,朗声道:“红烛镇城隍,拜见郎大人。”

    儒衫老者左右还站着一位手捧玉笏的官男子,一个披甲佩剑、肩蹲着一只狸猫的武将,俱是可以划入阴物范畴的神祇英灵,三位的身姿容貌,与此处城隍爷的泥塑神像,昌阁武圣庙供奉的武两神像,一模一样。

    提着灯笼的老人点头还礼,脸色凝重道:“想必你们三位已经收到朝廷的密令,方圆千里之内,大大小小的山水正神、土地、河婆,以及城隍阁和武两庙供奉的神祇,都要截杀一个名叫阿良的佩刀男子,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在那人撤退的某条路线,如果有任何人胆敢畏敌不前,或是故意隐藏实力,事后一律打碎金身,水神金身碎片埋于山根,山神碎片沉入江底,你们一阁两庙出身的,也差不多是这个下场,到时候全部从地方县志除名。”

    老人露出一丝笑容,缓和一下气氛,“不是要你们争相赴死,只是全力拦阻而已,陛下亲自运筹帷幄,所以也是各位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如今我大骊铁骑的南下脚步,势不可挡,一旦版图扩张,亡国的疆土,便会空出许多更好更高的位置来,对于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这其的学问门道,你们久居神位,想来都明白。”

    三位地方神灵分别慷慨出声。

    “属下绝不敢敷衍了事!”

    “定当全力以赴!”

    “生前已为大骊战死过一次,如今得享香火数百年,自当拼了金身碎裂,也要让那狗胆恶獠授首于此!”

    老人欣慰点头,“南边的大好河山,大骊以后肯定需要仰仗各位,帮着坐镇山河气运,总之,我们勠力同心,共襄盛举。”

    ————

    稍稍靠近红烛镇的玉液江神祠内,曾经和灯笼老人一起出现在观水街的魁梧汉子,真实身份是兵部武选司郎,可以说这位壮汉,掌管着大骊王朝大部分江湖人士的生杀大权,只不过起老人的礼部祠祭清吏司,前者被形容成跟泥塘里的杂鱼王八打交道,后者却是跟神仙人笑谈长生事。

    江神祠内,站着两位气势不俗的江水正神,一人手持黑黝黝铁枪,时不时有金色铭闪烁亮起,一位青蛇缠绕手臂,灵动青蛇间歇性张开小嘴,吐出一口口雪白色的气息。

    两位江神浑身弥漫着雾蒙蒙的水气。

    壮汉沉声道:“一旦收,那刀客多半是要往南方逃窜,所以要你们在这边碰头,到时候我会第一个出手拦阻,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事情,我倒是想做,可如今皇帝陛下说不定盯着咱们呢,所以借给我十颗胆子也不敢做,希望你们两位,同样不要让皇帝陛下失望。”

    汉子说完话便大踏步走出江神祠,面向北方的红烛镇,干脆脱去衣,露出一身雄健肌肉和狰狞的纹身,一条寻常草莽武人绝对不敢纹刻的过肩龙,背部则纹有一头出林虎。

    月色之下,汉子双臂环胸,不动如山,气势高涨。

    ————

    通向枕头驿大门的那条长街,那名试图劝说林守一随她一起返回长春宫的妇人,并没有远去,而是挑选了街旁一家酒肆,有年轻貌美的女子掌柜沽酒,与客人说着粗鄙不堪的荤腥笑话,女子面不改色,她那个畏畏缩缩的丈夫,只是埋头做事。

    这位长春宫的太长老,身边坐着当初画舫划船的少女,她是世代贱籍的船家女出身,只是这次得到天大的福缘,被身边这个师父相,要被带去长春宫修行传说的仙术。按照这个天掉下来的师父的说法,少女天赋不错,估计是世代依水而居的关系,又与冲澹江孽缘纠缠,故而天生亲水,属于有望跻身五楼的不俗资质。

    少女不知道什么叫五楼,此时此刻,学她师父一小口喝着烈酒,不是因为怕醉,船家女没有不会喝酒的,而是师父身那种浑然天成的气度,让少女不由自主想要去模仿。

    少女轻声问道:“师父,那少年为何不愿随我们去往长春宫啊?”

    真实岁数几乎接近两甲子高龄的妇人,淡然一笑,“倒也不能说他不知好歹,只能说缘分未到吧。修行当然是在修力,这像是建造房子,需要夯实地基,可是决定最终高度有多高,仍是看修心,修到了什么地步。那个林守一,心性坚定,是个天生修道的好胚子,哪怕不入我长春宫,一样可以走得很远。所以你要努力,才有机会在下一次重逢之时,不用再觉得自惭形秽。”

    少女嗯了一声,低头喝了口酒。

    不得不说,这位仿佛青春永驻的妇人,气度胸襟相当不错。

    红烛镇第一次迎来震动。

    好在气势很大,但真正影响到小镇房屋建筑的动静,其实很小,只是岸桌椅摇动、河画舫晃荡而已。

    妇人脸色微变,“果然是五楼的练气士。”

    妇人心情沉重,轻声道:“只希望不要是传说的十二楼,或是十一楼的兵家练气士。”

    她对少女说道:“等下我离开之后,不管发生什么,不要惊慌,留在原地是了。”

    一旦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不说,哪怕知道灾祸临头,也未必跑得掉。

    实在无法想象,如果天下没有七十二座书院坐镇一方,没有三教之外最强势的兵家修士,不得不先天依附王朝,没有那么多山水神祇,帮着王朝君主们盯梢、掣肘山势力,那么这个天下,到底会乱到什么地步?

    她不敢想象。

    哪怕妇人自己是山的神仙。

    ————

    阿良来到廊道外的空地,衣袖猎猎,双手分别按住绿色竹刀和狭刀祥符,大口呼吸了一下,好像没有了斗笠的遮蔽天机,没有了某种刻意为之的压制,这个男人终于能够舒展身姿,不用再束手束脚。

    阿良似乎不太放心,望向某处,又叮嘱道:“你虽是一尊修道有成的阴神,但是大骊如今国势蒸蒸日,每座雄关大城,往往阳气刚烈,先天克制你们这类鬼魅阴物,你可以让林守一尝试着炼化那叠符箓里的几张纯阳符,作为你的通关牒。”

    廊道不远处,在阿良出声后,出现一团阴影,有一人缓缓浮现,出现在陈平安四人视野,黑雾缭绕,黑雾缭绕,除了一颗清晰可见的头颅,五官分明,一双没有瞳孔的雪白眼眸,诡异瘆人,高大身形隐隐约约,模模糊糊,如一条入云蛟龙,见首不见尾。

    这尊所谓的阴神点了点头。

    阿良笑道:“那我把这些孩子交给你了,最少护送到大骊野夫关之后,之后看他们自己的造化吧。总这么老母鸡护崽子,终究不是个事。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我相信你。”

    那尊阴神用地地道道的小镇方言,沙哑开口问道:“前辈,为何愿意相信一个来历不明的阴物?”

    阿良乐了,直白道:“看你的面相啊,长得这么不近人情,一看是面冷心热侠义心肠的。”

    阴神犹豫了一下,“是因为像前辈吗?”

    阿良给这句话噎得不行,“你这个不人不鬼的王八蛋……说话挺逗啊。”

    阴物咧咧嘴,不说话。

    李槐早已躲在李宝瓶身后,扯了扯红棉袄小姑娘的袖子,胆战心惊道:“宝瓶宝瓶,是鬼,真的是鬼。”

    林守一满脸好,但是尽量克制好心,以免太过直接的打量眼神,惹到那尊阴神,《云琅琅书》粗略介绍过,阴物成神亦有道,一是凭借信徒的香火愿力,二是寄生于兵家的胆魄之,三是如练气士修行,这条道路最为崎岖难行,但是一旦成势,阴神魂魄也最为稳固,便是烈日曝晒,罡风吹拂,梵音沐浴等等,都能够反过来成为砥砺自家修为的捷径法门。

    那尊阴神看了眼陈平安,然后望向躲在最后边的胆小鬼李槐。

    李槐哭丧着脸,“你别一个劲看我啊,看林守一,看陈平安,要不然看阿良也行。”

    那尊一路尾随却拿捏分寸的怪阴神,缓缓散去身影,阴气森森的廊道随之恢复正常。

    阿良举目眺望了一眼北边的远方,没有急于离去,嘿嘿笑道:“有点小意外,所以咱们还有点时间可以聊聊,大伙儿有什么想说的话,赶紧的,麻溜的,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尽管来,以后再见面,不知道牛年马月喽。”

    李宝瓶第一个开口,“阿良,如果刀坏了,不用还我,因为我跟你是朋友!”

    阿良开怀而笑,朝小姑娘伸出大拇指,道:“这话暖心窝,我喜欢!可是回头肯定把祥符原封不动还你,放心好了。”

    林守一认真问道:“阿良,我以后的体魄淬炼,需不需要纯粹武夫,或是练气士当的兵家修士,更加坚韧?”

    阿良摇头沉声道:“不用,有些人适合这么做,如我,有些不适合,如你,你林守一的修行之路,只能在精深二字下苦功夫,不可在驳杂二字浪费气力。”

    已经没了斗笠的汉子,这番话说得很严肃认真。

    志向高远的冷峻少年轻轻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李槐嘀咕着阿良你一天不吹牛浑身不舒服,孩子刚要向前走出一步,想着跑到阿良身边去凑近了说话,却被神出鬼没的那尊阴物,一只手掌重重按在了肩膀,“不要乱走,阿良前辈实在……太强大了,若非前辈故意为我们留出地盘,仅凭一身凝如实质的气势,数丈之内,能够让我这等阴物形神俱灭。何况一场大战在即,阿良前辈的心神,已经远在千万里之外的北方,不好分心照顾我们这边。”

    李槐愣了愣,大概是这些话太过惊悚荒诞,使得孩子对身旁阴物都没那么畏惧了,“你在开玩笑吗,他是阿良唉?连我也能撵着他打。你该不会是你欠了阿良很多银子吧?”

    这尊几乎要凝聚出一点金身苗头的阴物,笑容僵硬,对着那个口无遮拦的小王八蛋,皮笑肉不笑道:“你能长这么大,真不容易。”

    阿良悠悠然收回些许心神,望向陈平安,李宝瓶,李槐,林守一,突然觉得这场甚至称不行走江湖的相逢,尽是一些狗屁倒灶鸡毛蒜皮的短暂相聚,临了感觉还不错。这个已经尽力压抑那股向外流泻气势的男人笑道:“好了,差不多了。”

    他的气势磅礴,如瀑布直坠,他根本无法完全掩盖起来,之前那顶专门找人特制的竹篾斗笠,便是为了能够镇压住这股汹涌澎湃的狂躁气势。

    世间练气士,只恨法宝器物增长修为不够多。

    阿良不是这样。

    在那堵长城那边,他可以无所顾忌,那里自有沉积了万年的剑气剑意,帮忙压下身这股凶悍至极的精气神。

    斩杀那名大妖后,先在城墙刻下了一个字,再通过那座倒悬山,来到这座天下后,阿良便不得不戴着斗笠“低头做人”,以免太过耀眼,被天外天的人人俯瞰人间这条银河的时候,一眼捕捉到自己的动向,阿良不是怕打架,而是怕麻烦。

    阿良这辈子没怕过什么。

    在那座无蛮夷荒凉的天下,十八位雄踞一方的远古大妖,阿良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一人仗剑远游,深入腹地,与其十一位,面对面打生打死,最长的一场架,打了足足两个月,东西纵横千万里,打得最后剑气长城那边,不得不出动了四位大剑仙联袂而去,配合阿良对付六尊大妖。

    阿良豪迈笑道:“你们四个,一定要记住,每一个强者的自由,都应该以弱者的自由作为边界!真正的强者,他的对手,是天地间无形的规矩,世俗力量的强大惯性,是人皆有生老病死的铁律,是这些看不见的存在。从来没有一个强者,因为践踏弱者而强大,必然是遇强则强,愈挫愈勇。”

    阿良伸出大拇指,指向自己,“如我阿良,打完大骊这拨,要去别的地方,打遍那些个最强者。”

    李宝瓶扬起拳头,神采飞扬,“阿良,好样的!”

    李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稀里哗啦。

    林守一满脸涨红,少年的人生,终于有了追赶的目标和方向。

    陈平安看着阿良,离别之际,竟是说不出话来。

    阿良最后对束发别玉簪的草鞋少年,眨了眨眼,“小小年纪,心思这么重,可不好。陈平安,你是翩翩少年郎唉,来,给阿良大爷笑一个。”

    陈平安挤出一个笑脸。

    “要打打大的,小鱼小虾没意思。走了!”

    大笑声,阿良身形刹那间拔地而起,天空之,响起一阵阵轰隆隆的炸雷声响。

    雷声响起一次,高空随之出现一团巨大的云雾。

    整座红烛镇轰然巨震,扬起一阵遮天蔽日的尘土。

    那尊阴神眼神恍惚,站在廊道顶端,仰头望向那些异景象,喃喃道:“实在太强了,不讲道理的强啊……”

    ————

    大骊京城。

    一位身穿明黄色衮服的年男子,在司礼监两大貂寺屏气凝神的领路下,来到一座祭祀社稷的高台,大骊在东宝瓶洲王朝眼,属于未开化的北方蛮子,对于礼乐一事,粗鄙不堪,这其实不算冤枉大骊宋氏。

    高台底下,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白袍男子,正是从骊珠洞天赶赴京城的大骊军神,藩王宋长镜。

    宋长镜与迎面走来的衮服男子,在眉眼之间,依稀有几分相似。

    桀骜不驯如宋长镜,依然微微低头,抱拳道:“陛下。”

    年男子见到宋长镜后,笑着伸手在后者肩头拍了两下,欣慰道:“第十境了啊,不错不错。不愧是我的弟弟,啥时候跻身第十一境?到时候我亲自给你放爆竹,庆祝庆祝,你要是觉得场面不够大,我可以下旨让朝野下一起放爆竹,嗯,如此一来,我可以先偷偷囤积爆竹材料……”

    宋长镜看着眼前这位神游万里的大骊皇帝陛下,有些无奈,换了一个称呼,“皇兄,是不是可以做正事了?忙完正事,咱们再闲聊?”

    年男子笑着点头,“哦对,正事要紧,赚钱可以靠后。”

    他撂下藩王宋长镜,独自走向高台,拾阶而,突然转头笑问道:“要不要一起?”

    宋长镜没好气道:“不耐烦跟那两个怪脾气老头相处,怕一言不合打起来。”

    男人哈哈大笑,一边继续登高,同时扭头打趣道:“说好了,小打小闹,我肯定帮你,真要跟他们搏命,我可不帮你。”

    宋长镜收敛笑意,正色问道:“皇兄,这次一定要闹这么大?如果我更早一点知道,那人根本不是什么风雪庙魏晋,而是一个极有可能十一楼、甚至是十二楼的危险家伙,我一定会阻拦你摆出这么大的阵仗。”

    男人已经转过身去,淡然道:“我大骊需要告诉整座东宝瓶洲,十三境之下,皆可杀。”

    底部字链推广位

    本书来自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