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脚下河山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第一百章 脚下河山

    当斗笠汉子松开那柄竹刀的刀柄后,换作肩头一拍,在鬼门关打了个转的俊美男子,非但没有如释重负,反而愈发战战兢兢,他脸再无先前指点江山的畅快笑意,身形一动不动,嗓音干涩道:“前辈,今日误会,是我唐突了。”

    事实,这个来历不明的汉子,既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身侧,轻而易举以寻常竹刀捅穿他的心窍,那么他确定无疑,自己绝非此人的对手,兴许唯有等到自己成为棋墩山正神,才有与其扳手腕的底气,那么一个棘手问题摆在了他眼前,是老老实实站直了挨打,还是硬气地搏一搏?

    其实当那人手心离开刀柄的瞬间,普通材质的竹刀已经失去了震慑力,作为神祇,哪怕仅是不入流的土地公,搁在世俗王朝的官场,他是没有官身的胥吏罢了,可神祇到底是神祇,如他当下这副经受无数香火熏陶的金身,足可媲美七境武人的体魄,尤其是没有死穴一说,所以哪怕被竹刀捅穿后背心口,仍是不碍大事,可名叫阿良的斗笠汉子,越是如此漫不经心,他越忐忑不安。

    犹记得当初被那两位莅临此山的陆地真仙,以无神通销毁他的神位金身,当时那两人的气态姿容,亦是如此轻描淡写,甚至远远不如他们对弈手谈的任意一次落子。

    阿良出刀之后,此时又恢复玩世不恭的德行,摘下腰间小葫芦,轻轻晃动,酒香四散,阿良灌了一口烈酒,绕着这位年轻俊美的土地公转圈散步,啧啧道:“你这家伙演戏的本事挺好,当然那条白蟒也不差,加暴戾的黑蛇,配合得堪称天衣无缝。不过你自认为大功告成后的真情流露,更符合我的胃口,三次笑声,很精彩,我喜欢。”

    那双黑蛇白蟒早已开窍通晓人性,在斗笠汉子笑眯眯跟男子打招呼的同时,几乎同时急急退去,黑蛇迅速散开身躯长墙,退回山巅石坪一侧边缘,失去一翅的白蟒扭曲后撤,乖乖盘踞在悬崖畔,皆头颅低垂,低眉顺眼,温驯异常。

    这一次,绝不是假装,蛇蟒双方那覆盖庞大身躯的鳞片,微微颤抖,发乎本心。

    它们甚至不敢正眼打量那名斗笠汉子。

    阿良一记竹刀,让一切尘埃落定。

    年轻土地听到斗笠汉子的打趣后,满脸尴尬,“阿良前辈说笑了。”

    阿良收敛笑意,“说笑?”

    俊美风流的年轻土地好像察觉到不妙,大概以为眼前这位斗笠汉子,是那种翻脸无情的性格,是要对自己痛下杀手了,一急之下,便是使出一方山水神祇的神通,身躯如黄泥软化流淌,立身之处的地面泥浆翻涌,几乎一个眨眼功夫,这位土地不见了踪迹,烂泥塘似的地面,也瞬间恢复如常。

    缩地成寸,其实道门兵家都有类似术法。

    没了身躯支撑,绿色竹刀下坠。

    阿良伸手握住竹刀,发现红棉袄小姑娘三人瞪大眼睛望向自己。

    阿良赶紧抬头挺胸,没有将竹刀放回刀鞘,而是以刀尖拄地,摆出一副抬头望天的潇洒姿态。

    斗笠汉子偷偷碎碎念:“夸我,使劲夸我。我阿良最大的两个优点,是喜欢接受批评,你批评我,我打死你。再是经得住别人的称赞褒奖,再没谱再肉麻,都接得住。”

    李槐率先开口,孩子一路小跑到阿良身边,下打量了一番,说道:“阿良,你来这么晚,是不是拉屎去了?真是懒人屎尿多,你知不知道再晚来一点,以后没人陪你唠叨,陪你一起撒尿了?那么到时候你会不会想我?”

    假装高人风范很是辛苦的阿良顿时破功,恼羞成怒道:“我想你娘想你姐,是不想你这个没良心的兔崽子。”

    李槐破天荒不反骂回去,低下头,脸色有些黯然。

    阿良叹了口气,摸了摸孩子的脑袋,“你这不是没死翘翘嘛,愁眉苦脸做啥,行了行了……”

    李槐立马笑嘻嘻抬起头,“阿良,你教我绝世武功吧?”

    阿良笑问道:“你能吃苦?”

    孩子一本正经摇头道:“当然吃不住苦,你没有让我不用吃苦,也能练成天下无敌的厉害功夫?”

    阿良嘴角抽搐,“你觉得呢?”

    李槐撇撇嘴,斜眼斗笠汉子,“阿良,你让我很失望啊。”

    李宝瓶背着小书箱,朝阿良笑了笑,然后跑去看陈平安。

    林守一来到阿良身前,有些疑惑,却没有开口询问什么,阿良对少年点了点头,示意私下聊。

    浑身浴血的朱河盘膝而坐,只是看着吓人而已,并未伤及魂魄和元气根本,汉子抹了把脸的血迹,满脸笑意,只觉得痛快,真是痛快,这辈子不曾如此酣畅淋漓,好像所有心胸间的积郁都因为这场大战,一扫而空,脑海清明,筋骨舒张。

    朱鹿飞奔到朱河身边,蹲下身,还带着满脸泪痕,朱河摆手大笑道:“闺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好事,天大的好事!爹感觉像是抓住了一丝破境的契机,原本死气沉沉的几座关键窍穴,有了新气抽芽的迹象,别小看这点苗头,对于爹这种原本武道前途断绝的人来说,莫大幸事!”

    朱鹿将信将疑,忧心忡忡道:“爹,你别急着说话了,小心扯到伤口。”

    朱河笑意更浓,双手撑在膝盖,容光焕发,整个人显得格外精神饱满,“这点小伤算什么,若是再熬一刻钟一炷香的功夫,爹说不得能一只脚跨入第六境的门槛了,当然,前提是爹没死在那条畜生的嘴下。”

    朱河说到这里,望向斗笠汉子那边,伸出大拇指,“阿良前辈,到了红烛镇,请你喝那新酿的杏花春!”

    背对朱河的阿良抬起手臂,摆摆手,说了句很煞风景的话,“老朱啊,大恩不言谢,记在心里好,说出来显得多没诚意。”

    陈平安那边接过李宝瓶递过来的小瓷瓶,正是杨家铺子的祖传独家秘方,用处很简单,是扛痛,之前在小镇神仙坟,与马苦玄那番差点分出生死的惨烈搏杀后,少年便用过一次。如果阿良没有及时出现,那么这只小瓷瓶一定会派用场。现在不需要了,陈平安此刻虽然满身绞痛,但是还不至于用它,杨老头曾经说得很清楚,是药三分毒,能不用别用,尤其是习武之后,如果滥用所谓的灵丹妙药,长远来看,是在挖自己的墙角。

    李宝瓶看着脸色苍白的小师叔,心思细腻的小姑娘敏锐发现,小师叔握着柴刀的左手,一直在克制不住地颤抖。

    陈平安轻声安慰道:“不打紧,只是身子骨暂时被打回了原形,但不是没有好处,如果我的感觉没有出错的话,将来好处要更多一些。”

    李宝瓶使劲点头,一点也不怀疑,因为小师叔说过不会骗她。

    阿良环顾四周,分别看过了黑蛇和白蟒,想了想,悄然加重力道,拄地刀尖不易察觉地往地面钉入一寸距离。

    一位失魂落魄逃回山腹洞府的土地,脑袋跟被一记天雷砸,鲜血爆溅,他吓得屁滚尿流,躲远几步后抬头望去,仅是空露出一小截绿色刀尖而已,再无其它。这位气度翩翩如豪阀俊彦的貌美青年,咬咬牙一跺脚。

    下一刻,他的身形便从棋墩山石坪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他一只手掌按住伤口,哭丧着脸望向那个高深莫测的斗笠汉子,恨不得跪地求饶,苦苦哀求道:“恳请大仙不要再戏耍小的了。”

    当这位年轻土地去而复还后,少女朱鹿下意识吓了一大跳,她不知为何瞬间情绪爆发,站起身对着阿良喊道:“杀了他们!”

    阿良笑着转过身,看着那个脸色狰狞的少女,问道:“为什么要杀掉他们?跟我无缘无故,无冤无仇的。”

    少女清秀可人的脸庞愈发扭曲,伸出手指,遥遥指着斗笠汉子,“无缘无故?!那两条畜生方才要吃了我们!这个棋墩山土地更是幕后的罪魁祸首!

    阿良恍然,看了眼满脸焦急的年轻土地,然后各自看了眼黑蛇白蟒,“你要吃我?你?还是你?”

    棋墩山土地和两头尚未化形的蛇蟒,自然一起死命摇头。

    少女气得浑身颤抖,哭腔道:“我爹差点死了,我们都差点死了!”

    她泪眼朦胧,望着那个陌生至极的斗笠汉子,“你明明有这份能耐,为民除害,为何不做?两头孽畜,一个假公济私,不庇护旅人,反而合伙害人,你阿良怎么杀不得?”

    阿良默然片刻,突然大笑起来,“哈哈,你这口气,像是我未过门的媳妇啊。不行不行,我其实喜欢年纪稍大一些,身段完全长开了的姑娘……”

    说到这里,阿良从地面抽出竹刀,放回刀鞘,双手做了一个浑圆饱满的手势,贼兮兮道:“我喜欢这样的。”

    少女愣了愣,尖声道:“你不可理喻!”

    朱河挣扎着起身,拍了拍自己女儿的肩头,沉声道:“不可无礼,更不可意气用事,一切交由阿良前辈自行处置好了。”

    朱鹿猛然转过头,望向远处,满脸委屈愤懑。

    阿良望向陈平安,少年点头道:“阿良你做决定。”

    阿良懒洋洋道:“行吧,那我说了算,老话说得好,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身为江湖儿女,咱们要大度些……”

    年轻土地使劲点头。

    石坪那两条小山似的蛇蟒也微微低垂头颅。

    阿良突然转变口风,“可害我受了这么大惊吓,没有一点补偿不合情理了。”

    年轻土地欲哭无泪。

    这位阿良大仙,真正差点胆子吓破的人,现在站在你对面啊。

    阿良想了想,一把搂过棋墩山土地的肩膀,尴尬的是一人身材不高,另一个却是玉树临风的修长身材,幸好后者识趣,连忙低头弯腰,才让阿良不用踮起脚跟与自己勾肩搭背。阿良拉着他窃窃私语,他小鸡啄米不断点头,绝不敢说半个不字。

    到最后,似乎是被阿良的简单要求震惊到了,起先唯恐要掉一层皮的年轻土地,既惊喜且狐疑。

    阿良不耐烦地挥挥手,“趁我改变主意之前,赶紧消失。”

    之后年轻土地与蛇蟒,以类似唇语的偏门术法沟通,然后他很快遁地而走,白蟒小心翼翼摇摆游曳,用嘴巴叼起那只摔落在石坪的断翅,尽量绕开众人,与那条黑蛇一起离开山巅,离去之前,面朝那位某个瞬间让它们几乎蛇胆炸裂的斗笠汉子,两颗硕大头颅缓缓落下,最终触及地面,向阿良摆出臣服示弱之意。

    暮色里,一场突如其来的惊险大战之后,朱河喊陈平安一起,去靠近石坪的一处溪涧清洗伤口,少女朱鹿默默跟。

    一大一小蹲在水边,各自清洗掉脸庞衣衫的血迹,朱河欲言又止,陈平安眼见少女一个人远远坐在溪涧石头,少年说先回去了,朱河点点头,没有挽留。在陈平安离开后,朱河站起身,来到女儿身边坐下,柔声道:“怎么连一声对不起也不说?”

    少女脱掉靴子长袜,露出白白嫩嫩的脚丫,听到父亲略带责问的言语后,少女蓦然睁大眼眸,委屈道:“爹,你什么意思?”

    朱河看着女儿的眼睛,那是一双像极了她娘亲的漂亮眼眸,使得这个正直汉子一些到了嘴边的生硬话语,稍稍打了个转,叹了口气,语气平缓道:“先前陈平安阻止你不要毁掉岳字,事后证明他是对的。”

    朱鹿双手抱住膝盖,望向溪涧流水,冷哼道:“你又不是他爹,他陈平安当然不担心,我当时哪里顾得这些,如果万一他错了呢,难道我看着你死在那里?”

    朱河默不作声。

    她扭过头,红着眼睛,“爹,如果我那个时候不做点什么,还是你的女儿吗?”

    朱河忍住一些伤人的话,硬生生把一个字一个字憋回肚子。

    男人本想说你身为二境巅峰的武人,不该面对强敌便轻易失去斗志的。

    只是这些话,如果只是武道的同道人,朱河可以说。

    但他还是她的父亲,那么这些话,不能说了。最少在这个时候不能说,只能等到以后找个合适的机会。

    但是朱河在内心深处,始终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具体是什么,男人又说不来。

    刚刚在武道之重新看到一线曙光的男人,没来由有些愧疚伤感,心想她娘如果还活着好了。

    通往石坪的山路,少年缓缓独行,夕阳将少年的瘦弱身影拉得很长。

    山巅,李宝瓶在收拾小书箱里的家当,李槐凑热闹蹲在一边,莫名其妙蹦出一句,“李宝瓶,小书箱我马也会有了哦?”

    李宝瓶狠狠剐了他一眼,“有有,但是你不可以喊我的小师叔叫小师叔!”

    李槐问道:“凭啥?”

    李宝瓶杀气腾腾地扬起一颗拳头,眯眼问道:“够了吗?”

    李槐咽了咽口水,嘀咕道:“小师叔算什么,我还不稀罕呢,白白降了一个辈分。”

    李槐拍拍屁股站起身,走远了后,才转头笑道:“李宝瓶,以后万一跟我陈平安称兄道弟,你咋办?应该喊我啥?”

    李宝瓶呵呵笑着,站起身后,拧了拧手腕。

    李槐慌张道:“李宝瓶,你能不能总这么用拳头讲道理啊,我们好好说话不成吗?我们是读书人,读书人要……”

    不等李槐说完,李宝瓶快步前,要揍这个李槐。

    李槐急生智,硬着头皮一步不退,苦口婆心道:“李宝瓶,你不怕你家小师叔,觉得你是蛮横不讲理的千金小姐?到时候他不喜欢你了,你找谁哭去?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这叫勿谓言之不预!”

    李宝瓶停下身形,皱紧眉头。

    李槐拍胸脯道:“放心放心,咱们三个里头,陈平安最喜欢你了,只要你以后别像那个朱鹿行。”

    李宝瓶笑着返回原位蹲下,继续收拾小书箱。

    李槐跟大摇大摆离开,满脸得意,“山人有妙计,治国平天下。以后再也不怕李宝瓶喽。”

    李槐高兴得很,忍不住想要跟他那位阿良兄弟众乐乐一下,怒吼道:“阿良?阿良,死出来!”

    孩子举目望去,结果看到阿良和林守一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在了一起,李槐刚要跑去,结果猛然停步,因为那一处石坪崖畔,正是先前白蟒出现的地方。李槐一阵后怕,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跑去蹲在李宝瓶身边,然后寻找陈平安的身影。

    一想到那家伙毅然决然飞扑向白蟒的身影,李槐怔怔出神,这个鬼怪灵精的顽劣孩子,下意识觉得那个李宝瓶的小师叔,挺靠谱,最少那个朱鹿好太多了。

    崖畔,阿良和少年林守一坐望远方山河,林守一仰头喝了一口烈酒后,将酒葫芦递还给阿良。

    林守一坐姿端正,相阿良的歪七倒八,大不相同,少年轻声问道:“阿良,这葫芦里的酒是不是很不简单?”

    阿良嗯了一声。

    林守一好问道:“怎么个不简单?我只知道喝过酒之后,我的身体变好了很多。”

    阿良晃了晃小酒壶,一语道破天机,“仅是故意摇晃出一点点酒气,能吓退铁符河那些成了人形的妖物,你说厉害不厉害?当然了,像平时这样拔出酒塞而已,鼻子再好,也只能闻到酒香。”

    林守一愈发好,问道:“那你为何要放过那位此山土地和两条蛇蟒?”

    阿良扶了扶斗笠,笑道:“一山土地,是有护身符的存在,杀了不难,但是之后会很麻烦,而我现在最怕的是麻烦。再说了,他们跟你们有生死大仇,跟我阿良可是无冤无仇,现在你们什么都没有少,朱河还得了天大裨益,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

    阿良停顿片刻,“有人倒是少了些东西,不过我估计他不会太在乎是了。没办法,这家伙对于得失的计算方法,跟别人不太一样。”

    林守一说道:“是说陈平安吧?他受的伤显然朱河要重一些,不过他掩饰得较好。”

    阿良对此不做评论。

    林守一自顾自说道:“那朱鹿救父心切,自然没有错,但是她错在……”

    阿良摆摆手,打断少年的盖棺定论,笑道:“背后不说人是非,公道自在人心。”

    林守一嗯了一声,果然不再说话。

    清风拂面,阿良慢悠悠喝着酒,缓缓道:“林守一,你很聪明,你是第一个意识到我值得结交示好的聪明人,别急啊,我可没有贬低你的意思,恰恰相反,修行路,有人有慧根,如李宝瓶,有人如福缘,如李槐,而有人有悟性,像你,全都是好事。齐静春的眼光,一向很好的,要不然……”

    林守一竖起耳朵。

    阿良咧嘴一笑,“他能认识我这样的朋友?”

    林守一会心一笑,这个男人从来不放弃自我吹捧的机会,早习惯了。

    可是心智成熟的少年,越来越确定一件事。

    那是阿良的吹嘘,听去很不着边,可那是因为连同自己在内,没有谁真正知道这个家伙的厉害。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阿良狠狠灌了一口酒,仰起头望向夜幕降临的天空,轻声念道:“还有那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世怎么会有如此动人的言语?”

    阿良晃晃脑袋,散去那点愁绪,自嘲一笑,伸手指向那连绵山脉,“在有些人眼,人间像一条倒挂的银河。”

    林守一问了一个极有深意的问题,“阿良,‘有些人’之,有你吗?”

    阿良摇摇头,“暂时还不是,我不太喜欢做那样的人。”

    阿良轻轻呼出一口气,不再喝酒,单手托起腮帮,歪着脑袋眺望远方,“昔年有一位脾气死犟的老先生,桃李满天下,得意弟子之,齐静春的字最好,崔瀺的棋术最高,还有一人的剑术最强。”

    林守一忍住笑,转头望着斗笠男人的侧脸,道:“剑术最强的弟子,是叫阿良吗?”

    阿良哈哈大笑,“那个人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是我。”

    没有猜对答案的林守一有些错愕。

    只听那家伙笑着说道:“不过那个人的剑术,是我教的。”

    少年虽然被震撼得无以复加,可仍是对此深信不疑。

    阿良转过头,问道:“如果我说齐静春的字,也是我教的,你信不信?”

    正襟危坐的少年毫不犹豫,斩钉截铁道:“打死我也不信!”

    阿良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林守一,果然很聪明,所以明天你没酒喝了。”

    一向古板冷漠的少年咧嘴而笑,不过依旧含蓄无声。

    阿良感慨道:“天地者,万物之逆旅。读书人说话,是有学问。”

    林守一突然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阿良,陈平安让你失望了吗?”

    斗笠汉子脸色如常,“拭目以待吧。”

    ————

    夜幕深沉,后半夜的篝火旁,陈平安像往常那样跟朱河负责轮流守夜,少年同时编织着草鞋。

    朱河不知为何起身来到少年身边,陈平安有些讶异,朱河伸手烤火,火光映照着男人粗犷的脸庞,男人转头笑问道: “你应该找到那股气了吧?气若游龙,而且它不断下沉,四处游走,对不对?”

    陈平安点点头,坐正身体,这正是他最疑惑不解的地方。

    朱河没有藏藏掖掖卖关子,慢慢解释道:“这等于说你跻身了泥胚境,千万别小看这第一道坎,能否习武,看你生不生得出、找不找得到、管不管得住这一口气。俗话说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差不多是这个意思,身体依然是不成气候的泥塑菩萨,但只要有了这口气,算登堂入室,之后一切皆有希望,武道之巅的风光再好,没有这关键的一小步,全是空谈。”

    朱河打量了一下少年,赞赏道:“你的身子骨打熬得不错,嗯,是很不错才对,一点不输给那些药罐子里浸泡长大的豪阀子弟。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但是大致可以确定,你如今已是泥胚境之后的武夫第二境,木胎境了。虽然不太说得通,为何你尚未真正让那股气机找到栖息修养的气府窍穴,但你的体魄经脉,的的确确属于第二境的成,不过远未二境大成而已。”

    陈平安屏气凝神,认真凝听这些千金难买的武学门道。

    被李家老祖宗誉为“明师”的男人,继续说道:“木胎境,这一层很有趣,成高低,不靠天赋,不管根骨,两个字,吃苦。之前阿良跟你们解释过大骊驿路,对吧?”

    陈平安点头问道:“这跟习武也有关系?”

    朱河给沟壑添了一把柴禾,尽量用通俗易懂的言语,解释那些原本云遮雾绕、晦涩难明习武关窍,笑道:“我们的人体经脉,其实像驿路,想要车马通行,只能一点点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有些人惫懒,吃不住苦,修出了羊肠小道,搭建了独木桥,其实也能走,继续往武道高处走,但是越往后,局限会越大,很简单的道理,高手支招,如同两国之争,看谁的兵马驰援更快,哪怕你有千军万马,但是道路狭窄难行,你如何顺利调兵遣将?”

    陈平安恍然大悟,“是这个道理!”

    “所以这一层又叫开山境,最考验水磨功夫,习武必须下死力气,下苦功夫,以至于被眼高于顶的练气士,视为下等人的末流活计,跟这一层有很大关系。因为武人在这一级台阶,实在是容不得半点懈怠偷懒,跟庄稼汉差不多,想要收成,只能埋头苦做。”

    陈平安笑道:“我吃苦还行,不别人差多少。”

    朱河哑然,心想你陈平安如果才是“还行”的话,那我朱河该置身何地?

    朱河脸色肃穆起来,“但是切记,在这一层境界,勤勤恳恳是好事,却也不能滞留太久,道家为何推崇返璞归真四个字?在于先天一口真气,随着岁数增长,会逐渐流失,或是被天地之间的污秽之气、阴煞之气在内,诸多杂气给混淆得浑浊不堪,这像人喜饮茶,他们种植茶树,最忌杂木丛生,即是此理。”

    “一般而言,在十六岁之前,最多十八岁之前,要尝试着突破进入第三境,水银境,让自己的气血更加雄壮,如水银凝稠,与此同时,你的身躯会愈发轻盈,同时骨骼却愈发坚韧。人之气血,如沙场武将麾下的士卒,需要一支虎狼之师,而不是那种草台班子,绣花枕头,这么说能理解吗?”

    脚穿着草鞋的少年,又低头看了眼手正在编织的草鞋,赧颜道:“能理解。”

    朱河忍俊不禁,低声笑道:“第二境的大成之境,能够让你肌肤纹理精密,像练气士的法宝,篆刻了符宝箓,再加经脉开拓之后,武道的路子越走越宽,至于第三境水银镜的巅峰,至关重要,需要渡过一劫,武学秘籍往往称之为‘泥菩萨过江’,具体细节,本玄之又玄,我不好多说,个人有个人的缘法,说不定我的经验之谈,反而害你误入歧途。”

    陈平安一个字不漏地默默记下。

    朱河沉声道:“前三境为炼体,相对务实,之后三境则有些务虚,魂魄胆三事,循序渐进。”

    然后朱河陷入沉思,今日一战,受益匪浅,朱河需要将那些灵光乍现的思绪沉淀下来。

    陈平安不敢打搅他,便开始消化朱河那些深入浅出的金玉良言。

    朱河良久之后,才回过神,笑道:“炼气三境,讲求一个水到渠成,你只要走到那个关口,自然而然会有所明悟,外人指点已经很难起到作用,而且真正的指点,从来不在大道理,只在你真正自己走到门口之后,远处的旁人,才能出声为你解释缘由。武人炼气,与养炼兼备的练气士,道路几乎截然相反,以后你会明白的。”

    朱河最后神采奕奕道:“虽然有拔苗助长的嫌疑,但是我还是有些忍不住,想着要将武人传说最后三境的山顶风光,说给你听一听,省得以后遇了练气士胡乱嚼舌,都不知道如何反驳。炼神第七境,金身境,是名副其实的小宗师高手了,此境佼佼者,甚至可以修炼出佛家所谓的金刚不败之躯,或是道教所谓的无垢琉璃,金仙之体。更有一些手段,可以让武人以驱使、聘请、祈求三种方式,加持自身体魄,坚不可摧。”

    “第八境,羽化境!武人已经能够虚空悬停,御风而飞。故而又称‘远游境’。远游,远游境,谁说我们武人便粗鄙不堪了,我觉得远游这个说法,极有余味!”

    “最后一重境界,便是第九境,山巅境,如你我二人身处这棋墩山的最高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个境界的武人,又被尊称为‘止境宗师’,用以形容脚下的武道,已经走到尽头!”

    朱河说到这里,干脆站起身,绕着篝火缓缓而行,神色激动,双手握拳,朗声道:“虽不至于搬山倒海那么夸张,却亦是能够拳裂城墙、掌劈大江,一身雄浑罡气,百邪不侵,千军辟易。肉体强横至极,犹胜佛家罗汉之身。练气士一旦被近身,十丈之内,除非有品护身法宝或者更高,否则必死无疑!”

    朱河眼神炙热,满腔热血,低头凝视着少年,“试想一下,一旦跻身止境,一眼望去,万里河山都在你脚底下,傲视仙人轻王侯,大丈夫当如此!”

    陈平安有些尴尬,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因为少年此刻满脑子都是以后要多练习走桩,多练习剑炉,说不定这辈子能跻身第三境了,哪里会想得那么远,毕竟仅是答应宁姑娘的出拳百万次,让少年觉得很是艰难了。

    朱河离去之时,还心情激荡。

    留下一个继续编织草鞋的少年。

    拂晓时分,当阿良打着哈欠起身,结果看到少年位于崖畔,依旧是那枯燥乏味的六步走桩,迎着山风,挥汗如雨。

    一道身影呼啦一下从阿良身侧冲过去,很快站在那少年身边,陪着她的小师叔,一起打拳。

    阿良喝了口酒,别好小葫芦后,屁颠屁颠跑过去一起凑热闹。

    很快身边响起小姑娘的教训声,“阿良,你姿势不对唉,这一拳你手臂歪啦。”

    “阿良,你这步子太大了些,收一收,真的,我不骗你,不信你瞧瞧我小师叔,人家多稳。”

    “阿良,你再这样心不在焉,我可真生气了啊!”

    斗笠汉子终于憋屈坏了,忍不住幽怨道:“宝瓶啊,难道昨天那荡气回肠的巅峰一战,你没有发现我才是真正的绝世剑客吗?”

    红棉袄小姑娘认认真真六步走桩,点头道:“知道啊,可是你练拳真不咋的,齐先生说术业有专攻,阿良,你不用觉得丢脸,慢慢来,我保证不说你便是。”

    阿良大步离开,赌气地嚷嚷道:“不练拳不练拳了。”

    阿良蓦然转身,刚好看到小姑娘投来狡黠可爱的视线。

    阿良朝她做了个大大的鬼脸。

    小姑娘不搭理他。

    草鞋少年嘴角翘起。

    阿良远远看着打拳的少年和小姑娘,有些开心,也笑了。

    山风和煦,旭日东升。

    本书来自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