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大规大矩和鸡毛蒜皮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第二章。)

    竹简们安安静静躺在院墙上,跟主人一起晒着初春时分的温暖阳光。

    然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董水井。

    当初不愿意跟随李宝瓶三位同窗,一起远游大隋的质朴少年,董水井选择留在小镇,而石春嘉,那个扎羊角辫的小姑娘,则选择跟随家族一起迁去大骊京城。

    留在齐先生学塾的最后五人,就此分道扬镳,天各一方。

    见到是董水井后,陈平安赶紧让他进院子坐下,粉裙女童手脚伶俐地搬出了点心吃食,董水井有些拘谨,还有些难为情,像是个犯了错的蒙童,坐在学塾等待先生的责罚。

    陈平安真没觉得董水井当时留在小镇,就是错的。

    远游路上,有次晚上被胆子小的李槐喊去一起拉屎,听李槐闲聊说起过董水井的身世,都说之所以取名为董水井,是因为他娘亲怀着他的时候,挺着大肚子去铁锁井那边挑水,结果一弯腰就把董水井给生了下来,因此沦为学塾同窗们的笑柄,董水井从来不刻意解释什么,别人说笑就随他们去。

    至于董水井和林守一都喜欢李槐姐姐的事情,陈平安更是一清二楚,至于真假,陈平安不太感兴趣。

    隔壁宋集薪早早说过,小镇像他们这么大的家伙,福禄街桃叶巷那边的少爷们,早就有了通房丫鬟,骑龙巷杏花巷那边的,说不定媒婆都已经帮着物色对象了,再大个一两岁就当了爹,在小镇实属正常。至于泥瓶巷这类最底层穷困的巷子,男人打光棍到三四十岁都有可能。

    董水井简单聊了一些小镇新学塾的事情,陈平安就跟着说了些游学趣事,没敢说太光怪陆离的事情,怕董水井多想,毕竟人老实,不代表就是缺心眼。

    董水井得知小镇将来会有自己的驿站,他就跟陈平安讨要了大隋山崖书院的寄信地址,少年很高兴,说一定要给李宝瓶他们三个写信。陈平安有些犹豫,他知道驿站寄信一事,寄的是家书信件,更是真金白银,董水井如今孤苦无依,未必承担得起,但是陈平安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把这件事情默默记在心里。

    董水井开心离去。

    青衣小童啧啧道:“这傻大个还算不错,我还以为是跑来找老爷蹭吃蹭喝的。他要是敢开口……”

    他下意识望向陈平安,把到嘴边的话咽回肚子,改口道:“那我就好言相劝,一定好好跟他讲道理,说做人要将心比心。”

    陈平安笑着拍了拍青衣小童的脑袋,“难为你了。”

    正月初二,小镇风俗是开始拜年走亲戚。

    陈平安没亲戚可走,就干脆带着两个小家伙去往落魄山。

    落魄山位于大郡龙泉的西南方向,附近三座山头大小不一,只是规模都远远比不过落魄山,分别叫跳鱼山,扶摇麓和天都峰,各自被大骊以外的仙家势力买下,为了营造出别具一格的府邸,在去年末的除夕夜之前,仍是热火朝天,昼夜不息。

    今天陈平安三人路过天都峰的时候,山峰总算安静了。

    这一年时间里,各大山头,一座座府邸宫观,亭台楼榭,庭院高阁,山巅观景大坪,悬浮于两山之间的索道长桥,等等,一处处千奇百怪的豪奢建筑,在山林之间拔地而起,让人叹为观止。

    至于陈平安名下落魄山的开山,因为几乎全是大骊工部的既定开销,加上他这位山主,并没有额外的建造需要,所以虽然山大地大,反而显得比较寂寥,有山神坐镇的落魄山,尚且如此,那么宝箓山和彩云峰、仙草山就更不用提了,死气沉沉,让附近山头负责监工的各家修士,每次眺望邻居,都觉得好笑。

    有大钱买山,没小钱开山,这也太荒诞了。

    在陈平安他们临近自家山头后,魏檗又神出鬼没地出现。

    陈平安递给魏檗一个小袋子,里头装着一颗上等蛇胆石,让魏檗帮忙送给那条来自棋墩山的凶悍黑蛇。魏檗笑着收下这笔压岁钱,说一定送到,绝不贪墨。

    一起登山,陈平安问了魏檗关于学塾的事情,魏檗当然比董水井要知道更多内幕,娓娓道来,原来是龙尾溪陈氏开办的家族学塾,不过对所有人都开放,而且不收取任何费用,便是许多年幼的卢氏刑徒遗民,都可以进入学塾读书,这就等于一下子挽救了数十条性命,否则那些体魄孱弱的孩子,能否熬过去年的寒冬,还真不好说。

    随着龙泉郡的蒸蒸日上,还有大量从附近州郡迁移而来的家族,多是不缺钱不缺人的郡望大族,在小镇和周边大肆购买宅屋、土地,一掷千金,福禄街、桃叶巷的大宅院,当然是首选,如今就连骑龙巷、杏花巷一带,许多老宅都纷纷更换了主人。

    短短一年时间,学塾就有了一百多位学子,教书先生俱是声望卓著的文豪大儒。

    说到这里,魏檗笑问道:“是不是觉得杀鸡焉用宰牛刀?那些平时架子极大的读书人,为何愿意背井离乡,跑来这里吃苦头,而且他们传道授业的对象,还只是一帮孩子和少年?”

    陈平安点了点头,问道:“是龙尾溪陈氏花了很多钱?”

    魏檗哈哈大笑,摆手道:“还真不是钱的事情,那些饱读诗书的先生当中,贤人就有两个,怎么可能图钱。他们啊,是希冀着进入披云山,因为山上即将出现一个名为林鹿书院的有趣地方。”

    青衣小童在一旁打岔问道:“你之前说住在披云山,该不会是林鹿书院打杂的吧?”

    “去去去,一边待着凉快去,我跟你家老爷聊天下大事呢。”

    魏檗做出挥袖驱赶的姿态,然后继续跟陈平安说道:“其实瞎子都看得出来,大骊所谋甚大,林鹿书院明摆着是要跟大隋山崖书院唱对台戏的,一旦大骊南下顺利,大隋洪氏覆灭亡族,观湖书“所以越早进入林鹿书院,就越有可能跻身为‘从龙之臣’。”

    “没办法,读书人想要施展抱负,经国济民,你得在庙堂上有一把椅子。否则就全是纸上谈兵。当然,挤不进官场,退一步,穷则独善其身,做好学问也不差,在地方上传道授业,教化百姓,引导民风, 也行,可比起前者,毕竟寂寞了些。”

    院之外,宝瓶洲第二座儒家七十二书院之一的名额,必然要落在林鹿书院头上。”

    魏檗一席话说得云淡风轻,登山的时候,两只大袖摇晃不已,如两朵白云飘往山巅。

    看得背着书箱的粉裙女童目不转睛,她想象着以后自家老爷也会是这般风姿卓然。

    陈平安突然问道:“魏檗,你如今是山神了吗?”

    魏檗会心笑道:“陈平安,我一直在等你问这个问题。”

    青衣小童撇撇嘴,满脸不屑。

    山神?

    我还有一个统御大江的水神兄弟呢。

    魏檗抬手指向披云山那边,“我如今暂时是披云山的山神。”

    跟粉裙女童并肩而行的青衣小童,偷偷摇头晃脑,作妖作怪。

    魏檗补充了一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披云山很快会破格升为大骊的北岳。”

    陈平安停下脚步,问道:“北岳?不是南岳吗?”

    魏檗摇头,“就是北岳。”

    粉裙女童哇了一声,眼神中流露出满满的仰慕,五岳正神,那真是好大的一尊神祇了,何况还是大骊王朝的大岳神灵。

    青衣小童咽了咽口水,润了润嗓子后,快步走到魏檗身边,抬头微笑道:“魏仙师,走路累不累啊,需不需要坐下来歇息?我帮你老人家揉揉肩膀敲敲腿?”

    魏檗笑眯眯道:“呦呵,怎么不跟我抬杠啦?”

    青衣小童一脸正气道:“魏仙师!你是我家老爷的好哥们好兄弟,我跟老爷是一家人,那么咱俩就是半个朋友,这么说合适不合适,魏仙师?”

    魏檗伸手拧着这条小水蛇的脸颊,劲道不小,“调皮。”

    青衣小童笑容僵硬,不敢反抗。

    没法子,如果魏檗没骗人,那么如今他和老爷都算是寄人篱下,哪怕陈平安拥有山头再多,只要还是身处龙泉郡,一样需要仰人鼻息。作为高高在上的山岳正神,打个喷嚏都能让辖境内的山峰抖一抖,截留灵气、挖掘山根等等行径,信手拈来,可以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魏檗笑问道:“神秀山那边,动静很大,哪怕今天还没有中断开山事宜,陈平安,你要不要去瞅几眼,很有意思的。”

    陈平安有些期待,使劲点头道:“好啊,之前就一直想去看。”

    魏檗吹了一声口哨,很快山上传来一阵声响,动静越来越大,最终一条腹部生出一根金线的巨大黑蛇,游曳而至,出现在他们视野当中,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都有些紧张,蛟龙之属,同类相残再正常不过,而且这条黑蛇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崭露头角,展现出走江化蛟的资质。

    谱系庞杂的蛟龙之属遗种,许多修出人身并且跻身七八境、甚至是九境的强悍大妖,甚至连半点化蛟的迹象都没有。

    青衣小童经常念叨它们修行靠天赋,并非全是自身懒惰的借口,他最少有一半是对的。

    魏檗将那只袋子抛给黑蛇,“陈平安送你的压岁钱,不用急着吃进肚子。接下来你载着我们去往神秀山。”

    黑蛇一双眼眸极为平静,没有半点挣扎抗拒,缓缓垂下头颅,表现出足够的温驯善意。

    一行四人站在黑蛇的身躯上,翻过落魄山,从北麓下山,期间黑蛇小心翼翼绕过了山神庙。

    离开棋墩山到达落魄山之后,性情暴戾的黑蛇已经收敛了太多。

    显而易见,魏檗功莫大焉。

    一路迅猛推进,白衣飘飘的魏檗指着远处山脚的一群人,笑着解释道:“那些是精于机关术的墨家子弟,还有几个擅长堪舆风水的阴阳家术士,都被聘请来到龙泉郡大山之中。这两帮人经常一起出现,配合得天衣无缝,是开山立派、打造神仙府邸必须用得着的关键人物。”

    之后在一处半山腰,他们看到几头庞然大物的灰色蛤蟆,肚囊鼓鼓,雪白一片,正在缓缓向山上挪动。

    原来它们是能够在肚子里容纳数万斤江河之水的吞江蛤蟆,到了山上,只需要对着开凿完毕的水池,张开大嘴,水源就会源源不断地涌入池塘。

    还有一种体型稍小的蟾蜍,被称呼为开路蟾,肚皮坚韧至极,一路爬行,可以碾压出一条宽度适宜的平整山路。

    不过魏檗所说那几头大骊朝廷豢养的年幼搬山猿,没能看到。

    然后在黄花峰一带,陈平安他们遇到了一群道士,正指挥着一尊尊身高两丈的黄巾力士,开山破土,搬运巨石。

    原来打造洞天福地,几乎绕不过道家符箓派修士,在他们手中,一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张张符纸落地即化为傀儡,灵智稍开,能够听从一些最粗浅简单的指令,听命行事,不用休息睡觉,直到耗尽灵气为止,就自动变作一堆符纸灰烬。

    魏檗带着陈平安去了趟梧桐山,哪怕是在山脚远远望去,仍是会让人觉得蔚为壮观,因为这条绵延山脉的整个山头,都被削平了。等到黑蛇载着他们登上那块尘土飞扬的大坪,听人介绍,才知道这块山坪占地得有方圆四五里,将来会成为一座“渡口”,只是山下百姓的渡口,是乘舟泛水,山上修士的渡口,多是泛海,云海的海。至于“大船”为何物,魏檗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过了梧桐山,距离神秀山就不远了,中间只隔着一座挂在陈平安名下的宝箓山,和一位南涧国修士买下的牛角山,牛角山不高,山势显得很敦厚,从山脚到山顶,一栋栋建筑依次绵延递进。

    魏檗跳下黑蛇背脊,让陈平安都下来,然后吩咐黑蛇留在山脚别乱动。

    山脚牌坊悬挂“包袱斋”三字匾额,金光灿灿。

    魏檗是内里行家,边走边说:“此处既是典当行,又是古玩店,无奇不有,什么都可以卖,什么都可以买,只要价格谈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创始人最早是个穷酸野修,只能背着个包袱,装着一堆破烂各地奔波,倒买倒卖,赚取差价,飞黄腾达之后,就干脆取了名字叫包袱斋。牛角山是他们一家分铺,每栋楼出售的古董珍玩,种类都不同。如今楼盖得差不多了,就是货物才运来很小一部分,应该是等梧桐山渡口的建成,才好大规模运送。”

    牛角山上上下下,不管是包袱斋的实权管事,还是来此游历观光的散修野修,见到了这位即将成为大骊山岳大神的白衣男子后,毕恭毕敬,客气得近乎谄媚卑微。所以一路畅通无阻,包袱斋甚至专门走出一位气态雍容的妇人,亲自为他们带路,讲解一栋栋藏宝楼的珍玩。

    陈平安大开眼界,在“一片楼”内,其中搁放有一种特殊的青词诗文罐,篆刻有出自道家典籍的青词文章,有七个,高的约莫有半人高,矮的也有一臂长,据说里头装有泉水,全部是从天下百大名泉之中汲取而来,泉水澄澈如玉,流淌如虹,最适宜煮茶待客。

    “人可以一日无谷,不可一日无水,水为食精。所以世人所谓的入乡随俗,饮水第一。”

    “我们包袱斋,有专门修士去精准测量各地泉水,用银制小方斗,和一杆小秤,称其重量,轻、清、甘甜,三者具备,才能收纳储藏于这些青词罐,不敢说是琼浆玉液,但是可以保证灵气充沛,每一斤泉水,皆绝不流于世俗。”

    妇人虽不姿容绝美,但是嗓音温柔,宛如泉水叮咚,悦耳动听。

    在“壮观楼”内,他们刚刚跨入门槛,就看到一组等人高的画卷屏风,上边绘有十二位绝色美人,俱是拣选一洲或是一国之地的绝色美人,出自丹青圣手的笔下,更加出奇的地方,在于那些美人活灵活现,或低头抚琴,袖如流水,或托腮凝望而来,或持扇扑蝶,娇憨动人。

    一眼望去,满屏绝色,各有千秋,美不胜收。

    还有绘有二十节气的气候屏风,那幅惊蛰,即是电闪雷鸣的景象,清明时节,则小雨纷纷,中秋时分满月悬空,光辉素洁。

    种种奇思妙想,让旁观者忍不住拍案叫绝。

    因为有魏檗在,妇人破例带着陈平安他们参观了私家灵圃,当时还有怀揣着奇花异草的农家修士,正在田间劳作。培植灵圃一事,除了能够贩卖名贵花草树木之外,还能够留住山水气运,同时可以赏心悦目,所以历来被仙家势力所青睐。

    看过了这些匪夷所思的画面,陈平安才知道什么叫真正有钱。

    跟那位一直没有自报家门的妇人感谢告辞,下山走出牌坊楼,魏檗先让陈平安转头望向牛角山,伸手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笑道:“再看看,有什么不同。”

    陈平安凝神望去,发现整座牛角山笼罩在一层青灰色的雾气当中,时不时有一丝丝雪白电光飞掠而过。

    魏檗解释道:“这就是所谓的护山大阵,牛角山的这座阵法,出自阵图当中著名的《气蒸云梦泽》,原本是一位儒家圣人的山水画,后来被人不断推演完善,最终变成了一幅阵图,除了起到庇护山头、抵御攻势的作用,还兼具了摆放风水石的功效,抵挡邪秽煞气,将浊气转为清气。”

    陈平安感叹道:“真厉害。”

    魏檗笑道:“是不是一下子觉得自己太穷了?”

    陈平安摇头道:“没觉得穷,但是会觉得不富裕。”

    魏檗开怀大笑,一行人重新跃上黑蛇背脊,继续去往神秀山。

    魏檗告诉陈平安,山上交易,真金白银不是没有,但基本上只是一个数目而已。因为除非双方都拥有珍稀罕见的方寸物、咫尺物,否则太麻烦,这件法宝八十万两黄金,咋办?折算成白银,注定更加夸张。所以山上的大宗买卖,会有专门的“钱币”。

    他们很快就近距离看到了那座神秀山。

    神秀山太高了。

    若非还有一座披云山,就属这座高山最为挺拔俊美,足以力压群山。

    陈平安问道:“阮姑娘在山上吗?”

    魏檗摇头道:“不在。”

    神秀山有一面陡峭山壁,在云海滔滔的遮掩之中,刻有四个大字,“天开神秀”。

    除非御风飞行,哪怕是练气士抬头仰视,恐怕都无法窥见真容。

    因为阮师当初订立下的规矩,在龙泉郡辖境内,任何修行之人,不得擅自御风掠空。使得大骊周边的练气士凭空多出很多麻烦,说是怨声载道,都不为过。

    当初宝瓶洲之外的遥远北方,浩浩荡荡的剑修南下,路过当时的小镇上空,仍是降低了高度,以示善意。

    除了对铸剑师阮邛的表示认可,更多是尊重这座浩然天下的两个字,规矩。

    这无形中为阮邛增加了一层威势,那拨去往倒悬山的剑修之中,陆地剑仙可不止一位,尚且如此,所以阮邛在大骊王朝的地位,水涨船高,一些本来就嗓门不大的异议,彻底消失。

    在这座天下,一旦修成了山上神仙,当然可以十分逍遥,可以不遵守许多世俗礼仪。

    但是别忘了还有儒教三大学宫,七十二座书院,以及九座巍峨雄镇楼的存在。

    山海妖魔剑仙,九座雄镇楼,无不可镇之物。

    阮邛个人订立的规矩,哪怕他是风雪庙出身,并非儒教门生,但只要契合更大的规矩,符合儒家的大道宗旨,那么儒家的统治力,反过来就会馈赠阮邛,最终帮助阮邛的小规矩,形成一种无言的威慑,双方相辅相成,最终相得益彰。

    这就是当初礼圣亲自订立的天地大规矩。

    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却无处不在。

    魏檗没有登山,而是让黑蛇原路折返,盘腿而坐,感慨道:“就像这里,任何一个王朝的版图上,山头林立,一座座仙家府邸,一个个帮派宗门,在山为山长,在水为龙王。有的君王,将其视为王朝屏藩,有的皇帝,心中认为是听宣不听调的割据势力,是一位位异姓王,土皇帝,尾大不掉,只是碍于山上势大,不得不虚与委蛇。但是归根结底,山上山下,能够大致保持一个相安无事,还是归功于那位礼圣的造化之功。”

    陈平安坐在魏檗身旁,轻声道:“这些离我太远了。”

    魏檗笑了笑,“说远很远,说近很近。”

    陈平安回望神秀山,喃喃道:“这样啊。”

    ————

    泥瓶巷,一位青衣少女站在陈平安祖宅外边,看着院门紧闭的场景,她打量了几眼春联和门神,就打算转身回家。

    然后有三位妇人快步走来,身边还拖拽着两个十来岁的孩子,她们瞧见了少女后,笑道:“秀秀姑娘也来了啊。”

    阮秀置若罔闻,没有理睬,其实她心底有些厌烦。

    市井妇人们不以为意,她们虽然不知道少女的爹,铁匠铺的那个阮师傅,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大致晓得阮师傅的了不得,好些神神秘秘的小道消息,什么县令老爷都跟那汉子平起平坐的,反正她们不是不信,但只肯信一半。

    只不过很多次去骑龙巷那两间铺子,跟少女打交道多了,就从一开始的惴惴不安,变成了心安理得,没觉得她如何小姐脾气,就是没啥笑脸罢了。

    阮秀很想跟往常一样,忍住不说话,可今天如何都忍不住了,望向她们,冷声道:“你们去铺子白买东西就算了,我可以不告诉陈平安,帮你们算在我自己的账上,可你们怎么还来陈平安家里闹?”

    “哎呦,我的秀秀姑娘唉,你是不晓得我们跟小平安的关系,我们几个妇道人家,年轻的时候跟他娘亲关系可好啦,所以小平安爹娘走了之后,不说其它,光是两场葬礼,我们谁不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后来小平安孤零零一个人,如果不是我们这些好心的街坊邻居帮衬着,那么点大的孩子,早就饿死了,哪里有今天大富大贵的光景呦……”

    “就是就是,小平安见着我,还得喊一声二婶哩,当年在我家蹭饭,我可是大鱼大肉舍不得自己吃,舍不得自己娃儿吃,都要夹到小平安碗里去的,这份恩情,是不值钱,可如今小平安发达了,不但有了两间那么大铺子,听说连山头都有好几座,总不能过河拆桥吧?就不念着咱们这些婶啊姨啊的好吧?那得多没良心才做得出来……”

    “秀秀姑娘,我们知道你是大户人家,咱们对你也是客客气气的,你不能否认吧?但是秀秀姑娘你真是不知道咱们穷苦人家的难处,娃儿要上学塾,龙窑那边又不景气,咱们苦啊,再说了咱们又不是跟小平安要几千几万两银子,这不新年了,给娃儿们向小平安这个当哥哥的,讨要几十两银子的压岁钱,秀秀姑娘,你摸着良心说,这不过分吧?”

    阮秀脸色冷淡,直接撂下一句,“我觉得很过分。”

    叽叽喳喳的小巷子,气氛顿时无比尴尬。

    一位妇人一拍大腿,“秀秀姑娘,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小平安上次离开小镇后,秀秀姑娘是托人给咱们送了些谢礼,我们也不昧着良心说话,对,是多少收了些东西物件,可那些玩意儿换不了铜钱啊,贫苦人家过日子,没钱买米,揭不开锅,怎么活啊,我们这些大人也就算了,可孩子还这么小,秀秀姑娘,你瞅瞅,我儿子这胳膊细的,一点不比小平安当年好啊,你怎么忍心?”

    阮秀板着脸点头道:“我忍心的。”

    妇人们一个个呆若木鸡。

    一位妇人回过神,轻声道:“咱们不跟她聊,就找陈平安,他要是好意思抠抠搜搜,我们就戳他的脊梁骨,看他还要不要名声了。”

    其余两位妇人点点头,这个法子肯定可行,一人眉飞色舞,压低嗓音笑道:“陈平安最怕别人说他爹娘的不好了,这个最管用。”

    “滚!”

    阮秀伸出一根手指,指向泥瓶巷一端,面无表情道:“要不然我就打死你们。”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