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敕令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陈平安接了两捧白雪,相互搓着手,笑着回到小崖洞,伸手烤火之后,这才从背篓里拿出一本书籍,开始借着火光端坐看书,是一本文圣老先生赠送的儒家典籍,陈平安的记性很好,一路勤于翻阅,内容早已烂熟于心,只是陈平安还是喜欢像当下这样翻书,轻轻诵读。

    李宝果对方真有歹意,他点不点这个头并无两样,所以干脆就笑道:“可以。”

    男子入内,被他称呼为侍女的帷帽女子却没有跟随,站在崖洞门口,直腰肃立。

    男子大大方方盘腿而坐,背对着崖洞,摘下酒葫芦准备喝酒,喝酒之前,开诚布公道:“我那侍女是狐妖,之前她感知到三位的存在,我便让她释放出一些妖气,算是打招呼了,以免发生不必要的冲突,我们并无恶意。”

    陈平安在发现青衣小童的拘谨惶恐之后,就知道事情不妙,但是事已至此,陈平安反而不去多想什么,只是屏气凝神,随时应对男子和他侍女的暴起杀人。山上神仙也好,精魅妖怪也罢,好坏难测,一旦大敌当前,往往生死立判,陈平安对此并不陌生,小巷对峙蔡金简、老龙城苻南华,之后与搬山猿纠缠厮杀,在神仙坟跟马苦玄打了一场,棋墩山对敌白蟒,枕头驿面对朱鹿的刺杀,等等,一系列风波,陈平安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心定二字,至关重要。

    男人喝了口酒,眼神清明如月华,望向陈平安,开门见山地笑道:“公子的武道境界不高,拳意却很扎实,实属不易,若是能够坚持下去,止境可期。”

    青衣小童咽了口唾沫,不敢动弹。

    大妖大妖,真他娘的大啊,比天还大了!

    原因很简单,世间狐妖之所以出名,除了擅长蛊惑人心之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狐妖相比其它山妖精怪,更难遮掩妖气,所以修士那些个广为传唱的斩妖除魔,对象往往是不成气候的狐妖。

    照理说,崖洞外的狐妖越走越近,一身狐妖气息就该愈发浓郁,但是她路过洞口的时候,已经是一身醇正人气,给青衣小童的感觉,简直比凡夫俗子还肉眼凡胎,像是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掐断她的曼妙腰肢,青衣小童本就是世间妖物之一,化作人形不过是山泽妖修得道的第一步,距离真真正正的成为一个人,还隔着大隋到大骊这么遥远的距离。

    能够让他这位修为六境、战力堪比七境的御江地头蛇,都感知不到任何异样,青衣小童掂量了一下,觉得装孙子最合适,如果这位貌似和和气气的过江龙,觉得孙子还不够,曾孙子都行。

    青衣小童判定那宫装妇人最少九境,甚至有可能已经是十境的通天大佬,好在这个可能性并不大。

    浩然天下的妖物,能否跻身十境,是一道巨大的风水岭,丝毫不弱于人族修士破开十境。”

    一场大雪。

    天地白茫茫,干干净净的。

    在栈道走出三四里路程后,被尊称为白老爷的男人,停下脚步,仰头望向天幕,神色寂寥。

    宫装妇人只得跟着停下脚步,发现男人没有挪步的迹象,小心翼翼喊了一声,“白老爷?”

    男人始终望向天空,轻声道:“树欲静而风不止,你说你自幼生长于浩然天下,为什么要惺惺念念想着走过倒悬山?若是思乡心切,想着落叶归根,这很合情合理,可你的根子就在这里啊,到底图什么呢?天下浩劫,十室九空,很好玩吗?”

    宫装妇人吓得魂飞魄散,转身跪倒在地,伏地不起,如果居高临下望去,她那副妖娆身段,如山峦起伏,她颤声道:“白老爷饶命!”

    男人置若罔闻,自问自答道:“我觉得不好玩,一点都不有趣。”

    宫装妇人畏惧至极,一咬牙,瞬间爆发出搬山倒海一般的磅礴气机。

    下一刻,栈道之上,出现了一头大如山头的八尾巨狐,通体雪白,攀附在峭壁之上,疯狂向山顶攀援而去,试图远离这个男人。

    男人无动于衷,轻轻喊出一个名字,“青婴。”

    砰然一声,一团鲜血如暴雨洒落山崖,竟是一根狐狸尾巴当场爆炸开来。

    无数鹅毛大雪被鲜血浸染,男人所立栈道附近的这一片天地,变成了一场诡谲恐怖的猩红大雪。

    相传世间曾经有无数妖物作祟各座天下,乱象纷纷,凡人皆不知姓名,束手无策,哀鸿遍野,后世有道德圣人铸大鼎铭刻万妖姓名、记载其渊源来历,之后命人仿造千余座大鼎,放于各洲各座大山之巅,以供山下之人记诵,凡俗夫子不惜涉险登山,经此历练,是为山上修士之发轫。

    那些大山大多成为后世的各国五岳,享受无数君主凡俗的顶礼膜拜。

    峭壁上的那头庞然大物,如一颗彗星坠入山崖。

    显而易见,不仅仅是断掉一尾、修为重创那么简单。

    以妖物的先天暴戾性情,濒死或是重伤之际,爆发出来的凶性,往往更加可怕。

    一切玄机,只在直呼其名的“青婴”这个称呼上,以及是谁来报出这个本名。

    重重摔在山崖底部的狐妖,溅起了无数雪花碎屑,它看上去已是奄奄一息,大口大口呼出的血腥雾气,使得四周积雪融化一空,显露出一大块好似伤疤的泥泞地面。

    男人不知何时站在狐妖跟前,提着朱红酒葫芦喝了口酒,他与那头蜷缩在一起的巨大狐妖相比,无异于一粒蚂蚁站在人类面前,无比渺小。

    “在重新修炼出第八根尾巴之前,就老老实实待在我身边,有些事情,暂时不是你能够掺和的。”

    男人缓缓说道:“如果不是念在当初那点香火情,你已经死了。既然现在还活着,就好好珍惜。走吧,继续赶路。”

    男人一挥袖,撤去隐秘的天地禁制,将随手切割出来的小天地返还给大天地。

    妖狐逐渐变回人形,挣扎着起身,踉踉跄跄地跟在男人身后。

    宫装妇人神色凄凉。

    一尾之差,天壤之别。

    之前足够让它傲视同类,如今已是泯然众矣。

    但是它却没有半点复仇的心思。

    对土生土长于这座天下的它们而言,白老爷的喜怒,就是天威浩荡。

    ————

    崖洞内,青衣小童擦着额头汗水,心有余悸道:“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粉裙女童懵懂无知,“那位前辈夫人很厉害吗?”

    青衣小童跳脚骂道:“傻妞真是傻妞,最少九境的狐妖不可怕,还有什么才算可怕?再说了一个侍女就如此厉害,给狐妖当老爷的男人不是更变态

    ?!”

    粉裙女童弱弱道:“我们家老爷就没我们厉害啊。”

    陈平安忍俊不禁。

    青衣小童眼睛一亮,“唉?对哦。”

    青衣小童哈哈大笑,然后咳嗽几声,悻悻然道:“失态了,失态了,让老爷见笑啊,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嘛,这点瑕疵,就让它随风而逝吧,忘掉都忘掉。”

    陈平安继续看书,只是静不下心来,只好收起那本儒教典籍,想了想后,找出年轻陆姓道长的那几张药方,全是方方正正规规矩矩的小楷写就,然后拎了根细一点的树枝,在崖洞门口的积雪地面,蹲着临摹写字,为了不让药方被雪花沾湿,得小心翼翼护着,只能看一个字写一个。

    今晚丢了面子的青衣小童嚷着睡觉睡觉,粉裙女童则绕过陈平安,继续将那个雪人打造得尽善尽美。

    最后一张药方的末尾,陆姓道长当时从袖中还掏出了一枚青玉印章,往纸上盖下,所以是朱红印文的四个字,“陆沉敕令”。

    今夜练字,陈平安从头到尾临摹了一遍,连最后四个印文都没有错过。

    当崖洞这边的陈平安,一丝不苟地用树枝写出“陆沉”二字。

    已经十分遥远的山崖底部,身后跟着宫装妇人的男人,猛然转过头。

    当陈平安最后写完“敕令”二字。

    刹那之间,仿佛天地翻覆颠倒了一下。

    男人依旧纹丝不动,神色凝重。但那宫装妇人已是惊骇失色,几乎要站不稳。

    狐妖惴惴不安,一种近乎本能油然而生的恐惧渗透全身,下意识靠近男人,轻声呼喊道:“白老爷?”

    男人收回视线,向前行去,“没事了,无非是井水不犯河水。”

    谁是小小井水,谁是浩荡河水。

    天晓得。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