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6章 变美丽的第一百一十六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最终, 穆少不但用实际行动, 向许昕华证明了他的人设没有半点问题,还想用更具体的行动, 向她证明他的能力也没有问题的时候, 许昕华开始掉链子了, 她很“乌鸦嘴”的预言成功了她家里会来电话催她的可能性。

    这一晚,许父他们一共给许昕华打过三回电话, 每一回都很“及时”,仿佛开了天眼似的,恰到好处的卡在了最关键的时刻打进来,并且每一回都很执着, 大有许昕华不接,他们就打到天荒地老的架势。

    试想一下, 气氛和热情都调动得差不多,马上就要水到渠成的时候, 耳边响起的不是暧昧的喘息, 更不是充满情/调的轻音乐,而是尖锐刺耳的电话铃声,就像还没开始就有人在拼命催着你赶紧完事一样——一点办事的氛围都没有了!

    接完最后一通电话的许昕华从阳台回到卧室,看着大床上衣襟半开、活色生香的小鲜肉, 头一回叹气的扔了电话, 坐到他跟前, 伸手帮他把扣子一粒一粒扣回去。

    既然吃不到,还不如眼不见为净。

    才扣好一粒扣子, 穆少握住了她的手,眼底还有着没退干净的情绪,明知故问:“要回去了?”

    “嗯。”许昕华低低的应道,她承认这一次是她的问题,倒不是真的因为她家里的电话不合时宜,她早该知道以父母兄长的性格,一定会催她回家。她就不该太高估自己的定力,明知道今天根本不具备那个条件,居然不拒绝小祖宗的撩拨,反而高度配合,弄得现在欲/求不满,一身狼狈。

    理亏的许昕华难得温柔了一回,低眉顺眼的替小祖宗把剩下的扣子都扣上——包括衣领上第一颗,她现在一点都不想看他的肌肉了。

    帮穆少扣完扣子,许昕华又把他的西装递过去:“穿上吧,别感冒了。”

    大概是她第一次这么温柔体贴,穆少竟然也没有发作,默默的平息下去,也顺从的穿上了外套,但还是免不了嘴上抱怨:“早说了让你住我这儿……”

    许昕华指了指躺在枕头上的电话,似笑非笑:“你还没听够夺命铃声吗?”

    被这个电话吓了三次,再听下去,估计天不怕地不怕的穆小爷都要产生心理阴影,所以许昕华这么一说,穆少积极主动的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便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尽管亲热的时候三番五次被打扰,被充分调动起来的精力要很艰难才能平复下去,但穆少内心却没有多大不满,今天又是重大突破的一天,不但摸摸蹭蹭,他还亲到了,又白又大,亲上去又软又滑,还会跟着他的动作晃动……

    穆少简直有点爱不释口。

    下一次应该就能真正的吃上肉了,到那个时候他们在首都,天皇老子也不能来打扰他跟女朋友亲热!

    穆少内心豪情壮志,因为满心都在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对当下短暂的分别也就淡定了,知道许昕华第二天还要去工业园检查会场布置情况,穆少头一次这么善解人意不要她去送,他收拾收拾,就自个儿回首都了。

    许昕华其实也有那么点期待,她目前还不知道穆少的能力如何,倒是确定了他“资本”很雄厚,这应该保证是能力的前提了,许昕华不由期待他真正上场会有什么表现。

    这大概是许昕华和穆成东确定关系以来,第一次的“思想同步”,有了一致的目标,关系好像也更加融洽了,吵架的次数直线降低——当然见不到面,本来就很难吵得起来。

    时间就在忙碌和期待中一点点溜走了。

    忙碌也是有收获的,欣荣一年一度的年会“盛典”顺利拉下帷幕了,搬迁开始严格按照详细的计划,按部就班并且很顺利的进行到后期,然后也过年了。

    除夕夜,留在羊城的许家人全都聚在了许大哥家里,他和许二哥就住对门,在他家同时还能征用许二哥家的厨房,准备年夜饭的时候就可以方便许多。

    不过许家早早的准备好年夜饭,许昕华却等他们开动以后才回来,这次为了完成搬迁,有很大一批工人没有回家过年,加上又是他们在新厂过的第一个年,许昕华郁白文包括郁父,都在工业园和大家一起吃了顿年夜饭,当然他们吃到一半都提前走了,家里还有亲人也在等团圆饭,年夜饭的后半顿饭,许昕华就是在家里吃的。

    许家其他人不像许昕华那么忙,同事朋友也有很多留在羊城过年的,还有宋记者、赵主任这么一大批朋友,知道她今年不回老家,邀请她的电话就没有断过,许昕华拒绝了一大半的邀请,剩下的小部分也够她赶场了,所以正月里的许昕华依然很忙。

    许父他们不一样,他们在羊城一没亲戚二没朋友,能逛能玩的以前都玩够了,再说过年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他们就不想自家人关上门来,在家里冷冷清清的过正月,大年初二回娘家,许大哥也带着父母老人踏上了返乡之旅。

    等许大哥从老家回来,大家也该投入新一年的工作中去了。

    许昕华率先带着一批小伙伴去了首都,她依然是开发新市场的主力军,为了保证没有后顾之忧的去首都发展,许昕华在年前讨论人事调整的时候,成功挖到了郁白文的墙角,把能干的肖助理挖到了沪城分公司任代理副总经理,为期半年的考察,肖代总就是正儿八经的分公司副总了,说是副总,他头上的许总基本上也就回沪城分公司打个转而已,首都分公司才是她的“新宠”。

    肖代总升职加薪了干劲十足,许昕华挖到了能干的帮手也很得意,唯独郁白文比较郁闷,接班人被拐跑了,于是说好一块去首都的大部队抛下他先走了。不过首都那边还要等许昕华他们真正打开局面以后,才有他发挥的空间,所以他郁闷归郁闷,倒也不至于太着急,还有时间把总部这个摊子安排好。

    许昕华和她的小伙伴们这次去首都,直接省略了以往的评估考察环节,他们目标明确,去首都就是为了开拓新市场,大家分头行动,找合适的店面,找办公场所,找公司宿舍等。

    总之大事小事同时进行,许昕华是总指挥,她要是不亲自带队,各部门铁定忙得一团糟,而且其他人也没那么大的权限,能够申请到那么多经费带去首都,如果每次都到了要花钱的时候再向财务部申请资金,这中间都不知道要耽误多少时间。

    许昕华就是这次首都之行的财务总管,她出发前从财务部支了三十万的活动资金,当然也就是勉强够用而已,事实上他们到首都的第一天就花掉了将近一半,因为第一时间买了辆车。

    反正分公司成立后还是要配车的,许昕华提前买一辆,现在方便她和小伙伴们跑遍首都城,再说这个时候车子比什么都能代表脸面,他们后期需要去各大有关部门办手续,开着小汽车也那么容易被人看低,事情就好办多了,所以这辆车买的很值。

    许昕华跟总是自己打自己嘴巴的小祖宗不一样,她是很有原则的,说过不要穆少给她开这些方便之门,她现在连到首都了都没有提前通知对方,开公司开店铺的各种资质手续当然也都打算自己带人去办了。

    当然如果过程中遇到困难,许昕华还是要场外求助的,但这个事,和她自己什么都不干,躺着等小祖宗一声令下,各种资格证书主动送到她手上的性质是不一样的。

    而且就算要求助,许昕华也没打算求助穆成东,这么一点点小事,她跟好朋友秦远打声招呼就行了。

    秦远应该是穆少的朋友里面,唯一知道许昕华去了首都的。倒也不是因为他特殊到许昕华区别对待,放着正儿八经的对象不通知,只告诉他一个人。

    其实是秦远先找的许昕华。他不是欣荣的员工,只是大概知道许昕华以后要去首都,但不知道具体的时间。然后按照许昕华往年的习惯,元宵之后是一定会回沪的,而今年都快过完正月了,秦远发现小伙伴居然还没回沪城,心里有点怀疑,就主动来电问候许昕华了。

    许昕华那个时候正收拾东西准备出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如实告诉了他。

    秦远的反应就夸张了,隔着电话都能听见他仿佛见到了晴天霹雳一般的失望:“怎么这么快就去首都啊?” 许昕华不置可否的嗯了嗯。

    秦远不放弃的又问:“就算去首都,那也不用连沪城都不回吧?”

    许昕华笑了笑,心想本来她是要回沪城分公司的,但谁让她把肖总代挖过去了呢,现在有他在分公司,她这个甩手掌柜当得可放心了。她笑眯眯的打趣道:“就这么舍不得吗?”

    “那倒是其次。”秦远很诚实的回道,“就是你不回来了,想到东哥以后也不再往沪城跑,有点失望而已。”

    许昕华就知道他不会无的放矢,但还是有点不解,穆少有人脉有资源是不假,但秦远是要找国外资本做商场,穆成东应该帮不上什么忙才是,要不然秦城也不会坐视不管。

    因为关系足够铁,许昕华还很有意向投资秦远的商场,现在想不明白她也就直接问了。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秦远嘿嘿一笑,才仔细给许昕华解释,“东哥有个姑奶奶特别厉害,当年国内动荡不安,她跟家人走散,流落海外,彻底没了联系,老爷子他们也以为她遭遇了不测。还是前几年,国内政策明朗了,穆家姑奶奶才叫子孙替她回国寻亲,几经波折终于找到了亲戚,结果你猜怎么着?穆姑奶奶在英国嫁人生子,他们家是当地有名的财团,家族产业遍及整个欧洲,据说姑奶奶的婆婆还有贵族血统……”

    虽然秦家也不是普通人家,但秦远对这个嫁给国外贵族的穆姑奶奶,仍然充满了敬仰,主要是这个故事本身就充满了传奇,现在的编剧都不敢这么写,而真人真事居然就发生在他们身边,秦远非常兴奋,一八卦起来就有点刹不住车,用了近八百字来给许昕华介绍穆姑奶奶这个家族是何等的牛逼,之后才切入正题,告诉她是因为姑奶奶的儿子为了迁就母亲的心愿,加上本身也看好国内的市场,这几年陆续在国内投资了多个产业。

    秦远现在就想争取这个机会,人家是全球有名的财团,若是能争取到他们的投资,那他就不用再找其他的合伙人了。

    “可你不是说他们前几年就开始在国内投资了吗,为什么到现在才想着找他们投资?”

    “因为他前期投资的都是新兴产业,比如电子、通信和能源等,我不确定商场项目人家感不感兴趣,还是上次我送东哥去机场,才听到他说荣先生已经在港台投资了地产项目,最近在沪城寻找更合适的投资项目。”秦远说到这里,语气又从兴奋变成了遗憾,“当时东哥急着回首都,我就不好意思请他介绍,早知道就该趁热打铁的。”

    随着秦远的深入介绍,许昕华也从一开始的漫不经心,慢慢变得惊讶。对方投资的这些项目实在太精准了,国内的电子和通信,港台的房地产——这位活得比她更像重生者啊!

    不过人家就是放眼全球的大家族出身,从小受到的精英教育和家族内的潜移默化,让他看得比一般人长远也很正常。秦远看中的这位金主确实很厉害。

    许昕华在心里表示了认同,又问:“那秦大哥也不认识这位荣先生吗?”

    “大哥见过几次,但是没有交情。”秦远无奈道,“你知道国外的文化和国内不同,他们做生意只谈利益不讲人情,而且老爷子现在除了东哥,最看重的就是荣先生,东哥见了他都得规规矩矩的喊小叔,我哥能有多少脸面?”

    许昕华闻言就笑道:“人家这么有原则,恐怕你找东哥也没用,真正的敲门砖还是你的能力,倒不如把重点放到企划案上,等你准备充分了,再托东哥他们替你把资料送上去,对方也会高看你一眼。”

    听完许昕华建议的秦远豁然开朗,信心满满的表示他回去做企划了,在商场干了几年,他对经营和管理颇有些心得,否则也不会就敢想自己开商场了。只是之前没有人提醒他可以把这些想法都整理成资料。

    现在有了方向,秦远就行动起来了。

    许昕华只准备等着对方的好消息了。因为她跟秦远的关系够好,而且他们的来往也能互通有无,秦远帮过她,她也给过秦远很不错的建议,所以这次去首都,许昕华打算小麻烦都找秦远了。

    至于许昕华没有提前通知穆少,倒也不是真的为了“避嫌”,如果她是一个人来首都的话,抛开工作方面,倒是不介意让穆少帮她安排衣食住行——这也是男朋友该做的嘛。

    可许昕华现在带着近二十个同事,她既不能抛开他们自己单独行动,又不好带着所有人去投奔穆大少,干脆就懒得通知了。

    再说穆成东最近也是焦头烂额,全国最大的会议每年都在这个时候召开,首都的各部门应该都进入了紧急状态,穆成东所在的秘书处更不能幸免。事实上许昕华出发之前,他们已经三四天没有联系了,不然他们通电话的时候,许昕华还可以顺口提一句什么时候过去,既不会显得刻意,又不用像现在这样“把人瞒在鼓里”。

    也就是说悄无声息的跑到穆少的地盘,也不是许昕华的本意,当然也无伤大雅,现在生气的穆少在许昕华眼里就是纸老虎,一戳就破,根本不带怕的。

    真正让许昕华意外的是,她在首都碰到的第一个“熟人”竟然是齐小姐。

    这天许昕华和几个同事去了趟百货商场,店面已经看好了,在人流量不错的商场内,位置和面积都比较理想,开出价格当然比起欣荣其他门店的价格都要高出不少,毕竟是首都,许昕华他们也能接受,唯一谈不拢的是后续合作的一些细节。

    由于商场开业已有一年多,人气颇旺,里面的商户也都比较稳定,所以商场对新入驻的商户有一些要求,比如说为了不影响顾客购物体验,后续入驻的商户不允许大规模的装修。

    许昕华的同事相中的这间店面,前一任商户是商场开业以来的第一批商户,经营的也是服装,当时有稍微装修过,商场大概认为他们的要求不算过分。

    也许对其他商户来说,这个要求合情合理,但是欣荣有统一的店铺标准和陈列规格,百货商场这家分店又将成为欣荣开拓首都市场最漂亮的名片,那么不重新装修是不可能的,同事跟商场负责人就这个问题谈过两次,都铩羽而归,许昕华只好亲自出马了。

    若是在以前,这家不方便就换另外一家,许昕华有自知之明,不该碰的壁就不要去浪费时间了。

    不过许昕华认为他们现在有跟商场谈判的资格。

    这家百货商场只是“新贵”,在首都还有比它更老牌、人气更旺的商场,许昕华考虑这里,是看中它所在区域以后的潜力,就当下而言,它并不是唯一选择,相信商场负责人也有自知之明。

    但是反过来的说,商场这次招商目标明确只要服装品牌,除非他们能谈到国外的品牌,否则欣荣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如今的欣荣早已不是默默无名的小品牌,各大省报和省电视台相继报道过欣荣,再加上许昕华这个上过日报的副总亲自出马,他们拥有的筹码应该足以让商场稍稍妥协了。

    事情也正如预计的那般顺利,许昕华跟商场负责人谈了会儿,对方也开始松动了,表示要知道他们具体的装修计划,比如凿墙挖地板之类的大动作肯定不允许,加上是破例允许一家装修,他们要动哪里,肯定都要写进合同里,绝对不能违背合约、私下乱搞。

    这类细节的东西,许昕华和同事也不好凭空乱说,大家就一块去了店面现场,一边参观一边商谈细节。等细节都敲定得差不多了,许昕华就准备让市场部的同事留下来签合同,她则和其他小伙伴先回去了。

    他们刚走到一楼,就跟刚好进来的齐向晴一行人不期而遇。

    认真算起来,许昕华和齐向晴就见过一回,还是在很多年前,她们充其量就比陌生人好一点点。但无论是许昕华,还是齐向晴,都在人群中第一眼就认出了彼此。

    许昕华是只见过齐向晴一次,但那一次就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齐小姐简直是教科书级的白月光了,许昕华两辈子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妹子,难免“在意”了一点。

    不过许昕华能惦记这么久,还要感谢郁三姐,时不时在她耳边八一八齐小姐的轶事,帮她巩固一下记忆,这才让许昕华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而齐向晴对她的记忆竟然也这么深刻,许昕华很不要脸的认为是她这张脸的功劳了,想来齐向晴作为备受欢迎的女神,内心多少有点王不见王的傲气,带着一身骄傲和优越感乘兴而来,看到的却是一个和想象中完全不同的小仙女,许昕华不用想都知道对方肯定比她还“在意”那次见面。

    再说她这种美貌,也足够让人看一次就铭记在心了,许昕华并不意外对方还能认出她。

    但已经成为李太太的齐小姐,似乎对她的在意,已经超出了许昕华的预计。

    比几年前更加优雅、知性也被满身的贵气所取代的齐小姐,看到许昕华那一刻,足足惊讶了好几秒,若不是她第一时间惊呼般叫出了许昕华的名字,许昕华都要怀疑她的惊讶,是不是由于在回忆自己叫什么造成的。

    被叫出了名字,许昕华索性停下了脚步,笑了笑:“齐小姐,好巧啊。”

    公司没有严格的着装规定,但大家偶尔也需要参加正式场合,不只是男同事,包括许昕华在内的女生,至少都有准备一到两套的职业装,这次来到首都,大家都自觉的带上了正装。

    今天谈正事的日子,连许昕华都穿上量身定制的职业装,踩着小高跟,拎着黑皮包,很有些精英的味道。

    关键许昕华不是一个人,一群西装皮鞋、职业套裙的年轻人站在她左右,让他们这个队伍看起来非常的帅气并且惹眼,就连齐向晴回过神后,也不着痕迹的扫了眼许昕华身后的同事。

    不得不承认,和一群优秀的年轻人在一起,反倒把许昕华衬托得更加出众了,当年那个她并未看在眼里的小村姑,已经变成一颗被打磨好的钻石,浑身上下闪着耀眼的光芒,比与生俱来的长相更令人惊叹。

    “小齐,这是你朋友吗?”齐向晴沉默的时候,与她同行的女士正满脸笑容的看着许昕华,她的外表看起来至少比齐向晴年长了一二十岁,站在许昕华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面前,不免带上了长辈的姿态,“没想到你的朋友里面,还有这么标致出挑的孩子,以前怎么没见过?”

    “大嫂。”李大嫂的话让齐向晴收起了微妙的心情,笑容满面的介绍道,“这是我老家的朋友小许,他们很少来首都,就没有介绍给你们认识。小许,这首我大嫂,还有我们家一些亲戚。”

    “这么出色的孩子,怎么不带回家坐坐?”李大嫂看着许昕华是满眼的欣赏,她眼光高,这小姑娘也许没有她平时接触的那些人一般珠光宝气,但是她浑身上下只配一支LONGINES经典款的女表做装饰,就强过那些恨不得把首饰都戴身上的小姑娘了。再说工作的时候打扮得花枝招展,要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要不就是拎不清。

    想到这里,李大嫂不着痕迹的看了身旁的妯娌一眼,又主动招呼许昕华道:“小许这是有工作在身,还是……”

    许昕华被她们的热情弄得有些尴尬,她现在才想起来,自己根本不知道齐向晴的丈夫姓什么,总不能跟着齐向晴的介绍直接喊大嫂吧?

    她只能呵呵点头应道:“您好,我跟同事出来办点事……”

    自来熟的李大嫂都不用齐向晴在中间调节了,自来熟的问候道:“哦,那事情谈得怎么样?如果是跟商场有关的话,我和他们的总经理说得上话——”

    齐向晴抿了抿唇,虽然在心里告诉自己,大嫂只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才对第一次见面的许昕华这般关照,绝对不是真的对许昕华另眼相待,可是在自己面前都有些清高的大嫂,却对许昕华出乎意料的热情,这种落差让齐向晴多少有些不平衡,勉强露出了笑容,关心的看着许昕华道:“小许,这家总经理是我大嫂同事的丈夫,打个招呼的事,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一定不要客气。”

    “真是太谢谢你们了。”许昕华一脸感激的笑道,“不过商场的事情已经谈妥了,我们准备去下一个地址。”

    许昕华不知道怎么称呼李大嫂合适,只好使劲冲对方微笑,然后才看着齐向晴,十分真诚的道:“不过齐小姐对我们这么热心,我们回去会向郁哥汇报的。”

    齐向晴嘴角一僵,脸上的笑容都有点维持不下去了。

    她有段时间的确想过跟郁白文再续前缘,但是结婚以后,以前那些心思她都收起来了,现在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自然不喜欢再被提及那段往事。

    尤其是大嫂一直不太看得上她,觉得她是害得李家声誉变差的罪魁祸首,背地里总跟她过意不去,这要是让大嫂知道她跟郁白文过去的关系,还不知道怎么在李琛面前编排她!

    齐向晴警觉起来,不等李大嫂说话,立刻善解人意的对许昕华道:“今天还要忙是吗?那就不耽误你们的正事,改天一起出来吃饭啊。”

    “好啊。”许昕华也笑盈盈的,先跟齐向晴告别了,又朝李大嫂等人笑了笑,才在小伙伴们的拥簇下走出商场大厅。

    比起“面子情”的齐向晴,李大嫂反而看起来依依不舍多了,一直目送着许昕华的背影消失,才收回目光。

    同行之中就有人不解的问:“表嫂,小齐老家那种小地方出来的人而已,咱们用得着这么热情?”

    李大嫂没有回答对方的疑问,而是转头看着齐向晴问:“你也这么认为吗?”

    齐向晴眼神闪了闪,虽然有点不悦丈夫的表姐对自己家乡的轻蔑,但对方一贯是这个做法,当着她的面也不知道遮掩,齐向晴反而习惯了,委婉的组织了语言回答大嫂的问题。

    “小许也不是羊城人,她十几岁出来打工,倒是遇上了一些机会,现在干得很不错吧……”

    “是吗?”李大嫂意味深长的看了齐向晴一眼,到底也没解释自己为何对一个小姑娘如此另眼相待。

    不过她倒是很期待这个看起来一脸精明相的妯娌,日后知道她口中那个“十几岁出来打工的小许”现在究竟干得有多不错的时候,会有什么表现。

    应该不会让她失望吧?

    逃离修罗场的许昕华,并不知道“大宅门内”的波涛汹涌,倒是她的小伙伴们得她知这位朋友,也就跟陌生人差不多后,毫不客气的八卦起来了——

    “那是什么大嫂啊,看起来感觉跟婆婆还差不多……”

    “对啊,齐小姐大嫂跟许总说话,齐小姐这个正经的朋友居然插不上话,估计平时也没多少话语权吧。”

    * * *

    巧遇齐小姐本身并不能引起许昕华的在意,这件事倒是提醒了她,首都也就这么大点,不想下次再这么尴尬的巧遇小祖宗的话,还是尽早报备自己的行程吧。

    毕竟小祖宗可没有齐小姐这么“好说话”。

    于是这天下午忙完正事,许昕华就主动联系了穆成东。

    穆大少的反应也很“可爱”,被她突然来到首都的惊喜吓得直接挂断了电话,大概过了五分钟,才回拨了许昕华的电话,似乎已经消化掉这个现实了。

    许昕华故意等了片刻,在电话快要挂断之前,才慢悠悠的接通。

    平时对她不及时接电话一事很有怨言的穆少,这次竟然一句抱怨也没有,电话一通就迫不及待的问:“你在哪?”

    许昕华不紧不慢的道:“我在酒店啊,不是告诉你了吗?”

    “酒店地址和房号多少?我立刻过去。”

    原来挂断电话的这几分钟是去请假了吗?

    许昕华挑了挑眉,有些意外的问:“你不是还在上班吗?”

    “我都连续加班一个月了,早点下班又怎样?”随着穆少的话落音,许昕华就听见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虽然知道对于她的到来,穆少可能会很惊喜,但是他的行动力这么迅速,似乎一刻钟都等不了的急切,许昕华还是没有料到,报完地址还问了一句:“你就出发了吗?万一我骗你了怎么办?”

    回答她的是穆少不可一世的声音:“那我就去羊城把你绑过来!”

    说完穆少就挂断了电话,风驰电掣的把车开出了工作大院。

    许昕华只好起身去了浴室,她没想到穆少会请假,毕竟最近忙得连电话都没时间打的人,她以为能在电话里聊几分钟就算不错了。

    现在男朋友急急忙忙赶过来,她总不能穿着一身职业装迎接人家,又不是打算去谈判桌。约会的时候许昕华还是比较讲究情调,所以要抓紧时间去浴室冲个澡,然后换上了漂亮的衣服才能出门约会。

    但穆少来得也太快了,许昕华刚穿着睡衣裹上浴袍,开始挑合适的衣服时,门外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是穆大少一贯的风格。

    许昕华有心不搭理,以前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时候她也这样,心情好的时候对方一敲门她就应,心情不好就不理她,穆少敲完没有回应就自己走了。

    但今天穆大少大有敲到天荒地老的架势,许昕华就怕他把服务员给招来了,顺带再把她原本不住这一楼的同事们,也都招过来围观了。

    于是许昕华只能放弃先换衣服,无奈的裹紧衣领去开门:“能不能请你再等我两分钟……”

    许昕华的话还没有说完,双眼发亮的穆少双手搭住她的肩,好像生怕被路过的人看到女朋友的浴袍风光一样,推着她挤进了门内,再把大门砰的一声关上,然后一眨不眨的盯着许昕华的新造型问:“你刚刚在洗澡?”

    “对啊。”

    “为什么要洗澡?”穆少下意识舔了舔嘴唇。

    许昕华警觉的后退了一步,飞快的解释道:“因为我想换身衣服出去吃——”

    话还没说完,穆少已经低下头来封住了她的唇。

    穆成东今天依然是西装三件套。虽然春天已经到来,北方城市的寒冷并没有退去,就在上周都还下过一场雪,穆少穿着薄薄的衬衫和外套,浑身竟然还是这么火热,他整个人贴上来,结实有力的胸膛正好抵上许昕华的手,透过薄薄的衬衫,掌心几乎能感受到年轻胸膛与生俱来的弹性,灼热的温度烧得她身上也开始火热了。

    已经经不起诱惑的许昕华直接放弃了抵抗,两只手同时覆上了年轻有力的胸膛,然后慢慢的往下滑。

    她就说不该这个时候放他进来的!

    穆少还是比许昕华热情直接多了,女朋友都洗好了澡迎接他,那他还有什么不敢的?亲着亲着,穆成东就把碍事的浴袍给抽掉了,只靠一根腰带绑着的浴袍比脱衣服方便多了,一只手解开,浴袍滑落在地,另一只手充满感情的覆上去,摸到的却不是想象中的娇嫩肌肤,大失所望的穆少不由惊呼出声,“怎么还有?”

    许昕华靠在他怀里险些笑出声,深呼吸几下才缓和了情绪,推着他道:“放开啦,让我换个衣服再出去吃饭。”

    “不放。”穆少的双手还在腰际上下游移,虽然摸不到肌肤,但是隔着丝滑的睡衣,似乎别有一番意味。

    关键是几个月不见,就算现在只能摸一摸,他也不舍得放开。

    “现在真的不行。”许昕华放软了语气,规劝为主。

    其实靠在年轻火热的胸膛上,她也有点不想起来……

    “为什么不行?”

    “酒店没有计生用品,忙了一天还没吃晚饭我也饿了,还要……”许昕华不客气的戳了戳他的后背,“你几天没洗澡了?一身臭味。”

    “哪里臭了?我昨天早上刚洗过。”穆少嘴上不服气,却还是下意识的闻了闻。

    随后他才意识到女朋友话里的意思,穆少不由更搂紧了怀里的人,充满期待的问:“那吃完饭去我家?”

    许昕华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他的请求:“不去。”

    温香软玉在怀,穆少也没有变脸,而是直接搂着怀里的人耍流氓:“那饭也别吃了,你什么时候答应去我家,什么时候才有晚饭吃。”

    许昕华配合的抬高了脖颈,声音也随着放松的身体变得慵懒,还有些断断续续:“我不去你家……又没说你不能住我这儿……”

    穆少动作停顿了一下,似乎权衡完利弊,才道:“我也住这间房?”

    “你想住别的房间……也随你……”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