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八十八·两宫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小皇子这病来的快,去的却慢,烧早上退了,到了下午跟晚上便又重新烧起来,反反复复总是个没完处。

    方皇后衣不解带的精心照顾着,根本没有精力过问外头的事,可就算是这样,小皇子的病还是一路沉重下去,到第十天上头,下午没烧,晚上也没烧,一直悬着心的众人终于都松了口气,满心以为这回总算是好了,连带着太医们也都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

    隆庆帝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儿子一病,他什么都顾不上了,下了朝便往凤仪宫跑。

    那个在外头烧纸的小宫娥也被抓了出来,说是冯贵妃宫里曾经伺候的宫人,念着冯贵妃的一点儿恩情,所以才在中元节给冯贵妃烧纸钱。

    如今隆庆帝且还顾她不上,德妃却急的素衣脱簪天天来凤仪宫请罪。

    一连也跪了十几天了,隆庆帝每每来凤仪宫就一眼能瞧见她,叹口气想要叫她不必跪了-----毕竟她也还怀着身孕呢,可是里头却又闹了起来。

    小皇子又发起烧来了,这回还伴随着高热和惊厥,过一会儿便要抽搐一下,皇后娘娘几乎要急疯,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一手背,抱着小皇子哭的声嘶力竭。

    隆庆帝更是惊怒交加,盛怒之下什么也顾不得了,德妃一众人等通通被他抛到了脑后,一叠声的让安公公去请院正他们。

    太医们原本就大部分都守在凤仪宫偏殿随时待命,一听见传召立即就来了,上前看了却都有些束手无策。

    小皇子到底太小了,这高热持续不退,恐怕到时候要烧坏了脑子。

    可是要他们下重药立即给小皇子退烧,那也是极大的风险----这么小的小孩子,哪里能承受的住重药?可别一剂下去,情况更加糟糕。

    连院正也大汗淋漓的跪在地上,一时之间想不出法子。

    隆庆帝气的一佛出世二佛涅槃,此刻什么也顾不上了,指着太医们怒骂:“若你们治不好小皇子,全都提头来见!”

    最后还是孔院判壮着胆子,看了院正一眼,轻声凑在院正耳边说了几句话。

    院正回头去看他,迟疑片刻便对隆庆帝磕头:“圣上,去年年初,京城曾爆发过一次伤寒病最后是定北侯府的药铺献出的药方,我们太医院经过改良,才算是遏止了这场伤寒。现在小皇子这样的症状,倒是有几分相似”

    他不敢抬头,趴伏在地上犹豫了又犹豫,才道:“孔院判那时负责跟哪家药铺往来,学了一种退烧的法子,只是要用上烧酒,也不知道小皇子能不能经受得住微臣的意思,非常时期非常办法,小皇子这样烧下去,实在不是法子”

    隆庆帝还没说话,方皇后却忽然冷静得出奇了,她抱着怀中烧的脸通红的小皇子,一锤定音:“不管什么法子,如今本宫顾不了那么多,先拿出来试一试!!”

    小皇子已经开始翻白眼,眼看着就要厥过去了,方皇后咬着唇往隆庆帝跟前一跪,哭的不能自已,求他救命。

    孩子就放在隆庆帝手里,八九个月大的孩子,养的白白胖胖的,抱在手里软绵绵的,隆庆帝竟觉得好似有千斤重,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艰难的冲院正和孔院判点头:“那便这样做吧!”

    孔院判急忙低头应是,吩咐徒弟下去准备,又要了烧酒来,把人都清干净了,才颤巍巍的开始下手。

    先拿烧酒兑了温水,将小皇子脱光了放在床上任由他哭,只留一件小肚兜,除了胸前避过了不擦,其他地方都仔细的一再拿温水擦拭。

    过了不知多久,小童才惊喜的喊了一声:“师傅!殿下不烧了!”

    院正和孔院判都忙立起来,去探小皇子的手心和他的腋窝,发觉果真是降了许多,他脸上的潮红也都纷纷退了下来,这才松了口气。

    两人对视一眼,都觉得是捡回了一条命。

    他们嘱咐奶娘重新给小皇子穿好了衣裳,又叮嘱千万不能穿的过厚,免得热量不好发散,这才出外去复命。

    方皇后一刻都等不得了,听说里头说退了烧,整个人才从惊惶中回过神来,呜咽了一声便往房里冲,跪在床前细细的摸儿子的脸和身子。

    隆庆帝跟在后头,进去见儿子已经睡下了,并不跟刚才似地一阵一阵的惊跳,这才松了口气,对孔院判和院正点了点头:“赏!”

    方皇后已经多日水米不进了,眼看着整个人都似乎瘦脱了一层皮,隆庆帝伸手去扶她,嘴里还在柔声安慰:“阿满不会有事的,都已经好了”

    小皇子的小名还是方皇后起的,方老太太说这样叫着是希望小皇子日后都圆圆满满的,有个好兆头。

    可是这个名字起的也并不如何好,至少方皇后瞧不出来哪里圆满。

    家里已经是那个样子了

    方皇后牵起嘴角冷笑了一声,伸手拂开他,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他:“圣上,阿满变成这样,是因为谁之故?”

    隆庆帝垂下头,看着儿子安然酣睡的模样,从喉咙里艰难的挤出一声:“是朕”

    他若是不跟方皇后闹别扭,兴许就不会有这一场磨难了,他伸手去扶了扶方皇后耳边的簪子,替她把碎发拂到耳后,轻声叹了口气:“是朕的缘故,是朕对不住你”

    方皇后眼里便垂下泪来,委屈至极的笑了一声:“你您对不住我,您也对不住阿满!若不是这宫里的人都会见人下菜碟,拜高踩低,若不是这管理宫务的事已经不在我手里底下的人怎么也不敢慢待我们母子至此!”

    隆庆帝愈发的垂了头。

    老夫少妻,方皇后年轻得可以当他的女儿了,他向来是把方皇后捧在手心里的,现在她又替他生下了至关重要的儿子,他心里待她,向来是不同的,纵容的。

    何况她现在还有委屈,他叹了一声气:“这些人,你要怎么处置,都随便你”

    ----------更新啦,去姑姑家接爷爷回来住,给他忙着买洗漱用品,又有点晚了,不好意思。今天四更八千字,明天应该还是一万二,继续勤快~~~求月票求打赏和订阅,各种求,靠你们啦,爱你们,么么哒。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