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七十七·靠拢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到底是多年的夫妻,陈夫人想了一晚上,也就把丈夫的意思理解的差不多了-----丈夫连她娘家都撇开了关系,就是怕站队。

    能光身一个,不搅合进这趟浑水里,是最好的。

    而好事是,卫家也是这样的----卫家如今明面上,谁都靠不着,安安分分的。

    可卫家私底下却是极有打算的,所以把女儿家去卫家,跟卫家交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而且丈夫说的是,定北侯府家底有的,如今名声也有了,眼看着就是蒸蒸日上。

    最难得的是,卫老太太是个讲规矩的人,讲规矩,以后就不会乱了规矩。

    如今卫阳清袭爵,以后这爵位就会是卫玠的。

    卫玠从前还要靠着考功名才能出头,可他现在哪怕什么都不做,时候到了,自然也有个定北侯的爵位落到身上,到时候还担心什么?

    她把这事儿想明白了,果然挑了个好日子,便往卫家去。

    定北侯老太太听说陈夫人上门,还以为事关方家,谁知道陈夫人却是来说儿女亲事的,不由愣了一会儿。

    都察院左都御史的女儿啊

    她想了想,便轻声朝陈夫人道:“这时候,会不会太显眼了?”

    陈夫人立即就明白了卫老太太的意思,笑起来:“您是长辈,咱们两家的关系,我也就不遮遮掩掩的了原本该请中人上门说合,可是我们也的确是不放心虽不合规矩,却信得过您的人品”

    她顿了顿,见卫老太太若有所思,便道:“我们也想多留绵绵几年,她去年及笄,咱们大周,十八岁出嫁的姑娘,也不是没有的”

    等晚几年

    只是想两家有个默契罢了,卫老太太嘴角噙着一抹微笑:“既如此,我们也叨扰过贵府许多回了,很该办一回东道,不如到时候选个日子,您领着绵绵过来一道乐呵一日。”

    这是要两个小儿女互相先看对眼再说的意思了。

    陈夫人心里一松,笑着答应了,等再坐了片刻,便问起卫安来:“绵绵总嚷嚷着要找她玩儿呢,只是她最近一向不见客,倒让绵绵在家里说无趣说了好一阵。”

    “最近一向不大太平,这回她三伯母出去上香,我便让她一同跟着去了,多拜拜神,也好交那些魑魅魍魉不敢近身。”卫老太太淡淡笑了笑:“等她回来,便让她给绵绵回信,这两个小姑娘向来要好,可不能冷淡了。”

    虽然不比往常动不动就甩脸子,可是陈绵绵跟卫安的关系还真的没好到那个地步,陈夫人心知肚明,想一想,就觉得猜到了个大概-----卫安恐怕是躲清静去了,李桂娘的事到底因她而起,京城里的人面上不说,却还是有些觉得她命硬的。

    她反应过来,便不再多说,只是顺着卫老太太的话点了点头。

    卫安却真不是躲清静去了,她坐在凤凰台顶楼的露台上,看着底下穿梭不息的人群,正同沈琛喝茶。

    沈琛喜欢喝茶,也喜欢煮茶,可卫安着实不大会品,每每沈琛问她能不能喝出差别来,她总是不负众望的摇头-----其实好坏倒是喝的出来的,毕竟跟着安和公主那么久。

    一个被养的金尊玉贵的公主,用什么都要最好的,泡茶的水都要那冬天梅枝上刮下来的雪。

    她跟在身边那么多年,当然会品了。

    可是却宁愿不会再品。

    上一世刮这些雪水的活都是她在做,她早已忘记茶水的滋味了,却还能记得当时冰天雪地里刺骨的寒意。

    她喝了一口茶就放下,靠在椅背上好整以暇的看看沈琛:“这局棋,王爷可真是下了大力气啊。”

    先是要让曾耀受不了刁难恼羞成怒,从而给黄冰清挖坑,再靠着这个牵扯出端王来,然后要逼得端王无路可走,只能打方皇后求情的主意。

    还得要让方家接下这笔银子。

    再让方家成功说服方皇后向皇帝说情。

    每一步看上去都顺理成章,可是其实每一步都不是那么轻易。

    中间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

    闹的天翻地覆,他还能不让自己沾上一点儿关系,这份深沉的心机,还有他背后那些智囊团,实在是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而且,恐怕临江王所图的更多的多。

    沈琛淡淡伸手又给她倒了杯茶,忽然出声告诉她:“我不日就要离京了。”

    卫安挑了挑眉。

    沈琛一直就不是个纨绔,他向来是临江王的左膀右臂。

    临江王现在让端王损失惨重,还成功让帝后之间埋下了心结,这个时候,他要沈琛离京

    她看着袅袅升起来的青烟,极努力的回想了上一世这个时候该发生的事,却还是想不出个头绪,只好连蒙带猜的问:“是让你”

    沈琛也不让她多猜:“福建泉州市舶司副提举的位子,圣上给了我。”

    果然,端王那头出了事,隆庆帝立即就要对临江王府下手了,他哪里放心临江王府,本来之前楚王一倒紧跟着就数临江王是强藩。

    现在连端王都出事,他心里的猜疑自然是越堆越多了,临江王府越是抓不到把柄,他心里的猜忌恐怕就越多上几分。

    她顿了顿,唔了一声:“既然你得了好处,那坏处,自然又是落在你哥哥头上了。你这一去,恐怕要多加小心。”

    她说的是真的,楚景行恐怕是早就对他起了不好的心思。

    如果有机会,他是肯定愿意让沈琛死的-----沈琛毕竟跟楚景吾的关系太好了,临江王又实在太爱重沈琛。

    隆庆帝再故意把沈琛给捧起来,楚景行心里原本的三分敌意,恐怕都能立即变作十分。

    沈琛心里明白的很,却还是抬头看了卫安一眼:“我总想着,或许未必就会到那个地步。”

    卫安沉默片刻,才放了手里的杯子垂下头:“人心难测。”

    她话音刚落,后头便响起林三少的笑声:“好一句人心难测。”

    他一来,才刚热起来的天气都好像忽然冷下去了,沈琛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更新完拉,真是快要熬死拉~~~希望大家看的开心,另外完结老书《名门闺战》两百五十万字,欢迎移步观看。

    ----推荐下好机油的新书《世玺》:李蘅远是个人尽皆知的大草包,姨娘庶妹磨刀霍霍准备把她宰了吃,李蘅远吃饱喝足满足的看着跌倒在人生低谷的她们:这就是看不起草包的下场。

    爱你们,么么哒。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