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六十九·纵横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到底方老太太还是进宫了一趟。

    正是二月早春时候,草长莺飞,岸边垂柳,四处一望俱是生机勃勃,端王妃听见消息便软了半边身子,怔怔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灰败的脸上终于有了些生气,竟还微笑起来:“去请王爷。”

    端王却早知道了,一进院门就屏退了下人,握住了端王妃的手坐下来,仍旧端着一张脸冲她缓缓摇了摇头:“等消息罢,该做的,能做的都做了。”

    这件事越牵连越广。

    连隆庆帝都没想到,一个两淮盐政,竟有这么多亏空,有这么多油水可捞,户部年年叫穷,年年都是要用钱的地方,可是那些盐政们一个个去的时候清风两袖,回来的时候却恨不得金子打船,贪的最狠的黄冰清,为了为难那些盐商,想着法子的要钱,听说他家给狗喂食的狗盆,都是纯金打造的。

    他女儿出嫁的时候排场更不必说,送嫁的船队整整十艘。

    可这些却压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了,竟一张奏折也没往他跟前送过,隆庆帝对着钱士云和林三少合力核算了这几月才得出的账册冷笑几声,等黄冰清战战兢兢的上了请罪折子,第二天便把这封密折摔在了文武百官面前,问他:“是何居心!”

    是何居心,四个字就把黄冰清压得死死的。

    锦衣卫当夜便抄了黄冰清的家,紧跟着便是一连串受牵连的人。

    端王的手里捏着一枚杏子,眼里空洞洞的,半响才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怕是,就要查到蒋世英头上了。”

    蒋世英就是先帝在时替他捞钱的人,是从蒋世英开始,他手里捏住了盐政这一门生钱的买卖,预提盐引的利息这个主意,还是蒋世英最先想起来的,说是容后再算,可是其实就从未算过。

    这里头的猫腻,的确跟账上差不了多少,甚至远远还要更多。

    等查到了蒋世英,他也就兜不住了,自然会牵扯出他来

    端王妃一把反握住他的手,像是在安慰他又像是在安慰自己:“不至于,方家既然肯伸这个手,就必然是有这个本事接住这笔钱的”

    方家毕竟是方皇后的母族,方皇后待方家不必说,看她当时为了方正荣如何就知道了。

    方家既说要银子,难不成方皇后就一定死咬着不准方家发这一注大财不成?

    端王妃知道这已经是丈夫跟幕僚们商议再三的,最好也是最后的法子,重新又提了一句:“就像你说的,尽人事,听天命。”

    两淮盐政贪污案从冬天审到春天,从春天又拖延到快要入夏,终于有了结论。

    自黄冰清开始,前头四任盐政每一任都没放过,通通被揪出来了,有官的贬官罢官,没官的已经赋闲的也都追讨贪污银两,抄家的抄家,杀头的杀头。

    闹了整整几个月才算消停下去。

    黄冰清跟前几任盐政通通判了绞监候,其中一个在狱中死了,隆庆帝还不解气,硬是把他的尸体从诏狱里提出来,打了二百鞭子。

    看起来伤筋动骨了,可到底,是留了一线的。

    郑王正好来拜见卫老太太,跟卫阳清和卫三老爷二老爷提起此事,只摇摇头:“倒是不曾再往下牵连。”

    总共才追回来了三四百万两银子,还有巨大的亏空,按理本来无论如何也该再往前头查的,可是到底就这么结案了。

    这毕竟是大事,他们这些在三司外头的,根本摸不着边际,此刻听见郑王这么说,才互相看了一眼,由三老爷问了出来:“这回闹的这么厉害,可是”

    也多有人回过味来了-----这世上再没有不透风的墙,预提盐引利息一说,还是蒋世英先提出来的,可是隆庆帝分明说了彻查,最后却没查到蒋世英身上去-----蒋世英现在可还活着呢。

    郑王便皱了眉头,叹了声气。

    卫阳清倒是看出些门道来----也不是他看出了门道,而是彭家暗示了他一声------圣人连着许多天,都歇在德妃和淑妃那里了。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之前再怎么样,隆庆帝对方皇后总是不同的,他向来宝爱方皇后,把这个妙龄就跟了他的妻子当成女儿似地宠着,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一味的对她纵容。

    向来都是方皇后爱怎么样便怎么样。

    更别提方皇后生了小皇子之后了,隆庆帝简直恨不得把她给供起来。

    可是现在,隆庆帝却变了一副性子,好似突然对皇后冷了下来。

    这岂不是太奇怪了?

    卫阳清想着彭家的那一点暗示,再想着近日听同僚们提起的议论,倒是收了探究的心思,连忙招呼郑王喝茶。

    他心里的酸心思一去,跟郑王也是可以和睦相处的。

    何况他今年得管着往福建去的那批兵器,着实不想搀和进这事儿里头。

    郑王跟他们坐了一回,照例往后头去看看卫老太太。

    因着事情一件连着一件,卫老太太原本打算动身去云南的,却一直拖到了如今,宫里如今又正打着官司,郑王便干脆时时过定北侯府来。

    他每回来都变着法子的给卫安带东西,首饰衣裳,绫罗绸缎,哪一样都不能少,还总怕这些给简薄了,特意叮嘱卫安:“你如今也是郡主了,该如何便如何。”

    他还是很介意之前李桂娘看轻算计她的事,无论如何不能咽下这口气。

    这回李韶就算是不出事,他也一定会让他出事。

    他的手,对比这些兄弟们,向来算是干净的,可是为了女儿,他不介意染上血。

    一回二回的说是骄矜,三次四次的伸手,不剁了他们的手,他们以后就越发肆无忌惮了。

    卫安笑着点点头算是答应下来,这才问他正事:“宫中是出了什么事吗?”

    换做往常,郑王是不能来的这么勤快的,他不想落人口舌,又要做样子给帝后看,每回来都很不情愿的样子,还要去跟帝后报备,以免让帝后这两个多疑多思的起了疑心。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