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五十九·拦路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被赶回原籍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事儿。

    李韶自来是隆庆帝的外甥中的头一份,有袁洪文他们比着,不好也好了,何况他本来就真的好的很。

    原本以为不管发生多大的事,隆庆帝总会看在母亲的面上网开一面的。

    可这回,直到都已经出了京城,他才惊觉不是那么回事儿-----圣上就是圣上,他让你交表舅的时候当你是大外甥,可是他要是把自己当皇帝的时候,你就算是把头磕破了,他也不会为着你这个外甥的身份就轻拿轻放。

    好在是赶回原籍读书,管家小心翼翼的劝他:“少爷好歹先吃点儿东西,这一路颠簸呢,要是病了,可不得了。”

    路途遥远,隆庆帝又规定了他一月内就到,还不许沿途官员接待探视,这回的路可不好走。

    李韶阴沉沉的盯着些许有着阴霾的天,手重重的一挥:“不必了,加紧赶路吧。”

    一个月内要是没到金陵,谁知道那些御史们又会编出什么故事来。

    人言可畏

    他原本是想用这一点来杀死卫安的,可没想到,自己竟也败在这一点上。

    可他到现在也的确还是想不通,难不成真的就那么巧,那个古板的监察御史真的就是跟连襟何知州喝茶的时候,无心听了那么一嘴,然后就因为久远去告状的?

    他不信这人是真的古板----真的古板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官场上的关系弯弯绕绕,一环扣着一环?

    可要说他不是真的古板,那就是太精明。

    算准了隆庆帝不会因为他参奏的是长缨长公主府就生气

    他虽然聪明,可到底阅历有限,要再多想朝堂上的局势,却有些想不明白了,往后靠在车壁上,许久许久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来。

    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情分,一朝败光。

    母亲和妹妹两个人留在京城

    都不是能忍的人要是再出什么事,又没有人在她们身边帮忙谋划,还不知道会如何

    他叹一口气,知道这回想当楚景行世子妃的事是决计不成了,头疼的闭上眼睛。

    只是他才闭上眼睛,车便猛地颠簸了一下,他被整个人颠的失去了平衡,要不是眼疾手快抓住了车厢上头钉好了的把手,险些就摔在了车厢里。

    “怎么回事?!”他实在有些忍耐不住脾气:“都是死人吗?!”

    过了好一会儿,他已经按捺不住去掀帘子了,管事才犹犹豫豫的凑过来,把一封信递给他:“少爷,前头有人拦路,让我把这个给您”

    李韶扫了一眼接过来,皱了皱眉头又问:“人呢?”

    管事连忙去让人把人带过来,一面又担心的看了李韶一眼:“少爷,这个脊骨眼上,可不能再出什么事,咱们就算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事,也还是先回了金陵再说罢?”

    李韶看他一眼,已经打开了信一目十行的看起来。

    信上没有落款,写的是何知州的履历生平----他这才知道,何知州竟是定北侯府老侯爷曾经的家将的儿子!

    一家子都拿兵器拼杀的,只出了这么一个文臣。

    李韶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有个缺点就是都想的多。

    别的倒也罢了,可是定北侯府四个字,就像是一把刀子,快准狠的插进了他的心窝子里。

    他终于明白了,这天底下哪里就有这么巧的事?

    分明就是何知州故意请君入瓮,跟卫家一道联合来设计他的。

    而后又推出一个原本就跟金陵李家有旧怨的监察御史来,让监察御史出面告状。

    可是为着这事儿,何知州自己也赔进去了

    他到底是接了李家的帖子,还真的把事儿给按了下去。

    要是不把事情按下去,隆庆帝还没那么生气。

    真正让隆庆帝震怒的,不就是金陵李家真的能左右朝廷命官办案吗?

    “人呢?”他一面收了信,一面急急发声:“送信的人在哪儿?”

    管事连忙出去再追问,回来却皱着眉头:“少爷,人不见了”

    他面上也是有些难看的,这人神出鬼没的,大晚上的出现,连面目都没交人看清楚,着实渗人。

    李韶便实在忍耐不住发了脾气:“一群废物!”

    可他出城原本带的人就不多,又得护着他的周全,基本上都是轮流休息的,今天眼看着这样晚了还没有能住宿的地方,哪里能分的出注意力来盯着一个送信的人。

    管事垂了头,被骂了也没什么情绪,反而还问他:“少爷,这信里究竟写了什么?”

    李韶阖了眼睛,半响才看了他:“你亲自写封信回家,让他们帮我查一查,何文远的履历生平。要详细,越详细越好。”

    管事的眼皮跳了跳,有些犹豫:“少爷,这个时候,咱们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罢”

    这个时候了,查何文远还有什么用?

    隆庆帝金口玉言,哪里还会因为一个何文远有变动。

    别到时候惹急了隆庆帝,一家人可就更没好果子吃了。

    李韶低声呵斥了一声:“蠢货!要是不问清楚,那才是真的死了都不知道!快去!”

    何文远要真的是定北侯府的人,那就是说这根本就是卫家人的反间计,而这样一来,留在京城里的母亲和妹妹怎么办?

    眼看着这仇是结定了,他们想弄死卫家,卫家未尝不想弄死他们,连这样的计策都使出来了,要是他真的离开京城了

    只是送信的人又不知是什么来路。

    为什么要给他送信?

    他惊疑不定,思来想去摸不着头脑。

    一时又有些胡思乱想,如果这信只是别人故意挑拨呢?

    要是找得到送信的人就好了

    还有定北侯府,如果真的是定北侯府算计了他们,那么,眼下自然是动不得定北侯府,可难道就由着他们这么嚣张下去?

    天色越发黑了,管事抬眼看一眼,低声应了是,又让赶车的加紧赶路,一场秋雨一场凉,到时候下起雨来,又冷又饿又困,这路就更难走了。

    到了驿站,却还是寻了个妥当的先送信回京。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