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五十八·公主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可是她再急,也没了法子。

    隆庆帝动了真怒,等都察院把李韶身边传话的小厮都给查出来了,奉上了供词之后,更是把李韶给提溜到了御前。

    他从前是纵容着这一家子的。

    人上人当久了,难免寂寞。

    兄弟们要防着,他母亲又早就死了,原先的妻族明家倒是真正当亲戚的,可那也都死光了。有时候总要有个念想,才觉得自己不那么孤家寡人。

    可是念想是一回事,识趣不识趣又是另外一回事。

    都已经这么捧着李桂娘了,可这一家竟还是这么拎不清。

    老老实实的什么都不坐,他们就能坐拥荣华富贵的,可他们偏偏猪油蒙了心。

    他最恨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弄鬼。

    就算知道这不过是李桂娘嫉妒心作祟才做下的事,可是仍旧冷笑不止。

    才多大的年纪,就知道用人命来拿捏卫家-----说不得还真不是这么简单,如果不是那天报官报的早,庄户们又没闹出来,卫家处理的又快,说不得一个逼死寡妇的名声已经传出去了,紧接着呢?

    紧接着李家是不是就要再递一张名帖,让何知州囫囵把案子给判成卫家逼死人命?

    养了这么多年,脑子没见聪明,胆子却越发的肥了。

    他这回是气到了极点,等进了凤仪宫瞧见了儿子,才算是熄了些怒气,握一握儿子圆滚滚的小胖手,就听见方皇后说:“长缨又往我这儿来哭了一场说是她着实不知情,是孩子们瞎胡闹”

    “她倒是乖觉,推的干干净净的。”隆庆帝冷哼一声,半点儿没有缓和:“现在才来哭,早干什么去了?”

    到底这回没有顾长缨长公主的脸面,出了人命,虽然李韶坚决不肯认自己存着害死人的心思,说只是替妹妹出气,才让小厮去撺掇师婆吓吓那个许娘子,想让那个许娘子往卫家闹一场罢了。

    只是后来没想到许娘子死了,这才慌了,才让家里人递了名帖去何知州家里的。

    可是隆庆帝可不管这些。

    外头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上一次就已经只是轻轻申饬一回便放过了,这一回还牵涉出了人命案,要是再纵着长缨长公主府,那他成了什么?

    何况李家着实坏了他的大事。

    他大笔一挥,将长缨长公主的封号改成了长缨公主,去了那个长字,又把李桂娘郡主的封号夺了。这还不算,既然不是长公主了,不管是公主府的规制还是俸禄仪仗,通通都要减等,这些事俱都交给礼部,让礼部去办了。

    原本就没有公主的女儿就必封郡主县主的规矩,李桂娘和仙容县主能有爵位封号,也都是因为隆庆帝破例,现在他这么做,也没人出来理论。

    连李韶也有不是,被勒令回金陵原籍读书,没有命令不许进京。

    长缨长公主这回当真气的折断了五只手指甲,气的全身发颤,想熬进宫求情,可是却连宫门都进不去了----方皇后还特意下了懿旨申饬她。

    说是她行为不当,疏于教养儿女,失了天家风范,丢了圣上和皇家的脸面,勒令她回家反省,让她三月内不得出门,五月内不得宴饮。

    这简直就是要了她的命,是硬生生的把她扒了一层皮,她的面子里子,这一天全都丢尽了。

    这回宫里连反应的时间也没给她,皇后申饬的懿旨一下,催促李韶上路的人便马上来了,她连斥责儿子埋怨埋怨女儿的机会都没有,便终于撑不住,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长缨长公主府鸡飞狗跳人仰马翻,定北侯府却一片安静。

    方皇后隔了数日再次把卫安召进宫中,态度比之上一次见又要温和几分,这次因着卫老太太还在,方皇后还特意吩咐人上了羊乳,说了一会儿话才道:“这回的事,是你们受了委屈了。”

    隆庆帝都让锦衣卫查探清楚了。

    卫家的确是遭了无妄之灾。

    那女人的的确确是被李韶让人撺掇了才去寻死的,李韶也的确是想借着这事儿坏了卫安的名声。

    只是卫安见机的快,又本身早就对庄子的事有了对策,所以李韶一时反应不及,让人去打点了关系之后眼看事情压不住,让金陵李家去了帖子求情。

    这事儿跟卫家却着实没什么关系。

    卫家都不知道这事儿背后还有人主使。

    锦衣卫查过了,那通州的监察御史蛮巧的,他跟李家有旧怨,又跟何知州是连襟,所以事儿一出就拦不住了。

    他这么闹腾,有公报私仇的成分在里头。

    虽然这么说,该安抚卫家的还是要安抚的。

    方皇后便道:“还当桂娘是个福星,应当是个有福气的,可没料到竟这样小性儿,这么闹法儿,可不是把福气都败坏光了。”

    卫家祖孙不敢接口,方皇后又再安慰她们几句,赏赐了许多东西,才让她们出宫去了。

    卫老太太靠在车壁上才松了这口气,笑着看了卫安一眼:“你看的倒是远。”

    从一开始就知道背后肯定跟李家脱不开关系,早就已经心里有数,却还是故意让林海他们闹出那么大动静,装模作样的说要查,装模作样的又说什么找到了人,引得李韶终于出手。

    而何知州一罢手,李韶还真当成没事了。

    却不知道卫安本来也就等着的就是他这张名帖和这封信-----何知州那里早打点好了-----王推官可就是个现成的好帮手,让王推官再去跟监察御史说上几句,所有的事儿就都水到渠成了,卫家还能片叶不沾身。

    卫安冷笑了一声,抬手给卫老太太倒了一杯茶递过去:“李家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若是不一下子斩断他们的手脚,他们就没个完了,闺中孩子们交往,就算闹别扭,也该有个限度,可是既然他们家非得要当成大事处理那也只好顺着他们的意思闹大了。”

    恶意这种东西,不会因为你退一步它就消散的,反倒会因为你的退让而越积越多,卫安自问不是那等能忍气吞声的人。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