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五十七·胡闹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这一夜卫安都不必自己去打听什么消息。

    她原本还想着要借机让林海跟着卫玠,去诈一诈李韶身边跟着伺候的小厮,可是没想到,根本就用不着。

    仙容县主给她明示暗示了一番不说。

    前头竟还有小丫头子跑进来给她带口信的,告诉她,李韶身边的小厮交锄禾的,丢了个荷包。

    这可真是

    卫安想一回仙容县主,再想一回李姑娘,只觉得好笑。

    原来那次雅集上李桂娘执意要找麻烦,那个时候,还是仙容县主真心实意的劝阻过,话里话外的还帮着李桂娘压着她,怕她给李桂娘没脸。

    可是等到这会儿

    仙容县主又变了个意思。

    蓝禾皱着眉头很是谨慎防备:“姑娘,这会不会是祸水东引啊?”

    跟着卫安久了,她总事事都要多想一些,生怕一个不小心,卫安就会被谁给算计了去。

    何况也确实不是她多想,卫家原本不出头的时候事情就多,现在出头了,事情就更多了。

    这些个蜂拥而至的人家里头,哪一个没有自己的打算?

    总有那些是打算踩着人往上爬的,要是真一不小心,说不定就要给人当了梯子。

    卫安眉目不动,吩咐人下去问:“传话的那个小丫头,你记住了?”

    来的是个庄子上伺候的小丫头,一看便知道连规矩都是还没有学全的。特意找这么个人来,打量的就是这样的丫头在庄子上遍地走,半点儿不出挑,没人记得住的主意。

    可是偏偏蓝禾有个本事,但凡是入了她的眼睛的,哪怕双胎呢,她也得给你找出个不同的地方来,何况是个小丫头的脸,她记得清清楚楚的。

    蓝禾点了点头:“记住了,还特意连着跟了一阵儿,问明白了姓名和住处。”

    她立即就明白过来卫安的意思:“我去问问那个丫头,看看前头到底是谁递消息进来?”

    卫安点头。

    仙容县主想拿她当刀,前头的人也想拿她当枪使,这倒是有意思。

    窗户外头砰砰响了三下,卫安眉头一挑,对纹绣和素萍一使眼色,她们两个便立即带上了门出去守着了。

    沈琛从窗户里钻进来,先问她:“没事吧?”

    卫安知道他问的是庄子上的事,便摇头:“没什么大事,只是九个孩子没了娘。”

    她说的轻描淡写,可是眉梢眼角全都是冷的,沈琛便知道她是怒极了。

    他顿了半响才说:“是李韶。”

    “我知道。”卫安毫不意外:“我早就猜着了,昨天闹了一天,就是为了让李家递帖子的,李家果然也就真的递了帖子。”

    沈琛有些意外:“你想怎么办?”

    李家毕竟不是好惹的,他沉默了片刻才说:“我来替你处理。”

    卫安却摇头:“不必,我自己有主意了,你现在动手,不大适合。”

    她见沈琛要说话,便朝他笑一笑:“等一等罢,等一等你就明白为什么你不能插手了。”

    沈琛便果然也等了,等蓝禾进屋瞧见这么一尊神,却惊得差点儿没转身夺门而逃-----幸好她忍住了----刚进门的时候素萍和纹绣还守着呢,总不能是走叉了屋子。

    她定了定神,上前看了一眼沈琛,见卫安朝她点头示意,便轻声道:“已经查探清楚了,是是临江王世子身边的小厮让她传的话。”

    “你瞧。”卫安朝他摊一摊手:“你哥哥指望着我去帮他对付人呢,我怎么好拂了他的意思?自然要成全他。”

    楚景行这已经不是头一回把手伸到卫安头上了,一次两次,总想着拿她当枪对付李桂娘。算起来,她惹上李桂娘这么一个难以应付的敌人,还全是因为楚景行算计的缘故。

    现在楚景行却舒服的很,坐的高高的,看着她跟李桂娘斗得两败俱伤,像是在看一场耍猴的戏。

    沈琛的脸色难看,半响才退后了一步。

    卫安不去看他,手指在桌面上屈起来轻轻敲了敲:“早做打算吧。”

    沈琛不置可否,反倒追问起她的话来:“你既然早知道是李家,又逼得金陵李家递了帖子给何知州打了招呼,有什么打算?”

    卫安跟他便没什么好瞒的了,笑了一笑转头看她:“李韶要当个爱护妹妹的好哥哥,我便成全他,我这个人没旁的爱好,就是喜欢成全人,不管他们求什么,总归让他们都求仁得仁罢了。”

    她脸上笑意莹然,可是眼底却冰冷一片。

    当夜卫安便回了隔壁的定北侯府的别庄,第二天又回了京城侯府。

    可事情却没因为众人各自回了京城便就此打住。

    等到重阳过了,长缨长公主府忽然便叫人参了一本,说他们擅用权柄,仗势欺人,竟左右朝廷命官办案。

    参他们的是通州的巡察御史,说长缨长公主纵容儿女,竟连家奴也鸡犬升天,敢恐吓朝廷命官。

    这奏折一上,长缨长公主惊得立即进宫求见,心惊胆战的辩驳,说绝无此事。

    可是等隆庆帝发了旨意让他们查证,却发现这事儿确是有的。

    何知州连金陵李家递的帖子都拿了出来。

    信自然也拿出来了,连收的那五百两银子的银票,也一并当成证物呈上来。

    长缨长公主再没话好说。

    等问明白了金陵李家到底为什么递折子,都察院的御史们参奏长缨长公主府的折子便雪花似地飞到了御前。

    这回里头倒是从头到尾没定北侯府什么事儿。

    反而有人疑心或许是李韶跟那个跑了的庄头原本就是分赃的,这才要替那庄头了局,想着闹出事来恶心恶心卫安和卫玠,说不得两个主子面嫩,压不住事情,事情再闹一闹,他们也就顾不得再去追庄头了,只好自己咽下这口恶气。

    事情一传便被传的变了味。

    后来便传的有鼻子有眼的,连或许是李桂娘还怀恨在心,记着之前卫安胜过她的仇,才故意要陷害卫家的流言也都传出来。

    长缨长公主急的嘴里起了燎泡,嘴皮子一动就疼,再没想到儿子女儿出去玩耍一趟,会惹这样的祸事出来。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