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五十五·甘休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何知州这里派人走了一趟,立时就有消息报回给卫安知道。

    知州衙门里管刑狱的推官王推官特意往定北侯府别庄里来,隔着两道帘子对里头的人回话:“四少爷,那边儿没搜出什么来。”

    顿了一顿又说:“还有,四少爷,有件事儿得跟您报备一声,之前林管事叮嘱过了,让我们说师婆是透过窗户峰儿瞧见了人脸的,这话也透露出去给隔壁府上过了”

    隔了片刻里头才有一声咳嗽声传出来,说一声:“知道了,今天还有别的动静么?”

    “有的。”王推官的声音越发的恭敬小心:“今天牢里狱卒收了份厚厚的礼,是来探听消息的,想看一看那个师婆。”

    “谁送的?”里头卫玠问了一声,又道:“查了没有?”

    王推官便道:“是那师婆自家儿媳妇和儿子,知道那个狱卒是同村人,又知道那个狱卒家里生了个儿子,送了几套衣裳,还送了一套金锁金镯子。”

    这话就有趣了,那五两银子对于师婆一家就是天降的大财,少说也可以够他们一家人半年的吃用了,现在居然能送上金子了?

    卫安唇角翘了一撬。

    鱼儿果然上钩了。

    “知道了,多谢王大人。”卫玠在里头说了一声,林管事便在外间双手送上了一个厚厚的红包:“此番多劳动了知州大人,等过些时日,请大人喝酒。”

    王推官连忙微笑接了:“怎么敢说劳动二字?当着衙门的差,都是应当应分的。”

    林管事一路送了他出来,笑意满面:“既如此,还请大人继续留意着,若是再来送几次,不拘什么,套了一两句话出来,也好交我们对上头有个交代。郡主在这里呢,竟就有人敢这样生事,怕不是欺负我们定北侯府和郑王府里无人?”

    王推官笑的愈发殷勤:“尽管放心,尽管放心,我们这里,再不敢误了事的。”

    既有了这一句交代,王推官又是专门管刑狱的,很快便用了小手段把师婆的儿子和儿媳套牢了,在一处小酒馆把送银子金子给他们夫妻俩的人抓了个正着。

    人抓住了,自然是要审的。

    里头又牵连着卫家,何知州忖度着定北侯府的意思,知道这是存心要把事情闹大,便升了堂用了大刑,很快便从那个人嘴里套出话。

    知道是长安长公主府别庄使唤的下人,惊得半响没回过神。

    这原来竟还是个烫手山芋!

    他原先还只当是那个跑了的庄头故意挑事,藏在暗处准备搅浑水,怎么也没想到竟涉及到了皇亲国戚头上。

    论起来,两边还都是皇亲国戚。

    他这里战战兢兢的,还是让衙役又硬着头皮去了一趟长安长公主府的别庄。

    袁洪文一听便炸了,等问清楚了真是自家下人,脸色铁青,阴沉了脸让他们:“好好审!我也想知道,究竟是谁在弄这个鬼!”

    可这案子终归没能审起来。

    因为第二天,那个人就死在了牢里。

    照旧是王推官上门给定北侯府透的消息,半遮半掩的道:“恐怕是与府上有旧怨”

    林管事并没生气,拿了银子把人给送走了,回头便看着卫安:“姑娘,是长缨长公主府上的那位七少爷。”

    林管事给了王推官重金,为的就是看事情闹出来了,究竟是谁会上门打点。

    最后何知州收到的是金陵李家的帖子。

    这便已经很能说明事了。

    卫安冷笑了一声:“早就料到了。”

    这事儿闹不大的,就算是出了人命,可是背后的人会想出这一招,就说明是个谨慎人,绝对不会把自己露出来。

    果然,李韶这个人倒也缜密的很,直到最后了,也没露出什么马脚来。

    连他身边的人,都没有一个出面的。

    他谨慎到就算收买人,收买的也是长安长公主别院里伺候的下人。

    如果不是重金事先收买了王推官,金陵李家送了帖子来给何知州,她恐怕也不会知道----何知州自然不会不给金陵李家面子。

    只好两边和稀泥两边瞒着罢了。

    林管事低头半响,才问:“那这事儿”

    “先把那女人家里安抚好,她剩下九个孩子”卫安沉吟一瞬,知道庄户人家日子不好过,更知道前面没有爹娘顶着有多少艰辛,哪怕赏了银子下去也是没用-----哪怕是豪门大族呢,要是失了顶梁柱,一家子也基本别想守住什么东西,何况是几个小孩子。

    她过了片刻才道:“她最大的是个女儿?既然已经十一岁了,问问愿不愿意进府当差。剩下的就留在庄子上。”

    这庄子是要派新人下来接手的,卫老太太已经让接管的黄嬷嬷的丈夫连同银票一道来了,卫安便吩咐林管事:“告诉黄庄头,这几个人务必照管好了。”

    林海一一答应了,又问她:“衙门那里,就这样结案?”

    不然呢?何知州难不成还真的就会死命站在定北侯府这边,非得看看能不能把公主府的少爷弄进牢里背上个杀人犯的罪名不成?

    那个女人毕竟是自己撞死的。

    就算真的查到李韶身边有下人去撺掇许娘子撞墙,李韶一样有法子把责任全推给下人。

    没必要这样胡搅蛮缠没个干净。

    只是李家兄妹这么喜欢咬人,她也有的是法子让他们从此没有牙齿。

    喜欢来暗的,她也不是个非得光明正大挤兑人的人。

    她朝林海挥了挥手:“这些事落后再说,不必着急。”

    林海便知道了她的意思,应是出门,才出门便迎面撞见了汪嬷嬷进来报信:“姑娘,仙容县主那边下了帖子,说是昨儿原不知您也在通州,既知道了,便来问一声,问您是不是有空,若是得空,请您过去一道用饭。”

    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卫安理了理衣裳,笑的很是欢快:“好啊,嬷嬷替我赏了来报信的姐姐,告诉她今晚就要叨扰了。”

    一面吩咐下去让人备上些喝花酒,再准备几色点心当作礼物。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