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五十二·祸首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她把话说的极为清楚,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务求让外头的庄户们都听的清清楚楚。

    屋子里静默了好一会儿没人说话,连外头秋风吹落叶的声音都能听得见。

    林跃眼皮跳了跳,一发儿连头也不敢抬。

    这事儿的确是昨晚就说过了的,可是到现在,往京城去问话的管事可还没回来了呢-----卫安嘴巴一张一合就把庄户们这些年多交了的租子都说还回去,那一来一去,是一笔不菲的开销-----原本这么十几年这一大笔钱就没到过卫玉敏手里,自然也就没到卫家手里一个子儿,可现在卫家收不着今年的租子不说,还得往外倒贴这么十几年的出息。

    庄户们都说是一年交的比一年多,到了后来,比十年之前交的多了一倍有余。

    这庄子有池塘养鱼,山上有树养了鸡鸭,这些每年庄头往上头只交一千一百两银子,遇上大雪或是鸡瘟,就交的更少,最少的只有四五百两。

    而那些庄户们每年往上交租的钱,除了遇上天灾那几年少了一半儿,其余的时候总共加起来是九百两银子。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而租户们又说被催缴了一倍多,那就是,算上这十多年多交的钱,卫安真的要补给他们的话,至少也得补下将近一万两银子来。

    一万两!

    这是多大一笔数目!

    恐怕卫安将来结亲,嫁妆恐怕也就只有这个数了。

    可是卫安轻飘飘的就替上头做了决定了。

    这事儿最后还是没彻底定下来,因为管事们不敢擅自作主,又没有银子,还是得往京城先去一趟。

    可卫安现在跟庄户们说了这话,就是不定下来也得定下来了。

    林跃叹了口气,觉得这位姑娘果决是果决的,可就是有些不过脑子,这要是找得着庄头还好说,或许能挽回些损失

    可要是找不着庄头,那这么十几年,这庄子岂不是就白白摆在这里了,半点儿收益也没有过?

    他担心,可庄户们却不约而同都欣喜若狂,起先还压抑着不敢置信,等到确信自己没听错,全都忍不住欢呼起来。

    这些年,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他们还多有卖了女儿的,就是为了守住那一亩三分地,以后好长长久久的有口吃食。

    只当是要被逼入绝境了,哪里想到这回来的主子竟然是个这么慈善的,全都跪下来给卫安磕头。

    卫安立即让人阻了,轻声让他们不必跪:“只是劳烦大家做个见证,我再没有派人往许娘子家里说过话,到时候衙门若是请你们过去问,还希望各位有什么便说什么。”

    又顿了顿,才问:“去许娘子家里传话的这个在村里可有亲人?”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还是有个人出来点头:“她是我们村上的师婆”

    那就难怪了,这些人死的都能说成活的。

    恐吓一个许娘子,还不是手到擒来的轻省活儿。

    她点了点头,吩咐林跃:“找个人,把这个师婆家里的人都带过来。”

    她倒是想看一看,到底是谁这样厉害,竟然想着浑水摸鱼借机生事,给她头上添上一条人命案。

    也就是说了几句话的事,衙门便又来人了,那些衙役们还是晓得厉害的,之前不曾进过卫家的别院,到了如今也只在外头冒雨候着,说是查出来当天晚上这个师婆往那个许娘子家里去过一趟,要带这个师婆去衙门问话。

    卫安让人出去送了热汤送了伞,这才让卫玠出面,把那个师婆交出去。

    等到庄户们也被传了几个去录口供作证词,林管事便也回来了,先下去换过了干净衣裳才赶来见卫安:“事儿已经了了,查明了跟咱们家无关,也不是咱们家下人去恐吓的。”

    卫安让婆子给他倒茶,点了点头便说了廖胜的事。

    林海的眉头立即拧了起来:“我捆了他去拷问!”

    卫安没把廖胜交出去,就是为了省事,否则廖胜到了衙门,到底是卫家的人,说不得被人多嘴多舌一传,最后还是说廖胜是在替卫家人当替罪羊。

    可是要说有别的用处,廖胜是没有的。

    “怎么拷问?”她冷笑了一声摇头:“人家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我问过了,那个师婆都没瞧见人,只是有人隔着窗子让她去许娘子家里说这么番话。可到底是谁,她是一问摇头三不知。”

    “廖胜这里也不必说,他本来就被人家一壶酒灌的迷糊了,哪怕那个挑唆他的人就站在眼前,恐怕他也认不出来。”

    话是这么说林海皱着的眉头丝毫没有舒展:“可难道事情就这么算了,咱们就吃这么个暗亏?”

    这分明就是有人在故意算计卫安和卫家。

    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是要是有人想做文章,尤其是御史们那舌灿莲花的本事,立马就能编出不知多少故事来,说卫家苛责下人,罔顾人命如何如何,恐怕能把卫家扒下一层皮!

    实在是用心险恶!

    何况敌在暗我在明,要是不把人揪出来,心里也着实是放心不下。

    卫安便笑了笑:“不这么算了,还能怎么办?人找不到,总不能掘地三尺吧?”

    林海却觉得事情没这样简单,他看了卫安一眼,等着卫安下吩咐。

    自家这位七小姐从来就不是个真的忍气吞声的主儿。

    哪怕看着眼前吃了亏忍了气,过后那得罪她的人,也绝少有好果子吃的。

    她越是镇定,恐怕怒气就越是厉害。

    果然,没过片刻,卫安就问:“刚才我们这里发落廖胜和师婆的消息,传出去了?”

    林跃立时就站出来回话:“回七小姐的话,已经让庄户们传出去了,还按照您的吩咐,让庄户们都欢天喜地的回家去说您要补上亏空这个喜讯了。”

    卫安含笑点头:“很好,你再亲自往衙门去一趟,拿卫家的名帖去,替我传个话。告诉何知州,若是他能替我办成了,定北侯府一定念他的情。”

    她停了片刻,见林跃垂头答应,又道:“去请四哥哥进来。”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