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五十一·雷霆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等孩子们不哭了,还一个挨一个的,把他们都给领进门去了。

    没人出来打人赶人,瞧着倒真不像是不好说话的,庄户们又疑惑起来,过了许久,终于有一个人先犹疑的迈了步。

    紧跟着便有了第一个,第二个。

    卫安知道他们是清早便来的,还吩咐厨房那边给准备了馒头和胡辣汤。

    每人都分得了一大碗,喝下去总算都有了力气,心里也不那么慌张了,等竟然还没人都分到了一套干爽的衣裳,更是目瞪口呆,下去换过了衣裳,在花厅里一个个站着等着回话。

    隔着堂屋一道墙,卫安在里头便先发问:“是谁说我要再追剿这些年被庄头吞没的那些租子,准备让你们都再补上这么多年庄头的亏空?”

    卫安是当过家理过事的,深知这底下的弯弯绕绕。

    如果不是有人透了消息出去,这群庄户们本来就是来讨公道的,怎么会想到账册如果是做了假,会要他们给补上庄头瞒昧下的那些?

    庄稼人老实,他们原本交了租子的,只会想着要找到庄头,讨一个公道,哪里会想着账册做了假就要他们来填补?

    庄户们听见声音便止不住的惊疑,听见是个小女孩儿的声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没一个人出声说话的。

    林海的儿子林跃便把话又问了一遍。

    过了好半响才有人壮着胆子说了一声:“是是廖胜说的。”

    卫安朝何胜一点头,何胜便下去了。

    等何胜出去了,卫安便声音温和的再问了几句话,都是些今年收成如何,往年交租是如何交的之类的话。

    这些话都是老生常谈了,可是庄户们既然开了口,就还是一出口就说个不住。

    这些年实在就盘剥空了,日子眼看着就要过不下去,这才闹的。

    卫安听了一回,等林跃重新又进屋了,卫安才不问了,听林跃回报说,那女人的大女儿说,昨晚有个村里的大娘去报信,说是上头已经有了主意了,还是要催逼着再补上今年的租子才成,母亲这才扛不住一头撞死在了别庄的石狮子上。

    她原本听说那女人撞死了脸色便不好,现在听见这么一句,更是像是打了一层寒霜,过了半响才冷笑了一声:“我还没说话,倒有这么多人想着要替我周全。”

    林跃垂了头一声不吭。

    卫安便吩咐:“带着孩子去问,究竟是谁,指认出来,带回来见我。”

    林跃立时便领了命出去,正碰见何胜领着两个婆子压着廖胜进门。

    廖胜一进门便跪下了,趴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

    卫安一眼也没看他,张口先问:“谁吩咐你去传的那些话?”

    廖胜抖抖索索的,连话都说不清楚起来:“小的小的也不是故意的”

    屋子里半响没有动静,过了许久,才忽然传出茶盏碎裂的声儿,惊得人一时都快跳起来。

    卫安眉眼都透着冷意,对着一地的碎片轻轻笑了一声:“我昨儿盘账的时候,说的是什么?我说,旧年多收的那些租子,一概补给庄户们,连同今年的,一道补了,是不是?这话没瞒着谁,因为今儿便要公布的,你定然也是知道的,是不是?”

    廖胜一句话说不出来。

    “可为什么你不是故意的,却能把话说的都颠倒了?”卫安笑起来:“你是觉得我傻,还是有恃无恐?”

    廖胜脑子已经糊涂了,再没有想到,年纪这么小的姑娘,遇见人命,外头还有那么多人闹事,竟然能半点都不慌,一面压住了少爷,一面让林管事亲自拿了名帖去衙门,还能反应这么快,立即就看出庄户们是被人传错了消息的。

    那些庄户们竟然也肯说!

    他们对上头的主子分明又恨又怕,出了人命官司,大清早冒着雨他们还闹的沸反盈天的,像是要杀人。

    可是卫安不知做了什么,他们竟然还真的能跟卫安说实话。

    他连忙摇头,摇头完了就跪坐在地上,脑子里空白一片。

    等到林跃又绑了个女人进来,他才算是回神,愣愣的听那个女人抖得如同筛糠似地,说是有人给她五两银子,她才往那许娘子家里走了一趟,说了那些个恐吓的话,自己忽然也觉得脚底开始升起寒意来了。

    卫安目光扫过那个女人,又放在廖胜身上:“你怎么说?”

    廖胜软成了一滩泥,趴伏在地上死命的给卫安磕起头来:“我我昨儿夜里在门上守门的,可是有人送给了一壶烧酒,一只烧鸭还给了我二十两银子,让我不管出什么事,都装作瞧不见睡着了,等第二天一大早若是见着有死人,再再去村里报个信”

    廖胜是在别庄里当差,不是要紧差事,也就是跑前跑后,要么守个门,也没贪着东西,这才先留着用着。

    也正因为这样,他这张脸,庄户们都是认识的,他去传这个已经追不回庄头了,要催补租子的话,就有人信。

    如果不是她见机的快,立即让林跃安抚了庄户们,事情一旦闹大,的确极难挽回。

    可是这女人和廖胜都说给银子的人不认得,是个眼生的。

    是谁这么处心积虑的要卫家闹出人命案来?

    卫安正皱眉头,外头忽然便报说,隔壁长安长公主府别庄派人来问了,说是府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需不需要帮忙。若是有要帮忙的,尽管知会一声。

    长安长公主府

    卫安皱起眉头,转念又想起卫玠昨天出门,就是袁洪文邀请了,去隔壁做客,到晚间才回的,目光便锐利起来。

    片刻后她才让林跃出去回话:“就说多谢想着,是出了些事,不过已经交给衙门了,不必劳动。”

    林跃按照吩咐去了,卫安才又对着外头的庄户们说起了话:“想必诸位也都听见了,什么催缴租子的打算,自来我便没有说过这类的话。不仅不必你们补亏空,你们缴的多了的,等找着了庄头,审问清楚了,还都尽数还给你们”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