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四十五·许亲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不用卫安提醒,沈琛也知道这个道理。

    他这回留宫,隆庆帝还单给他捡出许多东西来,说是这许多年都觉得亏欠了他的,总归是没替长乐照顾好儿子云云,还给他提一提俸禄,从郡王的年俸,提成了藩王的年俸。

    听说他喜欢打猎,还给他赏下了几条狼狗,俱都有半人多高,一扑起来几乎能扑出一丈多高的院墙,不独如此,连之前三皇子在通州的那个庄子也赐给了他,说是下次他要是再领着人往外头行猎,可以去那儿歇脚。

    他知道这是故意在捧着他。

    楚景行也未必不知道,可知道归知道,心里能不能气平,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连临江王妃听见了消息,也半响不语,许久之后才不冷不热的吩咐下去:“既然是圣上给了这份体面,便也是我们临江王府的体面,传令下去,伺候的下人们各都多发一个月月钱。”

    至于庄子上需要人理事,需要人去接管,这些事,她半个字也不提。

    这么多年,该给的都给了,往后如果能顶门立户,那也是件好事。

    若是不能,那也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总不能真的还能帮衬一辈子?

    沈琛回来便知道家里人都知道了,先回屋去换了衣裳,才去临江王书房里。

    临江王见了他便笑,伸手指了椅子让他坐:“我提早出的宫,不知道里头后来又问了你些什么,说什么说的那么晚?”

    隆庆帝拉着他说了一整晚当初平西侯家里的旧事。

    沈琛垂着眼睛说了,又道:“还问我,母亲待我好不好,若是不好,便告诉皇后娘娘,一样都是亲舅母,不必客套、”

    他心里知道沈琛未必会信,可面上却还是十足十的给足了沈琛荣光。

    临江王哂然一笑。

    真要是想帮衬的话,当初长乐就不会被冯氏搓摩致死了。

    这是临江王心里怎么也过不去的一个坎儿,他母妃死的早,临死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们兄妹,闭眼前最后一句话还是在叮嘱他一定要照看好了妹妹。

    可他没照顾好妹妹,反倒是得了妹妹更多的照顾和帮衬,偏偏等到他有心有力的时候了,妹妹却再也回不来了。

    隆庆帝连一个死人都这样利用,也真是不怕亏心。

    “不仅如此。”沈琛放下茶盏,目光放在桌上的那套碧玉制成的一整套茶具上,声音平淡的说:“他还问我,有没有想过仍旧改回沈姓。”

    临江王正敲打桌面的手指猛地一顿,抬眼看向沈琛,片刻后才出声:“你怎么说?”

    隆庆帝之前还扣着平西侯的爵位不肯放回来,打的不就是让这几兄弟乱起来的意思?怎么现在又松了口?

    沈琛牵了牵嘴角,往后靠了靠,坐的舒服了一些:“不仅如此,他说,永和公主与我年纪相当,让我多跟永和公主走动走动。”

    临江王把这话品了又品,终于从舌尖尝到了一丝苦意。

    怪不得说要让沈琛重新姓回沈姓去的话-----沈琛若还是他的儿子,自然是姓楚,跟永和公主便是堂兄妹,可是要是仍旧回沈家去,那可不就又是表兄妹了,身份正合适匹配。

    他心念一动看向沈琛:“有什么说法?”

    总不能一个公主就把这么多年的情分收买了吧?隆庆帝应该还不至于出手这么小气。

    沈琛见临江王眉头皱起来,便点了点头,又补充了一句:“他的意思,驸马虽不能在朝廷领职,可是自我父亲起,这个规矩便名存实亡了。等我年纪再大些,娶了永和公主,便让我去负责南海航运,去市舶司。”

    海运!

    这可真是扔出了一个天大的鱼饵!

    临江王手指立即停顿在了桌面上,沉了声音问:“他这样说?!”

    隆庆帝来这一手,是许空头许诺,还是当真就想借着这件事,离间了沈琛跟楚景行------楚景行空落一个愚蠢又骄傲的李桂娘,既是郡马又是世子,四六不着,又不能领职,要是留在京城,就是个透明人。

    更不必说还要被锦衣卫那些人不错眼的盯着,简直就是寸步难行如履薄冰。

    可是沈琛呢?

    如果沈琛真的答应了娶永和,那么等着沈琛的就是大好前程-----说是说姓回了沈,可是难道隆庆帝会不知道,养了这么多年的情分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姓氏的事就没了?

    反而,沈琛肯定会跟临江王府更亲近,临江王府也会更加巴着沈琛-----海运啊!如果临江王府当真有想头,那么这是多大一笔数目?

    本来临江王府如今就处处掣肘。

    要是聪明些的,自然就会满口让沈琛应下来。

    而后又把沈琛攥在手心里不放。

    可这么一来,一个异姓的养子却处处都把嫡出的世子兄长比了下去,楚景行心里又怎么好过?

    兄弟原本就失和,真到了那个份上,人心最是难测。

    哪怕把嘴皮子说破了呢,道理肯定也是说不通的----要是道理说得通的话,很多蠢事就不会有人去做了。

    临江王闭了闭眼睛,问沈琛:“你怎么答他的?”

    沈琛笑了笑:“我装着听不懂,还笑永和长得丑,说我要娶个漂亮的。”

    隆庆帝当时便被他给气笑了,伸手在他头顶凿了一下,又叹气:“你呀你呀!真是个扶不起的!这么大了,半点儿事儿也不知,还是个小孩儿,也不知道将来这日子要怎么过才好。你总该要撑起门户来的”

    又叮嘱沈琛时时进宫来,往皇后跟前去请安:“没得学那等走鸡斗狗的纨绔们,把性子给养偏了!往后不许你再往那些地方去,这回在彭家,就听说你开了盘口领着洪文他们闹事,是也不是?你父亲当年像你这个年纪,再不会这样!”

    口口声声提起沈聪当年他这个年纪时是什么模样来,当年有多风光,京城街上走一圈,兜儿里便全是姑娘们抛来的荷包香袋儿和小扇子小香珠。

    沈琛便气鼓鼓的回上一声:“死都死了,我又不曾见过!”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