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三十七·运转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临江王妃一回家就进了房里,整个人不住的打颤。

    这孩子才多大?刚落地的还不知道养不养的活的小娃娃,宫里就又开始替他谋划起来了。上回推了一回,这回照旧还是铁了心要塞进李桂娘来。

    她咬一咬牙,却半点儿法子也没有,面上还半点儿怒色都不能做出来----前几天刚死了个御史,说是晚上去逛青楼的时候说了不中听的犯上的话,立即就叫锦衣卫给拿了。下了诏狱,没一时又招出许多污糟事来,没挨上几天就死了。

    如今就连家里,也不能多说了。

    想了半天,等院子里静下来了,她才靠在贵妃榻上眯了一会儿,等入夜了临江王回来,立即就把今天宫里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

    末了又觉得委屈:“这就是说给我听的呢!”

    可不就是提前来打铺垫来了,警告他们,已经把话说的够明了,让他们别想着再弄鬼,要记得上头的恩典。

    临江王面上倒是没什么表情。

    这有什么好说的?他若是皇帝,自然也不会容许卧榻之侧有他人安睡,就因为这小娃娃才落地,才更紧张了。

    前些天,端王那边不是有个太常寺的小官出去试了试水?----说是藩王们如今在京城中这样呆着,不合祖制,封地上的事物又没人打理,该尽快让藩王们回封地。

    而后那个御史便被锦衣卫捉了,还是在青楼里捉着的。

    自己便立身不正,还敢谈什么祖制?

    这事儿一出,底下的人心中就都有数了-----隆庆帝还没放藩王们回封地的心。

    最近这阵子,端王他们也越发老实了,就是这个道理。

    临江王自己也只有更老实的,做出个万事不管的模样,一心向道去了,最近城中的道观差点叫他踩破了门槛。

    他的脸色掩映在跳跃的烛火里,面上似有阴霾,过了片刻才开口:“你没多说什么?”

    临江王妃便连忙摇头:“并不曾的,我不敢接口,便笑着听她们凑趣。”

    这才是对的,多说多做,少做少错,不做,自然就不会错了。

    他叹口气,盯着临江王妃看了一阵,缓缓摇头:“过几天洗三,你可什么都别露出来,若是皇后再提,便笑着附和几句。”

    临江王妃一愣,眼圈儿还是没忍住红了:“真的就没法子了?”

    如果是沈琛或是楚景吾也就罢了,可那是大儿子呢!左膀右臂,以后的依靠,怎么能娶李桂娘?

    是不是钉子且还两说,就那蠢样,就让人看不上。

    被一个勋贵家里的姑娘踩的抬不起头,想耍威风倒是被别人摆了一道,这样的姑娘,娶进门能做什么?

    临江王冷笑了一声,白森森的牙露出来:“法子?倒也有法子,如果忍不得了,学一学楚王?”

    脑海里一下子就跃出那一阵子京城的腥风血雨来,她们等事情了了以后进宫去问安,在马车里,隔着帘子又隔着车厢,都能闻见浓厚的血腥味儿

    临江王妃被吓得毛骨悚然,听出了丈夫话里的讥讽,连忙死命摇头。

    她当然知道那是一条死路。

    哪里能够呢?现在辛酉事变过去才多久?防备紧的很,京营天天操练,三大营还添置了火铳火器,闹起来哪里还能有活路?

    “你既知道,除了忍,还有什么法子?”临江王叹了口气,见她吓得厉害,倒也不再咄咄逼人了:“反正一个媳妇儿罢了,娶回来也多的是法子。”

    将来要是真的要举事,那就更简单了,病了死了,什么由头都可以捏出来。

    只不过眼下要委屈些罢了。

    临江王妃闷闷点头,到底叹出一口气来。

    事到如今,也的确是没有法子,总不能跟隆庆帝明着对着干。

    她恹恹的提醒临江王:“李桂娘是九月九的生辰,等到那天,我送些生辰礼过去。”

    临江王便满意的点了点头。

    既然已经改变不了,那就只能尽力去适应。

    提前多了解些,总不会错,而且又能做给帝后瞧,让他们看看临江王府的忠心。

    临江王妃见他答应,又是一声感叹:“我们家分着一个李桂娘,不知道端王晋王家的又如何。”

    反正也不会好到哪里,都是藩王,总要都照顾到。

    隆庆帝向来如此周到又友爱的。

    临江王哂然一笑,抬脚去了瑜侧妃房里。

    瑜侧妃晓得他是为什么来的,伺候了他洗漱过后,等他躺在床上了,自己便坐在床沿上亲手替他捏肩颈,轻声道:“姐姐那头的意思,是圣上在她跟前叹了几声气,说桂娘是叫宠坏了,原来倒是挺好的一个孩子。”

    临江王没有说话。

    瑜侧妃便紧跟着又往下说:“方皇后身体沉重不能理事,姐姐便暂时领了后宫宫务,皇后娘娘一发动,姐姐便也跟着几位妃位的嫔妃一同在凤仪宫守着,李家姑娘就是那时候送了经书过去的,说是听说了娘娘发动了,给娘娘祈福。”

    这哪里有这么许多巧合。

    分明就是隆庆帝跟方皇后借故又要重新替李桂娘做起这个脸面来。

    而这个脸面,哪里是真的给李桂娘做的,分明就是给临江王府做的。好叫临江王府到时候接纳这个世子妃的时候,心里的感恩再多一些,再多一些。

    好用这个福星的名声,遮掩之前李桂娘对阵卫安的错处。,而后再顺理成章的把李桂娘塞进临江王府。

    也不是没了其他的姑娘了,哪怕真的给个平民家的呢,虽然门户小,可说不得也能立起来,非得要这个面子,让外头人都称赞他一声仁慈宽宏,来这些虚的。

    有了面子还不忘记要得实惠,塞一个钉子进来,还想着从临江王府探听消息,安插一个暗桩进来掣肘。

    这脾气倒还是没改,跟从前时是一样的,面上总是好兄弟,等到真正事关利益的时候,便什么都能抛却了。

    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梗在喉咙里下不去上不来的,着实如鲠在喉。可是就像是他教妻子的,还能有什么法子?再难吞,也得吞。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