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三十五·生了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寿山伯老夫人满腔的抱怨和埋怨数落没说出来,被卫安一句话堵得死死的,外头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后宅里头的话原本不该传到外头去,可偏偏卫安风头正劲,也偏偏这世上哪儿都不缺了那等想看热闹的人,再加上寿山伯家自觉丢了面子,一个两个的,通通拿这事儿当笑谈。

    传到仙容县主耳朵里的时候,仙容县主便扔了手里的耳坠子,眯了眼睛看了一会儿天上的日光,半响才笑了一声、

    这一声笑里,十分里含着七分的嘲讽三分的不屑。

    原本以为是个多有手段的,到头来,就是个沉不住气的丫头片子,事事都要占先,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不好欺负是个刺儿头。

    这样的人,都不必别人出手,得罪的人多了,自然就有人能料理了她。

    也就是现在圣上还要拿她当个牌匾,等到有朝一日这牌匾不用了,立时就要高高的摔下来粉身碎骨。

    云雀跟在旁边伺候着,见她没喜欢的很是苦恼的模样,便打开了五层的檀木斗柜来,寻到左侧第四层拉开了一个抽屉,从里头捧出一只小匣子来,抿着唇问她:“县主瞧瞧,看这里可有可您心意的?”

    匣子里的东西理得整整齐齐,耳坠儿都一对一对的嵌在绒布上头,日光一照便流光溢彩,极为漂亮。

    她一眼便看中了那对赤金累丝堆成一朵牡丹花,上头用红宝做了花心的耳坠,拿起来放在手里,笑着便摇头:“这太惹眼了些,还是换一对罢。”

    面上说是太过惹眼,可分明却是喜欢的。

    云雀一看便知道县主那点子不满已经烟消云散了,只是今天的确不好打扮的太鲜亮----要往那边公主府去看李桂娘呢,还是低调些才是正理,便掩着嘴笑了笑:“县主说的是,不如换了那对银牡丹托粉珍珠的来?”

    仙容县主点一点头,换了衣裳去跟母亲说了一声,便去二门坐车。

    谁知道还没上车,先看见袁洪文急慌慌的身影,不由又忍气蹙着眉头喊了一声哥哥,把人给叫住了,才问:“你这又是往哪里去?”

    这个妹妹自小就是个有主意的,不管往父亲还是母亲跟前告状,就没落空的时候,袁洪文有些怵她,倒是真的站住了脚:“自然是出去逛逛,又怎了?”

    他这样不耐烦,仙容县主想一回李韶,心里越发觉得发酸,半响咬了唇警告他:“不许又跟沈琛他们玩在一处,这么大的人了,行事总要有个分寸!”

    沈琛那就是个尴尬人儿,可偏偏这些纨绔们通通都服他。

    才回来京城多久,但凡是个纨绔就爱跟在他身后,满京城的纨绔们以他为首,他发了话,倒比圣旨还要管用些。

    而这些,仙容县主是不乐于见的。

    想到沈琛,越发皱了眉头,连带着小腹也有些疼痛起来。

    她自来就觉得沈琛包藏祸心,想一回沈琛,再想一回那对她一看就喜欢的赤金累丝的红宝石耳坠,缓缓的叹口气,又轻轻的翘起了嘴角。

    不管怎么说,景行哥哥总会有法子的。

    他才是个真正能干的人,什么事做不来?

    这么一想倒觉得身上又没有那样不舒服起来,靠在车上的软枕里头竟眯上了眼睛小睡了一会儿,等到了长缨长公主府,才知道李桂娘竟不在。

    不由就有些发怔。

    李桂娘最近是能不出门便不出门的,连李韶劝了几回,都被迁怒了发了脾气。

    长缨长公主邀她过来,为的就是劝一劝李桂娘,莫要成日里锁在屋子里头不动弹,可是她也劝了这么许多时日了,李桂娘还是不肯动弹。

    怎么现在,倒是出门去了?

    还是李桂娘身边的许姑姑迎出来,笑着道:“是德妃娘娘说是郡主之前的经书抄着好,让姑娘进宫去陪着抄一会子的经。”

    这个时候,连方皇后斥责了李桂娘,彭德妃竟然来伸这个手?

    是心大了,还是怎么样?

    仙容县主想不明白,回了家便拉了母亲的手,将心里的疑惑都吐出来:“德妃娘娘这是要跟皇后过不去吗?”

    也未必就是过不去。

    长安长公主抬了抬眉毛摇头:“前天我进宫去陪着说话,德妃娘娘还问起过这事儿,恐怕不是起意要抄经书,而是有旁的事。”

    能是什么事?

    仙容县主眉头一跳,觉得心跳的厉害。

    还是长安长公主看了女儿一眼,拍拍女儿的手叫她静下来:“这也没什么,她在帝后跟前毕竟是说的上话的,原本也不可能就因为几句话便远了她。就是朝廷砍头,那也还有个秋后呢,这中间再使使力气,疏通疏通,便又轮不着要等下一年了”

    仙容县主便垂下头,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颈。

    这些日子李桂娘落魄,那些奉承的便转而来了她这里,她竟不知,被人捧着的滋味原是那样好受。

    怪道人人都想登到最高处了。

    母女俩再说上一会话,不一时宫里竟有內监来了,开口便是笑意盈盈的。

    是宫里方皇后终于生了。

    听说是从昨儿夜里便发动了,折腾了一夜,终于在今天临近正午时,生下了一位小皇子,隆庆帝一夜不曾合眼,就在皇后的凤仪宫里守着的,到小皇子落地,才让内侍省报喜。

    说是小皇子,谁不知道这就是太子了?

    隆庆帝盼了这么久的儿子,恐怕夜里睡觉都睡不踏实,到了现在,总算是如愿以偿,可不得高兴疯了。

    长安长公主觉得一只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踏踏实实的落到了实处,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来,立时满面笑意的吩咐人厚厚的打赏了內监。

    又忙着往宫里去递牌子,进宫道喜请安。

    仙容县主却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竟只想到李桂娘-----她怎的就正好在宫里呢?还是进宫去陪了德妃娘娘抄佛经的

    恐怕就连道喜,也要抢先一步了。

    外头的太阳越发的厉害,热气隔着帘子都扑腾进屋里来,她却觉得脚尖都是冰冷的,一双绣鞋缩进了裙摆里。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