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三十章·动怒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临江王妃原本就为着那头瑜侧妃越发得脸的事心烦,再加上小儿子大儿子总是不睦,心头的担忧和惊惧一点点堆积起来,这些日子总是不开怀。

    等到这一阵子圣上那头也没有个替世子们选妃的章程出来,刚松一口气,就听说是楚景行挨训了,不由整个人都懵了。

    自楚景行落地起,就是个稳妥的孩子。

    其他孩子不说别的,小的时候总是不懂事的,尤其是男孩子,不管说多少道理呢,也还是皮的,恨不得能上天入地的去玩儿。

    可是楚景行自来不,那时候先帝还在,藩王世子们都留京读书,楚景行就是读书最用功,最稳妥的那个。

    连先帝都极喜欢这个孙子,还经常带在身边逗趣解闷儿。

    那时候,临江王府的日子还好过的很,见这样,哪有不开心的。

    临江王妃因着这个越发的得脸,原本就是新婚夫妻好的蜜里调油,加上肚皮争气儿子争气,跟丈夫的感情就更加的好,好的根本让旁人插不进脚来。

    到现在也还想着那个时候。

    也正因为这样,她对于长子,是依赖又看重的,在她心里,就算是小儿子和女儿加起来,也没大儿子那么重要。

    平时心里不说,可其实她怎么不知道,大儿子才是以后继承这份家业的。

    前头多少难关等着大儿子去闯,这么想,心里就越发的疼惜他。

    这么一想,等到儿子一进后院来,立即就让人去请过来了,一进门就先看了儿子一遍,上上下下的检察完知道没上手打,才松了口气:“好端端的,怎么就被这样训斥了一顿?”

    多没脸呢?丈夫也真是越来越没个论道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的教儿子,非得那样大发雷霆不可?

    楚景行不肯说,摇着头说并没什么,让临江王妃放心。

    临江王妃哪里能放心,她现在都快做下心病了,要是真的给儿子娶回一个民女来,那儿子可不就叫耽误了,现在这节骨眼上,还又被临江王这样痛骂了一顿,她怎么看,怎么觉得是那头在使坏。

    楚景行并没有挨了骂以后的丧气模样,反倒是回过头来替母亲捏肩,又奉上一些外头搜罗的小玩意儿来,告诉她:“母亲不必为我的事操心,儿子心里都有数的。”

    他不说,落在临江王妃眼里,就更是觉得他是受了委屈还这样孝顺,想了想便吩咐金妈妈去打听打听。

    金妈妈怎么打听的出来?

    那是王爷书房里谈的事,哪个有胆子敢露出来?

    可金妈妈到底还是寻着了法子打听了出来,楚景行身边的随从露了口风,说是小郡王往王爷那里去告密了,所以楚景行才挨骂。

    金妈妈报上去的时候小心翼翼的。

    临江王妃却半天没反应过来,小郡王去告密?

    哪个小郡王?

    她想了一回,家中就两个郡王,一个是沈琛一个是楚景吾,可是楚景吾是亲弟弟,他失心疯了才会去告密。

    小的楚景谙,那又没封郡王。

    难不成是外头端王府或是晋王府的不成?

    她懵,可金妈妈不懵,把调好了的红糖姜茶往她手里一送,垂眉敛目的说:“是咱们家自家小郡王。”

    临江王妃愣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好半响才脸色青白的呼出一口气:“他疯了不成?!”

    自家兄弟,守望相助还来不及,怎么能蠢成这样,自家内斗起来?前些日子开始就跟他说起来的,兄弟要齐心协力的话,他竟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她揪着衣襟简直气不过来,打发了人去叫楚景吾过来,头一件事便是劈头盖脸的呵斥了他一顿:“平日里总说你聪明,我如今看不出来你究竟哪里聪明!你哥哥是什么人?他是王府世子,以后是要接了这王府去的,你怎的能去告他的状?”

    临江王妃一急起来说话便没什么章法,厉害和情理也混在一同说了,翻过来覆过去的就是那一番道理:“你不知道那头的还虎视眈眈呢?却这么拆自家兄长的台!”

    她被气的胸口疼,金妈妈忙上了手替她揉,等一眼看见楚景吾满面阴沉,又吓了一跳,朝伺候的丫头们使了个眼色,丫头们退干净了,她也悄无声息的跟着退了出去。

    楚景吾便冷笑了一声:“母亲连哥哥做了什么引父王发怒都不知道,就来教训我?”

    他见临江王妃仍旧怒气满满,皱了眉头把楚景行算计李桂娘的事说了,又再添上一句:“做了也就做了,偏偏竟还拿二哥的名头出去,说二哥开的盘口。到时候要真是有不是,人家一眼就只能挑出二哥来。”

    “可大哥也不想想,都是临江王府的人,谁还不知道谁呢?就算是把罪过都推给了二哥,那又怎么样?难不成就真的能成一块遮羞布,什么都盖住了不成?”

    楚景吾这是被气急了,之前在临江王面前,他可没说到这一层。

    要是说到了,临江王恐怕真的要上手了。

    自来教养儿子,多的是棍棒都一齐上阵的,端王府就是,儿子们不听话,打一顿就老实了。

    临江王妃气的浑身发抖,怎么也没想到说到最后,楚景吾其实就是在替沈琛鸣不平才去告状的,拿手指着他,指尖发颤,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是怎么说,养了个儿子,倒好像是替长乐公主养的一般,对沈琛比对她这个亲娘和亲哥哥还亲,平日里玩在一处跟亲兄弟一样,等到事情到了跟前了,竟也是向着沈琛的!

    怪不得大儿子要挨骂呢。

    她只记得是因为沈琛大儿子才挨训,根本不往深处去想了,坐在椅子上,许久许久才扯出一个笑意来:“你给我回去好好反省反省!想想清楚你究竟错在哪里!”

    楚景吾自己是想不出来的。

    楚景行这事儿做的不地道就是不地道,何况还容易坏了大事,他告诉父亲根本也不是为的看他挨罚,他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要引得母亲这样动怒。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