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二十八·独善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沈琛便知道了卫安的意思。

    这是个过了河虽不拆桥,却也想着不湿了脚的。

    可人人都有自己的打算,就算是这么想,也没错处。他笑了笑,照常给卫安添上一杯茶,眉头动一动,才问:“是觉得我心机深沉,不可为伍?”

    既然被发觉了,卫安看着手里精致异常的梅花冻石杯,再看上头飘着的杭白菊在水里浮浮沉沉,逐渐在水中泡开了,成了一朵朵盛开的水中花,才挑了挑眉头干脆的反问:“难道不是?”

    她笑了笑,干脆放下手里的杯子往楼下看了一眼,站的高了也看的远了,可是看的东西却不清楚了,连街上行走的人的面目也看不真切。

    片刻后才又道:“楚王的事,我们谁也不欠谁。你帮了明家和卫家一个大忙,这是真的。可我也同样没少帮你,也就算是扯平了。”

    她似笑非笑的牵了牵嘴角:“可是我以为我们既然有这么一场交情在,你不会算计我。”

    她是个不会惹事的。

    没人可以依靠的孩子总是格外怕事,上一辈子要不是彭采臣做的太过分,杀了她全家还要踩着她女儿的尸骨往上爬,她算到哪里都只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到了这一世,也是占了上一世的光,到了十岁开始开的窍。

    可她出去交际的次数,一只手掌都能数得过来,怎么可能会得罪李桂娘?

    这样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物,哪怕真的就是为着她成了藩王女儿嫉妒呢,那也是有限的。这些郡主公主们她都知道的,看她们这群底下的人就如同看猫儿狗儿,高兴的时候跟她们玩笑是有的,不高兴了也不会口出恶言,根本不会专门把她们当回事。

    可李桂娘却像是个炮仗忽然就点着了,抓着她一个人不肯放。

    她怎么想都觉得不对,等跟谢良成一见面,听说外头沈琛带头开起了盘口,便都明白了。

    长缨长公主之前是打过三皇子主意的,她显见得是帝后身边的得意人,既然女儿没能嫁给三皇子,临江王又上了表要替儿子求娶淑女,隆庆帝可不就得打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主意?

    可是这对于长缨长公主府来说算是好事,对于临江王府来说,却绝算不上什么好事了-----这分明就是一枚棋子,一个眼线,专门用来掣肘的东西。

    临江王府不想要这个儿媳妇,又不能光明正大的说不要,自然得在别的地方动主意。

    这次彭家的事这么一闹,可不就有了充分的理由-----李桂娘如此教养,怎么堪当一地藩王妃?

    再让李桂娘进临江王府的门,只怕底下的人都要议论隆庆帝当兄长的不慈。

    沈琛沉默着在她对面坐下来,半响才叹气:“实在对不住。”

    卫安冷笑了一声摇头。

    她上一世便知道沈琛为人最是腹黑,但凡是能派上用场的绝不会浪费一丝一毫的价值。可她还以为这一世会有不同的-----他们从一开始便利益一致,一起铲除了曹安曹文,后来还有楚王。

    可沈琛还是没知会就算计了她。

    他是认定了她就吃不了亏?还是觉得若是她吃亏还更好些----她吃亏了,李桂娘在圣上和皇后心里,可就更加罪加一等了?

    “我若说不是我,你信不信?”

    沈琛手里捏着杯子的手渐渐泛红,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卫安面无表情的脸,觉得心里有些难受。

    他是把卫安当朋友的。

    这个小丫头头一次见面就帮了他的大忙,临危不乱又机敏非常,他跟她一道相处了这么久,算计了这么多人,也挡过了许多次被人算计,怎么会没有情分在?

    他从来没打过算计卫安的主意。

    卫安挑一挑眉头看他一眼,见他乌黑的瞳仁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像是落进了满天的日光,就又垂下了头。

    沈琛不再说话,半响才似是叹息似地说了一声:“绝不会有下次了。”

    卫安面上的寒霜褪去许多,看他这模样,有个念头在心里转了一圈,到末了还是开了口问:“是世子?”

    沈琛不是个藏头露尾的人,他做了就是做了。

    上一世因为父亲的死灭了平西侯沈亮的满门,顶着被沈氏族人所不容,被骂上一声丧尽天良,他也仍旧毫不在意。

    如果这回真是他在背后撺掇的李桂娘,他不会不认。

    卫安略微一想就明白过来。

    这恐怕是楚景行的主意。

    而楚景行跟楚景吾又不同,楚景吾是跟沈琛一道从小混迹到大的,自来就把沈琛当作亲哥哥,可楚景行,大约把沈琛当做来抢东西的更多些。

    上一世到后来,临江王眼看着都快要打下金陵了,楚景行还要借机除掉沈琛,可见楚景行对于这个便宜弟弟着实没有感情。

    沈琛没有说话,摆在身前的冻石杯里的茶还在袅袅冒着热气。

    卫安满腹的愤怒忽而又散去了。

    她是记得沈琛跪坐在他母亲坟前一跪就是一晚上的,那样铁血的人,她卖情报给他卖了那么多次,也就唯一一次看他失态过。

    这个人面上看上去最是残忍冷血,可是其实比谁都重情分。

    楚景行真要他的命,他恐怕也不会有多少怨言。

    沈琛不说话,卫安便也不再多说,陪着他坐了半响,才抬起眼睛看着他:“有一就有二”

    有些话聪明人之间说起来,不必点明,她说了这一句,也不再说了,只是拿了杯子把茶一气喝了,又笑了笑:“我才刚说着玩的,我信你。”

    沈琛脸上难得的露出些笑意来,一双原本就亮的眼睛到了这会儿更加亮的惊人,翘了翘嘴角复又回复了从前的模样,从袖袋里拿出一只极小的扁长盒子来推给她:“喏,送你的谢礼。”

    卫安不想接的,可是想了想还是伸手拿过来,还问他一声:“是什么?”

    “打开就知道了。”沈琛伸手过去打开,拿出一只圆头白玉簪来,手指在簪子头上轻轻一按,簪身竟然弹开,噌的往外射出去一根细针。

    “奇门技巧,江湖上搜罗来的。”沈琛笑了笑:“给你防身用。”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