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二十七·见面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夏日的阳光猛烈,一落地就晒的人眼睛也睁不开,蓝禾用帷帽将卫安从头罩到脚,还怕她被晒黑了,恨不得能再给她戴上一层才算。

    卫安每逢出门就要叹气。

    可是连汪嬷嬷也不肯帮着她了,忧心忡忡的摇头:“这回您可没道理了,女孩儿家家的,被人瞧见可怎么是好?多少祸事起头就是被那些贵人们看到了脸闹起来的?再不济,好容易养的这样白雪似地,晒成了黑炭,往后可怎么出去做客呢?”

    其实她是想说,这过了中秋就是年了,卫安眼看着也十二岁了,也该相看起来了的,粗粗黑黑的,可不是不好?

    只是不能明说,只好推到做客上头去。

    卫安却忍不住想要发笑,她都经历过一辈子了,汪嬷嬷却还当她是小孩子。

    只是这笑意等见着了沈琛以后就又都尽数都敛了,她在凤凰台楼顶上转了一圈,有些诧异,从前只在三层上头打转,再没想到凤凰台竟还有这么一个去处。

    是座小阁楼,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头帐子帘子一应俱全,花色俱都素雅出尘,往外头露台上还开了道门,平常门大开的时候,便放下那一挂珍珠帘子,风一吹便哗啦啦的响。

    一往露台一站就被吹的衣袖翻飞,触目远眺竟是风景,比家里的摘星楼可高的多了,远远看去竟跟远处的七层宝塔差不多高。

    露台宽阔,周围又没这样高的建筑----最高的也就是不远处的狮子楼了,也不过才五层罢了,沈琛便在露台上放置了两把藤编的摇椅,还有一顶小圆桌。

    “八月十五赏月你是没赶上,如果赶上了,你站在这儿,就能瞧见半个京城的热闹了。”沈琛背着手笑一笑:“不过等元宵灯节,倒是又可以带你来看看热闹。”

    他总是很自来熟。

    可卫安却从不相信他本来就和善。

    要是真的和善,上一世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对他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剥皮拆骨了。

    她自从楚王的事之后还是头一次见沈琛,摘了帷帽面无表情的摇头:“无功不受禄,凤凰台三楼往上都听说不是普通人能去得的,这更高的地方,更不敢随意来了。”

    外头的风呼呼的灌进来,屋子里头又放着冰盆,半点儿热气也没有,凉快又舒爽,沈琛并不介意她的冷淡,失笑看她:“怎么是无功呢?这回要不是你捏住了邱楚英的死穴,又让秦家帮忙,楚王怎么就能真的走上那条不归路?”

    这倒是真的。

    楚王能这么沉得住气,这么多年都安安稳稳的忍下来了,只是在背地里弄些小动作,从不自己出头,就不是个那么简单就能被逼得失了分寸的人。

    是卫安一步一步让他没有选择,只能走险而又险的那一步棋。

    原本杨怀也没那么容易吐露秘密,是叫秦东和秦升两父子,占着吏部尚书天官的便宜,往下露了个意思,自然就有人把杨怀的把柄送上来。

    又有杨庆和在卫安手里,交给了沈琛。

    儿子和一家人的命都已经捏在了别人手里,杨怀当初既然能出卖明家,这回自然也就能出卖楚王,当即就反了水。

    他一反水,邱楚英还有什么好遮掩的,何况牢里日子过的一天不如一天,初时还不上刑,到后来,刑一天上的比一天更重,好几次他都只当自己熬不过去了,大腿上的肉都掉了一大半,这才尽都吐露了。

    他们才一招供,还没做好文书呢,秦东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刑部的内奸把消息卖出去了。

    专门就是为了引诱楚王上钩的。

    楚王这才知道是真的没有了活路走,之前已经打好了的关系也根本没用-----能在藩地越制这么多年都没人管,还能做下这么多大事,他在内阁六部能没人?

    可惜这回却都没人敢伸这个手了。

    他只好一合计,便反了。

    偏偏这一手,也被人料着了。

    原本就是逼着他走这一条路的,临江王等人就是等着他自投罗网呢,等他当天反了勾结了禁军总领,又想着逼宫,秦东等人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沈亮他们一闹完,三大营就反扑进京了,把一干人都关的关杀的杀。

    楚王这才算是彻底完了。

    临江王自小就跟这个兄长不和,他们几兄弟年纪相仿差的不多,先帝的元后去的又早,并不曾留下嫡出的皇子来,几个人便都渐渐对那个位子起了心思。

    先帝最宠爱的皇子就是临江王和楚王了。

    这两个人自然就更加不和睦。

    可末了却是隆庆帝捡了空子最早赶回了京城登基称帝。

    临江王要说认命那自然是假的,可是楚王不仅不认命,算计隆庆帝的同时,还非得把临江王府一同算计进去。

    刺客细作和借刀杀人,所有法子都试了,恨临江王不死。

    就像这回藩王们奉诏进京,他也要使个计谋,香让楚景吾和沈琛背上个刺探京城情报,又刺杀郑王的罪名。

    现在楚王死了,少了一个劲敌,以临江王府的处境来说,要谢卫安,也是很说的过去的。

    卫安便摇头。

    如今眼看着风平浪静,可一旦隆庆帝生不出儿子来,又要风起云涌,生得出儿子来或许还会网开一面,暂时放下手里的刀,等生不出来了

    临江王也不是坐着等死的性子。

    何况朝中也有人-----这回事情能成,若说没有夏松等人抬手帮忙,她是怎么也不信的。

    越是这样,她就越想离这些风波远一些。

    反正不管如何改朝换代,这官总是要有人当的,卫家只要不掺合进这些事来,不管谁当了皇帝,总得先把卫家当做施恩的活招牌。

    夏松他们开始打着两手算盘,那是因为手里握着权柄不敢放,越是身居高位,得到的东西越多,得罪的人也就越多。

    多少人已经准备着等你退下来的时候踩你两脚,把你踩进泥地里。

    可是卫家却没这个担忧,能好好的在这些风雨里存身立命,就已经很好了,别的,不是他们该去考虑的。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