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一十八·缓和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要是卫阳清脑子不清楚回去罚了卫安,或是对卫安这事儿恼了,那才是糊涂了,且又失了父亲的慈爱了。

    她挥手让卫阳清回去,又看了陈嬷嬷一眼,让陈嬷嬷递上一只匣子,低声道:“这个是给安安的,她过继给了郑王和郑王妃,我心里很欢喜,这阵子着急忙慌的,竟也没顾上备礼。你替我带回去给她。”

    卫阳清怔了怔。

    他还以为出了长宁郡主和卫玉珑的事,老王妃再也没有理会卫安的道理,可没想到老王妃竟然还挂念着卫安,还肯替她高兴。

    半响才应了是。

    等跟镇南王一道用了饭,再聊些政事回了家,才把东西交给卫安。

    他跟卫安一向是没什么话说的,到了如今也依旧。

    从前以为卫安不善言辞,可是那一天彭家宴席,卫安跟李桂娘的口角,每一句话都被人惟妙惟肖学了出来,现在才知道,卫安哪里是不会说,分明是太会说。

    只是平时不爱说罢了。

    他有些怅然,心里犹豫了一瞬才开口:“老王妃很挂念你。”

    卫安抱着匣子,缓慢再缓慢的点了点头。

    回了房眼睛就是红的。

    蓝禾和玉清伺候的久了,就知道卫安到底是个什么性子,这阵子老王妃递过来的消息越来越少,卫安的笑容也渐渐的更少,话更是一天到晚没几句。

    她在为这件事伤心呢,虽然从来不说,可心里是极在乎的。

    到了如今,老王妃送东西过来,她也似乎是怕给碰坏了,抱的紧紧地,半响才撒开手,吸了口气摸一摸上头的纹路。

    蓝禾少见她这么失态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竟也跟着觉得喉咙酸痛,忙转了笑脸哄她:“姑娘快打开瞧一瞧,老王妃给的,必定都是好的!”

    就像是哄小孩子似地。

    相处得越久,就越是喜欢卫安这样的主子,对下人从不打骂是基本的,逢年过节总有额外的赏赐,从来不小气,更不拿下人撒气,虽然不言不语的,可是什么事都记得。

    蓝禾家里姐姐出嫁,姐夫家里是个嫌贫爱富的,嫌弃她姐姐没有金手镯金戒指,妯娌们便都寻了由头欺负她。

    卫安知道了,先问了她姐姐的意思,再问了问她姐夫的为人,当晚便让三夫人身边的管事婆子请了她姐夫的娘过去。

    第二天她姐姐那几个妯娌便得了一顿排喧和推搡。

    至于金手镯和金戒指,卫安总共赏了一对总也各有二两重的金手镯下去,刻着福字寿字的金戒指也赏了七八个,说是原来不知道蓝禾姐姐出嫁,竟没给什么东西,这回就当是补上添箱。

    这是天大的脸面,喜得她娘当天便在院子里朝着卫安院子在的方向磕了几个头。

    她姐姐的日子也从此好过起来。

    卫安从来不说,可是事情却从来不会少做。

    越是跟着她,就越是替她觉得难过委屈。

    眼看着什么都有了。

    可其实仍旧什么都没有,不管怎么算都还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可是自小从没得过一天亲娘亲爹的宠爱,十年都是清汤冷灶过来的

    卫安笑的眉眼弯弯的,打开匣子却又阖上,把头埋在胳膊里,好一阵没有半点声响。

    她是在哭。

    蓝禾连忙朝玉清使眼色,叫了汪嬷嬷进来,轻手轻脚的退到门外去,齐齐叹上一口气。

    汪嬷嬷急的也不知如何是好,看见桌子上的东西,还以为是老王妃送了什么为难卫安的东西,不好说什么,只好一下一下轻轻拍卫安的背。

    卫安却自己缓过来,圈住汪嬷嬷的腰破涕为笑,笑的如同是一个得了糖的小孩子:“嬷嬷,外祖母不怪我了”

    她从前说着不在意的狠话,可是到底什么事都给留了一线的,那么恨长宁郡主,也还是看在老王妃的面子上给长宁郡主留了一条生路,如果不是长宁郡主放着生路不走非得要走死路,也还是活的好好的。

    汪嬷嬷见她开心,心里只觉得心酸,面上却也笑了:“可不是,老王妃向来是疼爱我们姑娘的,我们姑娘也原就可人疼。”

    匣子里放着老王妃的信,还有一套衣裳。

    是老王妃当初答应过给她的生辰礼物,她以为这辈子也收不到了,可是老王妃依旧做了来给她。

    卫安捧着这套衣裳,半响都舍不得放。

    她到底不能跟面上说的那样潇洒,其实她心里对老王妃,向来是在意的。

    等情绪发泄出来,她便整个人都松快起来,开了箱子把给老王妃做的护膝抹额还有软耳套都拿出来,将这些东西都再仔细的看一遍,才交给汪嬷嬷:“您到时候替我给了陈嬷嬷,请陈嬷嬷替我转交给外祖母。”

    她不敢奢望还能跟老王妃如原来那般亲密无间的相处,老王妃能接她的东西,她便很知足了。

    这些都是卫安一针一线做出来的,从来也没有间断过,汪嬷嬷心里暗叹,笑着答应了她。

    等她送东西回来,才又听说,郑王府上来人了。

    她抿了抿唇,心里就是一紧。

    生怕郑王会觉得这回卫安丢了他的脸面,虽然是亲父女,毕竟这么多年从未真正相处过,彼此都不知道脾性,说不定就惹了不快。

    可是屏声敛气的听说,郑王府里来的嬷嬷是被差遣来给卫安送礼的,又不由松下一口气来。

    不管怎么样,郑王没生气就好。

    虽然没相处过,可到底是生父呢,卫安心里怎么可能会不在意。

    当父亲的,能不责怪女儿惹事,反替女儿撑腰,哪里还有比这个更让儿女开心的事。

    她兴冲冲的回了卫安的院子,正好碰见也来报信的老太太房里的紫烟,便笑着递上了一只荷包,这才吩咐人给卫安换衣裳往老太太的合安院去,好去见一见郑王府来的嬷嬷。

    卫安是知道不会惹郑王不快的,可等到见到郑王府的嬷嬷,又不由有些觉得出乎意料。

    老嬷嬷话说的很是硬气:“我们王爷说,他再不好,总归是个王爷,李家姑娘这话,着实是伤了亲戚情分,不知所谓。”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