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一十七·试探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连卫阳清回来了也是一样的说词:“以后总归是在一处做事了,从前又有交情,所以才下了帖子,是取个亲近的意思。从前在洪都的时候,原也这样走动的。”

    他顿了顿,看过了卫老太太的脸色,才试探着说道:“今天小七在外头,似乎跟长缨长公主府上的郡主起了些争执。”

    他一说这话,花嬷嬷眼睛就往四下扫了一眼,领着人都退出外头去听命。

    卫老太太咳嗽了一声放了茶盏,冷笑了一声,没好气的点头:“那家也是被纵得过头了,还当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了,也不想想,情分再深也是有限,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难不成还要别人教?若真再这样下去,恐怕死也不知道怎么死的。”

    卫阳清神色一凛,立即就想起之前卫安跟李桂娘那番对答来,知道卫老太太说的有理,可还是忍不住担忧:“只是长缨长公主不好相处,怕到时候安安吃亏。”

    “吃不吃亏,都被人盯着呢。”卫老太太眯了眼睛:“没有这一次,也有下一次的。干脆让人看看,卫家到底是不是软柿子,他们心里,也自有一杆秤了。”

    从前明家倒是安分,不敢逾越了一步,安守本分,卫家也不敢冒头,可结果呢?照样被楚王害的家破人亡,还差点儿全军覆没。

    可见一味的忍让退步是没有好日子过的,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自古以来都是这个理。

    卫阳清点头,又觉得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微妙泛酸。

    卫安哪里来的那个本事把名满京城的李桂娘压下去,若说不是靠卫老太太的培养,他怎么也不信。

    可卫老太太为什么会花这么大力气?

    要知道,从前的卫玉敏也没这份待遇呢。

    卫老太太待明家的后代,到底是不同的,所以才总这样记恨着明鱼幼的事。

    他有些怅然,半响才跟卫老太太说:“今天岳母令我过去了一趟,说是宫里递了消息出来,阿珑的事儿阿珑叫宫里的嬷嬷们调教了一段时日,已经恩准了岳母去把人接出来。”

    长宁郡主死了,卫玉珑虽然是长宁郡主的女儿,可毕竟从头到尾也不过就是跟镇南王妃把长宁郡主的去处找出来了而已,别的错处还当真没有。

    老镇南王妃和老王爷就这么一点儿仅剩的血脉,隆庆帝会网开一面也是寻常。

    她缓缓点了点头:“圣上仁慈。”

    圣上仁慈四个字,她说起来半点力气也不费,可到底是不是真这么想卫阳清垂了头,假作听不出这里头的讽刺,跟着应了一声,又道:“镇南王妃却久病不愈,怕是不好了。听说镇南王府连寿材也备下了,预备给镇南王妃冲一冲。”

    大人犯了错,跟小孩子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何况镇南王妃气量狭小,又耳根子软,差点儿就是害群之马,老王妃会费尽力气保住外孙女,却绝不会为了她伸手。

    反倒肯定会想着清理门户,清理掉这个不感念旧情,小心思从来不断的便宜儿媳妇。

    她淡淡的叹一声:“知道了,赶明儿让老三媳妇儿送了礼过去。”

    她见卫阳清杵着不动,便问她:“是不是为了阿珑的事拿不定主意?”

    依着老王妃的意思,卫玉珑以后自然是要养在她身边的了,可是卫阳清却又舍不得了,他点点头:“自小她也是捧在我手心里长大的,我想着,长宁有错,她却的确是被我和长宁误了”

    卫老太太若有所思的点头,看了他一眼:“这一点倒是亏你总算是看清了。”

    她顿了一顿才又摇头:“可越是这样,你越是打消这个念头吧。你岳母那里,着实是个好去处,你只看安安,便知道她不是个简单的,阿珑留在她那里,照样是你的女儿,反倒是回了我们家里,恐怕徒添是非。”

    卫阳清沉默良久,默认了卫老太太的话,起身恭敬的应了是,等隔天去镇南王府,诚心的给老镇南王妃磕了头。

    他当年是诚心诚意的要娶长宁郡主,也是诚心诚意的要对长宁郡主好。

    可是他当年的确太年少了,不懂得生活原来这样残酷,仅仅只靠风花雪月和爱情便能填满,到处都是烦恼的枝桠。

    不修剪,那些枝桠便延伸出去,直至长成参天大树,再也难以撼动。

    到了如今,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老镇南王妃不错眼的盯着他,半响才苦笑着摇头。

    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

    长宁郡主论起来,错处还要更多一些。

    她轻声道:“阿珑以后便就养在我这里了,这番受了足够的苦头,也懂事了,再慢慢教,来得及的。”

    一切都来得及,她绝不想再出一个长宁郡主,毕竟血脉相连,毕竟她肚子里落下来的长宁郡主,她总得全了这母女情分。

    在家里都说好了的,卫阳清便心悦诚服的点头:“劳烦您,但愿她能学到您一点儿,以后的日子便也好过了。”

    会说这话,倒不算是彻底狼心狗肺了。

    老镇南王妃是不待见卫阳清的,看着有情,可又无情,除了当官还成,家中琐事却处理的一团糟。

    可是这回却给了他些脸面,让外头去知会了镇南王,让他回来,又问起他:“这回安安的事,怎么说的?”

    镇南王妃病了,她又年老位高,彭家并没有年纪身份匹配能招待她的老诰命,她自然不会去赴宴,可是就算是没有主母出去交际,这次的事闹的这么大,她这里也不能听不见风声。

    卫安是她一手养大的,要说没有情分是假的,要说没有因为长宁郡主和卫玉珑影响了这份情分也是假的。

    可是再怎么样,她对卫安,总是关心的。

    卫阳清便把事情都说了:“郡主也实在是逼人太甚,把我们卫家放在脚底下踩,安安也是没法子。”

    老王妃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倒对他又高看一眼,声音越发的缓和了一些:“正是如此。”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