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百零七·内宅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德妃见面待人三分笑,很是温和无害的样子,对着陈夫人也仍旧笑意盈盈的,等陈夫人告辞退下去了,才跟方皇后说正事。

    “妾身年纪小不知事,恐怕不能替娘娘分忧......”她蹙起一点儿眉头来,弱质纤纤的:“掌管宫务这样要紧,一个不留神恐怕就要出差错......”

    方皇后便在心里冷笑。

    得了便宜,还非得卖乖。

    她心里不耐烦,脸上便也淡淡的,似笑非笑的瞧着她翘着嘴角:“怎会?妹妹冰雪聪明,又天生七巧玲珑心,还有你不会的?本宫生产在即,身子沉重,妹妹蕙质兰心,又是四妃之一,哪里有躲懶的道理?还是帮帮本宫罢。”

    德妃这才有些惶恐似地应了,话还说的极为周全:“若是妹妹有什么做不到的地方,还请娘娘千万提点提点。”

    宫里风起云涌,外头却也并不太平。

    临江王府想要跟清流联姻的想法才冒了个头就被打了回来,临江王妃很是恼怒:“权爵之家是不要想了,惹了忌讳。可竟然连文官家的姑娘也不给了,难不成,真让人去民间选民女不成?!”

    临江王妃觉得满心的委屈,可是楚景行却本能的觉得不好。

    临江王知道了以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头一次跟临江王妃摆了脸色:“你当现在是什么时候?!陈家!那是都察院左都御史!位高权重,又是皇后亲堂妹夫,你可真是敢想!”

    本来楚王倒了以后就他最打眼,现在临江王妃这么一活动,这出头鸟就更是当定了。

    他气的厉害,当下就让妻子再也不要管几个儿子的亲事,当天夜里就去了瑜侧妃房里。

    瑜侧妃却比临江王妃明白的多了,叹口气,幽幽的道:“我听姐姐说了......她去的时候,陈夫人将将才从皇后娘娘宫里出来呢,恐怕说的就是这事儿无疑了。”

    只是陈夫人一出来,就跟避瘟神似地,把寿山伯老夫人推出老远。

    临江王觉得眉心突突的跳,才刚按捺住的烦躁又升腾起来:“真是无知透顶!”

    也不是无知,反而是太知道了,所以就只想着卖好卖怪,掐尖要强,生怕娶个不如意的儿媳妇。

    连陈家也敢肖想。

    瑜侧妃捧着茶杯让临江王漱口,垂眉敛目的摇头:“这也怪不得姐姐,当母亲的,哪有不盼望孩子好的?姐姐也够小心谨慎了,并没在权爵勋贵当中挑......”

    可是挑中的这个,比权爵勋贵差什么?

    陈夫人背后靠着方家,那是外戚勋贵,而陈大人又是清流中的中流砥柱,这落在隆庆帝眼里,还不是想两面抓草?

    临江王越发气怒,隔天当朝便求了隆庆帝给儿子选世子妃。

    消息传到外头,端王和晋王都是有儿子的,年纪又都跟楚景行相仿,也不得不跟着求隆庆帝给儿子选个媳妇儿。

    心里却简直都气疯了。

    原本再不济,回封地求个当地名门望族家的嫡女当世子妃,那也是极容易的。可是现在,却半点儿脾气也没了,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娶妻不贤祸三代,要是礼部稍稍出些差错......

    他们不免气的牙痒痒,觉得日子实在难熬。

    临江王妃觉得自己命苦,攀着儿子的手气的不知如何是好:“你父亲是怎么想的!......那上面给的,哪里有好的......”

    楚景行叹口气,使了个眼色一瞧,金妈妈就赶忙上前来替临江王妃擦眼泪,劝她:“您可不能这么说,咱们家世子金尊玉贵的,圣人圣明烛照,皇后娘娘恩慈,选的必定都是好的......”

    临江王妃噎了一噎,还是眼泪哗哗。

    楚景行脸色淡淡的:“娶妻娶贤,高门望族出来的未必就好,母亲何苦操这份心?”

    他好容易劝住了临江王妃,出门便撞见了进门的楚景吾,不由立住了脚皱眉看他:“又去凤凰台了?”

    说完就淡淡的笑了笑:“娘身上不快,你们近日少往外头去,凤凰台那些生意,能收的也都收起来。”

    楚景吾自来跟哥哥不和睦。

    他也不记得为什么了。

    只知道自记事起,母亲便在他耳朵旁边耳提面命,说哥哥如何优秀,如何好,以后如何是他的依靠。

    只知道楚景行待他不亲近,待沈琛也淡淡的,永远斥责多过温情。

    楚景行说的话,他向来是只过过耳朵的,今天却立住了脚冷笑了一声:“娘身上不快,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你操心太过?难不成事是我们惹的?”

    他说完就掀了帘子进屋,连看也不再看楚景行一眼。

    等临江王妃又把事哭诉了一遍,楚景吾眼眸漆黑的摇头:“父王说的也没错,我们如今本来就打眼,就是娶个平民家出来的,又怎么了?”

    他看不见临江王妃猛然变了的脸色,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先帝一朝往前,还有不从官家选妃的规矩呢,当年天潢贵胄们配的全是平民家的姑娘,现在反倒是不成了?哪里有那个道理?自己要是立不起来,倚仗妻族又有什么用?”

    临江王妃又气又怒,伸手便往儿子肩上拍了几下:“你说的什么糊涂话!从前是从前,如今能跟从前比吗?先祖还是泥地里刨食的呢,你如今也下地去?说话从来不过脑子!”

    她气愤无比:“你知道什么?!那边那个越发得势了,你还发梦呢!”

    她气的厉害了说话就有些语无伦次,楚景吾越发耐不住性子听:“嫡庶有别,父王难不成连这一点都看不清楚?母妃您也太多虑了!”

    他皱着眉头:“现在回封地去才是要紧事,留在京城越久,恐怕回去的机会就越少,这个关头上您闹出这样的事来,难不成不是在把父王往外推?”

    临江王妃觉得小儿子不如从前贴心了,不可思议的看他良久,才道:“那是你嫡亲的哥哥!你是不是昏了头了?!”

    又觉得沈琛到底不好。

    现在楚景吾跟他好的倒似同胞兄弟,却反而把真正的兄长靠在后头了。

    她拿手支着头,觉得头痛的厉害,半响才呼出一口浊气。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