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八十七·重审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隆庆帝不是没有察觉。

    当年明家的人,尽数都死在了路上,竟连远房的族人也没留下一个活口,土匪杀人这个说辞也实在是有些说不大过去。

    只是那时候他才刚刚登基,万事不稳,若是要严查,再翻出明家是冤案来,说不得他那几个虎视眈眈的兄弟们就要拿这个做文章。

    他连自己妻族都杀了个一干二净,最后竟还查出是冤枉了人家,到时候哪里还能服众?

    这个哑巴亏吃了也就吃了,这么多年,为求心安,他也尽量当这事儿不存在,连郑王妃明鱼幼那里,也不曾动过什么心思。

    只是后来说明鱼幼那里有明家密信,他才令锦衣卫去走了一趟。

    查来查去,没查到密信,却把人家夫妻折腾的散了,他心里始终是不舒服的。

    这么多年,他对着明家的事,从深信不疑,到后来的半信半疑,再到现在,越发觉得是有人在背后设局故意陷害

    他终于自高不可及的龙椅上步了下来,咳嗽了一声,双手搀扶起了卫老太太。

    卫老太太还在害怕,年过半百的人了,憔悴苍老得不成样子,可见最近是如何被这些流言耗光了心神。

    隆庆帝透过她,好像看见了她年轻时的样子-----骄横放肆,不可一世。

    对比总是格外残忍。

    他心中有不忍,有后悔,又有被欺骗的震怒,而后通通都化为虚有。

    他已经不是年轻时的王爷了,他如今已经是这天下的主宰,所有要在他面前玩弄手段的人,通通要死。

    因此他神情淡淡的,声音格外从容的冲忐忑不安的卫老太太道:“朕自会查个清清楚楚,你尽管放心。”

    卫老太太便一副劫后余生的惊魂未定的模样,忙着要跪下来山呼万岁。

    态度全然不同了。

    隆庆帝看着这个好似随时都能被他三言两语吓破胆的老妇人,心中像是被打翻了五味瓶,半响才叮嘱方皇后:“留定北侯老夫人多在宫中小住几日。”

    这几日里,就是定卫家生死的几日。

    就算卫老太太是在故意撒谎,留在宫中,她翻不出任何浪花-----如今的卫家,早不是当年的卫家了,卫二卫三都是庶出,卫五也是个拎不清的,成不了什么事。

    与卫老太太的谈话告一段落,隆庆帝便咳嗽了几声:“都出来罢。”

    内阁几位大学士并秦东和左都御史陈御史便一同从西侧间出来,跪在地上。

    隆庆帝免了他们的礼,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了,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问他们:“刚才都听见了?你们怎么说?”

    几人之中,文化殿大学士首辅夏松垂着头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并不答话。次辅华盖殿大学士赵骅左右看了一眼,便咳嗽了一声:“长宁郡主说的清清楚楚的,供状上白纸黑字的写着呢,卫七的身世如何,在当年建州万安寺都查的出来。人物出处俱有,年份也对的上,臣私以为长宁郡主的供词可信。”

    隆庆帝没有表态,目光转了一圈落在陈御史身上,点了他的名问他:“你怎么说?”

    陈御史以古板无私出名,说的话也平平整整的没有偏向:“臣却不这样看-----若真是长宁郡主所说那般,那长宁郡主这么些年为何不提?”

    他皱了皱眉朝隆庆帝拱拱手,垂下头恭敬分说:“而且臣不才,在查阅众多锦衣卫送上来的资料之后,发觉当初长宁郡主乃是随夫在建州任上,而她生产前后,卫老太太都不曾过问一句,那位长宁郡主口中的孽种,也是老镇南王妃亲自教养长大”

    “这显然不合常理,臣以为其中疑点重重,需要细查。”陈御史下了结论,便恭敬退至一边,并不再多说。

    隆庆帝不置可否,举重若轻的哦了一声。

    这一声哦意味深长,殿中登时静了一瞬。

    等这一瞬过去了,隆庆帝才忽而点名:“既然迷雾重重,就依照陈爱卿的意思,来审一审,好拨云见日罢!”

    隆庆帝这样说,又是什么意思?

    赵骅皱着眉头用余光瞥了前头八风不动的夏松一眼,心里暗暗骂了一声老狐狸,又去看也低着头的其余三个内阁学士,不由冷笑。

    都跟着前头那个去吧,迟早有一天,老家伙会干不动的,到那时,这些人的尾巴,就要换个人去对着摇了。

    他这一出神的功夫,夏松却已经带头喊圣上圣明了。

    赵骅有些茫然,便恰好听见隆庆帝大笑起来:“说朕圣明?如何圣明?”

    夏松便目光炯炯,不卑不亢的弯下腰去:“圣上不偏听不偏信,便已经是圣明烛照了。”

    君臣之间俨然极为默契。

    隆庆帝便点了点头,让夏松吩咐下去:“令三司提审邱楚英,重查当年明家一案,以查明真相!看卫家究竟有否勾结逆党,图谋不轨!”

    赵骅隐约觉得哪里不对,不知道为什么这重点就从卫家是否替明家养了孩子变成了重查当年明家的事了,就听见夏松并其余人开始齐齐应是了。

    他便也忙跟着应声。

    隆庆帝嗯了一声,又轻飘飘的心血来潮似地加了一句:“鉴于此案案情重大,牵扯繁多,朕也怕闹出什么旁的事来,冤枉了谁,就由首辅大人做个监察罢!”

    三司会审,首辅监察!

    赵骅直到此刻才明白过来究竟哪里不对,一时竟已经觉得脖子凉飕飕的,背后开始冒汗,直到出了御书房的门也没反应过来。

    好似有哪里不对

    为什么隆庆帝对于卫家卫七是否是明家的孩子并不那样震怒?

    他不是应当听见明家二字便暴怒的么?

    可是他竟然能在听见了卫七的身世之后,还听卫老太太的辩解,并且把这辩解听进去了他望了前头不紧不慢的夏松一眼,紧跟着走了几步喊住了他:“大人!大人请留步!”

    夏松的轿子已经候着了,他闻声停下来,示意旁边的兵部尚书不必再说,温和的问赵骅:“文凤有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