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八十二·良策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bi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kuge.com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秦升曾经亲耳去听秦妈妈说当年的事,秦妈妈说起来的时候,语气里并无多少起伏,他听的还没有如今这样难受。

    可是到如今,岑二说的声情并茂,连秦芮的孤坟长满野草的细节也说的让人历历在目,秦升才终于从麻木中回过神。

    人受了巨大打击,有的自然能哭喊发泄,可更多的人却要选择面对,吏部尚书自来被称天官,自然是位高权重。

    可是吏部尚书也同样是人,这世上有自私只顾自己的父母,也有将子女看的比自身还要重要的。

    秦东自然是后者,秦芮的事当初没叫他倒下,是因为他还强撑着一口气要替女儿报仇雪恨,可是一旦等到邱楚英的案子移交至大理寺,并且圣上叫三司会审,他便忽然撑不住了。

    当了这么多年的官,替隆庆帝办了这么多年的事,他当然知道隆庆帝最忌讳的是什么,最在乎的又是什么。

    当年明家的事,到现在也是横亘在隆庆帝心里的一根刺,凡事只要涉及上明家,就没那么容易过得去。

    这回邱楚英扯出卫家和明家的事,他作为关键人证,自然是死不得了,秦家的事只好往后拖,可是往后拖.....

    他的年纪却已经不小了,再过几年也是乞骸骨的年纪了,原本身边也是群狼环伺,不知道多少人盯着他的位子想要取而代之。

    这一次不能打蛇打七寸,邱楚英能暂时避过风头,以后就更难了。

    眼看着没有希望了,秦老太太的身体一日差过一日,不过也就是这半个月的功夫,已经水米不进了,秦东也告了假在府中陪伴发妻。

    秦家愁云惨淡,沈琛是知道的,他看着秦升渐渐冷下来的脸,终于切入正题:“我知道你很想杀了邱楚英,可是杀了他,得先越过一座山。”

    沈琛以手蘸了茶水,在桌面上写下了几个字,引得秦升皱起了眉头。

    茶桌上是两个字----楚王。

    秦东是吏部的人,不能说手眼通天,却也差不到哪儿去了,他们当然也知道是楚王在背后当邱楚英的靠山。

    不然的话,邱楚英早在刑部大牢就死了,还能活着上折子,去到隆庆帝跟前那一天?

    其实楚王的势力已经大不如从前,充其量也就是一只被拔了牙的老虎罢了,可是在官场上做事,就没有绝对的。

    秦东不是个铁面无私两袖清风的人,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事也从没少办,而给楚王办的,也不止一件两件。

    除非秦家是真的想为了一个秦芮赔上满门,否则是不会彻底跟楚王撕破脸的。

    在邱楚英一口咬死了卫家之后,秦家就更加明了了。

    而既然知道,现在沈琛还刻意来挑拨离间......

    秦升嘴角便浮现了一抹冷笑,抱臂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你的意思,是要我们跟楚王斗个不死不休?”

    然后好叫临江王府坐收渔翁之利?

    临江王府果然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引狮斗虎,极好的盘算。

    可惜,也要看秦家上不上钩,秦升拍了拍衣摆上沾上的灰尘,站起来便想要走。

    沈琛却出声喊住他:“别急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他见秦升果然应声止步,拍拍椅子叫他坐:“你急什么?我只是说个事实罢了,也不用你们做太多,只要.....到时候山要倒的时候,你们推一把就行了。莫非你们连这点事情都不肯做?”

    沈琛最知道秦升在乎什么,话便说的稳准狠:“那也没什么好说的,邱楚英要真的是立下了平定云南叛军这样大的功劳,逼死原配的事,就不能叫什么事了.....”

    不仅如此。

    官场的门道,秦升清楚的很。

    只要过个三年五载,邱楚英再出来装装可怜,上个陈情的折子,走走门路,照样可以起复。

    他想到此间,目光冷淡得像是要吃人,双目终于对上沈琛的眼睛,压低了声音问他:“你究竟想怎么样?”

    已经把他的复仇欲望挑拨的差不多了,沈琛也知道见好就收,并不与他为难,闲闲的靠在椅背上抬着下巴笑:“你大约不知道,邱楚英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卫家当真跟云南叛党有关,更没有证据证明卫家勾结了明家。”

    秦升皱起了眉头认真听。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邱楚英忽然会旧事重提,而且说出什么密信的事来。

    沈琛拍了拍手,屏风后头楚景吾便转了出来。

    “其实他们真正的杀招,是卫家卫阳清的嫡长女的身世。”楚景吾坐在沈琛旁边,神情认真:“而卫阳清的嫡长女,不是卫阳清和长宁郡主亲生,是明鱼幼和郑王的女儿。”

    秦升被他们绕晕了,卫阳清跟长宁郡主所生的嫡长女不是亲生的,而是明鱼幼跟郑王的亲生女儿?!

    可郑王妃当初不是郁郁而终,一尸两命了吗?!

    而且,就算是撇开这些陈年旧事不提,这个杀招就已经足够卫家死一百次了!

    明家啊!隆庆帝最忌讳的,当年勾结云南土司叛乱的明家!当年还有传说,说是明家去了密信给郑王妃明鱼幼,让明鱼幼好好保管传国玉玺,以待他日东山再起......

    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而郑王妃过不多久就死了,因此这事儿就没人再提。

    时隔多年,现在邱楚英居然查出了卫七的身世,那岂不是就坐实了明鱼幼跟叛乱一事有关?

    而这么一来,卫家根本就要死的透透的了。

    恐怕满门都不够隆庆帝杀的。

    这样情势下,沈琛和楚景吾还想谋算什么?

    还说山会倒,是哪座山会倒?

    秦升目光复杂的紧盯着他们两个:“既然如此,不知道楚王这座山会怎么倒?”

    在他看来,这件事若是真的,恐怕倒的不会是楚王,而会是郑王。

    郑王还被派出去查扬州进贡的布匹的事了.....

    楚景吾笑的意味深长,看着他摇了摇头:“因为这件事------也就是卫安的身世,是我们自己告诉楚王的。我们既然能告诉他,总有我们的道理。秦大爷,您说是不是?”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bikug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kug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